新会员区

shenmecaishiminzhu
[主页]->[新会员区]->[shenmecaishiminzhu]->[【思想领袖】中共内部承认正走向解体(二)]
shenmecaishiminzhu
·疯狂测试 俄在叙动用了162种武器
·俄媒宣称:俄军能一举瘫痪全部美国海军
·普京:中国早已醒来 过程必需监控
·普京最痛恨的女人 现在是她
·美军抡起战斧导弹 俄罗斯为何还不接招?
·美驻联代表展示受叙化武攻击儿童的照片
· “还要死多少儿童•••” 美斥俄未约束叙利亚
·俄国家杜马提交改葬列宁遗体议案 历史学家反对
· 十月革命百年 审判列宁反人类罪没有期限
· 俄民调:中国是朋友 美国是敌人
·普京:俄美非敌人 新制裁没啥大不了
· 中美俄联手!俄罗斯外长一语惊四座
·普京:若能改变过去想阻止苏联解体
· 普京自曝 祖父是列宁和斯大林的厨师
·美国再制裁俄罗斯38个人与实体,普京驸马也上榜
·往死里整俄罗斯!英美德法发布联合声明
· 俄罗斯151名外交官被驱逐 美国务院:俄应负责
·俄驻美大使:俄美关系从未遭遇如此崩溃状况
· 俄前間諜中毒案愈演愈烈!盧森堡宣佈召回駐俄大使
· 以下情况正是通俄门和通共门历史阴谋发生确凿犯罪证据
·俄前間諜毒殺案:聲援英國 美驅逐60俄外交官 西方26國聯手驅逐143人
·25國驅逐俄外交官 俄民眾
·大量外交官被逐 俄羅斯重回冷戰時代?
·以牙還牙 莫斯科驅逐60名美國外交官
·俄將驅逐60名美外交官 關閉美駐聖彼德堡領事館
·俄與西方互逐外交官300人 新冷戰的開始?
·中國高官訪俄向美示威 俄在中俄邊境系列軍演
· 俄羅斯:特朗普曾邀請普京在白宮會晤
·中国新任防长访俄:要让美国看到中俄两军关系紧密
· 川普:若能跟中俄保持良好关系“将很棒”
· 俄罗斯:特朗普曾邀请普京在白宫会晤
· 脸书已掌握“俄干涉美总统大选”证据
· 不惧美俄走得近 中国有筹码对付俄罗斯
·川普莫斯科盖房 拟赠给普京豪宅
· 俄干預美選舉遍及50州 比想像更嚴重
·中俄聯手開發北極 美官員:中俄對全球構成威脅
·中俄元首 簽署戰略聯合聲明
·通俄案聽證會/穆勒:俄羅斯正在干預美國明年大選
·彻底翻脸了 川普首次称习近平是“敌人” (这才是正确认识)
·俄神秘人向美国兜售川普情报 获10万元
· 白俄伴游女郎称 握有通俄录音要美庇护
·特朗普陷入与俄罗斯关系的陷阱
·前律师科亨:特朗普知他曾与克林姆林宫接洽
·托卡耶夫:相信中美迟早能够达成双边协议
·不要把中国逼到死角 美企警报:特朗普新关税引发灾难
·资产秘密:普京富甲全欧 身家逾3000亿天文数字
·普京敛财 身家逾 3120亿
· 维基解密:不少中国官员人人自危 普京身家最少400亿美元
· 美媒:普京拥2000亿美元资产 成世界首富
· 普京小女儿酷爱跳舞 女婿身家逾20亿美元
·联合国官员访问新疆 人权组织批“背书”
· G7峰会重申中英联合声明存在且重要 中方:多管闲事
· 美国指责中国在南中国海进行“强制干扰”活动,中国称美国“恶意炒作”
· 美舰今年第七次穿越台海 解放军舰尾随
·新疆维族人在美国获得安全 但没有看到希望
· 阿尔巴尼亚记者参加官方新疆之旅 无惧威胁揭集中营确存在
· 彻底翻脸了 川普首次称习近平是“敌人” (这才是正确认识)
· 穆勒交出通俄報告 不打算再起訴任何人
· 通俄調查完成 穆勒交報告 未建議更多起訴
· 司法還川普清白? 麥康諾:特別讚賞穆勒貢獻
· 查無通俄證據 川普爽喊:美國是世界最棒的地方
· 「還我清白」 川普:調查是國家之恥
·通俄案╱民主黨緊咬:在穆勒報告基礎上擴大調查川普
·通俄結案 報復啟動 川普揚言揪幕後黑手
·川普要查通俄案誰起頭 促撤紐時、華郵普立茲獎
· 司法部辯護:穆勒報告每頁都標註保密 審查才可公布
· 穆勒調查報告 最受關注的5大看點
· 400頁穆勒調查報告18日公布 川普搶先消毒 再批通俄調查
· 關鍵內容可能被刪 民主黨眾院恐控告巴維理?
· 巴維理事事體貼老闆 川普就是要這種司法部長
· 如何看報告 紐時5指引 大家好奇 穆勒為何不做結論?
· 穆勒報告公布前 傳白宮與司法部已談過 讓川普律師應戰
· 川普是否干預司法?朱利安尼:穆勒9月1日前結案
· 特朗普要司法部长终止通俄门调查
· 川普律师限穆勒9月1日前结束调查
·穆勒听证会结果又是一个发生赤裸裸的政治绑架阴谋
· 巴維理:不同意穆勒報告的部分法律理論
· 穆勒報告/川普幕僚撒謊 擋通俄調查
· 通俄報告嚴重分歧 30年老友公開決裂
·穆勒報告/刪節近千處 不少整頁塗黑
· 1張圖 看穆勒報告哪裡被塗黑
·所謂「假新聞」 是川普誤導 穆勒報告證實報導正確
·穆勒報告揭露 俄國走後門與川普搭線 試圖影響美政策
·史大法學教授:司法部長巴維理歪曲穆勒報告
· 巴維理拒作證 眾院司委會將發傳票
·穆勒致函巴維理 反對通俄報告說明
·巴維理參院司法委員會作證開場
· 巴維理:我也很驚訝 穆勒沒有得出結論
· 斥巴維理扯謊 民主黨議員要司法部長辭職
· 穆勒痛批巴維理:破壞民眾對特檢信任
·穆勒抱怨斷章取義 巴維理4頁摘要漏了什麼?
· 新疆: 22国谴责与37国捍卫北京各自理由是什么 美国为何选择沉默
· 无耻的轴心:37个联合国成员国支持中共将穆斯林关押在新疆拘留营
· 史无前例 22国联名要求中国关闭新疆“再教育营”
· 中国新疆再教育营面对联合国人权机构联署批评
· 美成立“天赋人权委会”幕后推手疑是中美文明冲突倡议人
· 独立检察官穆勒先生请注意,我给你提供犯罪证据
·穆勒報告公布前 傳白宮與司法部已談過 讓川普律師應戰
· 如何看報告 紐時5指引 大家好奇 穆勒為何不做結論?
· 巴維理事事體貼老闆 川普就是要這種司法部長
· 關鍵內容可能被刪 民主黨眾院恐控告巴維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思想领袖】中共内部承认正走向解体(二)

【思想领袖】中共内部承认正走向解体(二)
   
   美国中国问题专家林蔚披露,一个习近平身边高层幕僚告知:他们每个人都清楚这个体制已经完了。(《大纪元时报》采访视频截图)
   人气: 1047
   【字号】 大 中 小http://www.epochtimes.com/gb/19/12/6/n11704968.htm

   更新: 2019-12-06 6:36 PM 标签: 林蔚, 中共, 解体, 美国思想领袖, 杨杰凯
   【大纪元2019年12月06日讯】(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杨杰凯(Jan Jekielek)采访报导/高杉编译)英文《大纪元时报》资深记者杨杰凯(Jan Jekielek)近日在“美国思想领袖”节目中,对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宾夕法尼亚大学国际关系和中国历史教授林蔚(亚瑟‧沃尔德伦,Arthur Waldron)进行了专访。全文翻译如下:
   在采访前,杨杰凯提出了一系列的问题:
   为什么在杰出的中国问题专家林蔚看来,香港的特殊地位很可能会被永久终结?
   在过去五十年里,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和亨利‧基辛格(Henry Kissinger)等前美国领导人在与中共的关系问题上犯了哪些关键性错误?
   为什么林蔚认为中国共产党政权正进入解体阶段?这种情况与前苏联的解体情况有何相似之处?
   ADVERTISING
   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我是杨杰凯。
   今天,我们和历史学家、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林蔚坐在一起。他是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Congressional 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的创始成员,也是詹姆斯敦基金会(Jamestown Foundation)的董事会成员。
   ******
   (接上文)
   杨杰凯:那么中国共产党是如何对待那些觉醒的穆斯林的呢?另一个,虽然在法律定义上存在争议,但在普遍认知上,这就是种族灭绝运动。
   林蔚:他们在突厥斯坦(Turkistan)建了火葬场,我不知道它们到底是干什么用的。尽管《纽约时报》最近披露了400页的中共内部文件,但我们所掌握的信息仍然很少。
   我们的卫星图片上显示了这些(集中营)巨大的建筑群,人们被关押在那里。逃离那里的人们描述了一个对他们进行折磨和洗脑的政权。更糟糕的是,我确信在那里已经有人被杀害。但是他们已经有效地封锁了突厥斯坦,你不可能真正地发现(证据)。这就是我所说的两个种族灭绝项目,一个是为器官摘除,每年大概有8万人被杀,另一个是维吾尔族人的遭遇。
   他们中有多少人仍然正在被折磨或杀害?我不知道。但是我们知道,仍有数以百万计的人都被关押在监狱里,至少有100万,我的意思是,我们假设只有100万吧。归根结底,是因为北京政权是个最邪恶的政权,如果我们撇开苏联不谈,从第三帝国至今,它就是个最邪恶的政权。
   这给我们西方人提出了一个问题,因为你可能和我一样,是伴随着这句话长大的:“再也不会了!(Never again)”但是我们没有想到,我们真的会直接面对这么复杂的道德问题,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做,而且现在,也没有人在对此做些什么。所以我建议,我们应该简化这个口号,去掉“永远”一词,只是让它重新来过,因为在我看来……
   杨杰凯:这很愤世嫉俗啊……
   林蔚:我不会说这是愤世嫉俗的,我会说这是历史的经验。这就是人们的生活方式。即使是在有人被强制摘取器官、有人被(中共)杀害的时候,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和一些(美国)汽车公司之类的人,仍然在中国投资了数十亿美元。但我们是不应该这样做的,那应该是违法的。我们的经济体制和他们的经济体制应该相互分开。现在这已经很难做到了,因为30年来,我们一直在相互整合。但是,如果我们要保持美国的理念,我们就不能再去与今天的第三帝国进行合作。
   杨杰凯:因此,这当然会让我们联想到美国的外交政策问题,美国的中国政策问题。而且,我们也已经看到,在最近几年,至少在过去的三年里,情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您能谈一下您如何看待美国的外交政策,以及目前中美关系的发展吗?
   林蔚:首先,我要说的是,我们在中国有外交官,他们在这里有外交官,我们在两国之间有可靠的最高级别的沟通,我们还有领事馆之类的机构,这些都是绝对必要的。但除此之外,我认为,我们应该像对待前苏联那样对待中共。我们所做的是隔离俄罗斯,同时保持一些管道,必要的沟通管道,沟通我们。
   尼克松相当正确地认为我们应该与中共保持某种联系,我认为,他曾有一个中国女朋友是其中一个原因。我想她的名字应该是安娜•玛丽•王(Anna Marie Wang),她已经去世了。她是一位国民党将军的女儿,他们是在香港的希尔顿酒店(Hilton Hotel)相识的,当时他40多岁,她20岁。
   她是一个鸡尾酒女招待,但这是真爱。每次尼克松去越南的时候,气氛都变得非常紧张,但他总是要在香港停留。现在你不必再到香港停留才能到达越南,但当时他总是要在香港停留。
   当他搬到美国时,她也搬来了,而且她总是住得离尼克松家很近,但又不是太近。而当他死了之后,她就去看望他的坟墓。所以我想到了他的坟墓,所以我认为,这看起来可能并不重要,但是我觉得,他有一个熟悉的真正的中国人,使他对中国人的理解变得人性化。
   因为我们有类似《战略迷魂》(《满洲候选人》,The Manchurian Candidate)等等这样的电影,这些电影本质上使中国的形象丧失了人性。而实际上,(在中共统治之前)中国这个国家的最核心的价值是忍耐或者是人性的善良,那才是中国社会道德的基础,
   然后他让基辛格博士(Dr. Kissinger)来处理这个问题,而这是一个可怕的错误。基辛格是个聪明人,也有着所有其它优点。但问题是,要与中共打交道,你真的需要有些基本背景。让基辛格去,就有点像是,他费了很大力气才游到了中国的海滩上。中共已经知道我们试图与他们取得联系,他们故意让我们费尽周折后,才让基辛格去的。
   好像是周恩来说的,他说,我知道在美国至少有20个精通中文的美国人,而且他们在中国生活了很多年,有些还是中共领导人的私人朋友。如果是今天,如果我是认真的,我就会去找那些人当中的一个。
   基辛格小心翼翼地歪曲了这次任务的所有准备工作,结果他们基本上只读了一些所谓的哈佛学派的书籍。这些书中对中国的看法都是错误的,但却占据着主导地位。
   基辛格去了,周恩来说:“既然他们有足够的人才和真正的中国问题专家能够展开合作,为什么还要派一个犹太裔美国大学教授、一个维也纳会议(Congress of Vienna)的专家来中国呢?这一定是个美国人的陷阱。而谁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被美国人背叛和欺骗、而且被美国在背后捅过刀子这样的问题的专家呢?不是别人,正是我在台湾的老上司蒋介石。所以我必须和他谈谈。因为他才是唯一真正理解美国人心态的中国人。”
   因此,台北和北京之间建立了秘密电话联系。这个历史事实是惊人的,但它不是很出名。尽管如此,杰伊•泰勒(Jay Taylor),这位伟大的前外交官员,退休后又成为了一名作家,他是在台湾与退休的国民党人谈话时发现的。当然,他们告诉了他是怎么回事。
   在周恩来与基辛格进行了秘密会谈后,他就打电话给国民党的将军,问他:“你对这件事怎么看?”“你知道美国人在搞什么鬼?”等等,问他是怎么回事。
   在这件事中,我在其中也扮演了一个小角色。因为我觉得我可以从中共那边来对此进行验证,而且我也做到了。我认识一个人,他知道关于周恩来的一切,他是个中国人。他确认说:“是这样的,当然是这样的。”他甚至还给了我那个在香港负责这个秘密电话线路的人的名字。
   如果你能明白,所有这些外交活动都是在国家和民族大义的旗号下进行的,这就给了你一个视角。我希望人们能理解这一点。中国的整个历史的战略传统,从2500年前的孙子开始,就是欺骗和间谍,都是在玩心理战。所以,如果你对中国有所了解,再从他们的角度去看看基辛格的行动,你就会说,基辛格他们是在试图渗透进来。
   如果你读他的回忆录就能知道,当时台湾许多跟他交谈过的人都知道他的计划和正在做什么,以及他要去什么地方等等情报。而那些人所面临的巨大挑战就是如何在他面前保持一副很正直、很坦率的面孔。而轻信的他所面对的只是一个接一个的弥天大谎。
   基辛格的想法,最初是一个战略上的想法。因为在维也纳会议(Congress of Vienna)上,塔列朗(Talleyrand)设法成功地分裂了反拿破仑联盟,让他们互相争斗,这给了法国一个决定性的等待。所以这个策略的关键,就是决定性的等待。在两者之间摇摆,就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他认为,如果我们能够和中共合作,那么这将会给苏联带来压力。而如果中共在未来出了问题,那么我们就可以和苏联合作对付他们。
   这基本上就是一个白日梦的幻想。结果他没有得到任何他想要的东西。他希望得到(中方)帮助,并从越南撤离,但结果是他什么也没得到。因为中共他们知道他在乞讨。而且,他们知道基辛格和尼克松之间的所有通讯联系内容,和尼克松的机密通信内容。
   所以,从本质上讲,我们曾经有过一个时期,认为从战略上,利用中共去抵消苏联的影响是有意义的,直到1991年苏联解体,让世界各地的苏联问题专家都感到惊讶。
   在俄语和汉语中,对之所使用的词汇都是“解体”。但实际上,它并没有崩溃倒塌。俄罗斯仍然在那里。所有的改变都只是组织体系的改变。
   基辛格没有意识到会发生这种情况,以及在事情发生后,他应该做些什么事情。他只是说,好吧,这个安排不再有战略上的需要了,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再去讨好中国人了,人们开始去(中国)赚钱了。我们不用再谈论战略平衡,而是开始谈论所谓的两国关系,我们必须和中国保持良好的关系。如果你读了基辛格关于中国的书,书中的所有结论就是,中共和美国可以合作建设新世界。
   嗯,是要建设新世界,但是如果美国能够和欧洲合作,或者美国能够和印度合作,那就太好了。这并不是说中国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只是基辛格从来没有超越这个认知特殊性的阶段。他只注意到了在中国的每个人都是中国人,他们的表现都与他略有不同。他不了解中共政治的复杂性,也不知道中国社会的相互关系。我的意思是,他,他头脑非常简单。
   有一位英国精神病学家写了一本书叫做《超越中国人的面孔》(Getting Beyond the Chinese Face),我在教学过程中也发现,很难让人们意识到的一点就是,尽管某某人有中国人的外表特征,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与其他14亿中国人的观点都是一样的。事实上,他们各自对事情的看法可能完全不同。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