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三年災荒時墳場屍滿為患]
胡志伟文集
·陶鑄是國民党臥底 聶榮臻內戚策謀刺毛
·陶鑄是國民党臥底 聶榮臻內戚策謀刺毛
·高崗搞女人無數 蕭華強姦聶榮臻侍女 葉向真罵乃父老不正經
·邱會作逼姦許多女兵 陶鑄霸佔有夫之婦 馮文彬想睡張玉鳳
·周揚弟弟和廖沫沙都想姦污藍蘋 
·陳正人玩弄花旦 汪
·彭真窮奢極侈 周恩來巧言令色
·譚震林罵江青是武則天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 葉子龍以毛名義玩女人
·葉子龍盜賣禮品 楊尚昆挾嫌報仇
·田家英罵皇帝被殺 汪
·一百五十萬官兵半年之內全軍盡墨
·白崇禧8配合中共軍隊對蔣作戰
·唐德剛逢君之惡編造李宗仁妄言
·宋美齡長期給馬歇爾寫密函泄露她丈夫的秘密計劃
· 《文強口述自傳》有六百例舛錯
·程潛投共導致華中失守廣州陷落
·大陸編印的口述歷史舛錯甚多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反攻大陸機密檔案》與 《塵封的作戰計劃——國光計劃》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我的前半生》作者李文達為何不能分享版權
·香港最長壽的雜誌:《春秋》
·陳希同說:歷史是勝利者寫的
·春秋的壯盛陣容
·“外交人才养成所”——圣约翰大学
·中國近代史的寳厙
· 《毛呼蔣委員長萬歲》
·列寧受德國賄賂八千萬元
·一百五十萬官兵的大廝殺之真實圖景
·十五萬人齊解甲 竟無一箇是男兒
·蔣介石見周佛海懺悔函潸然淚下
·周佛海介紹毛澤
·廢帝大婚時徐世昌黎元洪各獻兩萬大洋
·陳誠妒賢忌能、驕妄輕敵、以權牟私
·陳誠妒賢忌能、驕妄輕敵、以權牟私
·周恩來向楊淑慧索要周佛海回憶錄
·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
·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
·倉廩實則知禮節 衣食足則知榮辱
·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
·大陸民間與官方收藏的家譜總數已逾三萬八千種
·轉戰千里,矢盡道窮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唐蟒在日本搞第三勢力
·項羽並未火燒阿房宮
·二戰初期斯大林曾計劃与日寇瓜分中國
·九一八是李宗仁向日本借兵 七七是陳濟棠引狼入室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一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介紹《漏網的歷史——近代名人出格言行錄》
·介紹《漏網的歷史——近代名人出格言行錄》
·陳長捷是不堪紅衛兵淩辱,先殺妻子而後自殺
·曹錕當388天總統敛財6000萬大洋
·毛澤
·血戰陽夏
·「我是張宗昌,不是張邦昌」
·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位向全球宣告二戰結束的記者
·在立法院為調景嶺老兵請命
·遵循記者操守、牢記社會責任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處理大綱」換了中共恐更難接受
·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暴民首先開槍挑釁
·二‧二八是台獨起源
·紀念二‧二八是台獨份子的一張王牌
·籌安會首腦楊度是中共秘密党員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話說中國大陸的古拉格群島
·鎮反殺人三百萬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老毛死時幾萬人殉葬
·三年災荒時墳場屍滿為患
·中國的知識份子殊難成為一支獨立的政治力量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金庸作品宣揚的漢奸哲學
·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楊文瑔師長臨終高呼「蔣委員長萬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三年災荒時墳場屍滿為患

   
    陳奉孝回憶他在北大荒興凱湖農場勞改時遇上三年災荒,不少犯人因肚餓而挖野菜充飢,誤食狼毒與毒芹,十五分鐘就毒斃在田野,還有人搶著抓食別人的糞便,常常有人在收工的路上倒斃。死了的犯人就埋在菜園旁的一塊荒地裏,用一張破蓆捲了下葬。到一九六一年,餓死人越來越多,挖坑時發現下面已有死人,因天寒地凍,屍體尚未腐爛,只得把兩人合埋一穴。
    這一年死得人多,荒地屍滿為患。黃湛在北大荒海倫農場,專職搬運與埋葬餓斃的囚犯,起初是將屍體搬到一座倉庫。到六一年時,一個壓一個都爆滿,乃奉令移屍至河心島的露天停屍場,在兩個籃球場大的小島上擠滿各式餓屍,各人表情迥異,有齜牙咧嘴的、有圓睜怒目的、有獰笑的、有號哭狀的、有鼻耳手指腳趾被餓鼠啃掉的,盡皆面目全非,令人膽顫心驚魂不附體。春暖冰融時,屍體腐爛,惡臭難擋,每個人都是肚子先壞,發紫綠黑色,活人只能在死人空隙裏挖坑,凍土只化了一尺,泥土不夠就由旁邊向陽處挖來加蓋,挖坑者沾上的屍臭味幾天都不消散。
    據葉少華回憶,一九五九年他親見武漢城郊某監獄將餓死的囚犯扔入水泥池中漚肥,池裏浸滿了不成形的人手人腳和頭顱,睹後惡夢纏繞數月之久。
    共產黨的幹部視人命如草芥。據黃湛回憶,一九五六年十二月,他帶領十四名有文化的犯人冒著嚴寒為水庫測量引水大幹渠時,天氣突變,刮起了暴風雪。荒原上沒有通電,更無處收聽廣播,配給測量隊的一台直流收音機又被基建大隊長張史奮拿到自己家玩新鮮。暴風雪夜這個貪婪的共幹正躺在熱炕頭上舒服,測量隊卻因訊息不靈有三個犯人被暴風雪活埋凍斃,其中一位哈工大畢業生小白,死時距刑滿只差三個月,五歲的兒子從未見過爸爸,初次見面卻是屍首;另外凍傷六人,其中兩人成了殘廢。在張某看來,死傷幾個犯人算什麼,上報除名完事。


(2019/12/2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