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胡志伟文集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08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09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10
·二百五十名慘遭殺害的國軍抗日將領111
·中國人多愛崇拜歷史上失敗的英雄
·紀念黃埔22期張擴強將軍逝世12周年
·仰望青天期盼反攻 深入虎穴救助同胞
·王蒙與玉蒲團
·抨擊政治變色龍阮銘
·胡耀邦說:「都去愛文學,我們會亡國」
·《花花公子》刊登毛詩詞
·批判劉賓雁「反貪官不反皇帝」
·章詒和與〈搜孤救孤〉
·王蒙在一九八九
·中共阻撓王蒙赴瑞導致北島落選諾獎
·坦承自己生活在罪惡深重的國度
·見證了榮耀與艱難,荒唐與坎坷
·驚嘆文革造反派陰魂未散
·揶揄極左份子欲與全世界血戰
·揶揄極左份子欲與全世界血戰
·名人死後多年 才能蓋棺論定
·李沛瑶之死
·周培源因支持民運 葬禮降至最低規格
·黃順興不甘心充當花瓶
·《戚本禹回憶錄》初探
·第一本描述文革殘酷景象之自傳體小說
·戚本禹是毛澤
·劉少奇批鬥朱德心恨手辣 
·劉少奇喪心病狂殺恩人
·高崗玩女人不計其數
·彭真窮奢極侈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
·師哲殺胎兒銷骨滅絕人性
·穆欣是軍統特務
·浮誇風始作俑者是劉鄧
·劉少奇鄧小平合伙搞掉了饒漱石」
·戚本禹對陳鼓應評價很差,認為此人無啥學問,不堪信任
·戚本禹勞改十八年未變一成
·古書預測今事很準
·介紹近代中國最偉大的外交家 顧維鈞回憶錄
·使中華民國在聯合國的席位延長了廿一年
·顧維鈞深受中華民國八任總統器重
·顧維鈞深受中華民國八任總統器重
·民初總統月俸十萬元
·曹錕以文盲布販而當選總統
·被毛澤
·在巴黎和會舌戰倭酋馳譽中外
·顧維鈞借到法國政府兩
·勸說英國同意開闢滇緬公路
·維護中國對西藏、香港的領土主權
·捍衛中國對西藏的主權
·巧妙利用大國博弈 爭得美英法蘇援助
·韓素英丈夫唐寶管黃戰死於四平街
·悼念青年遠征軍最後一位老兵徐伯陽
·悼念青年遠征軍最後一位老兵徐伯陽
·逃出家參加青年遠征軍
·徐悲鴻受刺激英年早逝
·因青年遠征軍抗日經歷背上「歷反」包袱
·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虎口餘生 來到香港
·從狗官劉文岛誣陷于百溪案回顧國民黨怎樣失去大陸
·于百溪是日本帝大經濟學部狀元
·赴台接收 漚心瀝血 廢寝忘食
·赴台接收 漚心瀝血 廢寝忘食
·艦隊抵達基隆 台胞歡呼聲震天
·艦隊抵達基隆 台胞歡呼聲震天
·某些清官比貪官更可惡
·劉文島遊山玩水之餘 為交差興冤案
·劉文島遊山玩水之餘 為交差興冤案
·劉文島遊山玩水之餘 為交差興冤案
·劉文島為交差興冤案
·劉文島在妓院被抓包
·劉文島在妓院被抓包
·劉文島在妓院被抓包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陳儀說:「劉文島如此胡鬧」
·劉文岛閃爍其辭 陳公俠打抱不平
·劉文島捕風捉影
· 法治彰顯 還以清白
· 法治彰顯 還以清白
· 法治彰顯 還以清白
·法治彰顯 還以清白
·劉文島惱羞成怒
· 主辦檢察官坦言于百溪两袖清風
·真正的大貪污案,不一定見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

   恩波先生性格豪邁耿直,嫉惡如仇,對敷衍苟且之輩常常不假辭色,對痞棍人物從不買賬,對左派頭目則勢不兩立,他對黨國的忠貞,對同志的真誠,從不稍懈,頗有松柏不凋於歲寒的風範。香港右翼報人中有個秘密投共的敗類(按:卜少夫),素為恩波先生所不齒,直至他辭世為止。在六六至八八年間,他出任港九教育新聞文化影劇界慶祝雙十國慶籌委會主席時,都堅拒把那個敗類安插到希爾頓酒會、新年春茗及「九‧一」記者節宴會的主席臺上。一九八七年他主持香港時報高層會議時,有一個早已暗中投共的變節份子(按:喻舲居)說,每年都收到新華社的「十‧一」酒會請柬,今年是否可以去應酬一下?恩波先生疾言厲色地答道:「可以不可以去,你自己三思而行!」此人自慚形穢,面頰漲得通紅。恩波先生去世後,時報銷量從四萬份遽跌至兩千份,「六‧四」後時報居然登出一篇為袁木撐腰的長文,此文的稿費比老作者高出兩倍,這樣的報紙當然要被廣大讀者唾棄而黯然停刊。半年後,人們才從《許家屯香港回憶錄》中找到時報被顛覆的真正原因。由此可見,恩波先生的慧眼早已看穿了亂臣賊子的心肺。
   四十年如一日忠於國家
    自一九四九年中華民國政府播遷台灣,恩波先生四十年如一日忠於國家,鞠躬盡瘁,從未有些微動搖之意,作為一個動蕩時代的文化人,這是他最值得我們尊敬之處。請看今日台灣駐港機構各主管中,有幾個不向中共拋媚眼的。?
    恩波先生對蠅營狗苟之徒深惡痛絕,但對社內同事——從高級職員到排字工人都十分和藹可親,從未見他疾言厲色地對待下屬的瑕疵。筆者有幸與恩波先生同席議事,舉座之人包括主席都比他輩份低職位卑,但他從不擺老資格,不以勢淩人,每次發言都舉手報告,不囉嗦不打叉,然而他每一句話都能得到眾人的敬重。一九八七年八月香港時報舉行報慶晚宴,年輕記者鍾子能乘醉發了不少牢騷,說出了對報社人事方面的諸多不滿。同事們把他扶回報社辦公室後,一位副總編輯發威風下令記者同事們把鍾捆起來。細麻繩剛繞上雙臂幾圈時,被巡視編輯部的恩波先生瞅見。他以香港時報最高長官的身份下令鬆繩,他說:「不就是喝醉了嘛?為什麼要小題大作!」鍾子能酒醒後慚愧不已,日後工作甚為長進。
    以恩波先生的才能與英語水準以及交遊之廣,要想跳槽到待遇十倍於中央社的外國通訊社(如詹文滸服務於路透社),或者到第一流的外國傳媒機構當台、港特派員,真是易如反掌。然而他寧願堅守中央社那座寒窯,數十年如一日,且所到之處均能融入當地新聞界而執其牛耳;在中央社經費短絀的年代,一直做到近悅遠來、賓至如歸的地步。他為了維護新聞自由與國家榮譽,奮鬥不懈,直至生命的最後一刻,這就是他逝世十八年後仍有很多人懷念他的原因。


(2019/12/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