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胡志伟文集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七、僥倖與幸運
·十八、外國干涉中國內政
·張發奎回憶錄
·傅汝霖和李濟深
·顧孟餘待人深閉固拒,道貌岸然,架子十足
·第三勢力實
·黃宇人任聯合評論督印人
·黃宇人老父被軍閥囚死;幼弟年僅十二被軍閥拘捕入獄數年,不到四十,又被中
·李宗仁給了顧孟餘20萬港幣組織第三勢力運動
·李宗仁給了顧孟餘20萬港幣組織第三勢力運動
·薛岳任第二路軍總指揮時率徒步之師追擊共軍二萬餘里
·香雅格問我是否認為蔣先生能重回大陸?
·張國燾妻楊子烈撰寫回憶錄《往事如煙》,哀嘆「我們做共產黨廿年,反共四十
·李微塵病故新加坡,舉殯之日李光耀親臨致悼
·李微塵病故新加坡,舉殯之日李光耀親臨致悼
·左舜生被毛澤
·張君勱主張「政爭決於選舉,不決於戰場」
·張君勱主張「政爭決於選舉,不決於戰場」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許崇智為蔣中正、吳忠信之老長官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港英當局對张发奎相當禮遇
·美方共支付「自由中國運動」近一
·自由中國運動海陸空軍總司令部組織與人事表
·
·周壽年在清末曾任京奉鐵路局總辦
·大元帥府討論政府名稱,劉震寰提議定名「國民政府」
·金典戎曾任北平行轅(主任孫連仲)參謀長、
·許崇智說他需要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紀念曾恩波先生逝世30週年
    自六十年代中期至八十年代後期,每年港九教育文化新聞影劇界人士在希爾頓酒店出席雙十國慶酒會時,人們都會到一位氣宇軒昂、容光煥發的老人在主席臺上用英語致詞,到台下頻頻同駐港外國領事們週旋。他那流利的英語、激昂的精神以及滿腔的愛國熱情,都獲得中外貴賓的一致讚賞。一九八八年他患病住院後,雙十國慶酒會中再也聽不到他那動人的聲音了。他就是中國新聞界出類拔萃的老兵、在二次大戰史上留下輝煌記錄的曾恩波先生。
   曾恩波原籍廣東省高明縣,一九一五年十一月十日出生於廣州。一九三九年在北平燕京大學新聞系畢業後,南下香港任南華早報記者。一九四一年十二月杪香港陷日,他偷渡離港,經東江步行十六日,抵達廣東戰時省會韶關,考入中央通訊社為記者。不久奉調重慶中央社總社英文部,旋外派為戰地特派員。此後歷任中央社東京、倫敦、香港分社主任,總社英文部主任、副總編輯、顧問,香港時報社長、董事長、高級顧問,華夏投資公司董事長等要職。一九八九年二月六日(農歷正月初一)淩晨零時患癌逝世於臺北榮民總醫院,享年七十四歲。按照他本人意願,遺體火化後由直昇飛機淩空揮撒入台灣海峽,表達他對祖國山河的眷戀與摯愛。
    作為一名終生記者,恩波先生對整個人類的貢獻如下:


    一、一九四三年夏配屬美國陸軍部,在昆明、桂林、零陵、衡陽等地上空往返飛行,報導第十四航空隊的活動。他隨第十一轟炸大隊乘B25輕型轟炸機往台灣海峽作海上掃蕩,炸沉日寇艦隊的驅逐艦與運輸艦各一艘,後者是他奉機長毛威之令親自撳電紐炸沉的。座機衝出日艦高射炮火網返回基地後,才發現機上共有四十六個彈孔。
    二、一九四三年杪隨兩師國軍從印度反攻緬甸,跟前鋒部隊涉湍流、越懸崖、入瘴蠻之地,背負十幾斤重的口糧、水壺、軍毯、藥品,有時還肩扛一枝自衛卡賓槍,腰纏彈盒,睡在泥潭裏、水塘裏、狐洞中,同吸血的水蛭、扁蚤、蚊蟲為伍,還經常遭遇躲在樹頂上的日本狙擊兵,而且叢林中的毒蛇、蟒蛇、大象、猛虎和猴子的總數比叢林中的中國兵、美國兵與日本兵的總和還要多。他在艱難險阻中堅守崗位十四個月,向陪都重慶發出連串震奮人心的勝利消息,他所撰寫的緬甸戰報一直是大後方報紙的頭條新聞。直至一九四五年初滇緬公路通車,他才隨卡車與大炮組成的車隊回到昆明,受到後方民眾的熱烈歡迎。
    三、在緬甸戰役,他成為隨B25轟炸機出擊的唯一中國記者,從印度飛越喜馬拉雅山到成都基地,再連續飛行十三小時轟炸日佔的鞍山鋼鐵廠。這種超級空中堡壘可飛到戰鬥機的速度,攜五萬磅重的炸彈四十個,且無戰鬥機護航,險些被地面高炮射中。
    四、在二戰末期,他是第一位隨B25二轟炸機從琉球轟炸日本的中國記者,回程遭遇雷雨,油料幾乎耗盡,差一點誤降到日佔的奄美島上。他親歷了盟軍在關島和塞班島的慘烈戰役,在幻克號航空母艦執勤時,每天要備戰十九小時,提防日本自殺飛機騷擾。
(2019/12/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