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某公厚吾」]
胡志伟文集
·奇女子陰陽兩棲 憨牛耕帷薄不修
·今日洞房花燭夜,三天門下會神仙。
·夫妻二人的妙處
·姑妄言
·斲千刀嚼舌根的
·情癡反正道人編次:肉蒲團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玉蒲團(下)
·介紹〔明〕凌濛初:拍案驚奇
·甄監生浪吞秘藥
·未央生誘姦豔芳
·未央生誘姦豔芳
·未央生誘姦豔芳
·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風月軒入玄子《浪史奇觀》
·介紹嘉禾餐花主人編次《濃情快史》
·介紹嘉禾餐花主人編次《濃情快史》
·介紹不題撰人:桃花艷史
·介紹〔明〕凌濛初:拍案驚奇
·誤告狀孫郎得妻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紐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介紹張競生:性史第一集之〈初次的性交〉
·江平--初次的性交
·性史
·性史 之2
·性史之3
·性史之4
·性史之4
·迄今為止最好的口述歷史
·廿世紀中國歷史的縮影
·蔡廷
·張發奎心胸寬大一
·李濟深密謀叛亂
·李濟深密謀叛亂
·美軍誤炸六寨 七千軍民葬身火海
·張發奎為陳誠擬訂反攻大陸計劃
·李柱銘父親李煦寰是余漢謀部政工主任
·身先士卒 九死一生
·不念舊惡 相忍為國
·光風霽月 德厚流光
·「尋求機會,制造藉口,縱容部屬,擴大事態
·李濟深報復性強
·孫立人恃才傲物 杜聿明心高氣傲
·坦承八年抗戰以空間換取時間
·不滿宋子文把中華民國當作私產
·欽佩蔣介石堅決抗日誓不低頭的毅力
·白崇禧志大才疏
·張發奎援越抗法
·對港英不亢不卑
·重用何
·抗戰時期國府怎樣供養五百萬軍隊
·軍餉靠鴉片與博彩稅維持
·徵收煙稅發伙食費
·田賦徵實解決了抗戰八年的軍糈民糧
·以鴉片貿易來挹注國庫
·重用何
· 蔣介石對葉挺仁至義盡’
·引渡戰犯漢奸貪污犯
·蔣介石對葉挺仁至義盡
·四戰區長官部養三千人
·引渡戰犯漢奸貪污犯
·介紹余華:兄弟
·介紹木子美:遺情書
·介紹李昂:北港香爐人人插
·北港香爐之二
·北港香爐之三
·北港香爐之四
·北港香爐之五
·北港香爐之六
·七年之癢
·七年之癢(下)
·新奇刺激使人歎為觀止矣
·暴雨梨花
·介紹李敖"上山上山愛"
·,介紹李敖:上山•上山•愛
·上山上山愛之三
·上山上山愛之四
·“古今中外的情色小說“序言
·“古今中外的情色小說“序言
·“古今中外的情色小說“序言
·你知道嗎?
·歐美的情色文學
·亨利•米勒:北回歸線
·渡邊淳一:失樂園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某公厚吾」


   
   然當時新天的主要財源仍在台北,故卜少夫表面上還裝出一副忠貞不貳姿態,民七十五年一月四日,他在新天第一九七七期上發表長文《枕頭為我作證》:「首先談中共購買新天四十年合訂本的問題。這個消息傳播最廣,是中共散發的, 一些自以為施出這最惡毒的一招可以置我於死地的人在到處播放,意思是中共收買了卜少夫,卜少夫接受了收買」,然他又不諱言「新天印行四十年合訂本,香港有一些出版社來預約,我們也不管它是左或右的,當然一概接受……說預約新天四十年合訂本若干套就可收買了卜少夫,那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不啻此地無銀三百兩式的詭辯。七十四年八月十七日他在新天發表長文〈謝謝許家屯先生的好意〉當可理解為他對五十萬元訂單的感謝,唯雙方當事人皆能切實理解其中微妙意念。
    民七十五年十二月,卸除僑選立委職務,結束了兩屆六年任期。七十六年一月五日,臺北友人劉紹唐等假亞都飯店舉行「恭祝少老重返自由身」晚宴,此後行動逐漸偏離正道。七十七年六月,由新聞天地社出版《卜少夫這個人》第三集,仍掛名劉紹唐編輯,內收李荊蓀、喻舲居等文章一百零二篇,其中黃天心文章披露卜少夫對李敖的評價是「狂狷之士,非國家之福」,文後「少夫謹註」則強調「李敖的若干行徑越出我們目前社會的規範,製造社會紛亂,也帶給社會不良的後遺症」(李敖在〈送李敖回大陸〉一文中直指卜少夫是文化特務,所以卜少夫長期耿耿於懷) 。
    逆流而動 秘密北上

    民七十八年六月四日,共軍戒嚴部隊五個步兵師和三個裝甲團開入天安門廣場,鮮血染紅了東西長安街。西歐、北美、日本宣佈對中國大陸實施經濟制裁,中共面臨空前的危機。卜少夫逆勢而動,確定這是投共的最佳時機,能收一本萬利之效,他把經常掛在口邊的豪言「我卜少夫燒成灰也反共,燒成灰也是國民黨」以及悼念他的舊上司潘公展時所寫的「重要關頭,必須堅持原則與立場。兵荒馬亂,人心惶惶,風聲鶴唳,謠言四起,處身此種危急混亂的境地,冷靜第一,決不輕率衝動、受環境氣氛所眩惑迷亂而失去立身行事的準繩。安樂的日子與危難的日子,正常的日子與非常的日子,正是考驗一個人的意志與智慧的時機,一失足成千古恨,歷史上有太多這類事例了」統統拋到九霄雲外,「秘密從事促進和平統一之長流計劃」(註六十八)北上投共。七十九年十月,他由香港新華社安排,先飛上海與海峽兩岸關係協會會長汪道涵舉行會談,然後前往北京覲見鄧小平。據金堯如回憶:「卜老哥訪京之受北京高層重視和歡迎,在當年的港臺人士中,我以為是第一人(註六十九)」。事後他頻頻在鄉村飯店和金迅小廚的飯局中眉飛色箅地向舊雨新知誇耀「某公厚吾」。此時台灣在民主化路程上已邁開大步,李登輝出任總統後宣佈停止戡亂,隨後取消了黨政機構對海內外報刊的反共抗俄宣傳津貼,事實上僑委會、海工會、新聞局不可能再拂逆民意用巨額公帑資助一份在僑居地零銷量的二三十頁篇幅之微型刊物,卜少夫也確定已撫植、滋養他六十年的中華民國政府与中國國民黨不可能繼續充當搖錢樹的角色,所以新天的編輯方針從極右急轉極左。一九九一年六月八日,卜少夫在新天發表〈北京道 上人擠人〉一文,說「有人將台灣與大陸比喻為『與狼共舞』……現實情況中共不可能再像狼那樣殘虐了」,為自己業已擠入「人頭湧湧」的北上行列自辯,又說:「即使他們為了個人利益,總的來說,對於大陸如何都是有利的,對於大陸總是有貢獻的」,卻不談自己從中攫取多少利益而造成中華民國多少傷害。八十年十一月十六日(第二二八三期)新天刊出卜少夫會見中通社記者的專訪;八十一年三月十四日(第二三OO期),卜在扉頁〈每週評論〉欄中撰文〈鄧大人,你要多活幾年!〉以中華民國法定機構「中華港澳之友協會」理事(會長張希哲)的身份竟向尚未停止戰爭狀態的敵人首領獻媚呼叫「大人」,委實有失國格與人格;三月廿一日在該欄稱「反正政府有錢,有八百億美金外匯存底;不用白不用,不拿白不拿」;同年十月十日,在中華民國國慶日以社論叫囂「售戰機(指F十六A╱B型機)給台灣——未免多此一舉」,此時他已完全站在中共立場反對豢養了他六十年的中華民國政府。為了取悅中共,自八十一年起,他經常以中共要人的肖像充當封面,諸如第二三OO期(八十一年三月十四日)、二三五八期(八十二年十月一日)、二三七四期(八十四年二月一日)、二三九九期(八十六年三月一日)以鄧小平肖像為封面;二三三三期(八十一年十月卅一日)、二三六O期(八十二年十二月一日)、二三七六期(八十四年四月一日)、二三八三期(八十四年十一月一日)、二四O七期(八十六年十一月二日)、二四一八期(八十七年十月號)、二四三三期(八十九年一月號)以江澤民肖像為封面;第二四一O期(八十七年二月號)以朱鎔基肖像為封面;第二四O一期(八十六年五月一日)以他與周南合影為封面;第二四一一期(八十七年三月)以他與張愛萍合影為封面,以此表示他對中共的擁戴。
    到民國八十二年時,雖然新天的員工已十年未獲加薪,作者已超過廿年免費供稿,但在競爭激烈的政論刊物市場連打字費都賺不回來,追隨卜少夫近半個世紀的李杞柳斷然離開了新天。李杞柳窮苦出身,十四歲到廬山日報當送報工人、排字工人,一九四四年廿一歲在上海進新天工作,從辦公室助理、發行員、校對,經刻苦自學,成為資深編輯,以筆名狄夢嬌撰寫每週專欄〈香港屋檐下〉深獲讀者讚賞,以卜少夫付給的微薄薪金將三個女兒陸續送到美國留學成才,幼兒考入港大醫學院。他苦捱苦熬了卅五年,才因陸鏗建議,在版頭上取得「經理」名份。八十二年三月他向卜老闆要求十年內首次加薪,對方反問:「你兒子當醫生你還不夠錢用?」就此逼迫這位七旬老臣離職。四月一日起,新天改出月刊(第二三五二期)。民八十二年為了搞錢,以八五高齡毛遂自薦要求樹仁學院校監胡鴻烈讓他擔任新聞系主任,事為樹仁校長鍾期榮博士婉拒。
    八十一年六月再次北上,入住五星級的北京飯店(註七十),廿二日與海協會會長汪道涵在首都賓館會談。在感恩戴德下,於新天二三五六期(八十二年八月一日)撰寫社論〈祝李鵬早日康復〉,對國人皆曰可殺的獨夫民賊搖尾乞憐。同期刊出訪問記〈張學良想回故鄉〉,旨在趁隙給張學良捎口信:中共請張回東北訪問,瀋陽大帥府已經重修,是觀光勝地。可惜碰了軟釘子,趙四代答:四海為家。
    見利忘義 赤膊上陣
    自二三六七期(民八十三年七月)編發批判李登輝特輯起,新天對李總統的人身攻擊逐步升級,諸如卜少夫自撰的〈不是中國人〉(八十三年七月)、〈李登輝下臺,共產黨不來〉(八十四年十二月)、〈李登輝不是人嗎〉(八十五年二月)、以「台灣籌安會」名義刊登〈擁護李登輝競選連任〉(八十五年三月)、〈選出假摩西必降災疫〉〈台灣不能成為漢奸省〉(八十五年四月)、〈李登輝是袁世凱嗎?〉(八十五年五月)、〈總統府之賊〉(八十五年九月)、〈李登輝四大驚人毀壞〉(八十六年十一月)、〈李登輝既厚且墨〉(八十六年十二月)、〈李登輝的獨(毒)論〉(八十七年二月)、〈李登輝還要赤膊上陣〉(八十七年四月)、〈李登輝還要赤膊上陣〉(八十七年十一月)、〈解決台灣問題的幾個看法〉(八十七年十二月)、〈陳水扁的綠色恐怖〉(八十八年三月)、〈李登輝的搏命演出〉(八十八年六月)、〈李登輝李洪志父子關係〉(八十八年十一月)、〈連戰會成為光緒皇帝嗎?〉(八十九年二月)、〈李主席的蛔蟲〉(八十九年六月)、〈李登輝放屁〉〈假如阿扁不是中國人〉(八十九年七月)、〈李登輝刨國民党祖墳〉(八十九年八月)、〈李登輝十二年一手遮天〉〈陳水扁是什麽人〉(八十九年十一月)、〈綠色恐怖來了〉(八十九年十二月),罵國民黨,也罵民進党,在朝在野統統罵,誰當總統就修理誰,後期陷於潑婦罵街格局。終於被讀者唾棄。
    民六十七年長榮集團開闢歐洲航線未果,委託「記而優則仕」的葉建麗撰寫說帖式文章投寄新天,長榮老闆張榮發看了清樣盼能更改部份內容,當時版樣已排好,葉氏連夜致電香港,卜少夫破格見許葉去印刷廠改版。自民國六十九年卜少夫進入立法院後,預估具有日資背景的長榮華團潛力不凡,便在立法院蓄意造勢,逼迫交通部屢次修訂、增訂法規為長榮暢開綠燈。此後長榮開拓航空事業,卜少夫盡皆全力在立法院為其抗爭,所以自民國七十年起,長榮集團長期在新天刊登全版廣告,再加上華航、日本僑領李海天的東京重慶飯店廣告與嚴長壽嚴長庚兄弟的臺北亞都飯店廣告,新天即使零銷量也足以維持運營成本外加卜少夫本人的吃喝嫖賭支出,何況稿費零支出、員工薪酬長期凍結。民八十二年新天改出月刊後,長榮一直每期贈予兩個整版的廣告。可惜卜少夫晚年重用獐頭鼠目的李崇威,闖下一場大禍:八十五年八月(二三九二期),新天刊出署名李申道的長文〈縱橫海空張榮發〉,且連載至十一月(二三九五期),全文把長榮老闆張榮發的發家史挖掘得纖毫畢露,對張本人的人格品德極盡貶抑醜化之能事(註七十一),作者李崇威本係華航一名低級地勤藍領,資料取自台灣本地的《財訊》等雜誌,創作意圖是想以打擊長榮與張榮發的聲譽來向華航高層邀功領賞,改變自己二十年不獲升級的窘況。可是張榮發絕不允許受他經濟資助的人吃裏扒外,經第二三九四期警告性暫停廣告後,二三九六期起徹底切斷了廣告訂單,結束了長榮對卜少夫將近二十年的「輸血」,此舉對卜少夫的事業打擊甚巨。然後,他祈求門生故舊、星島日報副刊主任何錦玲女士,安插在副刊「星辰」版撰寫八百字專欄,自民八十三年三月十六日起。何氏知其窮蹙,嚮以星島最高稿酬,月付七千,這是卜少夫晚年主要生活來源。八十七年起藉口老病改為每週寫四篇,然仍有精力安排原香港基本法草委會付主委查良鏞夫婦赴臺北與病中之蔣緯國見面。八十四年七月,將星島 之專欄短文一百九十二篇結集,由何錦玲主掌之集成圖書公司出版,集成為臺北黨營正中書局之香港分支機搆。卜少夫死前四十日在律敦滋醫院說:「我一生無錢,從未起過賺錢的念頭」(註七十二),卻絕口不談台北聯合報大老闆王惕吾晚年餽贈五百萬台幣一事,也不談嚴長庚、嚴長壽弟兄每年賜贈上百萬台幣之事。八十五年三月十一日,王惕吾病逝臺北,卜少夫撰〈悼惕吾〉一文,且至臺北聯合報大樓參加聯合報系主辦之「王故創辦人追思會」。六月廿四日假香港光華新聞文化中心舉行新天創刊五十二週年紀念酒會,展出私藏名家書畫百餘幅,其後將十三幅字畫交付大陸官方的「中國嘉德拍賣公司」在北京拍賣,售出十幅,其中郭沫若之中堂、龐薰之素描各賣得三萬二千元。同月新聞天地社出版《卜少夫這個人》第四集,仍以劉紹唐掛名「編者」,內收金堯如、潘耀明等人八十一篇文章。此時灣景樓十五坪之居所書滿為患,意欲捐贈香港市政局圖書館,鄰居文友胡志偉電告:「大陸學術水平比香港高,但苦於經費匱乏,資料欠缺,香港次文化泛濫卻是個富裕社會。你贈書給市政局圖書館,他們藏書多得書架上擺不下要積壓於書庫,憑訂閱單付錢兩週後才能從書庫裏運到外借部門,普通書與館藏書重復的,前門送進可能即從後門棄置,到不若送給大陸高校,讀者會比香港多一千倍,更能促進大陸社會進步與學術開放,何樂而不為?(註七十三)」卜少夫聞言同意照辦,先擬贈送廣州中山大學中文系正在籌建之現代文學資料館,後因對方要求卜少夫自付運費才決定贈予北京中國作家協會屬下之中國現代文學館,九月廿四日由該館常務副館長舒乙(老舍之子)率資料室主任唐文一、編目組組長李家平三人專程來港接收贈書,打包裝箱,並攜具有司批文,從深圳口岸免檢運入內地。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