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康生要江青學唱京戲以接近老毛]
胡志伟文集
·十年天地干戈老 四海蒼生同聲哭*
·朱德李富春陳毅等百多名中共高幹中招被囚
·台灣國防部情報局心戰專家炮製的「共革會」假案
·「同國民黨反動派長期鬥爭的繼續」
·種瓜得瓜 種蒺藜者收穫芒刺
·「我一定要在有生之年帶著你們打回大陸去」——反攻大陸的國光計劃曝光
·十七名精英將校擬訂113本反攻計劃
·第一梯次擬登陸廈門福州廣州
·蔣介石說:與其死在台灣,不如死在大陸戰場
·蔣介石說:我們反攻是行使國家主權
·美國主流輿論盛讚老蔣「至死不渝其志」
·《十大戰爭真相》第二輯序言
·在無數片面之辭中發掘歷史真相
·民間史料比官方正史更鮮活更具體
·口述歷史暴露出驚人的史實
·1962年中共一度打算撤離上海
·兼聽則明,偏信則暗
· 痛悼好好先生姚立夫
·《春秋》壯盛的作者陣容
·有華僑的地方就有《春秋》
·一生行芳志潔輕財重義
·〈日軍芷江洽降與蕭毅肅上將紀念座談會〉發言
·國軍三大參謀長之首
·貶抑國軍戰績必然貶損整個中國抗戰
·恢復歷史真相才對得起殉難的三千萬軍民
·極左黨棍仍在竄改歷史
·張宏志站在日寇立場醜詆抗日軍民
·忘記歷史的民族沒有前途
·美國外交官洩密致使國軍突擊隊全軍覆沒
·文集第七集目錄
·傳記文學、口述歷史與當代史研究
·傳記與傳記文學的分野
·中國古代的傳記文學的分類
·傳奇文與碑傳文的區分
·第三勢力人物傳記的空白年份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
·「善惡必書」是中國傳統史德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諘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註解:
·海峽兩岸口述歷史的今昔及其牽涉的若干道德、法律問題
·兩千五百年前就有口述歷史
·《我的前半生》是口述歷史佳作
·《顧維鈞回憶錄》是黃鐘大呂
·《周宏濤回憶錄》披露不少內幕秘辛
·《李宗仁回憶錄》謊話連篇
·訪錄者切忌逢君之惡
·臺灣聘用史學俊彥從事口述歷史
·大陸從事口述歷史者門檻太低
·部份作者與編輯缺乏史學訓練
·香港口述歷史的現狀
·民間的史學探索促使官方逐漸開放史料
·有關傳主與執筆者分享版權的爭議
·口述歷史引發的誹謗訴訟
·在兩岸都當烈士的騙案
·誹謗死人的立法與判例
·高幹子女張戎所撰《毛傳》引起的法律訴訟
·真史戰勝偽史
·結論
·註釋
·〈中國自由文化運動第一屆年會〉紀實
·江澤民父江冠千是胡蘭成親密助手
·《滾滾紅塵》是為漢奸翻案的始作俑者
·三毛自殺與《滾滾紅塵》
·兩岸三地奉旨諛上的周作人、胡蘭成熱
·泛濫於學術界的「漢奸無罪」論
·江澤民之父是胡蘭成助手
·〔附錄一〕《滾滾紅塵》與胡蘭成
·胡蘭成的劣行穢語
·胡蘭成至死不悔
·唯一未被平反昭雪的中共高層冤案
·性格懦弱行為兇殘 口是心非兩面三刀
·望長城內外唯餘荒土 大河上下無官不貪
·殺二十萬人換取二十年的穩定
·展示社會變遷民俗潮流名人言行
·記敘重大歷史事件補充正史之缺失
·記載重要的統計數字
·激濁揚清 言必有據
·不以人廢言 不以蠡測海
·一百個偶然演變成一個必然
·一、 襄公之仁
·二、 主帥優柔寡斷舉棋不定
·三、 粗枝大葉,麻痹輕敵
·四、 專家判斷失誤
·五、 忽視情報工作
·六、 主管官員尸位素餐、能不稱官
·七、 人事傾軋,以私害公
·八、 驕兵悍將陽奉陰違,抗命怠工
·九、 軍閥政客引狼入室與吃裏扒外
·十、 軍閥作亂的後遺症
·十一、軍閥餘孽叛變
·十二、啣私怨導致叛變
·十三、被俘乞活出賣黨國
·十四、為保身家、發橫財而叛變
·十五、共諜與內奸偷竊情報、策動叛變
·十六、共方心理戰、情報戰奏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康生要江青學唱京戲以接近老毛

   
    有關江青的醜史,林林總總出了幾十本,都是抄來抄去,說江青故意在老毛演講時坐在第一排搶先發問,引起了毛的垂涎。延安幹部于光遠耐心等到老毛去世卅年、江青死後十一年後才有膽寫了一篇〈我所知道的江青〉,發表在文化部的直屬刊物《炎黃春秋》上。他說,江青、王實味、徐明清、何洛曾在中央黨校同一個黨小組過組織生活,後來這四個人分開了,王實味調去了魯藝,江青調馬列研究院,徐明清、何洛還留在黨校。這時候王實味寫了封信給何洛,說他能完全肯定江青對他「有意思」,可是雙方不好開口,希望何洛「玉成其事」。何洛告訴了徐明清,徐對何說:你不要管這件事了,現在江青已經有「主」了。何洛問,這個「主」是誰?徐明清說江青要求替她保密,不過最後還是忍不住把毛澤東的名字說出來了。
    藍蘋是一九三七年一月底到達西安的,她向中共西安市委委員徐明清申述自己在上海無事可做,又已經與唐納分手。徐明清把藍蘋的情況向組織作了彙報,幾天後她被批准奔赴延安,從此改名江青。延安的報紙《紅色中華》登載了一批文化界人士從國統區來到延安的消息,其中有江青的名字,徐明清說改名的原因是「青出於藍的意思」。不久,江青同她的山東諸城老鄉康生聯繫上了,常去康生那兒,康生拉胡琴,江青唱京戲。江青本來不會唱京戲,康生為了拉皮條,就讓她學唱京戲,還邀毛澤東來看戲,看來看去,毛就把江看上了。毛江聯姻是在黨內一片反對聲音中冷冷清清辦的。結婚那天擺了兩桌酒菜,可是新郎毛澤東沒有出面,只有新娘江青向到場者表示謝意,李昌(中共建政後官至中科院副院長、黨組書記、中紀委書記)是出席酒席者之一。四人幫猖獗時,謝覺哉曾後悔當年沒有強迫把賀子珍留下來。于光遠一九四二年與江青去陝北綏德時同行,一九五一年又同當時任中宣部電影處處長的江青一起出席部長辦公會議,他的回憶錄是可信的。文革初,于光遠同中宣部的「牛鬼蛇神」一起住進了設在車公莊北京市委黨校大院的「牛棚」中,六名「黑幫」同囚一室,同室的中宣部出版處處長包之靜沒遮攔地說,他和江青在上海的亭子間上過床,可是到北京後她就不理他了。同室五個「黑幫」批判包之靜,說你是不是還妄想江青保你?幸虧她把你忘了,否則你就沒命了。包之靜還說,這件事告訴過上海的汪道涵。有一次于光遠去上海問過汪道涵,汪說確實早就聽包之靜講過這事。于光遠說,如果那間牛棚有竊聽器,他們六人就全部會被打成「現反」。在文革十年中,所有與藍蘋有關的朋友全部都遭殃,連她的女傭秦桂珍都不能倖免,唯獨賞識藍蘋的才華、拔擢她當話劇《大雷雨》女主角卡特琳娜的大導演章泯安然無恙。一般認為,江青的情夫,依次為俞啟威(黃敬,今上海市委書記俞振聲之父)、唐納、章泯、趙丹、康生,倘將包之靜那樣的一夜情份子都算上,恐怕能坐滿幾圍酒席。
    毛澤東1963年就秘密調查劉少奇
    從朱政惠撰《呂振羽和他的歷史學研究》與《周小舟傳》等書發覺,早在一九六三年毛澤東就密謀清算劉少奇了。呂振羽是文革前高校歷史教科書的作者,官至中共中央高級黨校歷史學教授兼歷史教研室顧問。一九六二年十二月,他赴長沙、邵陽參加學術會議後返回北京,車到豐台就被捕了。公安部門派人通知呂妻江明,不准對任何人談及呂振羽的去向,只能說他出差去了。擔任過最高人民法院院長的謝覺哉到呂府看望老友,江明只是不斷哭泣,卻不敢說出丈夫的下落。到一九六六年文革開鑼後,呂振羽被正式逮捕。自一九六三年一月到六七年一月,他被審訊八百多次,其中七百多次是逼他寫出口供,以證明一九三五年國共在南京舉行談判期間,劉少奇充當了內奸。南京談判自一九三五年十一月開始,歷時九個月,議題是聯合抗日。去南京談判的共方代表是周小舟,聯絡員是呂振羽,幕後指揮者是中共北方局負責人劉少奇,當時化名為陶尚行。七百餘次審訊的目的是要呂證明劉少奇「配合蔣介石消滅紅軍、進行取消蘇維埃政權的陰謀活動」,還說劉少奇等人「跪在蔣介石腳下,充當了革命的內奸」,硬說南京談判是「背著毛主席、黨中央幹的。」一九七五年一月,鄧小平主持中央工作,江明上書鳴冤,呂振羽才獲無罪釋放,自一九六三年一月至一九七五年一月,呂被囚禁整整十四年。


    南京談判的起因是宋子文託國府鐵道部常務次長曾養甫找科長、湖南籍的諶小岑寫信給司法院副院長覃振的秘書翦伯贊,轉輾找到北平中國大學教授、中共北平市委的外圍組織——自由職業者大同盟書記呂振羽,表示希望國共合作聯合禦侮。呂振羽把信交給北平市委周小舟,周派呂去南京探明此事係何人發動與主持。經中組部部長安子文證明,周小舟請示了北方局,該局報告了毛澤東,並建議派周小舟、呂振羽南下,毛回電同意。南京談判持續了九個月,無結果而終。一九三六年八月,周小舟攜帶全部文件去延安向毛澤東彙報談判經過*,文件一直保存於中央檔案館。周小舟到延安後,還深得毛澤東賞識,旋即擔任毛的秘書。所以「背著毛主席黨中央幹的」罪名,純屬誣陷。
    毛澤東為什麼要偷偷摸摸調查劉少奇的往事呢?仇恨始自一九六一年五月卅一日劉少在全國縣以上幹部七千人大會上提出「三分天災,七分人禍」說,惹下了老毛,他一怒之下把劉定性為「躺在斯大林身邊的赫魯曉夫」。翌年九月,老毛在八屆十中全會上,提出「千萬不要忘記階級鬥爭」的口號,抓敵情湊罪名便緊鑼密鼓展開了,暗查劉少奇,要把他打成「叛徒內奸工賊」,便以逮捕呂振羽之舉,揭開了序幕。後人修訂文革史,似應從一九六三年一月開始。一九八○年八月,呂振羽因心臟病突發去世,當時的中國社科院歷史研究所第二所所長侯外廬在悼文中稱呂是「廿世紀的董狐」,呂的老戰友張愛萍則賦詩稱讚呂「夫子坦蕩氣軒昂」﹔如今中共的黨史專家認為,呂振羽在獄中堅決拒絕做偽證,延長了文革的準備階段,從而推遲了文革發動的時間。不過,有關審訊呂振羽的檔案材料至今未曾解密,一旦公佈將更加令人震驚。
    郭沬若題詞反面是「反毛澤東」
    一九六六年四月中旬,郭沫若在一次人大常委會議上發表即席談話,表示要將自己幾十年來所寫的幾百萬字作品統統燒掉。這句話本來有點矯情與做作,卻驚動了北京一群初中生,既然你想燒掉,必有不可暴露的形跡,結果居然從郭沫若為《歐陽海之歌》一書題簽的「海」字中看出名堂——從反面辨認,係由「反毛澤東」四字組成,那還了得?於是,八月下旬大批紅衛兵聚集在西海前街十八號郭公館門前,勒令這位「反動文人」於數日內交待罪行。七個月後,郭沫若第三子郭民英在東海艦隊突然自殺,接下去,另一個兒子郭世英因反革命集團被捕。郭沫若從一九二七年反蔣、一九三七年頌蔣到一九五○年吟詩「斯大林我們的父親」,一九六七年詩「親愛的江青同志,你是我們學習的榜樣」、一九七六年詩「鄧小平妄圖倒退,奈翻案不得人心」、「打倒四人幫,大快人心」,確是多姿多采的一生。那張「揪出反動文人郭沫若」傳單,我在上海看到過。郭沫若究竟有沒有膽量書寫「反毛澤東」隱字,有待於歷史學家考證,不過,我親眼見過一個中共大同市委秘書、十六級幹部全增福,一九六一年因為肚子餓得難受,在機關廁所牆上塗寫「打倒共產黨」,案破後判了五年徒刑。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也。
(2019/12/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