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天下人”不是老百姓而是控制了天下的人]
谢选骏文集
·大国往往不是强国
·国家无法提高国民的地位
·五四运动与纳粹主义——纪念五四运动99周年会议发言提要
·中国只能为荷兰打打下手吗
·纪委就是黑社会
·太监才能胜任妇科医生
·共和党就是共产党
·金正恩面临代沟的夹击
·美国国会抵抗特朗普帝国扩张
·土改就是“土匪的改革”——中国成为“战场经济国家”
·土改是土匪的快乐——“战场经济国家”的起源
·诺贝尔奖的贬值
·刘鹤一人扛起的“新时代”
·刘鹤一人扛起的“新时代”
·成为战场经济大国全靠这癞和尚的祖坟
·谢选骏:孔子为何说后生可畏
·请蚂蚁去见马克思——马克思主义就是蚂蚁国教义
·女星和运动员不受法律保护
·什么是警察的非法搜查
·特朗普就是“特来普”——“普京置入美国的特洛伊木马”
·无神论加剧环境破坏
·从蓝蚂蚁到山寨窝
·艾滋病是“战场经济的克星”
·移植的器官党支部
·用太极拳能够化解中美之间的技术民族主义冲突吗
·专利保护是否属于技术个人主义
·圣经也应该进入清真寺
·英国王室本来就是马戏团
·中国式的暗杀为何不能成功
·美国更伟大还是更趴下
·技术民族主义是无稽之谈
·川普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美国国会领导人变成老鼠
·贫民窟是自由迁徙的结果
·纳粹党比共产党民主得多
·中国社会政治脆弱 经不起开放
·川普刚懂小国时代的厉害
·全体中国人竟然不包括台湾人
·基因工程让人类成为电脑是其自取灭亡的开始
·中国势必推行战场生育匹配战场经济
·法官裁定阻止美国的共产党中国化
·中共时刻准备为六四平反昭雪
·台湾不需要任何一个邦交国
·文革就是党主立宪的结果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出卖美国
·李鹏家族想当皇帝死期不远
·共产党中国重蹈苏联和奥斯曼帝国的覆辙
·美国参院力避美国沦为残垣
·中美争夺整合世界的权力
·德国总理就是中国人权
·中国领导人都患有老年痴呆症吗
·北大西洋联盟的分裂
·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还是侵犯政府垄断公民信息的权力
·中国进出口银行敢于挑战北京修宪吗
·政治正确不正确都无济于事了
·好莱坞、九一一恐袭、纳粹灭绝营
·大陆人民成为“新时代呆胞”
·僵尸国越南向中国走私僵尸肉
·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女人
·毛泽东的后代是小三的先锋队
·加拿大人权保护远远不及美国
·日本天皇即将成为中华民族的大英雄
·唯心主义的科学基础
·精日分子与毛粉同志都因崇拜强权霸道
·比“北上广深”的总和还大几倍的城镇
·“蝴蝶迷”对现实社会的反作用力
·格瓦拉得陇望蜀、引火烧身——反资本主义还是一种资本主义
·美国强大的秘诀何在
·能够怀胎产仔的男性1.3%都不到
·印度人在中国都可以冒充西方人
·中国政府敲骨吸髓、国民生产毛额像火箭
·香港怀念满清统治
·毛主席只有毛贼贼窝没有专用行宫
·俄国还是有点希望的
·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恢复终身制带来的三逼人
·法国人又懒又小气
·霍普金斯大学能够篡改人的记忆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国梦”过后吸毒上瘾
·美国的指数为何偏低
·美军正在积极应对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逐出教会还是被教会逐出
·律师和法官都没有上帝重要
·中国比美国落后三百年
·废垃民族对知识没有兴趣
·僵尸国越南向中国走私僵尸肉(新)
·川普涉及全球腐败吗
·西方世界需要一位亚历山大那样的统一者
·六四屠杀促成了东欧的自由
·人猴HUMONKEY理论家王小东
·六四屠杀与军人维权
·六四屠杀塑造“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川普的动作就像一个溺水的人
·毛泽东可以僵尸不能复活
·长城精神如何指导海战
·川普没有律师的脸皮厚
·谢选骏:美国精神就是和稀泥的实用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天下人”不是老百姓而是控制了天下的人

谢选骏:“天下人”不是老百姓而是控制了天下的人
   
   《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从美国总统选举想到《琅琊榜》的境界》(2016-02-28 燕语千言)报道:
   
   最近是美国各州民主党和共和党选举党内总统候选人。站在投票机前,看着候选人名单,我居然想起了电视连续剧《琅琊榜》中梅长苏麒麟择主时对靖王萧景琰说的无奈的话,“你的条件确实不太好,只可惜我已经没有其它更好的选择了。”君权社会,除非乱世,大臣们只能在合法的皇位继承人中选一个不算太糟的。民主社会,选民可以在一筐梨和一筐苹果中选一个不算太烂的。当然,更糟的是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力。

   
   能够让我在投票这样严肃的时候想起来的是部怎样的电视剧呢?我有很多年没有完整地看国产电视连续剧了,尝 试过一些热门的剧,结果总是不断快进跳集然后放弃。琅琊榜是我多年来完完整整看的第一部国剧。
   
   最初被吸引的是中华古典文化之美。片头就不俗,是很美的写意水墨画,阴云惨淡的天幕下,一只蝴蝶挣扎着破茧而出,近于透明的薄翼脆弱地微微颤抖,最终振翅有力地飞往明朗的远方。不仅片头,全剧有很多拍得很维美的画面。剧中人物谈吐斯文儒雅,行礼如行云流水,服饰,道具,庭院。。等等无不用心,难怪被评为良心剧。当年拍87版的电视连续剧《红楼梦》时,拍摄长达三年之久,演员先进学习班增强艺术修养。琅琊榜当然不能和红楼梦比,但是在现在这个浮躁的时代,已经很难能可贵了。
   
   然而琅琊榜更可贵的是它的境界。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上卷开篇第一句话就是“词以境界为最上。有境界则自成高格,自有名句。五代北宋之词所以独绝者在此。”不仅是词,其它的文学作品,影视作品莫不如此。
   
   优秀的影视作品都有一个不低俗的境界:或表现人性的真善美,或展现亲情友情爱情等人类美好的感情,或追求自由平等的普世价值,或宣扬正义必胜的英雄主义。有的作品同时属于几个范畴。这些并不是空洞僵硬的说教,而是通过精彩的故事情节和演员精湛的演出,而产生的冲击观众心灵的力量。好的电影会给观众留有一定的思维空间,让你走出电影院依然回味无穷。
   
   琅琊榜虽然是架空历史,但却表达出了贯穿中国历史几千年的正统文化和价值观。“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居庙堂之高”,则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地呕心沥血;“处江湖之远”,则位卑未敢忘忧国。而那个江湖不仅快意恩仇,而且最高理想是“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就象剧中梅长苏所说的,“世间万物,无不为道,隐于山林为道,彰于庙堂亦为道。”
   
   不仅如此,在53集金殿呈冤,梅长苏质问梁帝时说,“天下,乃是天下人的天下!若无百姓,何来天子?若无社稷,何来主君?”这是全剧的点睛之笔。这也是这部剧不同于其它剧的最大区别,它讲的不是宫斗,不是权谋,不是复仇,更不是忠君,而是“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的理想。所以在九安山他们拼死护卫梁帝这个刻薄寡恩的皇帝,甚至言侯曾密谋炸死皇帝,被梅长苏揭穿时咬牙切齿地悲愤怒吼“他难道不该死吗!”,可此时他傲然地说, “就算攻破了殿门,还有我们的身体。只要一息尚存,就不算失守”。他们不仅是在保卫皇帝,更重要的是维护国家安定,天下不至于大乱。最后一集,当外敌入侵烽烟再起时,梅长苏以病弱之躯,重回属于林殊的北境疆场,他也不是为皇帝而战,而是为天下黎民而战。梅长苏从地域归来,他的思想境界也经过血与火的洗礼而升华。所以他能无畏地质疑梁帝,“在你心里就只有巍巍皇权,又何曾有过天下!”
   
   孟子说,“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然而到了清朝,君权已经大到了除一人之外,其余人都只是奴才。有朋友对我说琅琊榜不是正剧,向我推荐一些热门的清宫剧。可是那满屏的奴性隔着屏幕都能熏到我让我恶心。无论他故事讲得再精彩,于境界上已沦为下乘。我喜欢琅琊榜中主要人物都自有风骨,就连蒙大统领也不是皇家豢养的鹰犬。就拿跪拜行礼来说,梅长苏重回金陵,以一介布衣被梁帝召见,行礼端庄优雅,言谈不卑不亢,只有君臣礼仪,没有丝毫奴颜卑膝。当靖王发誓一定要彻查梅岭冤案,他伏地而拜,拜的不是未来的主子,他也当得起靖王同样的大礼回拜,两人对拜如此隆重庄严,是君子一诺,生死相托。
   
   然而在君权之下,“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只能是理想主义的童话。祁王,林帅,言侯,还有景琰和林殊心目中的清明朝局要怎样实现呢?梁帝立了太子,又扶植鼓励誉王,使两股势力互相牵制,结果朝中乌烟瘴气,党争不断。可是政治势力互相制衡也可以抑制独裁专制。象美国,每一条法律的出台都经过民主党和共和党唇枪舌剑的斗争。每四年,一定不顾及稳定的大好局面,两党历经18个月的混战,选出新的总统。在这场混战和闹剧中,所有的候选人都被大众和媒体用放大镜检阅。共和党候选人著名的外科医生Ben Carson本来非常励志,是黑人青年的道德楷模,被在私德上客观公正地泼了一身污水,走下了神坛。Jeb Bush 出身名门世家,爸爸哥哥都当过总统,可惜美国人最忌讳的就是成立什么王朝,更何况Trump 对他的点评”low energy”, 形象而刻薄地讽刺了他迟钝而缺乏领导力和魄力,一举断送了他在辩论台上的前途。民主党社会主义者Barnie Sanders被人挖出七十多高龄还欠信用卡好几万美元,个人财务管理如此混乱而不负责任,他如果上台,美国的赤字要如何翻番呢?选举比任何解构主义都解构得彻底。这样上台的总统,没有人会把他当作奉天承运英明伟大的天子而顶礼膜拜,他只是个需要把本职工作做好的普通人。
   
   梁帝说,谁坐上这张龙椅,人心都会变,景琰也一样。梅长苏不信,我相信。美国人民也相信。所以他们对任何一个总统和政府都持怀疑的态度,不断质疑批评监督,宁愿相信合理的社会制度,而不把希望寄托于脆弱的人性。他们拍电影,即使是拍George Washington ,也拍不出千古一帝的歌功颂德。反而是“纸牌屋”这样的电视剧刻画了集阴险狡诈虚伪狠毒各种邪恶于一身的政客,这才是大多数美国人心目中的政客形象。
   
   太子和誉王都倒了,靖王会开创一个清明的朝局吗?靖王一开始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政治家,性格中有很多缺陷。而梅长苏看重的是他的赤子之心。剧中几乎所有的人包括梁帝对他的评价都是有情有义。但是我觉得他的情义只是对小殊及其他在他还是天真孩童少年时认识结交的人,那时他的心性还比较纯真。成年以后,他时常表现得多疑,猜忌,偏执,其实和他的父亲是一脉相承的。在私炮坊爆炸的现场,他质问梅长苏是否出自他的手笔,这样毫无根据的猜疑只能出自一个非常阴暗的内心,所以看别人也一样阴暗。他得知梅岭真相时,悲愤地说父皇只要把人调入京一查问就可知真相,却轻率地屠杀了7万赤焰军。但是他在小宫女小新诬蔑梅长苏时,也轻易就信了,其实当面问一下梅长苏很容易就水落石出的。因为多疑,所以只选择自己愿意相信的。连莅阳长公主在被要求首告夏江时,都说,“于我何益?”皇族的血液里都流淌着一样自私,凉薄,多疑的基因。
   
   靖王说朝廷自有朝廷的法度。那么他是一个律法的忠实拥护者吗?从天牢抢夺卫峥,是严重地违反了法律。而夏江入狱并不是因为他犯下的滔滔罪行,而是夏秋诬陷他的。如果要遵守正常的法律途径,应该是先给冤案平反,然后无罪释放卫峥。当然在严酷的政治斗争中从权机变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不可以一面如此行事,一面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谴责谋士的心机和手段。如果不是虚伪,就是人格分裂。当他终于坐稳皇位开创萧景琰时代时,人们能够相信他会坚持朝廷的法度而不是乾刚独断吗?在缺少制衡一人独大的朝堂,就算他能够自律守法,守的又是谁家的法呢?
   
   据说要拍琅琊榜第二部了。意义何在?是拍景琰终于创立了一个清明的朝局然而到老变得多疑昏聩一如他的父亲?还是拍庭生长大卷入了争夺皇位的血雨腥风?这宫墙里的风从来没有停过。有第一部的格局和境界在前,第二部如果这样表达中国在几千年里周而复始循环反复总也走不出封建君权的怪圈,其实很令人悲哀无望的。
   
   这样的话题太沉重,还是讨论一下电视剧本身。通常改编的影视剧都会让人遗憾不如原著,因为文字的魅力有时很难被屏幕表现。但是琅琊榜这部电视剧比原著小说精彩太多。首先改编的好,加入的梅长苏与霓凰的感情线,景琰终于认出林殊,金殿呈冤后梁帝与梅长苏的单独会谈,都改得比小说好。其次,演员的出色表演为电视剧增色不少。胡歌把梅长苏塑造得可谓血肉饱满灵魂充盈。旧时梨园子弟苦练的基本功之一就是眼神,甚至有古老的方法紧盯着空中的飞鸟练习。他的眼睛很传神,时而深沉,时而忧郁,时而凌厉,时而温煦,偶尔调皮慧黠,有时貌似无波实则掩藏惊涛骇浪。但是无论怎样,都澄澈干净,永远有一层温暖的底色。当他厌弃地评价自己是“阴诡之人行阴诡之事”时,因为这干净和温暖的眼睛,没有人能够把他和阴诡之人划等号。啰嗦如我,可以继续写三大章,就此打住。
   
   风起,云散。
   
   谢选骏指出:上文不懂,“天下人”不是老百姓而是控制了天下的人。上文的糊涂在于一个传统的误解,以为“天下是天下所有人的天下,国家是全国所有人的国家”。这个误解认定——【首尾两个“天下”可以理解为国家或国家的最高统治权;中间一个“天下”是指天下所有的人。古人认为,天下并不固定属于哪一个人、哪一个家族所有,而是属于天下所有的人;谁符合道义,谁有利于天下百姓,谁就有资格拥有天下、治理天下。其中隐含着天赋人权、政以道立的理念。在现代语境下,这句话也可以理解为:世界是全世界所有人的世界——每个国家、每个人都有权参与治理。】
   
   【引例】“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之天下也。同天下之利者,则得天下;擅天下之利者,则失天下。” (《六韬·文韬·文师》) (天下不是一个人的天下,是天下所有人的天下。与天下人的利益一致的人,可以获得治理天下的权力;将天下人的利益占为己有的人,势必失去治理天下的权力。)
   
   从上述误解出发,则把“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之天下也”一语,篡改成为“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了!
   
   而在我看来,“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之天下也”说的很清楚,“天下”并非“天下的人”,而是一种自然的态势,严格说来,就是天下的控制权!如果一定要把天下的控制权人格化,那也只能说“‘天下人’不是老百姓而是控制了天下的人”。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