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德国人为什么反对刺杀希特勒]
谢选骏文集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划时代人物的生命代价
·没有历史的人最为富足
·苦行就是“被鞭打快乐”
·思想主权第六部“钩沉篇”第一章
·国家与器官
·天性构成的囚牢
·艺术是信仰的最后防线
·中国思想主权的觉醒
·思想与国家互相为敌
·幻想的人与生活的人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国家主权背叛思想主权
·现代思想的屠龙命运
·天命人心的圆周启示
·双重的“作对”
·黑暗时代的自由真谛
·四季天子的过程哲学
·思想主权·后记·附录对话·援引书目
·谢选骏:逆向殖民化与全球民族的兴起
·太一、无极、思想主权
·《福音书》与《古兰经》
·灭佛在文明史上意味“吸收”
·文化史上的兀鹰
·笛卡尔没有我们聪明的三个理由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序言)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第一卷第一章)
·第一卷第二章基督教与中国民族主义
·第三章中国民族主义与基督教之关系管窥
·第四章信耶稣的国民:民族主义与1920年代中国基督徒的身份问题
·第五章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冲突与融合
·第六章基督教对中华民族安全的巨大危害性
·第七章基督教在危害中华民族的安全吗?
·基督教在中国所面对的三个重大挑战
·第九章儒家和基督教为什么争战
·第十章怎样看待基督教在中国农村的迅速扩张?
·十一章“中国梦”运动中的中国基督教乱象
·十二章基督教在近代中韩传播不同境遇的原因与启示
·十三章日本基督教与韩国基督教
·十四章在基督教锡安主义阴影下的巴勒斯坦基督徒
·十五章基督教原教旨主义抬头说明什么
·十六章极端民族主义与基督宗教信仰
·十七章基督教普世观念与民族主义
·十八章基督教的世界主义和天下大同思想
·后记:“软”民族主义对中国有利
·中国共产党与圣殿骑士团
·《我的奋斗》有什么可怕的
·凡动刀的必死于刀下
·中国人为什么尚未高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德国人为什么反对刺杀希特勒

   谢选骏:德国人为什么反对刺杀希特勒
   
   《<新苏黎世报>:殴打或焚烧公民是不可接受的》(2019年11月19日 法广RFI 柏林特约记者 丹兰)报道:
   
   香港理工大学被警方包围——2019年11月17日!


   
   但是“柏林飞鸿”说,随着香港抗议活动暴力成分不断上升,德语媒体的报道和评论口吻有所转变。原来普遍赞成示威游行方的媒体开始对暴力行为持怀疑态度。德国《世界报》本月14日指出,香港的暴力在升级,在某些示威者那一方也是如此。
   
   《法兰克福汇报》上周表示,示威游行者对香港政府的怀疑是有道理的。但使用暴力毫无用处。这还可能给北京提供介入香港事件的有力借口。
   
    《新苏黎世报》呼吁所有参与者要自我克制。该报写道,尽管对香港特首林郑月娥的顽固不化的控诉很有道理,尽管人们对警方过度使用暴力越来越愤怒,但示威游行者还是应该自我克制。就因为警察使用暴力,于是自己也使用粗暴的,毫无意义的,甚至是针对公民同胞的暴力,这种借口太廉价了。为民主而战的人,必须能接受矛盾。即便有人赞成令人憎恶的政府的观点,但如果去殴打或焚烧这个人,这是我们绝对不能接受的。这是《新苏黎世报》的看法。
   
    随着事态的扩张,德国留学生也卷入了反对派与官方的对峙。据德国电视一台本月15日报道,两名德国男子于14日晚间在香港被警方逮捕。理由是两人当天参加了未获许可的示威游行活动。他们的年龄是22岁和23岁,目前是艺术学院岭南大学的交换生。据警方消息,22岁男子还违反了蒙面禁令。德国外交部表示,德国驻港总领事馆已经启动相应程序,与当事人律师以及香港当局等方面展开接洽。
   
    11月16日驻扎香港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走出军营,清理路障的消息,引起了德语媒体的广泛关注。奥地利广播电视台很快表示,这是中国在展示权力。
   
    德国《星星》周刊也认为,本来不允许离开军营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忽然出现在香港街头,这是一个微妙的权力展示。根据香港特区的规定,驻扎香港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不允许离开军营。但香港政府可以请求解放军予以援助。不过,香港这次没有请求援助。解放军战士清理路障是自愿行为。但这一短暂行动发送了一个微妙的信息,那就是中国政府在为香港政府撑腰。这是《星星》周刊16日网上发表的分析。
   
    德国广播电台本月15日采访了德国知名汉学家斯潘格勒(Tilman Spengler)。斯潘格勒透露说,近日来,他曾和一位中国高官进行交谈。这位高官表示,香港发生的事情“令人很惬意”。它向中国大陆人显示,民主是多么可怕。斯潘格勒认为,香港的抗议对北京来说可能来得正是时候。一方面,这可以转移人们对北京镇压少数民族维族人的视线。另外,北京的经济扩张和一带一路项目的进展也不是很顺畅。如果北京用铁拳砸向香港,这对一带一路项目肯定不利。潜在的经济伙伴都会认真考虑,到底跟谁上床。北京完全有可能不会任由事态继续发展。但北京如果介入香港,那也只是许多选择中可能出现的一种。斯潘格勒还认为,反对派的要求太模糊。但他希望反对派对民主的呼声能在香港以外得到更多的听众。
   
    德国《明镜》周刊16日发表了对一位香港蒙面示威者的采访。这位22岁的男子自称是查理,是香港人,在香港别的大学读书。他和其它示威游行者一起占领了香港理工大学。这位正在练习弓箭的蒙面示威者表示,他愿意为抗议活动死去。他还说,弓箭的箭端不尖锐,不会有事的。
   
    但慕尼黑《水星报》17日在网上报道说,16日晚间,香港警方和反对派在理工学院附近发生冲突。香港一名警察被箭矢击中。图片显示,箭矢扎入了警察的腿部。该报还报道说,反对派对人民解放军周六出营清理路障提出强烈批评,要求政府对此加以说明。观察家们认为,解放军清理路障是北京在展示权利。但观察家们普遍认为,中国不会武力解决香港抗议问题,因为这会使中国受到世界的鄙视和唾弃。这是慕尼黑《水星报》的预测。
   
   谢选骏指出:德国人的上述反应,让我想起了,许多德国人至今仍然反对1944年一批德国军官刺杀希特勒的义举!德国人为什么反对刺杀希特勒?因为德国人习惯服从。德国人的主流观点认为,就是希特勒是个魔鬼,已经宣誓效忠他的德国军官和德国人民就不该起来叛乱或革命,因为那样的义举等于是违背了自己“效忠希特勒”的誓言,因此在法律上是犯罪,在道德上也是不完美的。只有跟着希特勒抵抗到底,然后玉石俱焚,才是一个真正的德国人应该做出的奉献!(不过他们忘记了,这个希特勒根本不是德国人,而是奥地利人,是命运派来取消日耳曼人优越感的怪咖。)
(2019/11/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