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香港为世界制造了“中国崛起”]
谢选骏文集
·学科·外篇二十四章、革命豁免杀人防火的法律制裁
·学科·外篇二十五章、种族灭绝才是“历史前进的动力”
·学科·外篇二十六章、“最后的革命”迫使极权放下屠刀
·学科·外篇二十七章、打动感情、只用幼稚的推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为世界制造了“中国崛起”

   谢选骏:香港为世界制造了“中国崛起”
   
   《李光耀谈香港:新加坡做的最对是打压房地产》(正解局微信号 2019-10-21)报道:
   
   新加坡大力扶持实业,打下了石化、电子、机械制造、生物医药在内的制造业四大基石。


   
   最近,世界经济论坛公布《全球竞争力报告》,新加坡超越美国,荣登全球最具竞争力经济体。
   
   今年5月,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发展学院(IMD)发布的《2019年世界竞争力年报》中,新加坡也取代美国成为全球最具竞争力的经济体。
   
   新加坡做对了什么?
   
   1.鲜为人知的芯片强国
   
   新加坡虽小,却是个制造业强国。
   
   以当下国人最为关注的芯片产业为例,新加坡就占有一席之地。
   
   新加坡副总理兼财政部长Heng Swee Keat援引使用晶圆产能数据的经济发展局的估计,新加坡占全球半导体市场的11%。
   
   1968年美国国家半导体在新加坡成立了首条封装和测试生产线,1987年特许半导体成立,新加坡成为了全球第二个进入半导体代工行业的国家(地区)。
   
   今天,从IC设计、芯片制造,再到封装和测试,新加坡的半导体产业已经形成了一个成熟的产业生态环境,来自全世界的芯片大鳄几乎都已在此设厂。15家世界顶尖的半导体公司中有九家在新加坡,拥有近30家集成电路设计中心;15间半导体组装与测试作业处,其中包括世界排名前五的半导体组装和测试代工公司;14间硅半导体晶圆代工厂,其中包括世界排名前三的晶圆代工厂;6家世界顶尖的集成器件制造商;5家世界顶尖的电子制造服务(EMS)供应商中有四家在新加坡;3家世界顶尖的硬盘制造商。
   
   新加坡芯片产业没有只停留于生产环节,还十分注重研发,为可持续发展注入更多活力。芯片方面的研究,新加坡也硕果累累:2012年,新加坡研制生物芯片可探测对肿瘤干细胞的抗癌药物药效;2015年,世界首款家禽生物芯片在新加坡问世可同时检测禽流感、鸡瘟等9大家禽疾病;2018年,新加坡推出新型芯片EQSCALE:小尺寸和低功耗让几乎无限生命周期的毫米级智能摄像头梦想成真;2018年,微流控芯片仅需一台标准的实验室显微镜就能有效地检测微量纳米生物分子;2018年,新加坡南洋理工研发激光雷达硅晶片,可将芯片成本降至36.7美元。
   
   既有产能,又有技术,包括芯片产业在内的电子产业,成为新加坡制造业的支柱和国民经济的中坚。
   
   2018年第二季度,新加坡电子行业占整体制造业产出的比重为45.1%,占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为37%,对GDP的贡献率达5%。
   
   最近几年,由于半导体竞争的加剧、利润的下滑,新加坡芯片产业开始下滑,但依然是全球半导体行业的重要一极。
   
   2.崛起之路
   
   新加坡芯片产业的崛起之路,与新加坡政府的主动引导密不可分。
   
   早在1965年,新加坡一独立就开始积极对外资开放。资本的进入,带动了纺织、食品在内的劳动密集型行业的发展,极大解决了当时的就业问题,造就了新加坡作为亚洲四小龙的经济腾飞。
   
   新加坡被马来西亚驱逐出联邦——到了七八十年代,资本密集的高附加值新兴行业成为经济发展潮流。新加坡政府顺应时代发展,着手投资基础设施建设,以吸引工业企业入驻新加坡。
   
   1990年代,新加坡政府又花大力气建成信息产业的基建配套新加坡综合网,并建立起拥有20亿新元的半导体产业发展基金和一个群聚发展基金。可以说,新加坡政府为芯片产业打下了资金、场地、信息的基础条件。
   
   一个细节是,新加坡经济发展局为每一个前来投资的外商半导体公司,提供从投资建厂前规划评估,到建厂中的水、电、土地取得,甚至是完工后的人员招募、长远的财务规划等一系列协助。正因如此,相较于其他国家或地区来说,新加坡成为半导体领域多国籍企业发展最为成功的国家。
   
   吸引外企后,新加坡又开始推动半导体产业的国产化。1991年,新加坡成立微电子研究所IME,通过承接政府以及国内外企业的项目,提升新加坡本国的半导体设计生产能力。不仅如此,IME还在促进产业合作,组建产业联盟方面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1993年,由TI、HP、佳能等联合投资的DRAM公司新加坡技术半导体建成,更是带动了新加坡半导体技术的升级。正是在政府的一步步引导下,新加坡芯片产业终于在世界占有一席之地。
   
   3.实业立国
   
   跳出芯片看芯片。芯片产业的发展,与新加坡鼓励实业的发展战略一脉相承。在其他制造行业,新加坡也表现得非常出色。化学工业是新加坡制造业的第二大产业,仅次于电子工业。
   
   随着战后东亚如日本、台湾等地区的崛起,新加坡时任总理李光耀敏锐察觉到东亚石油产品消费的大量需求,并意识到新加坡可通过加工原油获得巨大利润。
   
   1960年代,李光耀果断决定新加坡要大力发展石化产业。仅花了20多年时间,没有一滴原油的新加坡,就发展成为世界第三大炼油中心、世界石油贸易枢纽和亚洲石油产品定价中心。
   
   新加坡裕廊岛是世界知名的化工岛,总面积不足32平方公里,聚集着超过100家化工企业。2015年数据显示,裕廊岛的炼油能力为6300万吨,乙烯产能630万吨;工业总产值为590亿新元,占新加坡制造业总产值的1/3。机械制造也是新加坡的优势产业。新加坡一度是全球最大的自升式石油钻井平台制造国,独占全世界70%市场份额。生物制药业也成为新加坡的经济增长点,成为了亚洲最富活力的生物医药中心之一。
   
   4.实业为新加坡带来什么
   
   自独立以来,新加坡终于迎来的丰收季。未雨绸缪,大力扶持实业,终于打下了石化、电子业、机械制造、生物医药在内的制造业四大基石。
   
   有研究显示,1元价值的集成电路(IC)芯片产值大约可以带动10元电子产业的增长甚至最终100元的GDP增长,由此可以看出集成电路芯片对于国民经济的重要意义以及它的高附加值特性。芯片产业,令新加坡获益匪浅。
   
   根据新加坡统计局的最新数据,从2001年开始一直到2016年,新加坡制造业的产值都保持在20%左右。即便在转向IT领域后,制造业对GDP的贡献仍然超过10%。
   
   制造业支撑,大大增强了新加坡经济的稳定性和可持续性。同为亚洲四小龙,2010年,新加坡经济总量首次超过香港,人均GDP更是远远地将香港甩在身后。
   
   反观香港,产业空心化是其GDP数据落后于新加坡的重要原因。数据显示,金融服务、贸易及物流、旅游、专业服务及工商业支援服务占比超过95%,制造产业微乎其微。
   
   5.新加坡的启示
   
   在《香港硅谷梦碎:20年前,一次失败的自我救赎》(对话框回复数码港,获取文章)一文中,我局介绍了港府曾经尝试发展互联网、半导体、生物医药等实业,最终以失败告终。同样面积狭促的新加坡,地理条件、资源禀赋与香港非常相似,甚至在发展半导体、生物医药产业方向上也不谋而合。
   
   为什么新加坡成功,香港却失败了?这是因为,发展实业,既需要眼界,更需要定力。李光耀领导的人民行动党在新加坡长期执政,地位稳固,经济政策的长期实施因之得到保障。李光耀不但是该党党魁,也是新加坡的第一任总理。继任者均出自人民行动党,也继承了前任的大政方针。稳定与连续的政策,让实业立国的战略得以实现。
   
   与光鲜亮丽的金融业相比,制造业是个苦差事,需要耐得住寂寞,下笨功夫,必要时做出取舍。这种取舍,体现在对房地产的态度上。
   
   同样是土地局促,同样是房价高企,但新加坡的居住条件要比香港好太多了。不可否认,房地产也是重要的经济支柱。但是,新加坡是在不影响民生的基础上发展房地产产业。
   
   1964年,新加坡政府宣布实施居者有其屋计划。如今超过80%的新加坡人居住在政府承建的公寓,其余20%的居民则住在有地房产以及私人公寓。
   
   在打压高房价上,新加坡政府也不遗余力。实施严格的限售+限购政策,同时采用低房产税率和高印花税率的税收调控组合,抑制投资需求。正因如此,新加坡经济才没有像香港那样,被房地产绑架。
   
   在2009年,86岁的李光耀在接受《海峡时报》专访时提起李嘉诚,抨击以他为代表的香港地产商:他制造出什么行销世界的产品了吗?没有!
   
   一是新加坡的政坛强人,一个是香港的商界巨子。一个经济发展在制造业的支撑下显示出巨大的潜力,一个发展去产业化却为自己的发展埋下了巨大的隐患。
   
   十年后的今天,我们复盘这次交锋,钦佩新加坡打压房地产、扶持实业的定力与决心,也不禁为香港忧虑:现在及未来的香港,能够为世界制造什么?
   
   谢选骏指出:李光耀这个南洋杂种哪里知道,香港为世界制造了“中国崛起”这个空前未有的产品!——要知道,如果没有香港和台湾的四十年输血,一党专政的中国大陆现在的发展肯定会远远不及共产党的解体之后的东欧和苏联。当然,香港和台湾如此卖力输血共产党中国的结果,确实是“亏了自己的身子”——现在香港陷入内乱,台湾陷入贫血,自己都被榨干了,当然都不如新加坡景气了。这也可以说是某种中国历史的报应使之然也。因为毕竟,香港和台湾为世界制造了“中国崛起”的奇迹,就像“以身饲虎”的和尚一样,不得不面对自己的献身行为的后果了。

此文于2019年11月19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