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香港人计划击杀中国独裁者]
谢选骏文集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划时代人物的生命代价
·没有历史的人最为富足
·苦行就是“被鞭打快乐”
·思想主权第六部“钩沉篇”第一章
·国家与器官
·天性构成的囚牢
·艺术是信仰的最后防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人计划击杀中国独裁者

   谢选骏:香港人计划击杀中国独裁者
   
   《机器人刺秦皇——香港动画人的科幻狂想》(何桂蓝 BBC中文记者 2018年5月5日)报道:
   
   屈原弹结他?导演江记为《离骚幻觉》解画


   
   一个有着楚国祭司屈原记忆的机械人,穿过60年代的香港街巷,在红磡登上火车,前往命定的葬身之地汨罗江;秦始皇找到长生不老之术,一直活到人类改造人与机械人共存的时代,献舞的歌姬左眼突然爆出电光直奔秦始皇而去,与带翼侍卫恶斗直到身体被炸开,漫天掉落一地机械零件……
   
   香港著名漫画家江记(原名江康泉)与一众香港本地动画创作人,以刺激目炫的色彩、强烈的视觉风格,透过动画将战国人物融入香港场景,创造出这样一个时空交错的科幻世界。
   
   香港一直是欧美、日本科幻作品热衷描绘之地;由香港本地艺术家们自行诠释这个城市,又会带出什么不一样的感觉?
   
   欧美、日本眼中的未来科幻之城
   
   较为人熟知的经典科幻名作如《攻壳机动队》(日本动画)与《银翼杀手》(Blade Runner),以及近年一些科幻荷里活大制作,如漫威《奇异博士》(Doctor Strange)、 《变型金刚》、《环太平洋》等,均有以香港的城市景象作为背景。“(外国作品中的)香港是一个龙蛇混集的地方,有一点无政府、地下社会的状态,就是一个放大版的‘九龙城寨’。因此她有很多可能性,(电影中的)主角往往能在香港找到隐世高人或神秘工具。”江记笑言。
   
   在香港市中心,光鲜亮丽的玻璃幕墙大厦与残破陈旧的旧式建筑并存,既有充满未来感的维港高楼,也有密不透风的唐楼、霓虹招牌、竹棚架、贴着民居低飞的民航机……挤逼、多彩而压抑的城市空间,体现出资本主义极致的反差与张力。
   
   然而以一个充满异域色彩的城市作为故事背景,与以这个城市作为描绘的对象,创作意念上大有不同。“由香港的人创作一个作品给这个城市,我觉得很浪漫,”江康泉说:“我们对这个城市有很多想法,是其他作品没有出现过的。”
   
   以残破唐楼为象征的昔日香港市井风貌,经常出现在外国作品当中,已成为世界对香港的“刻板印象”。江记认为,打破他者想像中对香港的既定印象,重新演绎这些刻板元素,当中有很大的可塑性。
   
   象征香港的极限色彩
   
   “我很好奇,怎样的色彩体系可以代表香港。”团队目前推出了两条动画短片作为先导,具冲击力的风格、鲜明的色彩运用广受好评。这套风格承袭自江记一直以来的漫画作品,江记就曾同这样的笔触为英国乐队《Blur》绘制专辑漫画。大红大绿的色调,充满香港传统市井风格:“粤剧、神功戏、纸扎(纸制殡葬品)与庙宇……我很沉迷那样的用色。”江记解释,虽然这套源自香港民俗文化、将饱和度推向极限的“大红大绿”色彩,骤眼看会令不少人觉得“土”,但它同时也是香港社会集体情绪的写照。
   
   “这么丰富、‘爆’的颜色……不是一种享受(enjoyment),而是觉得没有时间、每一下都要去到最尽。”“(这个城市的人)总是很急,要囤积财富、要将能量以最快最短的时间激发出来,好像不这样就再也没有机会,”江记形容:“要立即、很快做到最爆、最多,是一种对生命的不安与压迫。”
   
   香港《离骚》
   
   为什么一个讲述屈原弹结他、楚王制作机械人、秦始皇活在氧气罩内的科幻故事,要放在六十年代的香港发生?他形容,战后香港既由殖民政府统治,又有国、共势力暗中活动,那种“七国咁乱”的状态,恍如一个世界的缩影;而香港从渔村、转口港、海外华人基地、中国大陆难民收容地、工业城市到金融都会,历史发展每数十年就有极大变动,每一代人眼中的香港都不一样。
   
   “香港的历史感很薄弱,没有纵线;但从横面去睇,同时之间连系着很多不同事物,完全没关系的东西也可以放在一起,就像香港的茶餐厅,”江记笑说。“这作品的一个主题,是将最疯狂的事情拼贴在一起,完全不理会任何边界:在视觉上,日与夜、人与机械人、生与死都难以分辨,历史、时空的边界亦是模糊的:没有人问过我,为什么屈原要弹结他?”
   
   “在香港这个城市,可以放下逻辑、将事情或人物汇聚一起,这种结合充满生命力,”江记说:“非常迷人。”
   
   片名《离骚幻觉》,取自屈原最著名的楚辞《离骚》,一部充满色彩与想像、意念天马行空的文学作品;与此同时,屈原在辞中的叩问,也与当下香港的集体情绪呼应。
   
   历史上的屈原与楚怀王青梅竹马,面对秦军压境,屈原主张抗秦,楚怀王却受秦国使节影响,最终被诱至秦国,扣留至死。“屈原深爱他属于的地方(楚国),但那个地方却变得非常陌生…他所坚持的信念不能实现。”江记说:“这种压抑,也是令我对他感兴趣的原因。”
   
   华语世界的动画前景
   
   江记相信,华语动画未来在国际市场上,可参考欧洲的定位:“在美国与日本主导的动画市场当中,欧洲的制作规模比不上,但仍占重要一席,靠的是他们自己的风格、在视觉艺术上新突破。”“观众口味没有国界,欧洲人也会cosplay《火影忍者》,类型才是观众群的边界。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到喜欢这个类型的观众。”
   
   近年,在本地市场庞大的中国大陆,动画产业发展蓬勃:根据上月发布的《中国动画电影发展报告》,2017年国产动画上映新片有30部,观影人次达4006.8万。而在市场较小的台湾,近年长篇的制作量也在增加,一些长篇如《小猫巴克里》及《幸福路上》,则以浓厚的台湾本地文化气息获国际影展及奖项肯定,其中《幸福路上》更获颁东京国际动画节的最佳长片奖。
   
   对比两岸动画发展复兴,香港近年虽时有听闻动画短片在海外获奖(《离骚幻觉》先导“汨罗篇”也在日本“DigiCon6 Asia大赏”获颁“评审特别奖”),但动画产业却未有发展起来,上一部被大众记住的香港动画长篇已是十多年前的“麦兜”。江记强调,每年香港都有很多动画制作人材毕业,他们的毕业作品在国际上也获得认可,但产业、市场却未能跟上。他探索过商业、资助等渠道,发现都不能支撑一部动画长片的制作经费,于是发起众筹行动,希望能够引起更多人对香港本土动画的好奇,拓展香港动画发展的空间。
   
   而以独特风格挂帅的发展模式,最重要的莫过于反照自身,琢磨出属于自己的特色与灵魂。在江记眼中,香港不仅仅是一个摩天大厦与贫穷旧屋混集、视觉元素有趣的“背景”;在九龙城寨式的刻板想像以外,这个城市的时代精神,是他人无法代言的。“刚才我说,香港的文化里有很大的焦虑;但新一代人多了一份理念,与上一代人不同,”江记说:“这一代人正在尝试用人生价值上一些美好的想像,去抗衡那份焦虑。”“这是其他人的作品很少见到的……而我觉得很值得去讲。”
   
   谢选骏指出:在我看来,“机器人刺秦皇”并非“香港动画人的科幻狂想”;而是香港人击杀中国独裁者的一个计划!因为1960年代的中国,不正是自吹秦皇的毛匪甚嚣尘上的时候吗。而正是2010年代的现在所出现的这种“很大的焦虑”,激发了“新一代人多了一份理念”,结果,这种“与上一代人不同”的“这一代人正在尝试用人生价值上一些美好的想像,去抗衡那份焦虑”的冲动,不仅演化出来上述的“动画穿越”,也演化出了今日香港冲突不断的现实局面。这种香港人计划击杀中国独裁者的冲动——能够改变今后中国历史的走向吗。
(2019/11/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