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艺术品是一种货币]
谢选骏文集
·我所经历的拘禁营
·从巴黎的游荡者到洛杉矶的流浪汉
·埃及妖孽浸染西方世界
·中国购买澳大利亚
·羊比狼更凶残
·“反共不是反华”派与“反共就是反华”派
·中国人是善良还是懦弱
·美国只要把投入韩战的兵力一半投入中国就可以维持国际均势
·共产党消灭了中国人的中国身份
·素食者更残暴
·动物也会趁火打劫、运用工具
·为什么唐宋的贪腐不及明清两朝
·2019年的共产党不像1919年、1949年的共产党了
·紧急审查获释恐怖分子是没有用的
·只有人类与与猿类不会游泳
·人类没有多少进步
·老母猪上树——大学教育泛滥成灾
·华人战胜了洋人
·为什么没有中国人权和民主法案
·政治要为历史服务
·新的冷战已经是全球内战了
·共产党帮助基督教锻炼成长
·英国的海盗大学
·毛泽东早已出卖了台湾
·香港那些没有窗户和浴室的劏房
·日本人没有道德但讲卫生
·北约脑死因为七十年是一个死亡周期
·中美之间的全球内战是全方位的
·广州地铁沦为坟场
·社会主义国家为何反社会
·少数民族是块宝
·国家主权的逻辑
·阴柔的邪恶
·美国转向帝国体制才能对抗中共的举国体制
·护国军神害死了蔡锷
·上瘾是创造力的源泉
·成也废垃败也废垃
·老干妈希拉里又出来帮川普竞选了
·中华民国背叛了中国
·日本是一个共妻国家——难怪自称“大和民族”
·铺满了鲜花与死亡的道路
·监控摄像统一全球
·无神论者战胜不了共产党
·崇祯帝是帮朱元璋还债的
·限制保险公司的勒索和搜刮
·文汇报正在教练香港人如何武装起义
·演艺圈就是色情圈、卖淫圈
·朋党资本主义是美国转向帝国体制的杠杆
·革命都要纵火法院
·2019年北京政权的第二个认输
·现代科学的末日神话
·印度的强暴案不如南非那么多
·华尔街金虫的末日
·一盘散沙变成了一堆废垃
·川藏线上十英雄不知道毛主席夜御十女的的勾当
·共产党就是共妻党
·学习就像雕刻
·英国为何无需政教分离
·并非人人都像森林里的猴子
·六四屠杀消灭了亲美派
·学生会就是精神折磨的魔窟
·对暴君下跪也无济于事了
·红色资本主义的冰山一角
·还是高加索人种好
·特朗普是共产党中国的红人
·土八路痛宰洋博士
·共产党为何替特朗普哀嚎
·小特朗普是一条恶狼
·如何衡量动物生命力的强度
·毛泽东的市值抵不上一间毛房(茅房、厕所)
·老赖商人和老赖政府
·全球化的时代就是一个玻璃缸的新时代
·“中国”与“共产党”无法兼容——论党员就是旗人
·俄国煽动中美开战阻止中国复兴
·时代革命的动力
·波兰人是要饭的
·纽约为什么成为儿童乐园
·蒋介石不如项羽
·特赦是一桩很好的买卖
·选不上总统就盖一座王宫及其他
·英国也想做一个中国梦
·民族主义是一个人的身份标记
·毛泽东24岁还在上中学
·台湾认同证明南北朝格局确实存在
·加拿大力求成为全球中心
·豆腐渣工程应该改名为“瓷器工程”
·希拉里替身出场意欲何为
·2019年是世界历史的转捩点
·欧洲基督教里的混合主义
·美国记者真是少见多怪
·为什么废垃国需要独裁者
·毛顺生是劫匪,文素勤是巫婆
·美国的司法独立已经遭到政治势力的撕裂
·同室操戈与友敌现象
·共和党为帝国体制保驾护航
·考古为现实服务
·大麻比香烟更合纽约的时尚
·蒋经国毫无出息
·共和党议员是拍马屁还是自己邪恶
·白宫的沦陷
·俄罗斯是乌克兰的私生子——罗宋汤的故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艺术品是一种货币

谢选骏:艺术品是一种货币
   
   
   为何关于达芬奇有这么多的争议,连“早期”蒙娜丽莎之谜都拿来当作话题?因为,艺术品是一种货币!虽然看起来,艺品没有邮票那样的面值,但其实有相同的性质。它们都可以帮助藏富和洗钱——犹太人最早发现或说创造了这一秘密,因为他们需要定期的逃亡甚至不定期地流窜,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于是艺品和邮票等等“收藏”比金银珠宝更容易携带走私偷渡等等的“国际贸易”。艺术品是一种货币,但又不是一种明码标价的货币,所以不仅便于“收藏”,而且可以“作弊”——真的假的,这是其一;高价低价,这是其二;“合法来路的”和“不明来源”的,这是其三……还有各种各样的第四第五……可供专家拍砖,可供买家垂涎。因为艺术品是一种可以合法作弊的货币。
   

   
   《达芬奇的争议:“早期”蒙娜丽莎之谜》(BBC 2019年10月19日)报道:
   
   1960年代这幅争议性的艺术品挂在经销商亨利·普利策(Henry Pulitzer)的伦敦公寓中。
   
   1960年代,一处伦敦公寓的壁炉上挂着一幅蒙娜丽莎的画。这幅画不仅是达芬奇(Leonardo da Vinci)的作品,也是巴黎卢浮宫博物馆悬挂的世界名画《蒙娜丽莎》的早期版本吗?
   
   有人相信这是事实,而50多年来,围绕此画的所有权和作者爆发了一场激烈的争斗。所谓的《早期蒙娜丽莎》是这个谜团的核心。这个谜团涉及加勒比海避税天堂、瑞士银行金库、一个神秘的国际财团以及艺术界的福尔摩斯。
   
   那幅画是真迹吗?谁是合法的所有者?这个达芬奇密码风格的肖像能否价值数亿美元?
   
   本周在意大利的一起诉讼可能会最终有助弄清楚这些问题。
   
   第二个《蒙娜丽莎》?
   
   2012年,一个名为“蒙娜丽莎基金会”的组织在全世界大肆宣传,声称这是达芬奇创作的第二幅《蒙娜丽莎》。
   
   《蒙娜丽莎》可能是世界最著名的画,并且达芬奇被认为是历史上最伟大的画家之一,因此这一发现将颠覆整个艺术界。
   
   “蒙娜丽莎基金会”在瑞士日内瓦一场活动上展示两幅蒙娜丽莎的对比图。 基金会提出了一系列证据试图证明这幅肖像画是第二个先前未知的版本。但奇怪的是,该组织声称它不拥有这幅画。它说这张照片由一个不具名的国际财团拥有。当被问到这一点时,该基金会的秘书长乔尔·费尔德曼(Jol Feldman)回答说:“鉴于基金会的合规义务和政策规定,不对涉及所有权的财团发表评论。”
   
   《早期蒙娜丽莎》由瑞士日内瓦的蒙娜丽莎基金会揭幕。但住在伦敦南部的安德鲁·吉尔伯特(Andrew Gilbert)和凯伦·吉尔伯特(Karen Gilbert)夫妇有不同版本的故事:他们说自己拥有这幅画25%的所有权。
   
   当蒙娜丽莎基金会在2012年披露这幅画后,他们联系上了该组织并称:“他们对我们一无所知,他们不是画主,他们只因为我们的不便而试图将我们拒之门外。”凯伦说:“因为我们无法找到所有者是谁,所以没有人告诉我们任何事情,我们不知道如何发起任何诉讼。”
   
   来自伦敦的安德鲁(Andrew)和卡伦·吉尔伯特(Karen Gilbert)夫妇说,他们有这幅画25%的所有权。吉尔伯茨夫妇认为,本周发生的戏剧性变化,这可能会导致他们的主张取得突破。但这是什么主张呢?一张几乎无价的达芬奇画作有可能被突然曝光吗?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救世主》(Salvator Mundi / Saviour of the World) 就是这样被发现的。1958年,它仅以45英镑(55美元)的价格售出。两年前被一位匿名买家以令人难以置信的4.5亿美元(3.57亿英镑)在拍卖会上买下。达芬奇的《救世主》在佳士得拍卖,是世界上最贵的画。当然,区别在于这幅画是由国际专家团队鉴定为真正的达芬奇画作。这幅被基金会称为《早期蒙娜丽莎》的画作走了同样的路吗?
   
   “必属达芬奇作品”——该基金会把伊斯布特斯教授(Prof Jean-Pierre Isbouts)从美国飞到瑞士帮忙坚定这幅画。他说:“我持怀疑态度,但很感兴趣。”“我走进保险库,那里很冷,花了大约两个小时看那幅画。但五分钟后,我意识到那一定是达芬奇的。”他说,不仅是美国加州菲尔丁研究生大学的学者(基金会推荐其工作)相信肖像是真实的,而且还是历史证据。
   
   达芬奇在乔治·瓦萨里(Giorgio Vasari)的作品“最杰出意大利画家生平”中。——“达芬奇(16世纪)的传记作家乔治·瓦萨里(Giorgio Vasari)明确指出,达芬奇画《蒙娜丽莎》画了四年,但未完成。”这与《早期蒙娜丽莎》的外观相匹配,后者的背景不完整,与卢浮宫中悬挂的著名肖像不同。
   
   伊斯布特斯教授还指出,历史记录提到达芬奇为两个不同的客户画《蒙娜丽莎》(Mona Lisa),这增加了他完成两幅独立肖像的可能性,每幅肖像画一次。在瑞士日内瓦的蒙娜丽莎基金会演讲中,直方图显示了两幅画之间的色彩相似性。他补充说,科学测试似乎证明了这幅画是真实的。“对于《早期的蒙娜丽莎》,科学告诉我们:其一,它来自16世纪初期;其二,绝对是达芬奇的作品,因为其构图和组成与卢浮宫的《蒙娜丽莎》相同;其三,直方图(所用颜色的数字图表)根据绘画‘笔迹’显示了他是如何绘画的,(两幅画作)完全一样。”但并非所有人都同意。
   
   “一堆垃圾”——牛津大学艺术史名誉教授马丁·坎普(Martin Kemp)说:“由于一系列原因,这不是真正的文章。”他认为,乔治·瓦萨里(Giorgio Vasari)认为《蒙娜丽莎》不完整的原因是“瓦萨里的信息全是佛罗伦萨”,而这张照片很可能是在达芬奇离开佛罗伦萨市之后完成的。而且他不同意所谓的历史记录称有两幅《蒙娜丽莎》的说法。
   
   作家兼画家乔治·瓦萨里(Giorgio Vasari)讲达芬奇和蒙娜丽莎在16世纪的故事。——相反,肯普教授说,达芬奇可能永远不会将肖像交给他的原始客户,而第二个人“很可能说,如果你画完了,我会拿走”。有科学依据吗?肯普教授说,蒙娜丽莎基金会提供的信息仅是“允许的”信息,尽管没有排除《早期蒙娜丽莎》是达芬奇所画,但并不能证明事实确实如此。但他补充说:“通过红外线和其他技术手段进行的检查表明,就像达芬奇的所有画一样, (卢浮宫的《蒙娜丽莎》)发生了变化。”肯普教授是研究达芬奇的一大世界权威。
   
   “艾尔沃思·麦当娜(也叫《早期蒙娜丽莎》)的红外线检查非常繁琐,很明显是在复制某些东西而不是生成它时绘制的那种图纸。”但是,伊斯布特斯教授对肯普教授的分析持批评态度,部分原因是“马丁从未见过这项工作,那是大卫和乔尔(蒙娜丽莎基金会的费尔德曼)的抱怨,我认为这是合法的抱怨。”作为回应,肯普教授回答说:“即使是一点垃圾,在现代成像技术下,您仍然必须去看,赝品是不可持续的。还有一些高质量的数字图像,即使用放大镜,实际上您在其中看到的内容也比在绘画中看到的更多。”
   
   转移证据——专家们可能不同意证据,但是所有材料都被清楚地陈述了吗?BBC看过一本尚未出版的书的副本部分,这本谈论《早期蒙娜丽莎》的书由几位撰稿人撰写,由伊斯布特斯教授编辑,题为《达芬奇的蒙娜丽莎:新解读》。其中一位撰稿人声称,在该书的最终发行版本中,他的部分内容似乎已被删除。他声称,许多被删除的段落似乎对达芬奇的《早期蒙娜丽莎》理论没有帮助。
   
   伊斯布特斯教授否认了这一点:“我是编辑,我编了一些内容。在某些情况下,有些段落我认为并不具有学术根据。我只是想保持论点的主旨完整,我当然没有消除任何相反的观点。有两章简直太长了。”
   
   《蒙娜丽莎》是世界上最著名的艺术品之一。他联系投稿人以了解他所关注的段落,随后他通过邮件与BBC联系并说:“我们正在精装此书的最终版本,因此我们仍可以在可用字数范围内进行一些更正。”
   
   蒙娜丽莎作品,但没钱——达芬奇《早期蒙娜丽莎》理论的支持者必须解释的一件事是这幅画的来源。1913年,休·布莱克(Hugh Blaker)从萨默塞特郡的一处庄园买到这幅画。阿伯里斯特威斯大学的罗伯特·梅里克教授(Prof Robert Meyrick)对艺术品经销商的生活进行了研究,他说:“布莱克相信自己会有所作为。”尽管成功地找到了鲁本斯、贝拉克斯兹、埃尔·格列柯、马奈特、康斯特布尔和特纳等艺术家的真实画作,但布莱克的生意记录很差,而且他从未想过卖自己的《蒙娜丽莎》。
   
   休·布莱克(Hugh Blaker)是一位艺术品经销商,评论家,收藏家,博物馆策展人和剧作家。梅里克教授说:“尽管他尽了最大的努力,但实际上,这就像是堆失败的目录。”布莱克死后,这幅画最终出现在一个怪异的艺术品经纪人亨利·普利策(Henry Pulitzer)的手中。他相信《早期蒙娜丽莎》实际上比卢浮宫的那幅更令人印象深刻。
   
   亨利·普利策(Henry Pulitzer)手拿有一本他出版的关于这幅画的书:《蒙娜丽莎在哪里?》。——但是普利策需要一些帮助,以使世界相信他们都是达芬奇画的。安德鲁表示:“他想证明那是真正的达芬奇画作,但很快没钱做推广和宣传。”他的家人认识了普利策,从他那里买了照片,也卖给了他一些。他们向BBC展示了一系列文件,他们说这家人在1964年买了这幅画的25%的股份。大约十年后,普利策将画锁在瑞士的一个银行金库中。他去世后,最终在2008年流入国际财团手中。
   
   吉尔伯特夫妇声称他们拥有这幅画的25%的所有权。蒙娜丽莎基金会强烈反对吉尔伯茨的说法,该基金会主席在7月告诉新闻界,他们的案子“毫无根据”。但是这个家庭一直在呼吁艺术界的“福尔摩斯”来帮助。“我想我不介意,”国际艺术复原(Art Recovery International)的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克里斯托弗·马里内洛(Christopher Marinello)谈到自己的昵称时说。“多年来我们已经追回了价值约5.1亿美元(4亿英镑)的艺术品。我们仍然积极参与当今艺术界正在发生的一些最大案件,对此我们感到自豪。”
   
   克里斯托弗·马里内洛(Christopher Marinello)帮助追回价值数亿美元的艺术品。但他如何看待这幅画可能是达芬奇的作品呢?他回答说:“老实说,我什么都不在乎。”“就我而言,这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无论它是什么,只要客户有购买这幅画的购买合同。”多亏了马里内洛,吉尔伯特夫妇(他们自己不确定画像是否是真正的达芬奇作品)在佛罗伦萨展出这幅画时,对意大利的蒙娜丽莎基金会提起了法律诉讼。
   
   来自加勒比的联系——本周开庭前,吉尔伯茨的律师乔瓦尼·普罗蒂(Giovanni Protti)说,这是“我所从事过的最棘手和最有趣的案件”。普罗蒂,“我们不得不向世界许多国家发传票。”这项工作取得了成果。吉尔伯特在周二的法庭听证会上说:“蒙娜丽莎基金会在法官面前宣布安圭拉的蒙娜丽莎公司是这幅画的所有者。”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