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红灯记》改名《红灯区》——中国反对运动活像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谢选骏文集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略
·文化战可以借鉴的战术
·王道与霸道
·王道与霸道的第一层涵义
·求义与求利是不同的轨道
·怎样克服国际无政府状态
·新的政治原则已经出现
·王道的代言人
· 间接统治
·王霸战略的光谱层次
·国家制度与间接统治
·间接统治的全球政府
·全球政府要奉行王道
·王道的保衡者
·王者的要素“德日新”
·人类动物园如何推行“递进民主”?
·中庸之道
·希腊的中庸与中国的中庸
·《金滕》所阐释的中庸之道
·中庸的政治要超越理想层面
·人格化的政治违背中庸之道
·《吕氏春秋》与融合集团
·中庸之道与虎狼精神
·全球政府的临近
·从美国的911到西班牙的311
·民主国家如何胜任反恐战争?
·民主国家互不交战?
·核武恐怖的幽灵意味
·商业主义和政治精神
·整合全球的力量将告别欧洲
·全球中枢
·世界政治的核心问题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中国”的“保民官”
·“中国”的内在意义
·反恐战争的逻辑结论
·世界和平仅需有限战争
·天下与国家
·氏族宗族民族的主权国家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天下意识与帝国主义的区别
·秦汉是天下而不是国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灯记》改名《红灯区》——中国反对运动活像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谢选骏:《红灯记》改名《红灯区》——中国反对运动活像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网文《民运如何学习瓦文萨?驳胡平关于中国反对运动的谬论》(曾节明 2019.10.11 己亥甲戌庚辰秋阳下午发表)报道:
   
   迄今为止,关于中国反对运动,胡平有三大谬论:


   
   一是“见好就收,见坏就上”论,因为胡平所定义的“好”与“坏”的标准模糊,而且“好”与“坏”往往在进行时态下难以判断,更兼现在的街头运动,越来越发展为并无统一指挥的“无大台”运动,因此胡平的“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理论,不具有操作性,徒然成为胡平类人鼓吹运动退场,为中共维稳的理论。
    诸君请平心静气回首看看,从“占中”到“反送中”……胡平是不是在始终以“见好就收”为由,竭力鼓吹运动退场——好不好都要收?
   
   二是主张中国反对派应当学习波兰前反对派领导人瓦文萨的“聪明”。瓦文萨的聪明是什么?胡平说:瓦文萨在每次运动受到挫折之后,总是自问:是不是有些地方我们做得不够聪明?然后下次行动时汲取教训,尽量(不要)激怒专制当局,以免招致镇压。
   
   胡平主张中国反对派学习瓦文萨,是一条根本行不通的死路,因为波共(波兰统一工人党)与中共的专制有很大的区别,在中共的专制下,中国反对派根本没有学习瓦文萨的空间。
   
   波共是前东欧国家共产党中的最开明者,曾旅居波兰六年的中国异议学者亲口告诉我:即便在波共统治最严酷的时期,也比中共的统治开明。波共始终容留天主教会势力的存在,而且容忍波兰天主教会接受教皇的管理,甚至容许教皇进入波兰主持弥撒仪式……作为共产党国家中第一个反对派组织,瓦文萨领导的团结工会能够在波兰长期公开存在,瓦文萨本人大搞罢工和工运示威活动,又成立“团结工会”,挑战波共的执政地位,居然只坐了两年牢——1981年第二次被抓后,坐牢期间还得到波共总理雅鲁泽尔斯基的秘密会见……波共的这些相对开明,在中共统治下是不可想象的。
   
   在中共专制下,绝无宗教自由,毛泽东时代“三教齐灭”,邓小平“改革开放”后恢复的宗教,都是由中共严密控制的“爱国”宗教,宗教的负责人都是共产党的公务员,中共一直镇压基督教家庭教会,更不容许教皇对中国天主教徒的丝毫影响……虽然说八十年代,在领导人胡耀邦、赵紫阳个人开明的影响下,中共的专制一度有所松动,但反对派的活动空间,仍远不比波共统治下的波兰。“六四”屠杀后,中共重新大力强化极权,江泽民强调:把一切不稳定因素扼杀在萌芽状态中,胡锦涛要求:“防微杜渐”、“滴水不漏”,并创立了国保“大维稳”系统,习近平叫嚣“亮剑”、意识形态主动出击……中国反对派不要说空间,连缝隙都越来越没有了!
   
   而瓦文萨的“聪明”,是建立在波共相对开明的基础上,想要以“聪明”的方式,与专制当局周旋,是需要以一定活动空间为条件的;象“六四”后的中共那样,堵死产生“道义领袖”的任何空间,试问你如何“周旋”,你的“聪明”有什么用?瓦文萨大搞工运,成立成员上千万的反对党,只被短暂地监禁,得享充分地自由之身,能够从容查找不足,以便下次做得“更聪明”,中共则直接让中国地瓦文萨们进牢里检讨,而且再无下一次机会!
   
   试看,中国的“和理非”楷模刘晓波,比瓦文萨低调得多,也温和得多,却遭中共判刑11年,“被癌症”死于狱中,刘晓波的结局说明了什么?
   
   始终以“和理非”抗争,而且未免授中共抓人把柄,一直不成立组织的高智晟律师,照样被中共折磨得九死一生,迄今人间蒸发,尚不知在何处……请问胡平先生,高智晟该如何学习瓦文萨?
   2011年秦永敏先生出狱后,非常低调,连“民运”都不提了,创建一个“玫瑰团队”,刊贴的都是些宪政启蒙维权改良的东西,简直“和理非”得不能再和理非,但仍然于2015年,被习近平当局以“接受境外采访过多”、“写文章过多”为由,投入监狱,再次判处十年以上重刑。
   请教胡平先生,秦永敏当如何学习瓦文萨?秦永敏是不是应每天闭门盘腿打坐,才算“聪明”?
   
   胡平鼓吹中国反对派学习瓦文萨的“聪明”,与当年张伯笠鼓吹“八九”学领学习印度甘地,是类似的荒唐,中国“八九民运”之所以万不能学习甘地的绝食运动,因为甘地所面对的英国殖民当局,是有底线的统治者,这与草菅人命的中共邓小平、陈云一伙是完全不同的,邓小平、陈云本来就恨不得杀了你们这些“动乱分子”,还怕你们绝食而死?他们怕的是你们绝食而死,死得太慢了!
   
   学习是要具备条件的,因为中共与波共的重大差别,中国反对派根本就不具备学习瓦文萨的条件,刘晓波的悲剧,也证明了此路不通,胡平却喋喋不休地鼓吹中国反对派学习瓦文萨,这客观上是在忽悠中国反对派走死路。
   
   三是鼓吹反对运动要“守法”,并以国际社会也有禁止蒙面游行地法律为由,在《禁蒙面法》出台之前,就一再指责香港反对派。
   然胡平在一再指责港人蒙面游行示威“不负责任”地同时,却对港警地蒙面包头、甚至遮盖警号的不负责任,选择性的失明。的确,西方国家也有禁止蒙面示威的而法律,但哪个西方民主国家有容许警察执法时蒙面、遮盖警号的法律??
   
   “反送中”游行之初,抗争港民并未蒙面,港人之所以蒙面,完全是林郑月娥政府对和平示威者暴力镇压、狂抓滥捕逼迫的结果,胡平对此却视而不见。胡平单方面鼓吹游行者不要蒙面,要“公开”、“透明”,实际上是鼓吹香港抗争者去自投罗网,以为港警抓人提供方便。胡平一方面拼命鼓吹反对派“守法”,一方面却对中共在公民权利方面遍制恶法视而不见,比如:中共国虽有游行示威法,又有规定游行示威需向警方报批的恶法,而“六四”以来,中共当局对游行示威申请非但不批准,反而普遍抓捕和迫害游行示威的申请者,以至于现今在大陆申请游行示威,等同于申请“不示威游行”,等于自我暴露、自投罗网……请问胡平,遵守这样的法律,游行示威还搞得成么?这不是自首又是什么?
   
   再则,习近平当局现在非但钳制言论变本加厉,还推出了禁止“翻墙”的恶法,反对派若按胡平的主张,去守这样的法,还能做事吗?守这样的法,不是等于自己把自己的眼睛蒙起来,耳朵堵起来吗?而且还省去了中共亲自动手的麻烦。若是这样,还算什么反对派?可见,胡平的“守法论”,就是忽悠反对派无所作为,就是在帮中共维稳。
   
   谢选骏指出:所谓“中国反对运动”为何?见仁见智。难怪七十年来一事无成。何为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在毛泽东的样板戏《红灯记》中,两只共产党员互相检举,其中一个叫做李玉和的,斥责另外一个叫做王连举的,就是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因为后者熬打不过,投靠了日本的蝗军。后来通过毛泽东的狗婆娘江青同志的大力传播,“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特指“叛徒”而言了。例如刘少奇、薄一波等人,都属此类。可叹共军连蝗虫军队都打不过,后来多亏美军的两只原子弹,蝗军才会降伏在地。当然,《红灯记》这种戏剧也能问世,实在出于毛泽东愚蠢的无知,他的狗头里没有自由世界的红灯区,只有共产共妻的红色娘子军,否则打死这个穿着圆口布鞋的湖南老帽,他也不敢如此命名他的革命样板戏红灯记了。不过现在我可以保证,无人问津的《红灯记》如果改名《红灯区》,适当捋顺一下剧情,就会“大大叫座”——不仅可以摘下奥斯卡金像奖,也可以拿下诺贝尔文学奖了。

此文于2019年11月0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