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当俄罗斯人穿上了西方的新衣那就是戈尔巴乔夫的悲剧]
谢选骏文集
·从炮灰到人体地雷探测器
·中国大陆可能党政分离吗
·人才是环境的产物
·经济学人杂志毫无常识
·从希腊人的悲剧到基督徒的天国
·现代的蛮族入侵正在重演
·独立不等于自由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台湾中国是大陆中国的爷爷
·中共准备对美发起太平洋战争吗
·法国为何拥抱共产党中国
·应对卡舒吉案川普要学犹太人吗
·马克思教唆恐怖统治
·王岐山不懂宗教
·这是“第二次九一一恐怖袭击”吗
·回教的阿拉为何不是上帝
·农民如何对付鸡犬
·马克思主义的平等梦呓
·虚晃一枪的增税门变成了真刀真枪的台海门
·美国的政客多属商人
·澳洲能在中美之间保持中立吗
·谢选骏:小人德草
·横扫美国的恐吓主义
·兰德公司的第三只眼睛
·中美谁是牛魔王
·战场经济岂能和平崛起
·中共比美国更爱美国人
·纳粹还有基督的怜悯,苏联只能分崩离析
·穆罕默德仇恨人类
·犹太枪击案到处开花是文化战争的体现
·日本对华援助是战争赔款的九牛一毛
·释学诚才算释迦牟尼的好学生
·两个一百年剪掉了一百年不变吗
·社会主义祸害美国
·恐怖律师魏杰斯
·纪念六四30周年——六四屠杀导致苏联瓦解
·康奈尔大学良心发现了
·贸易战就是政治战、文化战
·金权政治变成金人政治
·中国模式是美国造的吗
·人民战争攻克美国
·神龙教就是共产党,金庸拿不到诺贝尔奖
·《永乐大典》是婊子的牌坊、《四库全书》是狗嘴里的象牙
·德国人为何不能相信警察
·天国的盼望创造了“不自由、毋宁死”
·支持习近平反对邓小平
·美国会发生内战吗
·英国人好谦虚好伪善
·中国和美国谁是夜郎国
·法国的司法不够独立
·民主党代表了人民的意志
·“数码威权主义”能够镇压网络主权吗
·滴血的不是资本而是人性
·俄国东正教的蒙古化野蛮化
·不专政毋宁死
·东南互保是辛亥革命的先声
·封闭社会能够网络领先吗
·看谁宽容变成了看谁狠
·美国选民会制裁川普大帝吗
·小不忍则乱大谋
·政府就是榨油机
·一国两制就是现代南北朝的代表
·他想把美国变成一个难民国
·国家起源于盗匪集团
·洛克比空难是英国制造的吗
·奥姆教就是崇拜原始人麻原彰晃
·没有信仰何来信任和信用。
·极权政府能够控制每个大脑吗
·在野党才可能是“好党”
·在野党才可能是“好党”
·阿拉伯人都是侵略者
·犹太人向德国的复仇
·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傻子
·40万亿还是400万亿
·改变历史的三记耳光
·女权主义是长期和平的产物
·又红又专的赵家人
·黑色伊斯兰凸显美国的无边宽容
·黑色伊斯兰凸显美国的无边宽容
·川普的对手总能帮他成功
·自由选举的胜者不是当选者而是选民自己
·雅典卫城或爱琴海景只要25万欧元
·我父母的生日是历史的浩劫
·邓小平像永乐一样夺了侄子的权
·事实是最好的谎言
·强拆十字架的经济后果
·种族和阶级都是害人的借口
·高级人权与初级人权
·政审就是连坐,整人就有报应
·北京的胡同四合院很臭
·非法移民就是现代逃奴
·饥饿是忧郁症的最佳处方
·羊群效应与欧洲梅毒的起源
·我们都在一个球上
·美国的教育系统为何赤化
·百万分之一的费用都不肯出
·微信就是谣言基地
·川普是纳粹,中共是苏联
·西藏金字塔——俄罗斯是假新闻的发源地
·白宫最为公共的厕所
·南北朝历史哲学开始普及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当俄罗斯人穿上了西方的新衣那就是戈尔巴乔夫的悲剧

   谢选骏:当俄罗斯人穿上了西方的新衣那就是戈尔巴乔夫的悲剧
   
   《戈尔巴乔夫:那位丢失帝国的人》(BBC 2016年12月13日)报道:
   
   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在苏联解体25周年之际接受BBC采访


   前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指责西方"向俄罗斯挑衅",并说苏联在1991年崩溃是因为"背信弃义"。英国广播公司记者史蒂夫·罗森伯格在莫斯科得到了一个难得的机会,在苏联灭亡后25年之际采访戈尔巴乔夫。
   
   85岁高龄的戈尔巴乔夫一直身体不太好,但他的幽默感却丝毫不减,坚不可摧。我们见面的时候,他指着自己的拐杖说:"瞧,现在我要走走就需要三条腿了!"
   
   戈尔巴乔夫同意和我聊聊世界巨变的时刻:超级大国苏联分崩离析的那一天。他告诉我说:"苏联发生的事对我来说如同一场大戏,也是对每个居住在苏联的人的一场大戏。"
   
   "那是一场政变"
   1991年12月21日,俄罗斯电视台在晚间新闻联播里做出了戏剧性的宣告:"晚上好,现在播报新闻。苏联已经不复存在了……。"在之前的几天里,俄罗斯,白俄罗斯和乌克兰的一些领导人们会晤,准备将苏联解体,成立一个独立国家的邦联。之后,另有8个苏联加盟共和国也决定加入他们的行列。他们结成一团,联合起来违抗戈尔巴乔夫:后者作为苏联领袖一直在努力把各个加盟共和国维系在一个国家之中。
   
   戈尔巴乔夫告诉我说:"我们的身后还有背信弃义。我个人的身后也一样。他们说要点根香烟,但却在把整个大厦点着。目的就是为了争夺权力。他们无法通过民主的方式达到这个目的,于是他们就犯下大罪。那是一场政变。"
   
   1991年12月25日,戈尔巴乔夫宣布辞去苏联总统职务。在克里姆林宫,苏联国旗最后一次降旗。戈尔巴乔夫回忆说:"我们当时完全在走向一场内战,我辞职是为了避免那种结局。""在我们这样一个国家里发生一场社会分裂和一场斗争难以想象,我们各地都有各种武器,包括核武器,一旦开战会导致众多人们死亡和巨大的破坏。我不能就为了保住自己的权力就让那种情况发生。选择下台我就成功达到了(和平的)目标。"
   
   普京怎么样?
   戈尔巴乔夫当时在辞职讲话中宣称,作为他的改革重建(perestroika,又译新思维)计划,社会"已经获得了自由。" 25年后,我问他,他是否认为那种自由是否在当今的俄罗斯受到了威胁。他回答说:"这个过程尚未结束。我们需要坦率地讨论这个议题。对有些人来说,自由是一种烦恼,他们感受不到它的好处。"
   
   我问:"你的意思是指普京吗?"
   
   他回答道:"你得猜猜我在说谁。这个问题我要你来回答。"
   
   在我们的谈话中,戈尔巴乔夫避免直接批评普京。但他做出了点滴暗示说明,他和普京总统有分歧。
   
   我问他:"普京是否向你征求过建议?"
   
   戈尔巴乔夫回答说:"他已经是无所不知。每个人都喜欢以自己的方式做事。就像法国人说的那样:生活就是这个样子。"
   
   西方的"挑衅"
   这位前苏联总统痛斥现代俄罗斯的问题。他告诉我:"官僚,偷窃这个国家的财富,并开始创建各种公司。"
   
   他批评普京总统的亲信之一、石油巨头俄罗斯石油公司的负责人谢钦,指责他试图干预国政。
   
   他也攻击了西方,指责西方"向俄罗斯挑衅"。
   
   "我敢肯定,西方媒体,包括你本人,得到了特别的指示要诋毁普京,要把他干掉。当然不是从肉体上消灭他,只是要确保把他赶到一边去。但是,正因为如此,他的民意支持率达到了86%。不久,这就会达到120%!"
   
   正是戈尔巴乔夫与美国已故总统里根的良好关系为冷战结束铺平了道路。那么,戈尔巴乔夫怎么看待白宫即将迎来的新主人呢?他见过特朗普吗?
   
   戈尔巴乔夫告诉我:"我见过特朗普的高楼大厦,但我过去并没有见过他本人,所以我无法判断他的观点和政策。但这是个有趣的情形。在俄罗斯,大家都认为民主党会赢(得美国大选),包括我本人原来也这么想,只是我没有说出来。"
   
   在西方,很多人把戈尔巴乔夫看作英雄:因为这个人给了东欧自由,允许德国统一。但在他的家乡,很多人把戈尔巴乔夫视为丧失他们的帝国的领导人。
   
   唱起苏维埃的歌曲
   我问他:"对苏联垮台,你是否要承担什么责任吗?"
   
   他说:"让我心烦的是,在俄罗斯,人们没有充分理解我的初衷和我实际上做了什么。"
   
   "对这个国家,对这个世界来说,改革重建(perestroika,又译新思维)开启了合作和和平之门。我的唯一遗憾只是我无法将之进行到底。"
   
   在结束这次采访之际,戈尔巴乔夫和我来到了他的钢琴前面。我开始弹琴伴奏,戈尔巴乔夫唱起一些他最喜欢的苏联流行歌曲。
   
   在结束一场对戈尔巴乔夫的采访之际的这些即兴哼唱已经成了一种令人好奇但感觉很可爱的传统。这个用改革重建改变了世界的人喜欢哼唱小曲。
   
   他唱道:"往昔未来,弹指一挥间;那一瞬刻,就是我们常说的生活。"
   
   苏联就是在弹指一挥间灰飞烟灭了。70年太久,但和罗马帝国与奥斯曼帝国相比呢?
   
   但我认为,将摧毁苏联帝国归咎于戈尔巴乔夫是不公平的,或者归咎于那些分离的加盟共和国也一样也是不公的。
   
   苏联可能天生就有各种缺陷:经济方面的、政治方面的和意识形态方面的。也许,它作为超级大国的短命在冥冥之中早已注定。
   
   谢选骏指出:BBC不懂,戈尔巴乔夫丢失帝国的原因,并非“超级大国的短命在冥冥之中早已注定”,而是“当俄罗斯人穿上了西方的新衣那就是戈尔巴乔夫的悲剧”。俄罗斯人穿上了西方的新衣,那可有两次——一次是列宁搞的民族自治,一次是戈尔巴乔夫搞的新思维——都是“俄罗斯人穿上了西方的新衣”。毕竟,俄罗斯是无法西化的,因为那是一个蒙古人混血的国家!也许只是在这个意义上才可以说,这个“超级大国的短命在冥冥之中早已注定”。
(2019/11/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