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汽车把贱人变成了贵人]
谢选骏文集
·俄克拉荷马州的报应来得真快
·许多人的今生是动物
·你可以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特朗普承认中国对于朝鲜的统治权
·学霸、学阀与恶霸、军阀
·合法的行贿受贿
·资产者也会盗窃国库
·美容、整容、变容
·中国老百姓的咒语为什么不灵
·阿拉伯航空公司
·“君临世界”的意义
·“君临世界”的意义
·延安人民比亲弟弟和亲儿子还让毛泽东纠结?
·美国授权中国干预人民币汇率
·西伯利亚是中华文明的故乡
·川普不是恶魔、教皇不是天使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一
·意识形态是权力的奴仆
·美国为何迎合习近平的“世纪工程”?       &nbs
·西西里的海水具有不同的颜色
·有钱能使美国之音推磨
·亡灵的归来郭文贵
·文明的冲突还是文明的挣扎
·欧洲人如此推崇毛匪
·英国脱欧是个假命题
·驻日美军这样替慰安妇们报仇
·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四
·美国进入恐怖竞赛
·雕像和文字留得最久
·新疆西藏内蒙的基督教化
·“狼图腾”的先驱人物
·李白不懂活水的奥秘
·谢选骏:美国黑人多由白人混血
·官僚主义的危机
·“伦敦客”眛于大势的自相矛盾
·过度的真理就是错误
·答“伦敦客”组织
·“坐怀不乱”旨在批判蒙古人的淫乱
·从川普推特到最高指示
·逊尼派vs.什叶派是民族主义的体现
·君士坦丁大帝如何战胜尼禄暴君
·主权和猪权
·“物自体”的说法是一种语义矛盾
·中国和美国的差距在于缺乏信息自由
·共产党与狗粮党、美分党
·革命与妓女
·罚款和赃款都去哪里了
·独狼行动的实际原因
·犹太人与摩洛哥人的相似
·谢选骏:法庭之前人人决不平等
·我是跨时代的人类
·米开朗基罗和达芬奇都是美第奇的家奴
· 每个人在“活着”的意义上平等
·蒙娜丽莎是同性恋者达芬奇的自画像
·阿拉伯国家互咬需要勇气吗
·美国退化为“食草动物的费拉社会”
·魔鬼的游戏即将结束
·文明的末日——无神论者变成上帝
·台湾输血大陆、自身贫血——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十八
·“我很忙”为何是个肮脏的词汇
·中国为何没有希波克拉底誓言
·庄严的姓名学
·日本有可能穆斯林化吗
·白人至上论者退出美洲澳洲西伯利亚
·中国还比美国落差100年
·诺贝尔奖就像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美国费城的中文独立宫图书馆
·哺乳动物与世态炎凉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地方政权与中央政权
·再说登山与朝圣
·科研发明与技术运用
·在中国从政、治学、明星……每个人都是狗
·拉铁摩尔是苏联间谍以及中国的二元性
·欣赏自己与欣赏他人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王国维死于“国民党的文革”
·缺乏知识的哈佛主任
·欧洲最穷的地方特兰西瓦尼亚
·两个中国钱多人傻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王岐山与孙中山都是美国公民
·真正的穷是越变越穷
·自由是通向奴役的道路
·24史都应该禁止出版
·中美关系是38年还是50年
·多数国家都参与了六四屠杀作恶——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十
·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
·中国特有的创新并非中国特有的创新
·台湾逃犯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普京牧师的忏悔
·把美国大学生改造成为共青团员
·共青团员进入美国会不会遭到审查
·中华复兴——在英国建立租界
·王岐山算是相对的清官
·美国逐渐变成两百年前的满清
·以夷制夷结果让中国变成了夷
·论苦行的医治作用
·上海不惜工本修补半殖民地垃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汽车把贱人变成了贵人

   谢选骏:汽车把贱人变成了贵人
   
   《无车之城:到底有什么好处,又有哪些争议》(BBC 2019年11月3日)报道:
   
   挪威首都奥斯陆正尝试在中心街道禁止汽车。


   孩子们在主干道上踢足球;游客们若无其事地站在街道中间拍照;从餐馆到小广场人满为患,但看不到一辆汽车、摩托车或公共汽车。这就是我记忆中的威尼斯,是我去过的唯一没有汽车的城市。学生时代,我和一个朋友在暑假搭顺风车去了那里。那座意大利城市当然独一无二,因为是建在一系列小岛上的,但耳目一新的体验,就是可以在不躲避车流的情况下漫步。
   
   过去100年里,汽车已经逐渐主宰了城市景观。许多城市拓宽了街道以容纳汽车,并留出大量空间供汽车停放。私家车彻底改变了人们的出行方式,但也带来了从空气污染到交通事故等诸多问题。如今,越来越多的小城市正在尝试规划没有汽车的城区。
   
   近年来,挪威奥斯陆和西班牙马德里都因禁止汽车进入市中心的计划而登上新闻头条,尽管这还没被完全执行。然而,这一举措代表了更广泛的趋势,那就是在城市里驾车的门槛越来越高。伦敦征收“交通拥堵费”,墨西哥城限号 (车牌尾数决定某天能否驾车),西班牙的蓬特维德拉(Pontevedra)等几个更小的城镇完全禁止开车。“我们的主要目标是把街道还给人们,”奥斯陆负责城市发展的副市长马库森(Hanna Marcussen)说,“这事关我们如何使用我们的街道,以及街道应该是怎样的。对我们来说,街道应该是你和他人聚会的地方,在户外餐馆吃饭的地方,孩子们玩耍的地方,艺术展览的地方。”为了做到这一点,奥斯陆已经完全禁止汽车进入市中心的某些街道。他们还拆除了几乎所有的停车位,代之以自行车道、长椅和小型公园。
   
   还有环境方面的问题。奥斯陆建在一个盆地里,尤其是到了冬天,城市有严重的空气污染问题。当地政府的数据显示,因为禁车举措,在过去十年里,空气污染明显下降。驾车出行的比例也有所下降,从2009年的35%降至2018年的27%,而步行、骑自行车或乘坐公共交通工具的人数相应增加。克劳福德(JH Crawford)或许是世界上倡导无车城市的领军人物,他还著有两本相关书籍。他说:“除了众所周知的空气污染问题和导致每年数百万人死亡的交通事故之外,汽车对社会造成的最大影响是它们对社会空间造成巨大破坏。”克劳福德的观点是,汽车极大地减少了社会交往。“城市里最受欢迎的地方总是那些没有汽车的地方,”他说。这可能是公园、广场或步行区。在美国的休斯顿和达拉斯等城市,多达70%的城市土地被用于停车。“今天的住房危机源于土地缺乏。把汽车处理掉,问题马上就解决了。”
   
   无车的争议
   
   一个没有汽车的城市听起来是个不错的主意,但这可能吗?急救服务呢?那些行动不便的人怎么办?无车的概念是否只是那些生活在紧凑的城市中心的年轻专业人士才拥护?英国司机协会的布雷登(Hugh Bladen)说:“要想让市中心衰亡,最快的方法就是阻止人们进入市中心。”他认为,英国日渐衰落的商业街不会因为限制驾车而有所改善,“否则城镇中心就会充斥着毒品瘾君子和酒鬼。一些城镇经常交通堵塞,但那只是因为规划不当。他们应该有更好的方法解决停车问题。”
   
   如果你阻止人们进入市中心,城市就会衰亡,但如果有合适的替代交通方式,汽车禁令可以让这些地区繁荣起来。曼彻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Manchester)城市规划研究员阿切彭(Ransford Acheampong)表示,减少驾车将有助于减少污染,并可能改善公众健康。“但如果你不让人们驾驶汽车,你需要提供另一种选择”。即使在公共交通相对发达的欧洲,很多人的通勤和生活方式也离不开私家车。
   
   这就是“最后一英里”(the last mile)的概念。“最后一英里”指的是公共交通网络和旅程终点之间的距离。除非公共交通可以尽可能覆盖这一段路,否则人们还是会想开车。虽然奥斯陆的马库森赞同这样一种观点,即不许驾车是对干涉他人自由,但她认为,“在许多方面,不禁止汽车就等于限制了另外一部分人的自由。”有汽车,孩子们在马路上玩耍或老人过马路都变得困难。奥斯陆也存在空气污染问题。你还可以说,汽车侵犯了哮喘病人的自由,当环境变得糟糕时,他们不得不呆在室内。
   
   怎样才能使一个城市没有汽车呢?在成都的大都市规划(Great City Chengdu Master Plan)中,所有区域都是可以步行的。这里没有死胡同,有很多十字路口,步行或骑自行车都很方便。还有垂直连接,在高楼之间架起桥梁。这个都市郊区计划,设计容纳10万人,只有1平方公里,从一个地方步行到另一个地方不会超过10分钟。美国建筑公司史密斯吉尔(SmithGill)的特鲁(Chris Drew)在2012年承接了成都市郊的这项规划设计。虽然这项设计最终没有实施,但该蓝图展示了一个没有汽车的城市区域是怎样的。特鲁说:“我们希望它成为一个适宜生活、工作和娱乐的环境,孩子们不用搭车就能上学,人们不必长途跋涉去上班。”由于有两条铁路通往城市的其它部分,居民去任何地方都无需开车。
   
   还有一些新城市的例子,它们或多或少都有减车的方案设计。之前特鲁曾在阿联酋的马斯达尔城(Masdar City)工作过。马斯达尔城最初的设计是完全无车的,尽管现在可以在街道上看到汽车。史密斯吉尔公司还参与了迪拜2020年世界博览会的总体规划。该地区计划建成后完全可以步行,基本上没有汽车。 克劳福德描述了由相互连接的节点组成的城市,每一个节点都有一个中央电车站或轻轨,周围是密集的住宅、商店和办公室楼。居民区离公共交通站不会超过5分钟的步行路程。在他的概念设计中,横穿城市最多只要半个多小时。
   
   但是,如何改造现有的城市呢?马库森解释了奥斯陆的做法:“我们划定试验区,让人们看到它是什么样子,然后我们开始一点一点做出改变。例如,奥斯陆最好的广场之一就在市政厅外,但这里以前挤满了汽车。当我们在一年前禁止车行的时候,人们认为这很奇怪;但是现在他们转变了观点,认为我们竟然允许汽车从这里开过去,这很奇怪。”
   
   一个无车的未来?“如果你持乐观态度,那么这种趋势很可能会持续下去,”阿切彭说,“如果你看一下统计数据,就会发现我们的汽车保有量似乎已经走过了峰值,现在开车的人似乎在减少。千禧一代和婴儿潮一代之间也存在着巨大的代际差异。”他表示,年轻人正在放弃对私有制的执着。所有这些都表明,汽车目前的统治地位可能会自动逐渐消失。
   
   并非所有城市都能像威尼斯一样无车,但城市的规划者可以制订偏向步行和骑自行车的政策。尽管如此,阿切彭也指出,人们对新的便捷出行方式的需求正在增长,如优步(Uber)和来福车(Lyft)等网约车的服务,以及自动驾驶的汽车,正在吸引人们远离公共交通。“终归它们还是汽车,”他补充道,在许多发展中国家,汽车保有量正在上升,政府主要还是要发展私家车,将此置于其它交通工具之上。
   
   许多旅程都要去离市区很远的地方,虽然伦敦有M25,北京有7条环线,还是没有办法满足所有需要。对于那些几个世纪都没有汽车的欧洲老城市来说,清除汽车相对容易,但在其它地方就不那么容易了。无车城市的趋势会走多远,还有待观察。当我在学生时代搭便车旅行,离开无车的威尼斯群岛后,继续旅行的唯一方法就是站在高速公路旁,等一辆车来。
   谢选骏指出:在我看来,这些争议都有一个共同的盲点——看不到汽车发挥了“人人平等的作用”,使得现代的大众民主成为可能。所以,可以说“汽车把贱人变成了贵人”。其实,说“汽车把贱人变成了贵人”,还是小看了汽车,因为“汽车还帮助实现了‘从猿到人的转变’”——汽车极度发挥了“沐猴而冠”的作用,把猿猴变成了类人或现代人。因此深入一层可能发现,无车城市的趋势会削弱大众民主,把民众重新还原为排队游行欢呼万岁的猴子。从这种意义说,在民主制度下,无车之城很难实现,因为放出来的权力是很难收回的。所以,只有那些欧洲的社会主义小国,可以返璞归真。

此文于2019年11月0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