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有选票的人和没有选票的人]
谢选骏文集
·中国式的囤积居奇流行美国
·社会主义就是垄断的资本主义
·白痴的支持率创新高
·误判的大纪元
·第四权也要依靠其他权力的支撑
·一种变相的治外法权
·学习共产党过滤低端人口
·澳洲是中国的殖民地
·斗而不破是共产党的软肋
·暴力对抗是中共唯一擅长的事情
·离岸信托能够抵御严刑拷打逼供财产吗
·炼狱是天国的前站
·共和党开始分裂了
·共和党开始分裂了
·共产党化不是民族同化
·川普发作干部下放运动
·张扣扣永垂不朽
·一个人干掉一个党组织
·月亮崇拜是人类最原始的信仰
·大麻合法化与新时代英雄主义
·历史学家会用假名写作吗
·黑猩猩为何不能享有人权
·有仇报仇有冤伸冤
·衰落就是休眠
·一万年只是瞬间
·模仿屈原投江应该完全彻底
·法国“天降神兵”征服英国
·真的和假的作为现象都是真的
·政府就是流氓
·政府就是黑社会
·美国国务卿成了邪教分子
·小骗子骗倒了大骗子
·时间怎么可能是客观存在呢
·美国也是一个无产阶级国家
·是谁在猎杀美洲妇女
·共产党变成了国民党
·祸福相依这一说法的浅薄和谬误
·只有专制暴政和连环欺诈才能使得废垃中国崛起老二
·李鹏狗死人民节日
·邓小平南窜讲话写在大便纸上
·林彪作恶多端、死有余辜
·金庸非我族类,连汉奸都不如
·共产党消灭一点舒服一点
·小国瑞典世界第一
·审判李鹏就是审判共产党
·爱国就是热爱废垃殖民
·亚洲民主国家全是美国卵翼的雏鸡
·林和立他真的坐过共产党的监狱吗——解放军磨刀霍霍又要屠杀人民了
·不搞台独也是死路一条
·中国领尸馆的催命电话太多了
·死亡是文明的基础
·美国汉学家饱汉不知饿汉饥
·天安门亿万亡灵降临香港
·死刑就是消除犯罪基因
·共产党凶残本性源于俄罗斯女人的杀子疯狂
·香港街道狭窄不利于坦克屠杀
·“见好就收”是奴婢的哀鸣、“叛徒、内奸、工贼的理论”
·共产党在台湾海峡当了七十年旱龟真憋屈
·中亚细亚依然是一个黑暗的世界
·“精日分子”就在中共党内
·唯物主义的人体盛筵
·心脏病让人类成为万物之灵
·警探喜欢包庇异性凶犯
·白种人的负担到沦为负担的白种人
·独立先于自由
·最高检察院就是黑帮窝点
·专政终于撕下了法律的面具
·香港的赎罪
·穆斯林头巾为了便于偷袭吗
·基督教中国正在严刑拷打中降临世界
·世界大战就是人类的自杀
·日本终于沦为牲口国家
·台湾升级为中国民主革命的圣地
·中美两国只能一个黑暗一个光明
·欧美人不懂中国人喜欢迟到
·阶级斗争瓦解中国科学界
·战狼其实狗腿
·在香港演习天安门大屠杀
·白种人不怕孤独
·波兰人出售自己的耻辱
·肯尼迪小兵崇拜希特勒元首
·李鸿章不懂中国历史
·中国是一座难民营
·香港警民不打不相识
·美国大学的中国化进程
·白人民粹主义者的革命宣言
·上访有罪颠覆政府
·上访有罪颠覆政府
·香港青年武装海葬国旗
·人民币为何毛了
·活捉了一个五毛
·贸易战中的宗教因素
·香港公民意识能否继承辛亥革命
·越大就越是容不下大
·叫的狗不咬人
·川普浪费了两年半可能恶补吗
·改革开放是共产党中国的死猫跳
·社会主义的草又来吃掉资本主义的苗
·没有内债外债的日子一去不复了
·美感来自于战争的胜利
·奴才不能比主子更有学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选票的人和没有选票的人

   谢选骏:有选票的人和没有选票的人
   
   《感恩节有感》(康正果 1994年感恩节于康州纽黑文)报道:
   
   今年十一月最后的一个星期四,我们全家度过了在美国的第一个感恩节(Thanksgiving Day)。这是北美特有的一个节日,它的起源大概可追溯到三百七十多年以前。据说那时候新英格兰的移民初获农业的丰收,他们便在秋天的田野上大举盛宴,邀来友好的印第安人共餐,在庆典中感谢天地养育之恩。从此以后,感恩的主题不断变得丰富,除了在这个日子同亲友聚餐,吃诸如火鸡和南瓜甜饼之类的传统食品,人们还去教堂举行谢恩的仪式,为人间的和平与幸福祈祷。他们不只真诚地“谢”(thanks),同时还乐于尽量地“给”(giving),特别是给不幸的人送去关怀和帮助。


   那天我们全家都去了教堂。教堂的大厅内没有任何显得俗艳的装饰和布置,只有在中央的一张桌子上堆满了硕大的南瓜、包菜和大葱等象征丰收的蔬菜,一切都让人感到简朴而肃穆。没有人说话,大家都同牧师围坐在四周,静静地等待仪式的开始。后来,我就跟他们一同起立,唱起了赞美歌。我本不会唱这类歌,但一开口就觉得很好唱,觉得有什么力量在召唤我唱。唱完了歌,在座的人便轮流发言,为各自得到的幸运而向上帝表示感谢。上帝到底在哪里,我并不清楚,眼前也没有他的偶像和香火。不管怎么说,他的存在绝没有被理解为一个必须献祭和谄媚的对象。在人们的心目中,他只是一个超越尘世的存在,正是面对这样一个远在任何个人或群体之外之上的力量,所有的人才感到他们在这个世界上的存在完全平等。因此,感恩的行动就是肯定我们每个人具有享受人间福祉的权利,它断然排除任何个人或群体以恩赐者自居的僭越。在美国还从没有听说哪个执政党及其政府要求人民对其感恩戴德,总统换来换去,不过是白宫的匆匆过客,他听到的也许多是批评的言辞,他同全民共同面对着一个上帝。可惜中国人心中向来缺少那样一个超越的存在,因此民众惯于颂扬皇恩浩荡,乃至全民高唱“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之类肉麻的颂歌,让那些以恩赐者自居的个人或群体得以肆意地要求民众的感激,并利用他们的感激,寄生在那感激上,享用僭越上帝的特权。
   
   最后,我们举行了群体的祈祷。我特别喜欢那些祷辞,现在就把它录在下面:
   
   为被囚禁和被折磨的人,为各处的受压迫者,为那些改过自新的压迫者,为通过非暴力革命取得的人类和解,为争取和平、正义和自由的全球运动,为那些最需要的和为上帝嘉许的改革者、先知、布道者和诗人,为一切我们的智慧尚难以解答的事物,我们一起祈祷。
   
   祈祷完毕,我们去教堂地下室的大餐厅共进感恩节的午餐。餐厅里特别热闹,每张餐桌上都摆满了节日的饮食,丰盛而朴素,分享的精神召来了各种不同背景的人。很多义工端着大托盘在餐桌间走来走去,忙着为大家服务,把招待好每一个进餐者视为自己的职责和快乐。有个专送南瓜甜饼的老太婆尤其热心,听说我们来自中国的西安,她特别高兴,因为她去过那里,还在那里和很多当地的人拥抱过。于是我们一家人也和她拥抱,她快活得双颊泛红,两眼发光。
   最让我感到惊讶的是,餐厅里还来了很多穷人和乞丐,他们和教授、律师坐在一起,受到同样的招待。没有人特别注意或避开他们,他们自己也没有表现出什么不同于其他人的样子,只是衣服显得陈旧或过时一些,但一点也不肮脏破烂。在中国也有人给乞丐施舍,但很少看到谁会对乞丐有哪怕是些微的尊重,人们大都习惯以轻蔑的或不耐烦的态度扔给求乞者几分硬币或一点食物,而求乞者也惯于用乞怜的声调和姿态乞求恩赐。蓬头垢面和衣衫褴褛仿佛成了他们的职业化装,一个人一旦步入了行乞的行列,就必须通过外表上的自秽改变自己的形象。因为你只有以一个完全被排斥于社会之外的可怜虫面貌出现在众人面前,才有可能引起他们的怜悯,得到一点施舍。自秽也是遮羞的面具,当一个人放弃了修饰,进而有意败坏自己的仪表时,他/她就从中获得了无耻的胆量。把自己弄得越肮脏越破烂,行起乞来就越能理直气壮。布施者也似乎喜欢看到受施者一副低他一等的样子,这样他才能够半带着怜悯,半带着轻视,把小小的恩惠扔到那伸向他的手中。
   吃完午餐,我们混杂在有家可归的和无家可归的人群中离开了教堂。我缓缓地走在寒冷的大街上,心里就产生了这些感想。因此,一回到家中便抓起笔,把看到的和想到的及时地记下来。
   
   谢选骏指出:美国乞丐和中国乞丐的不同处境,以及人们对待他们的不同态度,是“有选票的人”和“没选票的人”的不同地位造成的。更深一层,“有选票的人”和“没选票的人”的不同地位,是由他们的不同宗教造成的。——选民的国籍,是由教会的教籍演化而来的,受到了普世上帝一视同仁的保护;这与中国式的等差的、歧视性的宗教,显然不可同日而语。
(2019/11/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