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谢选骏文集
·五色海结语
·五色海总目录
·《全球政府论》[目录]
·《全球政府论》第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二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题记
·〖“天子”简说〗(天子第一版)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第三十九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一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二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谢选骏: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
   
   《焦国标:真正的右派渐成显学》(博讯 2019年11月21日)报道:
   
   微友:在中国,右派就是白左派,左派是毛派极左。当年批评五四的算是真正的右派,代表人物就是王国维。王国维投湖自尽,象征整个20世纪中国真正的右派走向灭亡。与此同时,左派狂飙突进,直到江青张春桥式的极左垮台。21世纪,真正的右派才重新发芽,现在开始生长,这几年速度在加快,焦国标老师是代表。


   
   焦国标:谢谢!四年前我发《挺习总,答客难》,举世都骂我跪舔,是人格问题,是郭沫若似的人物。今天你把我归为真正的右派,而且还是代表,我感到很得意外。我终于可以不是小人,不是奸佞,而是思想之一脉一派了,真的感谢你的理解。
   
   微友:这可能和你的刻版形象跨度太大有关,从带路党鼻祖,从中宣部讨伐者,到保皇派,许多人不明白,不适应,跟不上你的逻辑。
   
   焦国标:四年过去了,我感到跟上的越来越多了。其实我很少思考思想谱系问题,你认为现在重新发芽的真正右派是谁,代表性人物还有谁?
   
   微友:所有的自干五、文明学派,包括我,都属于真正的右派,广场四君子之一的周舵是另一个代表性人物。
   
   焦国标:在你看来真正的右派其思想特征是什么样的?
   
   微友:强调保守现状,传统,秩序,若无把握,绝不急进。
   
   焦国标:我的感觉是愿意在接受和理解现实政治的基础上直面现实问题,寻求一个一个具体的解决,而不是一味抱怨,一脚踢开。
   
   微友:保守不是反对所有变革,而是反对那种纯粹由宏观设计而来的整体性变革或者说革命。这是保守主义的真正含义。一个族群越强大,其持久发展的保证就来源于保守主义。
   
   焦国标:中国四十年高速发展,才略有一些保守主义的资格和家底,来之不易,应该珍惜,我不愿看到中国一不慎再折腾个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大折腾,翻烧饼,等于财富归零,资产清零。
   
   微友:所以他们才是心理问题和人格问题,焦老师人格健全身心健康。
   
   焦国标:我认为他们核心问题是权欲没有得到满足,总觉得自己是哈维尔,曼德拉。
   
   微友:民主控本质是权力控。民主控的心理问题是焦虑,人格问题是自恋。民主控的成功焦虑导致抑郁躁狂的不在少数,躁狂状态下自信满满向政府叫板,坐牢也不怕。
   
   焦国标:追求更合理的体制,和追求美好合理的生活一样,也是人之常情,人类也是一直在博弈中进步和完善。超然一点说,这种体制性追求与保守主义是等值的,是对称的两翼,只看具体的当下更需要哪一翼更强一些。世事显明,真正的右派渐成显学,保守主义渐成社会主流意识形态。
   
   谢选骏指出:焦国标以为真正的右派就是跪舔派,就是给掌权者看家护院的帮闲派。2004年的时候,他想拿民主基金了,所以就“讨伐中宣部”了;十年以后,他觉得民主基金不够花了,所以就痛改前非了。但实际上,作为跪舔派他是一贯的,所以他的内在逻辑确实也算没有改变,那就是跪舔拿钱——因此他还出卖自己那些不成体统的“字画”。他的逻辑不是他嘴上说的理论,而是他肚里打的算盘。
(2019/11/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