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臭伊丽莎白]
谢选骏文集
·1058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9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4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5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6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1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1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臭伊丽莎白

谢选骏:臭伊丽莎白
   
   《从戴安娜之死到安德鲁丑闻…王室最后的遮羞布掉了》(纽约时报 2019-11-22)报道:
   
   伦敦——英国君主政体曾经挺过一次次公共危机——宗教分裂、革命、谋杀国王——但本周皇室家族仓促面对一个相对较新的对手:尴尬的电视采访。

   
   约克公爵(The Duke of York)是伊丽莎白女王二世的次子,他更广为人知的名字是安德鲁王子(Prince Andrew),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50分钟的采访时,他竭力为自己辩护,讲述他与声名扫地、被控性交易的金融家杰弗里·爱泼斯坦(Jeffrey Epstein)之间的友谊。
   
   采访上周末播出后,受到英国媒体的广泛批评,称其为灾难。这次采访将一场酝酿已久的争议迅速变成了英国王室的全面丑闻,这是王室在现代历史上最糟糕的丑闻之一。面对强烈的公众反应,安德鲁王子周三宣布,在女王的允许下,他将无限期地远离公众生活。但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已有一系列丑闻让英国王室窘迫不安。在接受BBC采访时,安德鲁王子谈到了他与杰弗里·爱泼斯坦的友谊,并极力为自己辩护。
   
   安德鲁王子与杰弗里·爱泼斯坦的友谊——王子与爱泼斯坦在1999年相识,两人的关系多年来一直受到密切关注。在BBC的采访中,王子说他曾参加爱泼斯坦用来招待政界、学术界和商界的“世界主义者”的晚宴,两人还数次互访。但安德鲁王子表示,他当时“没看到什么迹象”,表明爱普斯坦有不当行为。
   
   2008年,爱泼斯坦对教唆卖淫的指控供认不讳,并根据一项广受批评的认罪协议,在佛罗里达县监狱服刑13个月。2010年获释后,安德鲁王子曾出入爱泼斯坦位于曼哈顿的豪宅,外界普遍批评他继续与爱泼斯坦交往。
   
   今年夏天,在这位金融家因联邦指控被捕、针对他的指控细节开始浮出水面之后,人们的注意力再次转向了安德鲁王子与他的友谊。今年8月,爱泼斯坦在纽约一所监狱自杀。指控他的人之一,弗吉尼亚·罗伯茨·朱弗雷(Virginia Roberts Giuffre)说,爱泼斯坦把她卖给了安德鲁王子,后者与她发生了三次性关系,但他否认了这一指控。随着压力的增加,王子同意接受BBC的采访。但公众对这段视频立即做出了激烈的反应,尤其是王子显得对爱泼斯坦的受害者缺乏同情。与王子有关的企业和组织迅速撇清关系。
   
   查尔斯王子和戴安娜王妃在分居多年后于1996年离婚。查尔斯和戴安娜的婚姻失败——安德鲁王子并非他这一代皇室成员在接受电视采访后受到攻击的第一人。他的哥哥查尔斯王子(Prince Charles)与第一任妻子戴安娜离婚后,为了挽回声誉,同意在1994年的一部纪录片中露面。但当王子承认通奸时,他立即失去了他一直拼命想要重新赢得的善意。他们的父亲菲利普亲王(Prince Philip)当时表示,他不明白儿子为什么要公开表达自己的烦恼,但采访得到了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事先批准。
   
   一年后,戴安娜王妃在接受采访时说,“我们的婚姻中有三个人”,指的是查尔斯王子和卡米拉·帕克-鲍尔斯(Camilla Parker-Bowles),后者后来成了查尔斯王子的的第二任妻子。查尔斯和戴安娜在分居多年后于1996年离婚。第二年,戴安娜在巴黎被狗仔队跟踪时死于车祸,皇室家族因为看起来“对举国的悲痛漠不关心”而受到抨击。
   
   1960年,玛格丽特公主与安东尼·阿姆斯特朗-琼斯宣布订婚。玛格丽特公主的爱情生活——在查尔斯王子离婚20年前,他的姨妈玛格丽特公主(Princess Margaret)与斯诺登伯爵(Earl of Snowdon)离婚的消息震惊了王室。
   
   几十年来,玛格丽特发现自己一直是来自王室内部和公众关注的焦点,这种关注主要集中在她的爱情生活上,有时得到同情,有时则受到告诫。她喜欢玩乐的天性和迷人的生活方式——派对、奢华的服装和名人朋友——成为英国媒体的一项主要内容。但上世纪50年代,她与离过婚的王室侍从彼得·汤森上尉(Group Capt. Peter Townsend)的恋情是个临界点。她的姐姐伊丽莎白女王是禁止离婚的英国国教的领袖。人们当时对于爱德华八世(King Edward VIII)为与一位离过两次婚的美国人结婚而放弃王位引发的喧嚣还记忆犹新,玛格丽特公主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必须结束这段恋情。公主没有选择离开王室生活嫁给他。
   
   近十年后,她爱上了摄影师安东尼·阿姆斯特朗-琼斯(Antony Armstrong-Jones),两人结婚后,他成了斯诺登伯爵。但他们动荡的关系在1976年以离婚告终。玛格丽特公主的爱情生活成为Netflix历史剧《王冠》(the Crown)的主要情节。这是一部探究王室内部世界的剧集。
   
   菲利普亲王以对媒体发表冒失的言论而闻名。经常失言的菲利普亲王——女王伊丽莎白二世98岁的丈夫、爱丁堡公爵菲利普亲王也曾因接受媒体采访时口不择言而发现自己陷入麻烦。不像他公众形象保持慎重的妻子,他可能会直言不讳,容易失言。他的一些言论带有攻击性,或者带有公开的种族主义色彩。“如果在这里呆得太久,你们都会变成眯缝眼,”1986年访问中国时,他对在中国的英国留学生说。“看起来像是一个印度人装上去的,”1999年他在爱丁堡附近的一座工厂里指着一个老式保险丝盒说。“之前所有人都在说我们必须有更多的闲暇时间。现在他们却在抱怨失业,”他在1981年经济大衰退期间说道。
   
   今年早些时候,他在伦敦北部的一条乡村公路上发生了一起撞车事故,引发了人们对他驾驶能力的质疑,随后他放弃了驾照。事故发生两天后,他被拍到开车不系安全带,并受到一名警察的训斥。
   
   爱德华八世的短暂统治——在20世纪20年代,伊丽莎白女王的叔叔爱德华王子以放纵出名,以至于写进了一首歌:“我与一个与威尔士亲王共舞的女孩共舞的男子共舞。”但最终令王室动摇的是与一位特定女性的关系。1930年,他遇到了来自巴尔的摩的已婚女人沃利斯·辛普森(Wallis Simpson),她也出入同一个上流社会圈子。在父亲乔治五世国王去世后,爱德华不顾母亲玛丽王后和时任首相斯坦利·鲍德温(Stanley Baldwin)的反对,继续追求她。当王子在1936年继承王位时,一场僵局随之出现。辛普森夫人要求与丈夫离婚,英国政府建议新国王不要娶她。政府试图瞒着英国媒体,但美国报纸却把它公诸于众。几个月后,爱德华国王退位,称“得不到我爱的那个女人的帮助和支持下”,“去承担如此沉重的责任,是不可能的事”。在很多年里,这对夫妇一直被指控同情纳粹。她否认支持希特勒,但1935年,爱德华敦促英国退伍军人协会访问德国,1937年,这对夫妇在位于巴伐利亚阿尔卑斯山的贝希特斯加登与希特勒见面,让爱德华的弟弟乔治六世国王很尴尬。拍摄于20世纪30年代初的一段视频显示,爱德华跟母亲和当时六七岁的未来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一起行纳粹举手礼,“那显然是一个玩闹场合”。
   
   谢选骏指出:1986年,我在北京骑着自行车,突然之间道路遭到封锁了,原来是英国女王的车队经过长安街!当时我很气愤,大叫一声“臭伊丽莎白”!其实,干扰人民的不仅有臭伊丽莎白,还有臭邓小平、臭李先念!没有他们的阿谀奉承,英国女王如何在北京横行霸道呢?现在好了,三十三年过去,事实证明,伊丽莎白女王确实很臭,所以有网民哀嚎说——“生出了几个臭儿子的母夜叉肯定也不是个好东西!”人的,还有邓小平、李先念,也都是很臭很臭的了。
   
   附录
   
   《英国女王1986年访华:带来四百年前的一封信》(2015年04月01日 环球人物杂志)报道:
   
   女王回忆道:“约390年以前,我的祖先伊丽莎白女王一世给万历皇帝写信,表示希望英中之间贸易能够得到发展。送信的信使遇到不幸,所以那封信就一直没送到。”她风趣地说,“幸运的是,1602年以来的邮政事业已进步。” 女王夫妇访华期间登上长城。
   
   1984年中国和英国签署协议解决香港问题,消除了两国关系中最大、也是最后的障碍。中英各方面的关系和合作迅速发展,一度被誉为中英关系的“史上最佳时期”。1986年,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这是历史上英国君主对中国的第一次访问,具有重大意义。笔者当时任外交部西欧司英国处处长,全程经历了这一中英关系史上的盛事。
   
   英方提前告知注意事项
   
   女王出行是一件兴师动众、讲究繁文缛节的事情,两国早在此前一年就商量并开始准备工作。英方提出,女王将乘坐专机BAe146来华,还要动用皇家游艇“大不列颠尼亚”号,那是一艘设施完美的豪华轮船,有“流动王宫”之称,女王曾乘坐它出国访问600多次。随同女王来访的队伍庞大,除她的夫君菲利普亲王外,有英国外交大臣杰弗里 豪及其夫人、王室成员16人以及女王的私人秘书、新闻秘书、总管、侍从、医官、服装师、美发师、司库、女佣、男仆等照顾女王生活起居的20人。此外,还有皇家游艇和护卫舰上的乐队、官兵和其他王室服务人员600余人。
   
   在讨论访问细节时,英方特意向我方通报了一系列注意事项,如觐见女王时握手用力不可太重;女王忌食油腻,喜欢清淡菜肴;女王身材不高,所献花束不可太高;女王不接受商业公司和机构馈赠的礼品,以免日后被作广告宣传之用等等。
   
   中英双方最后商定日程,女王先坐专机抵北京,然后到西安和上海访问,再去昆明和广州参观,在广州结束访问后去香港。
   
   访华是女王的夙愿
   
   1986年10月12日上午,中国国家主席李先念在人民大会堂东门外举行盛大仪式,热情欢迎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和菲利普亲王来华访问。仪式结束后,笔者和外交部的同事随同李先念主席陪同英女王夫妇一行进入人民大会堂大厅,两国元首进行礼节性会见。李先念主席对女王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中英等许多国家的人民为反对法西斯曾一起并肩战斗。我们还记得,英国国王乔治六世和王室其他成员,留守本土,同人民共患难,坚持抵抗法西斯的英勇斗争。”在欢迎宴会上,李先念主席发表重要讲话,对伊丽莎白二世女王访华给予高度评价,称这是“中英关系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伊丽莎白二世女王表示,到中国来访问是她的一个夙愿,她一直热切期待这次访问。她说,“我们之间的合作是建立在两国人民友谊的基础之上的,这样的友谊应该珍视。现在中英两国的关系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加密切。这主要归功于我们双方解决了香港前途问题。我们两国作出了承诺,要尽力保证香港的繁荣和稳定。”女王追溯了中英交往的历史,她回忆道:“约390年以前,我的祖先伊丽莎白女王一世给万历皇帝写信,表示希望英中之间贸易能够得到发展。送信的信使遇到不幸,所以那封信就一直没送到。”她风趣地说,“幸运的是,1602年以来的邮政事业已进步,您邀请我们到这里来的信件平安送到了,而且接受这一邀请给了我们极大的快乐。”她当场把当年伊丽莎白一世写给万历皇帝那封信的复印件,送给了李先念主席作为纪念。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