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亲北京阵营害死了北京]
谢选骏文集
·阳光卫视是泄密还是传谣或者只是一个霉体
·有原罪却坚持不去犯罪这就是人的伟大之处了
·血债血偿的时候到了
·灾难是史诗的来源
·义工是最好的保健
·杰克·多西的推特Twitter是个饿鬼
·共产党内心崇拜抵抗六四屠杀的坦克人
·托克维尔是个大傻逼
·英国人把小说当作了先知书
·乌鸦到哪里都是黑的
·新冠病毒其实是欧洲病毒
·梵蒂冈催生了武汉病毒
·新冠病毒流出了六四的血
·两个国家凶手放纵石油淹没市场
·六四屠杀31周年烛光晚会照亮全球历史的进程
·比尔盖兹比美国更不像话
·秦岭是一条死龙
·西方文明何时关掉呼吸机
·“做人”先于“生意”
·魔鬼合成了武汉病毒
·新官武汉肺炎是优生学的利器
·西方文明的瘟疫忏悔
·牧师企图侵犯上帝的主权就沦为巫师了
·“禅院”和“佛教”一样都是语义矛盾的怪胎
·福柯的智力为何受到了限制
·易北河是美国的耻辱
·国际比较为何让人望而却步
·死和不死都一样
·人类无法摆脱灭绝的宿命
·不肯退休的不仅仅是人
·中国诗歌征服欧洲
·莎士比亚凭借英美的霸权红火了200年
·骑在儿皇帝头上作威作福
·党的妈死了
·美国瘟疫是一场全球瘟疫
·黑客才能揭穿政府的黑幕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要钱要命只能选一
·人造之还是天设之
·对于“七十年周期”的误解
·电子游戏是精神麻醉剂
·活着的诗人就是行尸走肉
·冤逝的亡灵也有利用价值
·瘟疫和饥荒都是人口过剩的结果
·“北京之春”为何不能成活
·欧美各国政府都是共产党的第五纵队
·甩锅与被甩锅
·五四青年节是丧家犬的节日
·每个省市自治区都可以分摊到一种神秘病毒
·武汉肺炎是气候变迁的恶果之一
·王充、李贽、鲁迅也都是狗官
·普京是个二尾子
·反民主与伪民主
·自由就是妨害他人的权利
·“去全球化”因噎废食——西方社会的道德堕落
·把灾难留给别人,把安全留给自己
·自己洗碗才是最高等级的生活
·远交近攻是一项自取灭亡的战略
·金钱铜臭包含疫情的尸臭
·毛泽东分裂中国、出卖台湾
·张学良是一个吃软饭的卖国贼
·明末清初三儒为何不能启蒙
·武汉肺炎是西班牙流感的回顾展
·王康不知第三中国
·苏格拉底是杀人犯所以该死
·经济增长是疫情的温床
·封城危机的时穷节乃见
·北磁极的挪移是否引起人类社会的颠覆
·武汉肺炎摧毁了希腊文明
·普世价值也顶不住微信的渗透了
·革命是病毒的播种机
·血泪之路开启了毛匪红色高棉的上山下乡
·流氓国家与国家流氓
·1999年发生在北京的动乱和革命暴乱
·何炳棣是真傻还是装傻
·前浪后浪都是亡国奴的流浪
·后浪前浪都是血汗工厂的血浆
·西方式的礼节极不健康且是瘟疫的温床
·奥巴马和特朗普都不是第四美国的开创者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中国的好医疗
·大陆和台湾共同整合世界
·病毒创造了奇妙的新世界
·失忆比无知更加幸福
·宁死不进方舱医院
·邓小平狂犬是一个街头流氓
·“牲人”就是“废垃”、“费拉”
·报丧也能赚钱
·乔姆斯基是共产党中国的乏走狗
·抵御瘟疫以形成新的文明
·贫穷的根源在于安贫乐道
·中国真的成了一个超级大国
·秦朝和隋朝都是“战狼国家”
·鲁迅为何先后谄媚袁世凯和共产党
·敬畏自然是宗教的开端
·独处是生命的本来状态
·新冠肺炎是个不实消息
·土八路永远是土八路
·共产党为何不能发行人民币债券
·每个人都是一个红太阳
·共产党退入民族主义的战壕浑水摸鱼
·“美国视角下的‘五四’”并不存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亲北京阵营害死了北京

   谢选骏:亲北京阵营害死了北京
   
   《香港僵局短期难解 亲北京阵营逐渐陷入分歧》(纽约时报 2019-10-19)报道:
   
   缓和香港日趋暴力的抗议活动的任务,极有可能会落在本地极有影响力的亲北京阵营的头上。


   
   麻烦在于:他们内部分歧颇多。
   
   这些分歧可能会导致香港时局在未来数月乃至数年都动盪不安,进一步伤害这座城市的经济发展,让北京头疼不断,并加剧原本就存在于中美关係裡的痛点。
   
   这些北京的盟友当中,有部分是平民主义者,希望打破当地企业垄断,没收私人土地,兴建公共住房。有部分则是富商,只要不触及他们的生意,他们乐于支持香港政府和北京当局。
   
   对于抗议者要求更多民主权利的最大诉求,建制派内的分歧更加深刻。
   
   温和派的代表正是四面楚歌的特首林郑月娥,她希望能在北京预定的范围内逐步实现更自由的选举。但香港强硬派厌恶这种想法,他们对林郑月娥愿跟民主派谈判、不愿命令警察进行更严厉的镇压非常不满。
   
   当林郑月娥在週三发表年度施政报告——性质类似于美国的国情咨文——的时候,矛盾已经被摆到明面。经历几个月的内部会议,她在报告中提及了房屋政策之类覆盖面相当窄的问题,根本没有涉及政治大局中的紧张关係。
   
   林郑月娥在随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她在施政报告中避谈民主问题,「是不负责任的做法」。但她也声称自己无法解决这个问题,并责怪反对派立法议员否决了她在2014年向北京提交的普选政改方案。
   
   对建制派来说,内部分歧也导致联盟内多个党派团体的政治能量被不断削弱。最近几週的独立民意调查显示,建制派的支持率已经降到历史新低,而在今年11月的香港区议会选举和明年9月的立法会选举中,他们也可能遭遇重大的议席损失。
   
   建制派政客如今就好比「飞鸟各投林——当事情顺利还能团结在一起,可一旦大难临头,全都各自飞了,」2016年以前担任过香港立法会主席、规模最大的亲北京政党民建联的创党主席曾钰成这样说。
   
   「我们如今最大的担忧就是11月24日会发生什麽,该怎样把损失最小化,」他补充道。
   
   林郑月娥曾多次尝试与民主派达成折中方案,包括最引人注目的暂停并最终撤回了引发抗议活动的引渡条例,但收效甚微。她也试图与反对派开展公开和私下的对话,结果其中一次有损形象的对话录音还被洩漏,并在社区对话中遭到民主派的尖锐逼问。
   
   对民主派来说,她只是这个愈发依附于北京政府的名义领袖。因为在立法会上被民主派议员的怒吼声压过,她在週三的施政报告最终只能以影片形式播出。
   
   然而,不论林郑月娥想以怎样的形式同民主派开展对话,都只会激化最公开的亲北京阵营对她的批评。
   
   「林郑月娥政府还在想拍反对派的马屁,以为这样还能得到亲北京阵营的支持,」在2012年以前担任香港特区政府中央政策组首席顾问、现任中国全国政协香港区委员的刘兆佳表示,他是北京最重视的香港政策顾问之一。他称北京将反对派「看做是强硬的敌人,也是愿与外国势力特别是美国合作的顽固反共分子。」
   
   现今建制派可以达成一致的,就是对香港警方的全力支持。
   
   「政府应该更强硬、更快地採取坚决措施。」林郑月娥的内阁成员、建制派内的亲中领袖叶刘淑仪说。她所在党派坚持要用严厉手段恢复法治秩序。
   
   然而这种立场可能导致更大规模的抗议。示威者已经在抗议警察滥用暴力,要求赦免他们的暴乱罪名,并成立委员会调查警方的暴力行为。
   
   在民主问题上,任何一派似乎都不太可能达成妥协。
   
   建制派内的温和派希望能重拾2014年的政改方案,也就是由中国政府提出、但却被以不够充分为由拒绝。林郑月娥在週三已经提及这一方案,然而强硬派认为,近来香港街头的溷乱已经证明进一步寻求民主风险太大,不能再把那套方案拿出来了。
   
   那套方案允许全香港所有成年公民投票。但参选的候选人必须由1200人构成的委员会决出,而这一委员会正是目前在没有普选的情况下选举特首的机构。
   
   委员会成员主要由具有亲北京传统的香港社会界别构成,包括区议员、会计师和房产律师。
   
   香港政局今日之矛盾就在于,在北京控制之下的提名委员会或许已经不再可靠。大陆在香港影响力的基础正在被侵蚀。
   
   许多主要负责处理房地产交易的律师和会计师,都因引渡条例问题出乎意料地成了香港政府和北京的批评者。委员会裡人数最多的界别由香港区议会选出,这也让亲北京阵营更加担忧他们可能在下个月的选举裡失去议席。
   
   民主派对于在选举裡增加议席的概率也抱谨慎态度,因为香港政府有取消主张独立的候选人资格的法定权力。
   
   同时,他们也担心候选人和选民遭遇暴力袭击,以及选举被推迟的可能。民间人权阵线是支持抗议活动的主力团体之一,其召集人岑子杰在週三被多人以铁鎚袭击,受伤入院。
   
   不论选举结果如何,民主派都声称现在不可能接受他们在2014年就已经否决的政改方案。在2014年担任过真普选联盟召集人的郑宇硕表示,「没人敢劝大家考虑一下或者乾脆接受好了。我们既然达成了共识,就要坚守立场,不能动摇。」
   
   这其中主要的不确定因素就是北京。一直以来,当中国政府发布指示,香港亲中派总能平息分歧,达成团结。
   
   2005年,一些香港亲中政客就曾强烈抗议,认为不应选曾荫权做下一届特首。曾荫权多年担任政府公职人员,曾获查尔斯王子封爵,以表彰他对英国的贡献。但当北京命令他们支持,就算是曾荫权的激烈批评者,包括当时最大的亲北京党派民建联主席马力,都迅速转向。
   
   「他赢得了北京的信任,而我们会支持任何北京信任的人,」当时马力在接受电话採访时表示。「所以我们才叫做亲北京阵营。」
   
   谢选骏指出:亲北京阵营里的港人就像香港脚一样,只会接受耳提面命,唯唯诺诺之间害死了北京——为什么东欧的附庸国、苏联的共产党,都会在关键时刻一哄而散?因为他们都和亲北京的香港脚一样,逢迎巴结,“只为稻粱谋”,毫无荣誉感,毫无责任心,有利可图的时候不耻下问,无利可图的时候就像飞禽走兽一样了。
(2019/10/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