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杀人犯推进送中法案]
谢选骏文集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三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四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五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六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七章
·《全球政府论》第四十八章
·《全球政府论》书后漫记
·《全球政府论》援引及参考书目
·《全球政府论》附录
·《平定主权国家》[目录]
·一,全球文明的轴承现象
·二,全球化与非全球化的碰撞
·三,爱国主义,一个神话的覆灭
·四,二十一世纪的全球同一性
·五,跨国文明的统一网络已经成型
·无业者创造的历史
·无业者有哲学吗?
·假晶现象
·教族:种姓制度还是礼制?
·有关全球化的几种理论
·族裔特性是全球化的钉子户
·“教族”与社会的分合
·“教派”可以刺激民族活力
·蒙古与金帐汗国的兴衰
·世界军阀轮流坐庄
·军阀、革命者、国王
·时代、社会、文化、军阀
·一切权力归统帅部
·论宽容精神的全球含义
·罗马史的例证
·多难兴邦
·人民运动
·宗教的声音
·宗教的精神
·宗教的事业
·宗教是伟大的哀哭
·虚无主义与宗教
·神秘朦胧的光辉
·宗教与战略的关系
·历史上的各类宗教之作为战略
·巴比伦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埃及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印度东方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欧洲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伊斯兰的宗教之作为战略
·《达·芬奇密码》面面观
·战略是“生命的适应能力”
·哲学王者/天人三策
·过河拆桥的哲学
·真理就是生命与道路
·哲学之轮
·胜利者
·领袖是无法培养的
·胜利的天才无中生有
·少数人创造的历史
·苦难是少数派战士的伴侣
·悲剧的主轴推动历史
·胜利者的书如何写就
·现代文明的整合者
·秘而不宣的“第三十七计”
·整合者的四个面相
·天子的义务与权力
·整合就是未来世界的方向
·人是不可两全的怪物
·心性修炼的至境
·大改组
·二,无产者、种姓、教族、教会
·民族整合的文明历史经验
·走向全球政府的几步震荡
·礼的精神
·二十世纪是礼崩乐坏的谷底
·圣人是礼的人格化
·“礼乐征伐自天子出”
·“礼表法里”的两道分离
·秩序与理性互为表里
·礼与控制论
·黄金时代
·礼的形式
·中国礼制的起点
·中国礼制的特点
·印度礼制的特点
·礼制是权力中枢的辐射
·礼制不同造成征服的效果
·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
·礼制不同于极权主义
·新文化战
·文化战的最古范本和最新动向
·文化战与军事战的区别
·天下文明超越国际主义
·防止大规模侵战的锁钥
·整合的杠杆是异源的文明
·文明的圈回之“圆”
·摆脱血气,获得文明
·文化战的战略
·战略的失败与成功
·中国文明的战略观念
·新文化战的战略观念
·破坏现存的平衡结构
·中国政略的集成(《书经》)
·“王略”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杀人犯推进送中法案

   谢选骏:杀人犯推进送中法案
   
   《引发反送中的杀人嫌犯拟赴台自首》(综合新闻 2019年10月19日)报道:
   
   香港青年陈同佳在台湾杀害女友潘晓颖, 触发香港政府修订《逃犯条例》,继而掀起史无前例的大型示威运动。


   
   引发《逃犯条例》修订,进一步激起反送中运动的台湾杀人案嫌疑犯陈同佳,预计下星期三因洗钱案刑满出狱。多次到狱中探望陈同佳的管浩鸣牧师表示,陈同佳想要到台湾自首。
   
   香港星岛日报报导,有牧师劝服陈同佳在出狱后到台湾自首,但他希望不会被台湾法院判处死刑。香港圣公会教省秘书长管浩鸣向香港电台证实,他曾经到狱中探望陈同佳,对方表示愿意为自己做的事负责。管浩鸣早前曾经表明支持修订《逃犯条例》,他说已为陈同佳安排台湾律师,陈也准备好面对长的刑期。
   
   去年二月,当时19岁的陈同佳与怀有身孕的女友潘晓颖到台北旅游,期间二人发生争执,陈同佳涉嫌把女友杀死并弃尸后潜逃返港。由于港台之间没有签订引渡协议,港府无法把他移交至案发地台湾受审。港警去年三月以谋杀罪拘捕他,他向警方承认杀人,但当局只能以处理赃物的洗黑钱罪提告,最终法庭判处29个月监禁。港府遂于今年二月提出修订《逃犯条例》,但引渡范围扩展至中国内地,引爆连串反抗运动。
   
   星岛日报的消息人士引述陈同佳称,他在监狱中对修例事件引发的轩然大波感到内疚,希望自首可以缓和风波。他对女死者的父母表示最大歉意,希望对方原谅。港媒指他获释后会先留港与家人相聚及办手续,随后再前赴台湾。
   
   台湾政府在2018年先后三次向香港政府提出司法请求,也提出尽快签属《台港司法互助协议》,但香港政府不但不予回应,也拒绝会商。
   
   2019年2月香港特区政府宣布展开修订《逃犯条例》(香港法例第503章),3月向香港立法会提交草案审议,当中规定除了台湾,亦赋予中国大陆及澳门政府权力,向香港特区行政长官及香港法庭提出引渡,引送刑罚在七年以上当地重刑犯往当地法院审理。各界担忧包括香港人、台湾人,居住香港的外国人,都可能被冠上罪名而被送到中国,遂引爆反送中运动。
   
   台湾陆委会发言人邱垂正在2019年6月表示,台湾政府坚定反对将台北司法互助的问题,纳入一个中国框架来处理,希望香港政府尽速撤回《逃犯条例》,以安民心。台湾陆委会并呼吁香港政府,以平等、尊严、互惠的方式,签订《台港司法互助协议》。
   
   刑满倒数台港如何接招?
   
   中央社报导,台湾法务部周四(10月17日)呼吁港府秉持追诉杀人犯罪的执法立场,在陈同佳刑满释放之前,积极续押追诉。台湾将在“对等、尊严及互惠基础上”,迅速提供此案在台相关证据,使港方得以充分掌握台港两地全案事证,依法追究刑责。
   
   经过几个月的大型示威,特首林郑月娥最终同意撤回《逃犯条例》修订,但是至今没有提出任何替代方案处理此宗杀人案。各界一直有不同的提议,例如赋予香港法庭域外法权审理案件、以行政指令单次移交疑犯等。
   台湾法务部表示,陈同佳及被害人都是香港居民,据其了解香港检警机关已掌握诸多未提供台方的在港证据,怀疑陈可能是在香港预谋犯案,所以香港并非完全没有管辖权。
   
   香港警方回应称,香港实行普通法法制,移交证据的要求相当高,强调“现在可以做的事已经全部做尽”。警方又说,延长关押是法庭的权力,而且犯人在出狱后已是自由身,警方没有什么可以做。
   
   谢选骏指出:“香港圣公会教省秘书长管浩鸣向香港电台证实,他曾经到狱中探望陈同佳,对方表示愿意为自己做的事负责。管浩鸣早前曾经表明支持修订《逃犯条例》,他说已为陈同佳安排台湾律师,陈也准备好面对长的刑期。”——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杀人犯对于“送中法案”的修订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所以就被安排到台湾自首,以便把这个烫手的山芋丢给台胞的呆宝——杀人犯也要服从送中法案。管浩鸣显然是个关键角色。
   
   《可怕!涉“红灯计划” 港首林郑竟是共产党员》(综合新闻 2019年10月19日)报道:
   
   从香港“反送中”抗争迈入第5个月,港府强推“禁蒙面法”令香港危局未解。日前网络曝出猛料,指林郑月娥(林郑)1998年已入加中共,事涉一个据称绝密的“中共红灯计划”。有关中共在香港的地下党秘密运作流程,包括党员当上特首后如何运作的内幕,此前已被前中共地下党员梁慕娴曝光。
   
   推特账号“突发事件【Breaking News】”16日发布消息,已移民海外的前中共机密档案管理人爆料称,港、台多名政要、名人为中共秘密党员,帖文列出居首的林郑月娥等四人的入党时间和相关备注事项,其中林郑入党时间为1998年。
   1.林郑月娥,1998年入党;基督信仰为掩盖。仕途由中共扶持。
   
   2.何君尧,1974年入共青团,1984年入中共。
   
   3.韩国瑜,2002年经连战引荐入中共。
   
   4.蔡衍明,1998年入中共,中共支持并购台湾媒体引导舆论。
   
   另外,查询发现,该推特账户11日曾发帖披露,港府有自称“看不过眼”之人透露:林郑基督徒身份为掩饰,实为中共党员,党龄超20年。林郑当下所求非港特首政绩,实为北京功劳。爆料更指林郑入党及仕途安排涉及中共“绝密”的“红灯计划”。
   
   据称,中共红灯计划(Redlight Plan),取意交通信号红灯停语义,始于上世纪80年代。随英中谈判展开,由政法委、组织部等实施,垂直听命政治局常委,首任决策者陈云,也是该计划发起人。推行该计划目的是弥补中共以往海外发展组织注重底层、缺乏高层力量,弥补不能施展直接力量。机密等级:绝对机密。
   
   该计划强调长期性,强调绝对控制——辅助选中者成长,掌握其黑资料,控制家属等。
   
   匿名爆料人还透露,其自身同为红灯计划选定人。选定人之间与上级单线联系,不知彼此身份。获知林郑身份系上级点明并要求全力配合林郑,据此推测林郑当知港府所有选定人。
   
   据脸书账户“历史时空”披露,林郑1979年到访清华大学,与中共高官合影。网友分析,与林郑合影的官员是袁永熙,袁曾任清华大学的党务书记,当时他是以社科院领导身份接待郑月娥。(推特图片)
   
   上述爆料目前无法获得更多旁证,不过中共地下党遍布香港早已是公开的秘密。海外媒体早年就曾引述资料披露说,在香港中共的地下党员高达二十万人,著名评论人练乙铮也曾估算香港有三十五万中共党员。
   
   《开放》杂志总编辑金钟表示,曾有香港媒体访问一个不愿意出名的重量级政治人物,对方指前文汇报总编辑金尧如曾经告诉他,当时的特首董建华身边的“三梁”都是共产党员,就是梁振英、梁爱诗和梁锦松。
   
   前中共地下党员梁慕娴曾公开“推测”梁振英是中共地下党。梁慕娴是中共地下党组织学友社前主席,1974年移居加拿大,决意脱离共产党。
   
   梁慕娴到香港发表新书《我与香港地下党》时说,港人都受骗了,“原来一国两制还有一块东西在地下,用这个地下党的人渗透入政府和各个机构”。
   
   台湾中央广播电台于2018年10月25日播出对梁慕娴女士的专访,梁慕娴曾揭露香港地下党的秘密运作流程:
   
   她说在香港统领中共地下党的单位是“香港工作委员会”(简称香港工委),它有一个公开的招牌就是“中联办”(即回归前的“新华社”香港分社)。“中联办”主任其实就是“香港工委”书记,统领全港一切事务。每一个地下党员每星期至少一次与“香港工委”派来的领导人秘密会面,透过他向党汇报自己的工作和生活情况,以及听取上级领导的传达和指示。联络方式可以是单独见面,称为单线联系,也可以是几个人一组的党支部。如果共产党员当了特首,便作特别党员处理,直属中央领导,不属“香港工委”系统,免去每周见面的规定。为免暴露地下身份靠通讯员保持与中央的联络。
   
   梁慕娴说:这样,香港实际上有一个地下领导网络,秘密决定了所有的方针政策,党员特首把上级领导的指示变成公开的政策向全港宣布并执行。那些建立了党支部的政党、组织、部门、学校和机构中的党员隐瞒自己的身份,却掌管着香港事务的,便纷纷出来表态支持。香港人只看见特首在立法会,行政会议中活动,却不知政策从何而来,被蒙在鼓里。香港回归二十一年的事实,完全证明“港人治港”己经变成“党人治港”。
   
   外界发现,自香港反送中运动至今,特首林郑的表现显示,她只是中共当局的傀儡,事事必须北京领导人点头。
   
   路透社曾曝光林郑在内部会谈中的一段录音,林郑表示她如果可以选择,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辞职并道歉。言外之意,她下台与否,并不是由她自己决定。
   
   林郑本月17日晚上在脸书与市民讨论施政报告时,首次就示威者提出的“五大诉求”明确表态,她称除了已撤回修例草案(经北京批准),难以答应其它“四大诉求”。
   
   谢选骏指出:从“杀人犯推进送中法案”这一线索逐层深入,不难发现“红灯计划”的蛛丝马迹。这个红灯,不仅是红灯区的红灯,也是红灯记的红灯。红灯记就是特务联络的暗号吧。
(2019/10/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