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谢选骏文集
·为什么唐宋的贪腐不及明清两朝
·2019年的共产党不像1919年、1949年的共产党了
·紧急审查获释恐怖分子是没有用的
·只有人类与与猿类不会游泳
·人类没有多少进步
·老母猪上树——大学教育泛滥成灾
·华人战胜了洋人
·为什么没有中国人权和民主法案
·政治要为历史服务
·新的冷战已经是全球内战了
·共产党帮助基督教锻炼成长
·英国的海盗大学
·毛泽东早已出卖了台湾
·香港那些没有窗户和浴室的劏房
·日本人没有道德但讲卫生
·北约脑死因为七十年是一个死亡周期
·中美之间的全球内战是全方位的
·广州地铁沦为坟场
·社会主义国家为何反社会
·少数民族是块宝
·国家主权的逻辑
·阴柔的邪恶
·美国转向帝国体制才能对抗中共的举国体制
·护国军神害死了蔡锷
·上瘾是创造力的源泉
·成也废垃败也废垃
·老干妈希拉里又出来帮川普竞选了
·中华民国背叛了中国
·日本是一个共妻国家——难怪自称“大和民族”
·铺满了鲜花与死亡的道路
·监控摄像统一全球
·无神论者战胜不了共产党
·崇祯帝是帮朱元璋还债的
·限制保险公司的勒索和搜刮
·文汇报正在教练香港人如何武装起义
·演艺圈就是色情圈、卖淫圈
·朋党资本主义是美国转向帝国体制的杠杆
·革命都要纵火法院
·2019年北京政权的第二个认输
·现代科学的末日神话
·印度的强暴案不如南非那么多
·华尔街金虫的末日
·一盘散沙变成了一堆废垃
·川藏线上十英雄不知道毛主席夜御十女的的勾当
·共产党就是共妻党
·学习就像雕刻
·英国为何无需政教分离
·并非人人都像森林里的猴子
·六四屠杀消灭了亲美派
·学生会就是精神折磨的魔窟
·对暴君下跪也无济于事了
·红色资本主义的冰山一角
·还是高加索人种好
·特朗普是共产党中国的红人
·土八路痛宰洋博士
·共产党为何替特朗普哀嚎
·小特朗普是一条恶狼
·如何衡量动物生命力的强度
·毛泽东的市值抵不上一间毛房(茅房、厕所)
·老赖商人和老赖政府
·全球化的时代就是一个玻璃缸的新时代
·“中国”与“共产党”无法兼容——论党员就是旗人
·俄国煽动中美开战阻止中国复兴
·时代革命的动力
·波兰人是要饭的
·纽约为什么成为儿童乐园
·蒋介石不如项羽
·特赦是一桩很好的买卖
·选不上总统就盖一座王宫及其他
·英国也想做一个中国梦
·民族主义是一个人的身份标记
·毛泽东24岁还在上中学
·台湾认同证明南北朝格局确实存在
·加拿大力求成为全球中心
·豆腐渣工程应该改名为“瓷器工程”
·希拉里替身出场意欲何为
·2019年是世界历史的转捩点
·欧洲基督教里的混合主义
·美国记者真是少见多怪
·为什么废垃国需要独裁者
·毛顺生是劫匪,文素勤是巫婆
·美国的司法独立已经遭到政治势力的撕裂
·同室操戈与友敌现象
·共和党为帝国体制保驾护航
·考古为现实服务
·大麻比香烟更合纽约的时尚
·蒋经国毫无出息
·共和党议员是拍马屁还是自己邪恶
·白宫的沦陷
·俄罗斯是乌克兰的私生子——罗宋汤的故事
·澳门为什么窝囊废
·犹太教不爱自己的邻人
·西蒙娜·波伏娃是变性人——人妖
·黑天鹅和灰犀牛——就是毛主席和党中央
·英国还想恢复全球身份
·少数福音派真是基督徒
·罗曼蒂克不是罗马帝国
·1.5亿套空屋就是多米诺骨牌
·语言是记忆的载体
·科幻作品就是魔鬼的先知书
·蒋介石迷信风水建楼于火山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谢选骏: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叙利亚战争之复杂 “内战”二字难以涵括》(2019年10月15日)报道:
   
   2019年10月6日,叙利亚的库尔德人对土耳其的进逼做出反应,誓言不惜一切代价保卫自己的疆土。


   
   美国宣布从叙利亚北部撤军,触发连锁反应,一周之内叙利亚局势改观。
   
   BBC中东事务编辑伯温(Jeremy Bowen)指出,叙利亚战争8年改变了中东势力版图,而美国宣布撤军,7天就改变了叙利亚战局,中东面临新的转折点。
   
   叙利亚战争之复杂,即使在本来就以神秘莫测、复杂难辨著称的中东地区也属罕见。美国撤军,感觉被抛弃、背叛的是美国扶持的叙利亚库尔德人,而看到各种机会的是土耳其、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当局和政府的支持者、俄国和伊朗,还有伊斯兰极端势力组织“伊斯兰国”(IS)。
   
   伯温写道:“多年来,有一点很清楚,即决定叙利亚命运的是外国人,不是叙利亚人。反复的干预令战事升级。关于叙利亚的影响力和权力之争的叙事,应该从受害者开始。军事行动这把螺丝刀每拧一次,对平民来说都意味着灾难和死亡。记录着他们的苦难的视频应该成为发号施令者的必看资料。这些影像材料在网上和电视上很容易找到。”
   
   连锁反应——BBC中东事务编辑伯温(Jeremy Bowen)分析:
   特朗普认为叙利亚战争“无休止”,决定美国撤军,首先为土耳其出兵叙利亚开了绿灯。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随即向叙利亚民主力量(SDF)的库尔德人宣战,因为叙利亚库尔德人是土耳其库尔德人的盟友,而土耳其库尔德人是反政府的。
   
   埃尔多安要控制叙利亚东北部与土耳其接壤的边境地区,包括国界的两侧。他计划在叙利亚境内设一个占领区,面积约32公里,用来安置100多万叙利亚难民。
   
   美国决定扶持叙利亚库尔德人武装,还有一些阿拉伯人,为他们提供武器装备和训练,让他们去跟IS极端分子作战时,意识到这个计划有个潜在隐患,那就是美国在叙利亚的库尔德盟友,是美国在北约的盟友土耳其眼里的恐怖分子。
   
   华盛顿决定对这个可以踢给未来的问题视而不见。现在,未来已经到来,那个定时炸弹爆炸了。
   
   叙利亚库尔德政党和武装力量跟大马士革达成协议后,叙利亚政府军向土耳其边境进发。军人打出了叙利亚国旗。
   一周前,人数不多的美军是一个看得见的象征,似乎代表了对叙利亚库尔德人的安全保障。后者是美国打击IS极端势力的关键盟友。
   
   这些库尔德人在前线跟IS极端分子打仗、阵亡,美国、英国和其他国家则为他们提供空中支援和特种部队助力。当“伊斯兰国”自封自立的哈里发国(Caliphat)被攻陷后,库尔德人武装把成千上万的伊斯兰国圣战分子关进了监狱。但是,转眼间,叙利亚库尔德人却不得不承认自己被抛弃了。美国军方内部同样是一片错愕。
   
   土耳其军队及其盟友继续攻打叙利亚东北边境地区库尔德人控制的城镇。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武装力量也参与了军事行动。
   
   美国防长埃斯珀(Mark Esper)否认叙利亚库尔德人被抛弃的说法。然而,随着土耳其军队的推进,美军的撤离,这个否认在叙利亚库尔德人看来似乎不对。历史重演,库尔德人再度成为外国势力手中即用即抛的一次性盟友。他们转向了大马士革,自己的夙敌。
   
   10月13日,库尔德人宣布与叙利亚总统阿萨德政权达成协议,同意政府军进入他们自2017年就丧失控制的地区,直抵土耳其边境,抵挡土耳其入侵。
   
   这对叙利亚当局来说是一大胜利。政府军迅速从东北地区的各个军营开拔。阿萨德的支持者亮出了隐藏的国旗。
   
   对于美国的中东政策而言,这是充满了灾难的一天。跟叙利亚库尔德人的联盟,为他们控制的叙利亚地区提供的安全保障,使美国在叙利亚的终局之战中占一席之地。这也是抗衡支持阿萨德的俄国和伊朗的一种方式。美国撤军,叙利亚政府军推进,也是俄国和伊朗的胜利。
   
   对于IS极端分子来说,新的机会开始显现。他们在社交软件Telegram上宣布,在叙利亚全国各地展开新一轮暴力行动。他们丧失了自己的“哈里发国”,但没有进监狱 - 或坟墓 - 的人已经重新集结,组成秘密潜赴小组,伺机打游击偷袭。
   
   看到库尔德人好景不再,他们看到了库尔德监狱里成千上万名弟兄重获自由的希望。那些囚犯中不乏臭名昭著的刽子手,一旦出狱重拾枪弹,在叙利亚境内和海外都将构成重大威胁。可以理解,西方国家政府对IS威胁卷土重来感到紧张。
   
   欧洲国家的反应就像中东危机在敲门时那样焦急;他们呼吁土耳其停止出兵叙利亚。一些北约成员国预见到可能发生的梦魇般的情形,叙利亚在俄国支持下跟土耳其直面对峙,而土耳其是北约成员之一。俄罗斯表示跟土耳其保持经常联络。但是,在瞬息万变、暴力充斥的战争局势下,误判、失误和升级的可能性始终存在。
   
   图片版权AFP
   Image caption
   叙利亚库尔德人民保护部队(YPG)成为美国领头的打击伊斯兰国(IS)军事联盟的核心盟友。(2017年资料图片)
   叙利亚、土耳其和库尔德人
   叙利亚库尔德民兵叫人民保护部队(YPG),土耳其的库尔德人的武装力量叫库尔德斯坦工人党(PKK)。
   
   二者的意识形态相似,但不承认是一家人。土耳其当局认为这两支武装是一家人。
   
   PKK过去30年来一直在武装争取库尔德斯坦自治,属于当局眼里的叛军。土耳其、美国和欧盟都把PKK定性为恐怖主义组织。
   
   YPG是叙利亚反政府组织库尔德民主联盟党(PYD)的武装部队,主导了库尔德和阿拉伯激进分子组成的叙利亚民主力量(SDF)。过去4年来,SDF在美国领头的多国盟军支援下把“伊斯兰国”极端分子从四分之一的叙利亚国土上赶走。
   
   土耳其深感叙利亚库尔德民兵对自己构成威胁,曾在2016和2018年派兵进入叙利亚打击YPG。
   
   2019年3月美国宣布彻底击败了叙利亚境内IS时,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跟特朗普总统达成协议,在叙利亚东北边境设安全区,纵深32公里。美国同意跟土耳其联合设安全区,称之为“安全机制”。叙利亚库尔德人民兵服从了美国的指示,开始拆除边境堡垒。
   
   图片版权AFP
   Image caption
   法国库尔德人社区2015年2月14日在斯特拉斯堡示威要求土耳其释放被关在土耳其监狱的PKK领袖厄贾兰。厄贾兰1999年被土耳其逮捕入狱至今。
   2019年5月,美军宣布要撤出叙利亚。此前稍早,埃尔多安刚刚告诉特朗普,土耳其准备自己单独行动开始设安全区。
   
   美国撤军令叙利亚民主力量SDF倍感愤怒,斥美国背后插刀。
   
   10月13日,土耳其牵头的军事联盟节节胜利,伤亡人数不断攀升之际,美国宣布从叙利亚北部全面撤军。SDF立刻倒戈投向叙利亚政府,并与当局签订协议,让叙利亚政府军进入自己控制的地区,到边境抵抗土耳其入侵。
   
   BBC中东事务编辑伯温认为,美国宣布从叙利亚北部撤军之后一周内发生连锁反应,或许简化了叙利亚战争终局之战的格局。
   
   美国和叙利亚库尔德人出局,叙利亚总统阿萨德和他的俄国、伊朗盟友则继续巩固他们在叙利亚战事中的胜利成果。
   
   谢选骏指出:我从叙利亚的悲剧里想到的首先不是川普的那张猪头的嘴脸,而是中国!不难想到——国共两党之间的长期战争其实也不是什么中国的“内战”,而是二十世纪最早的代理人战争!尤其是1946年开始的国共第二次战争,完全是美苏之间的代理人战争,后来由于美国提前退出了游戏(就像这次一样),结果苏联支持的共产党才赢了大半壁江山。如果美国早点拿出韩战和越南的力气到中国大陆打击苏联扶植的傀儡毛泽东,那么中国的历史就完全改写了!毛泽东就不是“追击穷寇”,而是“沦为穷寇”了。现在七十多年过去了,中国还没有从代理人战争的噩梦中苏醒过来。从香港到台湾再到中国到海外,到处都是如此“华人内耗”,这就是所谓的“中国梦”——“代理人战争的噩梦”!所有参与战斗的中国人都是马列主义的牺牲品。决定中国命运的不是中国人,而是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这些猪狗不如的洋杂碎!至于库尔德人,那是他们的活该——因为他们的英雄萨拉丁驱逐了十字军,所以上帝可能为此要惩罚他们及其子孙直到千年,就像惩罚那些杀害了耶稣基督的歹徒及其子孙的直到千年——犹太人彻底亡国,罗马人彻底灭种。哈利路亚。我们中国人是不是也可以从中吸取一点点教训呢!和散那。
(2019/10/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