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关于孙中山]
东海一枭(余樟法)
·彻悟本来无一物,随心所欲自千秋
·一页心网友评点《摩诃罚阇耶帝》(一枭附言)
·良知的力量(三)----再答张三一言
·四本:转帖老憨和作(和枭诗《摩诃罚阇耶帝》)
·示“正信传世间”网友
·天真自咏
·良知教与上帝教
·《再贺马英九
·和东海先生《天真自咏》
·《万物一体论》与新的生命观
·再和东海先生一组
·曹维录:和东海一枭诗六首
·推开上帝更文明---并警告余杰们
·神教的出路------关于《推开上帝更文明》一文答客难(一)
·信仰自由与言论自由----关于“推开上帝”一文答客难(三)
·愿把上帝拉下,耻与鲁讯并论----关于“推开上帝”答客难(四)
·神棍虚虚哪有神----关于《推开上帝更文明》一文答客难(二)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christian:中华文明最大的威胁(一枭附言)
·yan1988问东海一枭:新儒家还有什么假不能造?(一枭附言)
·抒志二绝
·东海胡思小录(一)
·为马英九欢呼:儒家的胜利,中华的福音!
·倘崇孔庙三千座,当耀良知十万年
·刘晓波的偏误与矛盾
·小诗一组献胡温(胡锦涛、温家宝)
·中共,最大的敌人!
·彭越栖: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
·《小诗一组献胡温》和诗二首
·习性论
·叶芸枝:七律-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对待回教、基督教的原则态度
·《再贺马英九》更正并向玉出昆冈网友致谢
·自由主义与道德自由
·小溪:东海一枭你走得太远了(一枭附言)
·我比教皇更智慧
·示有关网民
·网友酬赠拾萃(之17)
·小溪:东海一枭如此“捍卫信仰自由”?(一枭附言)
·尊重是一种能力
·把马家从宪法中踢下来!
·东海答客难(452--458)
·咏仁杂诗十六首
·时事六感
·关于道德自由
·答慈天元
·二示慈天元君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莫拿真理做人情
·东海答客难(459---462)
·忍看民运成“痞运”,岂可风流变下流---东海答客难(463--466)
·黄河清:读东海一枭《时事六感》,敬和之
·补贺云高公乔迁之喜
·谢客八绝
·c.x:小幽默【枭论的由来(一枭附言)
·求同非苟同,排异要文明
·“答慈天元九诗”附论
·尘色依旧:和老枭《谢客八绝》(一枭附言)
·《上帝》
·敬答黄公河清三绝
·见不得老枭的都不是好东西!
·尘色依旧:和老枭《时事六感》
·莫朝心外拜神佛,宜向人间献赤诚---东海答客难(467---469)
·向魏京生敬礼
·和东海先生九绝(好诗荐赏)
·非大光明难近我,是真智慧要皈仁
·尘色依旧:和老枭《咏仁杂诗十六首》
·抵制爱国贼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
·悼党治国先生联
·上帝将死我永生----兼与黄河清先生商榷
·上帝将死我永生
·三水二人半月谈:挽党治国先生
·奥运大典在即,呼吁中共大赦!
·学者三弊
·一枭要做尼采---評
·莫对野蛮弯脊骨,休朝弱势耍威风
·爱国贼的来历
·东海答客难(477--479):尽摄西风圆旧梦,待观东海卷新潮
·悼党治国先生(张鉴康、东海老人)
·两位大神为老枭跳了起来并打成一团
·转发一篇让我肚痛头痛心痛的奇文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良知必灿三千界,好汉待寻十八条
·康庄生:《谢客八绝》和诗六首(好诗荐赏)
·骂人未必不中庸!
·利己岂能成主义?杀人未必不中庸!
·代贴疗愚大师的大作
·《时事六感》和诗四首(康庄生君好诗再荐)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囯企非私业,教授是奴才----关于国企老总的年薪问题
·杂诗七首
·东海老人:严正声明!
·东海之道概要
·尘色依旧:和老枭《杂诗七首》
·东海学要略---兼论对待异端的基本态度
·中共太野蛮,儒家更反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孙中山

   关于孙中山

   表一个态拙作《别太抬举孙中山》惹怒了澳門孔子、孫子兵法、中華孫氏文化三會會長孫保平先生,痛骂东海为奸人恶棍走狗奴才。大半辈子谤满江湖,挨骂无数,但被骂为这四种东西,还是破天荒第一次。

   自查拙作关于孙中山生平言行,并无失实之处。对于孙中山思想行为和政治实践的批判,亦无违儒家立场观点。若有不同意见,欢迎批评指正。如果不屑指正,骂骂亦无妨。但孫保平先生继之以威胁,喝道:

   “我已將惡棍劣文發至中華孫氏群,群情激憤,有人要活撕了此形人實鬼的滿夷走狗奴才”,“我們孫家的現役將軍本人相熟的就有八位,皆尊崇中山先生,豈容奸人惡意詆譭?”(儒家法哲学群)

   三會会长加上現役將軍八位,人多势众加位高权重,威风凛凛加群情讻讻。老朽一介布衣,虽然不胜惶恐,不敢逃避责任。特此表一个态:文决武决,无不欢迎。文决,欢迎诉诸于法律;武决,欢迎黑白两道活撕东海。如果找不到我的家,务请吱一声,自当主动奉上地址,嘿嘿。2019-10-5余东海

   自信评价最中肯对于孙中山的评价,自信最为中肯。《别太抬举孙中山》指出:“孙中山的革命,显然品质不高。如果说ml主义革命是伪革命,实为造反,三民主义革命就是低质革命,领导人、干部队伍、指导思想、革命过程都是低质的,结果更是不堪,其革命的成功开启了百余年的内忧外患人祸天灾,至今未有穷期。”

   毛氏“革命”, 是伪革命,纯属造反。孙君革命,真而不正,高于ml而逊于汤武。称之为低质革命,不亦宜乎。这种革命,不乏正义性,然流弊深重,后患无穷,百年来内贼外寇纷起、内忧外患连绵、人道灾难空前的事实,已经作出了最好的证明。等三民为道统,等孙蒋为圣贤,那是对道统和圣贤的侮蔑。道统指导、圣贤领导的高质革命,固如是乎哉!2019-10-6

   孙中山和洪太师或说:将百年来内贼外寇纷起、内忧外患连绵、人道灾难全部归咎于孙蒋,是否于史不公?答:东海为文,下字极有分寸。我的原话是:“其革命的成功开启了百余年的内忧外患人祸天灾”,“这种革命,不乏正义性,然流弊深重,后患无穷,百年来内贼外寇纷起、内忧外患连绵、人道灾难空前的事实,已经作出了最好的证明。”

   答:请注意“流弊”、“后患”和“开启”三词。所谓开启,就像《水浒传》中洪太师误走妖魔一样。对于后来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齐聚梁山,洪太师要负一定的责任,但天罡地煞们的所作所为,它们自己要负主要责任,那是不能栽倒洪太师身上的。2019-10-6

   关于道统和清朝王夫之说:

   “天下之极重而不可窃者二: 天子之位也,是谓治统;圣人之教也,是谓道统。治统之乱,小人窃之,盗贼窃之,夷狄窃之,不可以永世而全身;其幸而数传者,则必有日月失轨、五星逆行、冬雷夏雪、山崩地坼、雹飞水溢、草木为妖、禽虫为罐之异,天地不能保其清宁,人民不能全其寿命,以应之不爽。道统之窃,沐猴而冠,教猱而升木,尸名以徼利,为夷狄盗贼之羽翼,以文致之为圣贤,而恣为妖妄,方且施施然谓守先王之道以化成天下;而受罚于天,不旋踵而亡。”

   这段话说得很好。王夫之一生以明朝遗民自居,又仅生活于清初,以夷狄视清朝,亦可理解。然清朝是中华还是夷狄,于道统是尊还是窃,自有相应标准在。

   东海《中华历史精神》一书曾经指出:“中华政权有三大特征,一是以儒家中道为意识形态和指导思想,道统高于政统;二是儒家文化政治化和制度化,三是以儒学为第一学科。这是中华政权最大的特征。”清朝基本符合三大特征。

   清朝之于道统,或许尊之不正,却非虚尊。清朝以儒立国,以儒治国,也就是以中道为国家意识形态、政治指导思想和社会主体文化,置道统于政统之上,并将道统落实于治统和制度之中,其政治制度、经济制度和教育制度为礼制、民有制和科举制。关此,东海在《中华历史精神》(待出版)第七篇《中华偏统论》第四章《清朝的小清》中有详细论说,兹不赘。

   孙中山和国民党对道统才是虚尊。他也说过:“中國有一個道統,自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相繼不絕。我的思想基礎就是這個道統,我的革命就是繼承這個正統思想來發揚光大。”

   可是这个道统被完全架空和虚置,对民国政治、制度和社会都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要说窃,这才是窃。至于某帮,连窃都不是,而是强奸。

   元明清皆偏统,清朝又是偏统中最差劲的。然清统治中国三百年,国家颇有兴盛之时,人民不乏升平之福。而国民党革命成功之后,国家更加战乱频仍,内忧外患更加深重,天地不能保其清宁,人民不能全其寿命,国民党亦不旋踵而败退台湾,岂徒然哉。孙中山虽非盗贼,然亦不配为君子;民国虽称中华,其实颇有夷狄味。2019-3-31

   关于国民党国民党之文化、道德、政治、制度之综合品质远逊于清朝,所建“中华民国”,有名无实。其政治不如霸道,遑论王道,枉称“中华”;内忧外患,民不聊生,枉称“民国”。孙文无文,蒋中正不中不正,皆德不配位,不配为中华领袖。然两人同中有异,孙中山谲而不正,捣乱有余,为政不足,过大于功;蒋介石正而不谲,智虽匮乏,德有足多,功大于过。

   国民党之衰败,其领导人和领导集团要负重大的文化、政治责任。三代渐衰,则不能把问题归到尧舜身上。逻辑不同故。三代之渐衰,是后世天子背离尧舜之道所致。国民党之衰败,根源于孙蒋本身背离尧舜之道,背离了道统、政统、学统。蒋君晚年有所觉悟,发起中华文化复兴运动,然悟之晚矣,而且觉悟程度非常有限,复兴运动浅尝辄止,有始无终。2019-3-31

   关于民国派元士说:“在当今的各方势力中,民国派实属与儒最近者,对中华最亲者。如果未来的的中国不能遽行儒宪,需要有一个过渡,吾与民国派焉!”此言深得我心之所同然。对于未来中国,儒宪派毫无疑问是最优选择,其次是民国派,其次是民主派。

   民国派与民主派,民主自由立场基本一致,但对儒家文化的态度则大不相同。百年来民主派中,反儒、疑儒为主流,民国派对儒家则颇能认同或者最有温情,可称为类儒家。在马时代的马杂时期到儒时代之间,如果还有一个非马的杂时期,我支持民国派。对民主派,不反对;对其它派,都反对。

   当然,民国派也有不少问题,最大的问题是迷信三民主义和孙中山,认不清三民主义和孙中山的问题,分不清三民主义与自由主义、儒家文化的根本区别,所以听不得更听不进儒家的批评异议。

   民国派对儒家的尊重,有真的一面,但高度非常有限,我觉得至今没有超过蒋介石先生的。换言之,在民国派和国民党全体中,蒋先生代表了尊儒的最高峰。之前孙中山远不如他,之后的蒋经国、马英九们更远远不如。2019-4-27

   关于民国和台湾或说:“中华民国的成立,宣告了几仟年来作为中国国教的儒学的终结,中华民国的共和体制和以《临时约法》为代表的新的法律体系并不是儒家理念新的发展,而是建立在一种与儒家价值观相当距离的西方现代文明基础上的制度。”

   答:随着清朝覆灭,儒学的道统地位随之丧失。但中华民国并未宣告了几仟年来作为中国国教的儒学的终结。民国对儒学不乏尊重,孙中山甚至在口头上承认儒学的道统地位。他在晚年说过这么一句著名的话:

   “我们中国有一个立国的精神,有一个自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孔子数千年来历圣相传的正统思想,这个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道统,我的革命思想、革命主义,就是从这个道统遗传下来的。我现在就是要继承我们中华民族的道统,就是继续发扬我们中华民族历代祖宗遗传下来的正统精神。”

   这当然是虚尊。民国以三民主义立国,三民主义是一种兼具民粹和集权倾向的不伦不类的思想杂烩。民族主义属于集体主义,民生主义民权主义属于民粹主义,都不好,然能够兼容儒学和西学,有底线,亦不坏。

   蒋介石晚年发起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架空三民主义,为政治和官场注入了一定的道德精神,终于在蒋经国手里开启了民主制。所以,台湾民主化,离不开中华文化的滋养,是儒学与西学合流的结果。可惜后来国民党未能继承蒋介石的中华文化复兴之志,民进党甚至去儒家化,导致台湾民主品质高不上去,民粹倾向越来越严重。2019-8-14 首发于儒家网

(2019/10/0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