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警察就是政府养来打人用的狗腿子]
谢选骏文集
·有天命的人无须口罩也不会感染恶疾
·人权律师的最后咽气
·李文亮死于他的共产党身份
·病毒阴谋论再添证据
·“国家”就是“谎言+官僚”
·星火燎原的最后挽歌——姑且称之为“火殇”
·共军如此解放美国
·民主不是游戏,而是可以降低物价三倍
·种族歧视有助于抑制传染病
·瘟疫是否罪的惩罚
·世界为何担忧中国瘟疫
·现代科技的末日困境
·“正能量”是骗子的幌子
·瘟疫是完美的“天解决”
·乌鸦就是喜鹊
·慈善捐款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生意
·共产党依靠人道灾难发家致富
·里程碑是一个中性的名词
·印度教是强奸犯的大学校
·川普2021年预算草案自己给自己发福利
·一二九运动见了日本鬼子就跑了
·现代日本是一个文明的中国
·武汉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BBC为何如此优秀
·共产党中国不是中国政府而是“党府”
·华人大众为何麻木不仁
·无神论者就是物质论者、无知论者
·禁食就是限制饮食
·非常时期维护心理健康的最好方式就是祈祷
·圣经记载的蝗灾会降临中国大地吗
·没有十字架就无法保护医护人员免遭瘟疫的攻击、魔鬼的陷害
·另类罪己诏
·野蛮时代是文明时代的休耕
·应对全球经济衰退的“中国策”就是全球政府
·细胞也会受到宣传的影响——但即使永葆青春也只有135年
·真菌可以把废人变成有用的东西吗
·瘟疫流行证明人们以前的生活方式是多余的甚至错误的
·经济增速的神话
·光头尼姑可以拯救中共吗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不是习近平一个人的问题
·从瘟疫透视——专制主义不是封建主义
·梁启超是满洲人的奴隶
·狗日的英语英文英语民族
·人民比独裁者还要反动
·共产党从来没有失去理性
·迷幻剂是魔鬼的信使
·伊斯兰教要靠基督教才能得救
·一夫一妻制出于育种的需要
·武汉病毒就是共产主义的幽灵
·元朝的末日降临中共
·电话会议显示人海战术的失败
·日本为何流行自杀
·血汗钱创造历史
·病毒有病毒的用处
·武汉封城就是“伟大复兴的中国梦”
·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也打不过上帝
·世界卫生组织一张乌鸦嘴
·自作多情的名望
·中国籍就失去了国际法
·女人为何比男人长寿
·零号病人与零点哲学
·曲线逃国的中国学生
·农村包围城市的时代一去不返了
·假货比真货还要出色
·全球瘟疫是一带一路的丰硕成果
·川普是共产党的好学生
·爆发力与持久力决定了肉食与素食
·精力充沛的禽兽
·造王者张静江不脱党徒本质
·赵立坚诅咒华为、祝贺瘟疫、谄媚川普、添华春莹
·机关算尽的无神论者
·英国鬼子还是讲究门当户对
·傅斯年抽打毛泽东、扳倒孔祥熙、死于心脏病
·美国大选快要变成国共两党的撕杀了
·武汉起疫战胜了帝国主义
·中华民族里坏人占了绝大多数
·北京的僵尸门——天安门最好还是成为垃圾桶
·文化与防疫
·人血馒头里原来含有官庄病毒
·哈佛的神话学者真是愚蠢
·瘟疫肆虐证明权力制衡的必要性
·文学城说北京的钱没有操守
·中国的疫情早已开始——国际共产主义的二次革命
·肮脏有肮脏的好处
·无神论者的心流就是和魔鬼交流
·错误的宗教扩大疫情
·上帝掌握着的「未知的境地」
·犹太人就是不行
·能够咬死川普的就是好猫
·中国人最不需要的就是底线
·如何医治共产主义社会
·独裁胡乱指挥,不分古今中外
·毛泽东是一只老冠病毒
·小康社会应该由中产阶级领导——打天下的不能坐天下
·瘟疫流行是社会解体的后果
·抢购是亡国奴的恶习
·无神论者最终沦为嗜血狂人
· 新冠武汉疫情证明全球政府的必要性
·王朔是“推卸文化”的党代表
·武汉的灾难就是汉人和汉语的灾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警察就是政府养来打人用的狗腿子

   谢选骏:警察就是政府养来打人用的狗腿子
   
   《元朗事件已整月示威者重返“黑警合作”现场抗议》(2019年8月22日 转载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报道:
   
   7月21日黑社会白衣人在元朗进行恐怖袭击,无差别向普通市民满街追打,甚至闯入地铁车厢行凶,当时警方疑似闻风先遁,导致多名市民受伤,时至昨天事件已经过了一整月,行凶者迄今仍无一人被检控,示威者对警方和律政单位继续与黑帮合作拖延检控工作深表不满,重返元朗举行抗议活动,但这一次警方却是大举布防,遭示威者嘲讽香港警察保护黑社会乡绅更比保护市民用心用力。


   
   在示威活动期间,大批防暴警员持盾进入上个月被指黑社会和黑郷分子用作临时大本营的南边围,多名记者随后访摄,据香港01报道,期间有一名男子,声称上址属私人地方,用粗言秽语喝令记者离开该村范围。一众记者随即后退,惟该名男子继续恫吓记者:“不要影(拍照)啦,仲影(还拍)?打X爆你部电话呀!再影打X你呀!”另一名男子则用电话零距离遮蔽记者直播用的电话。在场警员未有阻止恫吓情况,一众记者唯有自保返回村口停车场位置。
   
   警方从21日晚间到22日凌晨的“清场”活动中,一度向示威者威胁施放胡椒水,但没有一如既往般的追逐示威者到港铁站内,或甚至在站内施放催泪弹。但示威者不信任警方,在车站内拆毁部分设施铺满在站内地上,又拉下部分车站的进出口铁闸和放射灭火筒,防止警方进入。黑社会分子上个月就在这个车站内肆无忌惮向手无寸铁的市民手执武器追打,多人因而受伤趟在血泊当中。
   
   市民发起的反黑警勾结活动从晚晚上7时开始,他们在西铁元朗站举行静坐抗议,部分人手持标语,要求政府及警方还市民公道。有数十名市民在车站围观元朗黑夜事件一个月的“记录片”,有人自发在墙及柱上贴“文宣”。
   
   一个月前被黑社会打到背脊“开花”的苏先生重返车站现场加入静坐,他批评警方虽先后拘捕了28人,但统统可以保释逍遥法外,形容市民对警察已经是“零信任”,看到示威者人同此心,令他非常感动。
   
   到了晚上接近10时,有黑衣示威者靠近并试图包围他们形容是上个月黑警、黑郷和黑社会临时大本营的南边围,防暴警察不敢怠慢,排出阵势与示威者对峙。有静坐市民大叫“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口号。示威者在元朗站侧朗日路以垃圾桶、小巴站牌、雪糕筒等设路障,与数十名持长盾防暴警察对峙。
   
   到了凌晨之后,示威者全部撤退,警方亦收队离开。但没有迹象显示,黑社会元朗逞凶一案的“零检控”在这次示威活动之后有任何的进展。
   
   谢选骏指出:记得1989年的时候,北京的片警(派出所警察)趾高气扬地说,“哪个国家的警察不打人?警察就是政府养来打人用的!”在他们警察的眼中,警察就和警犬、警棍没有区别,就是用来制造恐怖的打人工具。这是否一种“狗眼看人低”,把所有的政府工作人员都变成了狗官。警察就是政府养来打人用的,就像恶霸豢养的狗腿子。
   

此文于2019年09月23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