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王丹还想当腐败分子的领袖呢]
谢选骏文集
·政府可以阳光,官员不能阳光
·谢选骏:中国与苏联(俄国)的关系相当与匈奴的关系
·美利坚帝国化的趋势之一
·普京窝藏俄罗斯嫌犯
·共产党的女婿为何禁止共产党的链式移民
·日本人向英美人的复仇战争
·烧了54年的国会纵火案你让他继续烧
·社会信用制度缺乏阳光法案支撑
·习近平能够“回归祖辈的文化”吗
·中国为何需要租界和共产党专政
·内线交易造就了中国富人阶层
·中国终于告别长城时代,应改国歌
·天空的地狱
·南朝中国的科学成就
·三角债终于要还了
·美国之音不知道毛泽东经历过长征的非人岁月
·影射史学异曲同工
·李大同不知费拉民族没有历史感
·人大代表多属“大大代表”
·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
·日本为何倾向终身制
·中国对美国发动的文化战争
·首富往往就是首骗
·精日分子可恶还是精苏分子可恶
·她们本来就是援交的
·东亚史就是中国史
·小国时代的闹剧
·习近平会不会给六四平反
·台湾如何独立
·匈牙利人是伪基督徒
·总统好之者下必甚焉
·日本人会崇拜抗日英雄吗
·职业道德的崩坏
·德国担心中国文明整合世界
·没有基督教化的基础,约法只能退化为党法,甚至再度退化为王法
·没有早点读到我的“王朝理论”——法广竟然相信邓小平的外交辞令
·普京比斯大林更像男儿
·魂不守舍的现代人
·小日本与大中华——汤因比对东亚的无知
·轧人脚趾的物理学说
·抗战旗帜蒋介石
·刘军宁不知王法和党法
·脱贫对先富
·中国大陆会不会再次废除刑法
·终身执政与宪政民主
·美国总统为何成不了暴君
·俄罗斯不过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中国人是植物人
·流亡是比坐牢更大的魔咒
·这是拒绝中国市场诱惑的酬劳吗
·自然规律是什么来头
·中央社犯的是什么罪
·自动化将消灭中产阶层
·英国病夫敢不敢回击饿罗斯的挑衅
·面对“两个中国政策”共产党为何忍气吞声
·台湾旅行法与租借法案
·中国为何缺乏“十二周岁法规”
·会出现新的轴心国吗
·美国总统也成了“民主”(人民的主人)了
·中国正在上演哈姆雷特悲剧吗
·哲学的起源为何没有起源
·美国提拔蔡英文压制习近平王岐山
·水刑是人性的深刻体现
·资本是一种思想
·白罗斯不是饿罗斯
·贸易就是卖把枪给对方打死自己吗
·中美两国资产阶级联合起来
·没有独裁者就没有负责人——台湾抢购卫生纸
·伊拉克人和中国人一样离不开独裁者
·习近平将变得更温和而不是更强势
·中国大陆又落下竹幕了吗
·鲜血凝成的中美两国关系
·总统不是主席,有罪不能豁免
·70%的俄罗斯人都是饿狗吗
·基督教中国正在基层扎根
·习近平开始彻底否定毛泽东了
·张季鸾早死早好不死不得了
·修宪无用论
·英国联苏抗德的结果竟然如此悲惨
·台湾人赦免了红衣女记者张慧君
·西方领袖们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美国边境竟然修到了中国领土
·辩论术思维
·海内外的蝙蝠们何去何从
·卖报纸的果然不懂政治
·生命的意义就在于怎样去死
·朝三暮四的猴子
·有气无力的回击将诱发更强的制裁
·说你交你就交了,说你没交你就没交
·贸易战不会损害我们的利益
·李登辉为什么这么坏
·破产就是解放,解放就是破产
·佛朗哥阴魂不散
·我捐给苹果总裁库克100元人民币
·第二次冷战今天正式揭幕
·白犀牛是成功了还是失败了
·北京对美国产品课征关税向来超过100%
·普京搞不清敌对和不友好之间的分际
·人均一万美元的魔咒
·金正恩为何派妹妹到天坛祭天
·基督教国家与伊斯兰国家的区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丹还想当腐败分子的领袖呢

   谢选骏:王丹还想当腐败分子的领袖呢
   
   《王丹自觉对六四死者负有若干责任和义务》(2019年5月29日 转载(法广RFI 小山)报道:
   
   89六四民运人士王丹接受法新社专访时说,对1989六四天安门事件后成为北京当局通缉第一要犯感到意外,因他并非当时最知名学生领袖。他认为,这或许与他和知识分子过从甚密有关。王丹1989年遭逮捕,因「反革命宣传煽动罪」遭判4年。1995年再度因从事维权和民主运动被捕,隔年依「阴谋颠覆政府罪」被判刑11年,1998年因健康获保外就医、递解出境至美国,并定居美国。王丹指自觉对死于1989年或牺牲自己青春生命的人负有若干责任和义务。


   
   据法新社今天报道,王丹指成六四通缉要犯感意外,可能与知识分子过从甚密有关。
   
   法新社报道说,民运人士王丹接受外媒专访时说,对1989六四天安门事件后成为北京当局通缉要犯感到意外,因他并非当时最知名学生领袖。他认为,这或许与他和知识分子过从甚密有关。
   
   王丹告诉法新社,当军队血洗天安门广场后,他感到「非常意外」,自己竟在中国学运领袖通缉名单中高居第一位。据王丹说,「我并非当时最知名的学生领袖。我不过是其中一位。」据王丹认为,「经过这么多年,我了解到,事出必有因,而原因就在我和其他学生领袖只有一件事不同:我和知识分子的关系十分密切,而政府企图将抗议行动贴上受知识分子煽动标签。」
   
   据王丹说,当军队进入天安门广场进行「清场」时,他并不在现场。
   
   王丹还说,「我当时在学校宿舍,但接到许多通来自天安门广场的友人电话……所以我渐渐明白,有越来越多人死亡。」
   
   根据王丹的说法,他后来和其他学生一同骑单车试图回到广场,但「每条街道都被军警封锁」,王丹说,「我们无法如愿」。
   
   法新社指死于六四军队镇压行动的人数至今仍是个谜,各界说法从数百到数千人都有。无论如何,王丹说,当局大规模血腥镇压一事,让他饱受打击。
   
   据王丹指出,「我记得自己完全麻木,根本无法思考。这样的状况持续至少两天。」王丹最终体认到,无论如何必须思考躲藏问题,毕竟一转开国营电视频道,往往就可以看到他的脸占据萤幕。
   
   王丹说,他辗转前往黑龙江省和上海避风头,但躲藏在友人处大约一个月后,他决定不再给他们招惹麻烦、平添风险。
   
   报道说,一回到北京,王丹随即遭逮捕,但高国际知名度让他仅因「反革命宣传煽动罪」遭「轻判」4年有期徒刑。1993年,他获有条件释放,但持续被警方跟踪监视,王丹指「那不过是另一种监狱」。
   
   法新社报道指出,王丹1995年再度因从事维权和民主运动被捕,隔年依「阴谋颠覆政府罪」被中国政府判刑11年。但1998年,在亲友奔走和国际介入下,因健康问题获保外就医、递解出境至美国,并定居当地。
   
   据王丹指出,「我至今仍自觉对死于1989年或牺牲自己青春生命的人负有若干责任和义务。」该报道说,王丹已20年未踏上中国土地,但他的父母仍在当地。王丹说,他一直想重返中国。据王丹指,「我很有信心,迟早会回去。只是不知何时。」
   
   谢选骏指出:王丹表面上说他自觉对六四死者负有若干责任和义务,其实王丹还想当领袖呢,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对六四死者负有若干责任和义务”不是嘴上说说的,而是要像刘晓波那样,拿自己的身家性命付出代价的。而王丹呐?私藏了民运的数十万美元的捐款,丝毫没有帮助料理六四死者的后事,口惠而实不至,丝毫没有负起一点责任和义务,小人也,如何指望担当大任呢?这个已经麻木的他,除了自肥,还能干什么呢?即使王丹回到大陆,也不过又给那里增多了一个腐败分子。最多,是给大陆已经很多而且已经过剩的腐败分子,增多了一个腐败分子的领袖,如此而已。王丹这样的腐败分子,是法国人最喜欢的类型,难怪他们喜欢抬举他。可是法国人连德国都打不过,别说瓦解共产党的祖国苏联了。

此文于2019年09月1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