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冷战结束使得人们吸毒上瘾]
谢选骏文集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我更伟大
·要是胡适多一点宽容
·除了太监谁没有两个弹
·佛教为制毒窝点保驾护航
·当无产阶级专政的淫威渗透美利坚加拿大
·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野鸡大学还是雄安大学
·郭文贵为何如此值钱
·苏珊·桑塔格为什么会去中国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环时加入“反美就是反中共”——胡锡进是反共分子
·叛徒毛泽东包庇叛徒康生——这就砸烂了毛泽东的狗头
·独裁国家的信息民主
·美中贸易战成全习近平的全球战略
·中国的跳岛(台湾)战略面临挫败
·龙神又吃人
·马也会长兔唇吗
·特朗普正在帮助中国走向文明吗
·台湾正式升格为美国盟国了
·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除了法院没有特权
·当总统是最好的享受
·佛教比共产党更加堕落和唯物主义
·江泽民说她被轮奸是罪有应得
·抗战胜利却丢了蒙古
·民选政府才会照顾人民
·微信是极权主义的产物
·好人不可能联合起来
·中国文明整合美国
·新一代恐怖分子的首脑诞生了
·吹牛犯法吗
·实战与花枪
·中国需要远交近攻、以邻为壑
·《遇见你之前》(Me Before You,2016)影射霍金吗
·自由的中国才能崛起
·中国游客是俄罗斯的衣食父母
·“军委主席就是一把手”的地方
·戈培尔精神传到英国
·不做生意才不会坐牢
·有钱却没有信用
·红色旅游有无死亡保险
·印度人为何欺软怕硬
·扫兴的东西最实惠
·如果列宁律师成功就不会有十月革命了
·未经授权的统治者是万恶之源
·会有第二次太平洋战争吗
·叫花子颂歌
·李鸿章只知大炮不懂文明
·马云要把客户都变成和尚吗
·叫美国人替我擦鞋
·没有自由就没有芯片,要芯片先给人自由吧
·美国为何点名批判盟国土耳其
·骗子制衡使其从良
·强奸犯人可以在此解放建国
·科米新书是要公义还是要复仇
·每个人都想独裁
·缺乏创新能力的共产党社会何以为继
·日本母的又要中国公的配种了
·五一节就是“无一节”,信息社会没有无产阶级
·全球互联网都将变成中国的局域网
·中国为何不敢武力威胁台湾
·中科院竟成萨满教的巢穴
·西方文明的东方化
·台湾独立国号“台北”
·台湾想上演敦刻尔克吗
·外强中干的中国芯
·投降越南从轻,投降美国从重
·红色历史的终结
·台湾会不会被逼变成塞班或波多黎各
·六四屠杀的社会后遗症
·法国海军是不祥之兆
·芬兰朝鲜方枘圆凿
·樊纲是一条理论界的乏走狗
·巴菲特是第五纵队成员吗
·不是养不起,而是生了没有用
·特朗普上任一年说3000多次谎话属于比较诚实的傻瓜
·中国的人血馒头不好吃了
·官方杀人魔
·川普总统终于累了
·诺贝尔文学奖是怎样选出来的
·旗袍是汉奸贱民禽兽的标志吗/“中华民国亡于旗袍!”
·信靠教廷的权势还是信靠基督的宝血
·虚无与颓废是世俗文明的最后归宿
·民主监督可能弄假成真
·要马克思还是要美国
·美国人对中国是攘外还是安内的判断完全错误
·反网络主权
·政府最缺德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洋垃圾
·小说《大典》为电子监控做广告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冷战结束使得人们吸毒上瘾

   谢选骏:冷战结束使得人们吸毒上瘾
   
   《特朗普:鸦片类药物泛滥 宣布全美进入紧急状态》(2017年10月27日 看看新闻)报道:
   
   特朗普表示,在美国,用药过量而死的人数,比枪杀和车祸加在一起还要多,而鸦片类药物对美国造成的危害,甚至超过他见过的任何一种毒品,必须采取紧急行动。


   美国总统特朗普:“一起努力,我们将阻止鸦片类药物流行,使我们的国家摆脱可怕的药物滥用。是的,我们会战胜它!”
   
   特朗普当天签署一项总统备忘录,要求卫生部代理部长 哈格 宣布公共卫生紧急状态,有效期是90天,并可以延长。
   
   不过,联邦政府并没有为此拨出专款。对此,众议院民主党领袖佩洛希说,特朗普宣布进入紧急状态,却不拨出新的大笔经费,不可能取得成功。
   
   鸦片类药物可以止痛,但是它也有强大的副作用。当鸦片类药物和其他药品混和使用时,服用的人就可能上瘾。如果拿不到合法的鸦片类药物,他们就会转向海洛因这类更便宜的非法替代品。
   
   去年,美国光是滥用鸦片处方药,加上非法使用海洛因,就导致近六万人死亡,每一天近100人因为鸦片类药物的过量使用而失去性命。而鸦片服用过量、对鸦片的依赖以及滥用,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将近790亿美元。
   
   《美国鸦片危机:因滥用处方药每年7万人死亡》(原创带上摄影去旅行2019.3.5)报道:
   
   美国每年有约7万人死于药物滥用,自1980年代以来,过量用药死亡率每年以7.6%的速度持续增长。药物滥用估计还将在未来5到10年继续肆虐,造成每年超过5万人死亡。2017年美国药物滥用死亡人数中,约有4.76万人是因为过量服用鸦片类药物。
   
   鸦片类药物上瘾和滥用已演变成美国最严重的公共卫生危机,其背后是从滥用处方止痛药延伸出的种种社会问题。图为纽约市一名海洛英成瘾的女性。
   
   尽管美国过量服用鸦片类药物死亡人数中,仅32%是因处方药滥用,余下比例是因非法吸食海洛英和芬太尼。不过每4名海洛英吸食者就有3人最初是因为处方止痛药成瘾,才会愈陷愈深。图为宾夕法尼亚州另一宗海洛英使用过量个案,这样的场景在美国并不少见。
   
   1853年伍兹发明皮下注射针头,并宣称注射吗啡不会导致药物成瘾,这项发明为鸦片类药物滥用危机埋下伏笔。美国南北战争期间(1861至1865年)注射针筒与吗啡普及,多达10万名退役军人药物成瘾。
   
   20世纪的美国,鸦片类药物仅适用于手术及纾缓治疗等有限的合法用途,海洛英也是受管制药品。1996年,私营制药公司普渡(Purdue)研发出OxyContin,一种药效是吗啡双倍的鸦片类药物。图为处方止痛药丸。
   
   美国多间制药公司亦发明类似OxyContin的鸦片类药物,并可凭医生处方获得。制药商宣称这类药物上瘾风险不足1%,可缓解慢性疼痛长达12小时,并向国内医生强烈推荐这类药物。图为一名昏睡过去的处方止痛药成瘾者。
   
   事实上OxyContin药效在8个小时后便逐渐消失,令病人产生更强烈药物需求,且其对慢性疼痛的长期疗效有待考量。然而普渡制药公司却以假性成瘾说辞混淆视听,称患者是为了避免未经治疗的疼痛才加大药物需求。
   
   上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医生开出大量鸦片类药物,但患者报告的疼痛程度并无减低。1999至2011年鸦片类药物销量翻了两番,过量用药死亡人数随之激增。2012年美国开出2.55亿张鸦片类药物处方,数量达到顶峰。
   
   即使医生逐渐减少鸦片类药物处方,2015年美国人均鸦片类药物的摄入量仍是欧洲人的四倍。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直到2016年才修订指引,限制人们获取鸦片类药物。
   
   白宫经济顾问估计,2015年全国鸦片类药物危机产生的社会成本达5040亿美元,占GDP的2.8%。美国不少州分及城镇起诉大型鸦片类药物制药商和分销商,试图弥补部分社会成本。2017年普渡制药商因虚假宣传而罚款6亿美元。图为一名无家可归的美国瘾君子。
   
   美国鸦片危机也不可完全归咎于制药商,糟糕的医疗体系也是其中一个原因。许多鸦片类药物成瘾者是贫困阶层人士。美国医疗体系过度监管、医疗成本高昂,医疗结构混乱,更加限制民众获得治疗的机会。图中这名瘾君子已在街头流浪至少5年。
   
   美国滥用药物与精神卫生服务局指出,符合鸦片类药物成瘾医疗标准的美国人达210万,当中仅二成患者得以接受治疗。
   
   当美国政府对鸦片危机有所反应时,危机已从处方止痛药滥用演变成非法鸦片类药物泛滥,例如海洛英、芬太尼。鸦片类药物原是用于缓解癌症患者和其他重症患者的极度痛苦,本应严加管控,而今在美国却唾手可得。
   
   美国目前推出的挽救鸦片危机措施亦不能从根本上杜绝药物滥用。鉴于海洛英或芬太尼的售价为5美元(约35人民币),或更低,较每粒处方止痛药丸50美元(约350人民币)的售价为少,这场危机很有机会扩大。图为装有海洛英与芬太尼的容器。
   
   如果美国落实防止鸦片类药物滥用的所有政策,未来十年死亡人数估计将下降12.2%。不过《经济学人》称,以美国政府对鸦片危机反应迟缓及不足的现状,药物过量死亡率居高不下将成为美国新常态。
   
   谢选骏指出: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处方药使用率急剧上升。而紧急状态宣布以来也已经两年了。但是情况毫无改善,而且继恶化,越演越烈!有迹象表明,官方试图控制这种趋势的后果,不过是迫使人们进入非法药品市场而已。例如过去10年中,美国鸦片类药物服用过量造成的死亡人数增加了一倍多。为什么是“自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呢?我认为,这是因为“冷战结束使得人们吸毒上瘾”。那么,为什么冷战结束会使得人们吸毒上瘾呢?我认为,这是因为人们失去了奋斗目标,“历史终结”的虚无主义吞噬了一切。所以说,为了克服毒品泛滥,必须重回冷战状态!直到建立全球政府!
   

此文于2019年09月12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