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为免再烧柴,不让青山留]
谢选骏文集
·学科·外篇二十八章、电影的首尾与人生的首尾
·学科·外篇二十九章、人的创造和神的创造
·学科·外篇三十章、思想的魔力、劳动的福音
·学科·外篇三十一章、“文明没落”演化“种族危机”
·学科·外篇三十二章、测不准还是测得准
·学科·外篇三十三章、越大的城市,越为强烈的独立精神
·学科·外篇三十四章、自由主义与市场垄断
·学科·外篇三十五章、猎巫狂热与“阶级斗争”
·学科·外篇三十六章、“向前逃跑”与“历史的原创”
·学科·外篇三十七章、人生和量子都是思想的产物
·华尔街的名言吸引受害人上当
·搁置判断与接受信仰
·思想主权第三部上“社会·内篇”第一章思想主权创造国家主权
·扑灭一种思想的最快方法
·汉朝开始中国人喜欢伪造东西
·满洲人是怎样糟蹋儒教的
·罗马教廷的“外行领导内行”
·巩固奴隶社会,必先制造饥荒
·国家把头与思想摇钱树
·没有心肝的浪漫主义
·领袖要假装为人民服务
·美国的路霸公司启发我们
·种族歧视的双面性
·社会·内篇十二章、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皇太极”与“日本天皇”
·“军阀建国”不限于现代中国
·奥斯卡金像的高度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免再烧柴,不让青山留

   谢选骏:为免再烧柴,不让青山留
   
   《目睹美国一场死刑判决:意义在哪里?》(译言网 2019-09-07)报道:
   
   当司法部长威廉·巴尔(William Barr)宣布在1月底前处死5名联邦囚犯的计划时,他启动了一项可能是美国政府自2003年以来首次执行的死刑。


   
   事实上,联邦政府在过去56年里只执行过三次死刑,其中最让人难忘的一次就是1995年在俄克拉荷马城(Oklahoma City)制造炸弹袭击的蒂莫西·麦克维(Timothy McVeigh)的死刑,麦克维的卡车炸弹导致168人死亡。
   
   另外两名死刑犯已基本被遗忘:胡安·劳尔·加扎(Juan Raul Garza),他是一名大麻走私犯,谋杀了德克萨斯州一家卡车公司的经理;路易斯·琼斯(Louis Jone Jr),一名海湾战争老兵,从一个军事基地绑架了一名十几岁的士兵,然后强奸并谋杀了她。
   
   巴尔表示:“我们有责任为受害者和他们的家人履行司法制度所强加的判决。”研究表明,死刑和谋杀率之间并不是一个正相关的关系,因此死刑的目的不是威慑,而且判处一名囚犯死刑比判处他无期徒刑成本更高。
   
   号召政府恢复死刑似乎有点难,目前只有一半的州在执行死刑。去年经由一百二十个国家在联合国大会上对死刑进行投票,最后的结果是建议暂停死刑。当听到这个消息时,我不禁想起了加扎,他在麦克维死后的第八天,也就是在同一间屋子里,在印第安纳州泰瑞豪特的美国监狱里被处决了,他的死究竟有什么意义呢?
   
   2001年6月19日,太阳早早升起,记者们站在一间小房间里,面对着挂着帘子的落地窗,等待着。绿松石窗帘拉开了,就像在剧院演出中一样,我们看到一个类似手术室的场景,墙壁和地板都铺着瓷砖。
   
   44岁的胡安·劳尔·加扎(Juan Raul Garza)静静地躺在一张高床上,一条洗过的白床单拉到了他的肩上。现在窗帘打开了,他从一扇窗户望到另一扇窗户,想看看作证人的脸。加尔扎在生命的最后几天里多次受到亲戚的探视,他要求自己的孩子们远离他,其中包括一个12岁的儿子和一个10岁的女儿。他们在镇子的另一头等着,“我不想呆在他们杀害我父亲的地方。”他的儿子说。
   
   7:04,加扎在床上说,“我只想说我很抱歉,我为我造成的所有痛苦和悲伤道歉,我请求大家的原谅。”美国陆军元帅弗兰克·安德森拿起一个红色的电话听筒,询问司法部指挥中心的人员:“可以继续执行死刑吗?”最高法院已经驳回了他的最后上诉,安德森听了一会儿,在7:05,他说“监狱长,你可以继续执行死刑了。”
   
   加扎紧张地挪动着脚,能让他的肺部和心脏停止跳动的药物,通过从一堵遥远的墙上伸出来的管子运输而来,每根管子都要花60秒的时间穿过房间进入他的身体。他眨了几下眼睛,目光变得很遥远,变得很迟钝,他的唇边微微泛蓝,他死时睁着眼睛,四分钟就结束了他的生命。
   
   监狱长哈利·G·拉平(Harley G. Lappin)宣布,“囚犯加扎于上午7点09分死亡,行刑到此结束。” 说完,证人室的窗帘拉上了,我们走进了清新早晨的空气中。我所记得的是,在一个长满青草的监狱院子里,阳光明媚,令人目眩。
   
   当死亡室内的工作人员按照程序移动加尔扎的尸体时,他的辩护律师格雷格·维尔奇奥克(Greg Wiercioch)站在监狱场地的另一边,愤怒而又挑衅地告诉我们,“这种野蛮行径总有一天会结束,但不是今天。”
   
   这些年来,令我难忘的是死亡之室里那凄凉的景象,不仅仅是2001年美国政府将一名男子处死的事实。加扎的死不会被多少人注意,更不会被人记住。当天,白宫新闻秘书阿里·弗莱舍(Ari Fleischer)说:布什总统认为,死刑得到了公平的执行,起到了遏制犯罪的作用。
   
   “加扎的死会给谁一个教训?”我想知道。一个毒品走私犯,想要谋杀,会因为加扎被处决而改变主意吗?如果我们遵循布什的推理,如果走私犯只是面临着在监狱里度过余生的前景,他会更有可能杀人吗?加扎的死会让我们的国家更安全吗?
   
   加扎被处死大约两年后,琼斯被处死。联邦政府进一步执行死刑的一个障碍是,制药公司拒绝提供其中一种致死的药物,另一个是法官们对致命注射的三种药物是否人性提出了质疑。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支持在某些案件中判处死刑,他下令对死刑执行方法进行审查。此前在俄克拉荷马州,一名囚犯在痛苦中扭动着身体,慢慢死去。
   
   在加尔扎和琼斯被处决后的几年里,公众对死刑的支持率大幅下降,尽管州当局已经处决了近700名囚犯。在过去的三年里,全国有110人被判死刑,而在20年前同期,这一数字超过了800人。根据死刑信息中心(Death Penalty Information Center)的数据,自1973年以来,被判无罪的人数达到了166人。在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多数人赞成死刑,但大法官斯蒂芬·布雷耶(Stephen Breyer)一直持反对意见,称这种做法没有合理解释。
   
   今年在怀俄明州,众议院以36票对21票通过了废除死刑法案的议案,加州州长、民主党人加文纽瑟姆(Gavin Newsom)宣布暂缓执行死刑,并拆除了圣昆廷州立监狱(San Quentin State Prison)的那间颇具传奇色彩的死刑房,从而在今年关闭了美国最大的死囚区,缓期执行了737名囚犯。他称死刑是失败的:“它没有为任何公共安全利益提供威慑,浪费了纳税人数十亿美元。最重要的是,死刑是绝对的,一旦发生人为失误,这是不可逆转的。”
   
   巴尔名单上的五名男子都因可怕的罪行被判处死刑,在没有新的司法裁决的情况下,这些死刑都是合法的。巴尔坚持认为,以正义和法治的名义恢复死刑是必要的。事实上,他似乎在说,处死罪犯是唯一的法律和道德选择。
   
   我发现自己在想,除了惩罚之外,处决这五个人还能实现什么公共目的?换句话说,如果这些人必须死,就像胡安?劳尔?加扎那样,到底是为了什么?
   ?
   网民哀嚎:
   
   2maomao 发表评论于 2019-09-07 18:45:57
   人类之所以区别于其他动物,就是因为我们知道善恶。法律的存在为的是扬善惩恶。剥夺他人生命的犯罪必须由死刑来惩治。死刑的存在一是还予受害者以公平,二是威慑尚未发生的犯罪,三是由国家出面惩治犯罪,因而杜绝了受害者方盲目报复而伤及无辜。西方民主国家废除死刑,无疑是文明输给了野蛮,仁爱输给了凶残,正义输给了邪恶!
   
   八戒. 发表评论于 2019-09-07 18:39:56
   执行死刑花费比无期徒刑多?呵呵。美国一个死刑要扯皮几十年,当然要花费巨大。对于证据并不十分可靠的罪犯,可以不用死刑,但是那些罪大恶极,又证据确凿的罪犯,为什么要拖那么久,要免死呢?死刑也许不能防止犯罪,但是却可以安慰被害者的亲友,安慰全体人民,因为这是法律公平公正的体现。罪犯剥夺了他人的生命,当然应该用自己生命的代价去偿还,如果不执行死刑,那才是不公平。
   
   车轮滚滚踏遍美国 发表评论于 2019-09-07 18:29:18
   废除死刑也只是假心假意的政治正确。少向别的国家扔炸弹,会少死许许多多无缘无故的人。
   
   裘千里 发表评论于 2019-09-07 18:26:41
   联邦政府在过去56年里只执行过三次死刑。罪犯的人权比谁都重要,都应该养起来,让他们安度晚年!
   
   落基山石头 发表评论于 2019-09-07 18:25:11
   世界上的一切都应该有个平衡。如果这些罪大恶极之徒不受到应有的惩罚,那些受害者,以及他们的家人心里能平衡吗?如果滥杀无辜之徒不被执行死刑,那些逝去的冤魂,以及他们的家人,心里能平衡吗?一切罔顾这些平衡的,都是虚伪的假慈悲!
   
   Armin 发表评论于 2019-09-07 18:24:28
   US Marshal成了美国陆军元帅,真牛比啊!美国警察不同的部门叫不同的名字,市警察叫Police,县(郡)警察叫Sheriff,州警察叫Trooper,联邦警察叫US Marshal。
   
   笑薇. 发表评论于 2019-09-07 18:19:01
   “研究表明,死刑和谋杀率之间并不是一个正相关的关系,” 哪些研究得出这样的结论?研究通过什么方法进行的?
   
   L1 发表评论于 2019-09-07 17:37:21
   “加扎的死会给谁一个教训?”我想知道。一个毒品走私犯,想要谋杀,会因为加扎被处决而改变主意吗?如果我们遵循布什的推理,如果走私犯只是面临着在监狱里度过余生的前景,他会更有可能杀人吗?加扎的死会让我们的国家更安全吗?
   --------------------------
   加扎的死会让我们的国家更安全吗?不一定。但是如果每个像加扎一样的罪犯,都能够及时地被处以死刑,国家一定会更安全。
   
   大宋屯 发表评论于 2019-09-07 17:34:00
   对肆意剥夺他人生命的罪犯,这么做才是公平及正义?
   
   谢选骏指出:我发现,上述高论都忽略了一个事情,那就是只要不执行死刑,死刑犯难免有一天会越狱或得到假释甚至赦免而出狱,于是难免再干一票甚至多票,再添一些额外的亡魂——所以执行死刑的作用之一,就是“为免再烧柴,不让青山留”。否则,“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事情,难保不出。
(2019/09/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