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胡适的糊涂和苏俄的真诚]
东海一枭(余樟法)
·天道地道人道仁道中道王道
·道歉:习不进反退,我始料不及
·强烈抗议
·大人识大体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二)
·极权主义的运气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贫困问题和道德问题
·中华特色的哲学
·撒哈拉地区贫困的根源
·鼠辈枉猖獗,大爷还是爷---致诸位微友
·这个老师太无知
·正名:请称“中华人民共和国”为马邦
·邪不胜正,邪恶必亡
·美国代表自由,儒家代表仁义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不要离开儒家讲道德
·为什么社会主义能够延续至今
·为己、无私和自利
·礼主敬,乐主和
·荀子不配为师
·西方文化:从准性恶到准性善
·郭巨埋儿,天理难容
·向伟大的美国致敬
·道德必须大谈
·道德有什么用?
·反儒是通往邪恶和苦难的捷径---我的两个决定
·关于福利制度
·辟马弘儒伩之责
·学问宜博不宜杂---杂家漫谈
·德字八义
·自由的儒诗
·关于道德答客疑(二则)
·道家圣人和儒家圣人
·关于社核价值观
·极权主义为什么难以改良
·我们应该有一个皇帝
·正不胜邪的三种情况
·关于治理体系
·商企九段
·道本论
·革命的条件
·权力资本主义
·权力资本主义
·天道论(二)
·为中共指路(旧作新发)
·四大政治谬论
·天道精神
·中国人和马邦人(一)
·谁与我赌二十万?
·儒家之最爱
·马学不可救药,马政不可修正
·谁之罪
·欲得道,先明理
·在保障个体权益的基础上追求集体利益最大化
·小人易变和君子不退
·中国人和马邦人(二)
·君子的天职
·悲愤气填膺,有泪如倾
·柏杨一言三大谬
·东海的梦
·文化的最高决定性
·恶报的五种方式
·伟大的以色列(随笔八篇)
·所谓自由
·让中国回归常道
·棒喝某某某
·所谓自由(三)
·儒家圣经不怕批判,儒家不会批判圣经
·王道政治与伊教政治
·所谓自由(四)
·所谓自由(五)
·所谓自由(六)
·把自由还给中国人民
·一阴一阳之谓道---揭示道德最高机密
·求生存、求自由和求仁义
·伪善论
·所谓自由(七)
·乐取西方之善,追求王道之美----为西方自由一辩
·美国人民有福了
·请先向自由前辈们致敬
·自由微谈(微言集)
·“他们在捍卫自己的尊严和自由”
·骂人的资格
·郷岡微论
·行权原则和行政原则(外三篇)
·天赋人权论
·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中国最紧迫的任务
·对里根短语的补充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
·它妈的骗谁呢(外三篇)
·极权必灭,暴政必亡
·恶人最易招厄运
·东海六大
·叙利亚的无解和美国的无奈
·智商五级分类法
·战士何以称彩虹----关于《彩虹战士》的用典答客难
·真理微论
·为了自由,哪怕天崩地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胡适的糊涂和苏俄的真诚

   胡适的糊涂和苏俄的真诚
   《高力克:徐志摩与胡适的苏俄之争》一文写道:
   
   “五四以后,胡适亦受到社会主义思潮的影响,思想上渐生亲社会主义的左翼倾向。1926年是胡适思想生涯中最激进的时段,此时其思想“左”倾由于莫斯科之旅而达到顶点。1926年7月,胡适赴伦敦出席中英庚款委员会全体会议,取道西伯利亚铁路,中途抵莫斯科游历三日。在莫斯科的所见所闻令胡适激赏不已,他盛赞苏俄新政为“空前伟大的政治新试验”。在给北大友人张慰慈的信中,胡适热情洋溢地赞扬了苏俄政治的理想主义和计划性:‘此间的人正是我前日信中所说有理想与理想主义的政治家;他们的理想也许有我们爱自由的人不能完全赞同的,但他们的意志的专笃(Seriousness of purpose),却是我们不能不十分顶礼佩服的。他们在此做一个空前的伟大政治新试验;他们有理想,有计划,有绝对的信心,只此三项就足使我们愧死。我们这个醉生梦死的民族怎么配批评苏俄!’”
   


   这段话足以说明两个问题。其一、胡适思想混杂,思维混乱,自由主义立场观点大不正。东海曾称之为自由主义杂家,名副其实。胡适作为新文化运动的领袖和亲美派自由主义的代表,尚且如此糊涂,遑论其它学者。胡适后来对苏俄有所警惕,但对社会主义的邪恶始终缺乏必要的认知和批判。
   
   其二、马教初兴之时,不少人颇有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颇有信仰和理想的真诚。这股势力曾经笼罩大半个地球,能够拖延大半个世纪,其力量的源泉在此。单纯的欺诈不可怕,单纯的暴力也不可怕,欺诈暴力结合可怕,但也有限,欺诈暴力的邪恶与信仰理想的真诚相结合,那才是最可怕的,危害不可限量,灾难不可限量。2019、9、1
   
   
   祝福新生
   《一个穆斯林的醒悟:伊斯兰教是荒谬的骗局》一文作者是一个穆斯林,从小对伊斯兰教耳濡目染,但是随着阅历的增长,对曾经的信仰产生了疑惑,进而放弃了导致迷茫的信仰,感觉如同新生,遂写下了本文。文章开头写道:“我总是希望享受个人自由,希望看到人人平等,希望为这个世界变得更好而做些事情。然而,孩提时代所受的伊斯兰教育总是试图将这些理念挤出我的头脑。”这三点希望和理念,就是良知的作用。只是开始时力量微弱,让作者“在我的思想和伊斯兰教义之间我不知道如何做出选择”。好在作者经过一番努力,终于作出了正确的选择。希望越来越多的伊教马教中人,有机会像作者那样获得觉醒和新生。2019、9、1

此文于2019年09月0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