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我为什么有点瞧不起佛教?]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归儒未必皆君子,反儒必定非正人)
·对重罪轻判和废死主张的异议
·今日微言(真话直说是对人最高的尊重)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重判“刺死辱母者”案
·今日微言(儒家在上,不少人小命难保)
·粟子珍:余兄一议(东海附言)
·贫弱不是作恶的理由
·《心际歌》(大型组诗)
·今日微言(我是绵羊也是猛狮)
·给我黄我就自豪地黄(组诗)
·彩虹战士(组诗)
·手把仁旗迎大潮----读《文化的重建》有感
·中国近代知识分子最大败笔——反儒运动
·今日微言(向习王当局要言论特权)
·圣经王道有本末---对陈来先生的五点异议
·今日微言(老子见孔子,有眼竟无珠)
·今日微言(昧于良知是最大的愚昧)
·今日微言(欲图雄安天下,唯有文化开新)
·今日微言(基本是非不明,不配为文化人)
·君子的三种特征
·儒文化和马主义
·今日微言(邪恶终将灭亡,上天毕竟公平)
·今日微言(应给朝鲜最后通牒三点)
·今日微言(国策官纪:友美学美,尊孔尊儒)
·今日微言(为了一个文明、光明的新中国)
·今日微言(有能力阻止犯罪而不阻止,就是罪过)
·今日微言(东海为什么挺习王)
·今日微言(季检察长颇堪欣赏)
·今日微言(伟大的领袖,历史的趋势)
·圣贤让人舒服吗?
·今日微言(应在金氏闯出大祸前消灭之)
·今日微言(不绝缘,不攀缘,只随缘)
·今日微言(让善人都得到善报,让恶行都受到惩罚)
·今日微言(谤誉无不可,入耳无不顺)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论语点睛》:子产具有四美德
·今日微言(年龄不是免责的金牌,时代不是卸罪的平台)
·儒门三大杂家
·今日微言(最需要启蒙的恰是启蒙派)
·今日微言(尊我贱我誉我谤我都无所谓)
·今日微言(二十世纪最伟大的思想家)
·启蒙胡适
·儒理普适于一切时代(答客问)
·预测:彻底去毛知几时
·有人誉自心发,自喜功不唐捐
·两个判断,立此为证
·如何对待恶女恶少---从仲大军事件说起
·也论知识分子的堕落
·知识分子的责任
·今日微言(不懂五常不正常,不读五经不正经)
·今日微言(哪里是祖国,哪里就应该自由)
·如何对治恐怖主义
·重申一大儒戒,正论“神道设教”
·关于马学儒化和儒学马化----与钱逊教授商榷
·诸侯可否为匹夫兴师复仇?
·《论语点睛》:善与人交晏平仲
·走仁本主义道路
·推荐一篇短文(吴翼之:仁論)
·郄雍治盗的故事
·郄雍治盗的故事
·道论:孔孟真传付嘱有心人
·今日微言(人心已如此,天意何须问)
·周予同的真面目
·周予同的真面目
·杀我任何国民,都是对我国家尊严的冒犯!
·周弘、东海论鬼神
·今日微言(比愚昧更强大是文明的重要特征)
·今日微言(比愚昧更强大是文明的重要特征)
·要习惯我才是爷(七首)
·张巡功罪论
·无论立场如何,枪口一致对外!
·今日微言(有失败的英雄,没有失败的圣贤)
·今日微言(身逢乱世发危言)
·陈寅恪先生:儒门杂家
·到底是谁无知----小驳葛兆光
·三昧分子妄论多---小驳葛兆光之二
·内圣外王微论
·对治和超越个人主义---从黄玉顺文章说起(微论)
·美国人对毛氏的态度
·毛氏最根本的错误
·敬告国家教材委员会(微论)
·《商君书批判》前言
·孟子辟杨墨,我们辟什么(微论)
·道器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杂时代和习先生(微论)
·家天下君主制三大弊
·《墨子批判》前言
·今日微言(学不通天人,毕竟不通)
·俞可平简批
·死刑微论(微言集萃)
·丧心病狂的司法,伤天害理的判决
·今日微言(暴民的三大特征)
·【《大学》《儒行》精义】前言
·关于宗教、绿化和恐怖主义(微论)
·杜运辉正邪颠倒
·杜运辉正邪颠倒
·利用微论---为习近平先生小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为什么有点瞧不起佛教?

   我为什么有点瞧不起佛教?东海文章《肋骨折来当火把,头颅昂去对狼牙》说:

   “佛心固明,米粒之珠,怎配与良知之光相提并论。佛法可以修身,只能修成涅槃空寂,不足以修成彻上彻下彻里彻外的良知。佛法足以解脱,不足以入世,更不足建设王道和实现大同,何如仁本主义体系,修齐治平,无不适用,圣德王道,皆从中出。佛心有限,仁心无限;佛心有漏,仁心无缺。释迦重来,当念东海。我儒门随便拉一个君子出来,都比释迦伟大得多。”

   这段话引起了某位故人的强烈不满和严厉批评,认为是“近于无知的狂语,有负一个大师之言”、“并未真正深入了解佛法”云。

   也有人认为,这段话与“除了内圣学,佛道两家是最好的道德学”之“东海律”矛盾。其实不矛盾。佛道两家是最好的道德学,前提是除了儒家内圣学。但与儒学相比,佛学就大为逊色。就像月亮,是黑夜里最大的光源,但与太阳不是一个重量级的。

   首先,佛教理论有漏,不识性与天道之全,所证佛性有耽空滞寂、体用割裂之弊,只知“无生”而不知“生生”, 只知“涅槃”而不知“天行健”,只知“万法归一”而不知“一归万法”(一指本体,万法指一切现象)。

   所谓“一归万法”就是熊十力先生所说“于一一物而皆见为乾元”。佛教认证的“一”是无为无生的,故不可能“一归万法”,这是佛教与儒家最大的区别。熊先生在《摧惑显宗记》中说:

   “乾元遍为万物实体,即于一一物而皆见为乾元,是故于器而见道,于气而显理,于物而知神,于形下而识形上,于形色而睹天性,于相对而证入绝对,于小己而透悟大我,于肉体而悟为神帝。彻乎此者,不独无生死海可厌离,实乃于人间世而显天德。人生日新盛德,富有大业,一皆天德之行健不息也。范围天地之化,裁成天地之道。曲成万物,辅相万物,极乎天地咸位,万物并育,一皆天德之行健不息也。人禀天德以成人能,即于人道实现天德,天人本不二,非可求天道于人道之外也。”

   熊先生又说:

   “孟子‘形色天性也’一语,直含佛氏《大般若》无量甚深微妙义,有其长处而无其流弊。《般若》破相显性,何如不破相而于相显性?破之固以遮执,而亦易于耽空,且有性相不得融一之过,故孟子语更妙也。诚知形色即天性,即于世间直证为天性流行,岂复有世间相乎?于一一物象或器界直认为天性显现,岂复有物象或器界相乎?于小己直证入天性,岂复有小已相乎?孟子即相显性,则不待破相而相缚已无。”(《十力语要初续》)

   这两段话深刻地阐明了佛道两家根本性的差别。佛教求天道于人道之外,正是因为不明人道。《礼记》云:“人道政为大”。不明人道,必然不明政治,不关心政治,或者关心不到位,关心不到礼乐刑政的实处。

   佛家只有内养功夫而没有外王追求,于《大学》八条目中,只有诚意正心,缺乏格物致知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积极性,原因在此,由于缺乏外王追求,其四端之心难以扩充,诚正功夫也就有限。仅仅附佛之外道和邪教层出不穷这一点,就说明佛学理论容易被奸人邪教利用。

   历史上从来没有附儒邪教,为什么?不敢也。因为儒家道德性、正义性和文明性太高了。就像圣人门下没有盗贼、阳光底下没有阴鬼一样。

   其次,佛教最大的问题是道德实践,与儒家相比天悬地殊。君不见,佛教常有害政误国现象,崇佛的帝王大多为政无道。君不见,佛门历来问题重重,常常藏污纳垢,当代佛门更是道德败坏,奸贼淫贼、物奴权奴和三帮分子无数无量。

   常有人以“沙门礼敬王者”为佛徒的三帮言行辩护。沙门礼敬王者当然没问题,但拥戴极权,赞美暴政,就是礼敬盗贼,就是助纣为虐为虎作伥,就是地狱种子!马帮沙门中,龙象罕见,地狱种子何其多也。

   百年来佛徒人数之多,远过于其它宗教,更非儒家所能望尘。2016网易佛学有文章《复兴三十年:当代中国佛教的基本数据》说:

   “根据本文引用的各项资料及估算,中国汉传佛教僧尼人数约74万(1930)、50万(1949)、10万(2006,僧尼比例2:1);佛教徒约有2至3亿(当代田野调查,这里的佛教徒意指对佛教有认同);寺院约1.5万余座(2006),其中以长江流域和东南沿海最兴盛;先后成立过71所佛学院、培养7500名学员(1912-1950),恢复或成立46所佛学院(1980-2009)。”

   姑不论负作用,佛徒众多,佛教兴旺,于政治文明和社会公平,至少正面作用和意义非常非常有限。试想,如果这些基本数据是儒家,中国的政治文明、社会和谐、人民幸福度将会高到怎样的程度。

   最后提醒两点:其一、佛学既有缺漏,又于道有得,有相当的真理性,所以“除了内圣学,佛道两家是最好的道德学”,可以与道家一起充当新中华的辅统;其二、佛门鱼龙混杂,即使败类最多的时代,也不乏真修实炼的龙象,值得众生和儒家礼敬。本文开头提及批评东海的那位故人,就是龙象之士。2019-9-28

(2019/09/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