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英国人为何深刻怀念戈培尔]
谢选骏文集
·新冷战就是新文化战
·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是细菌战产物
·川普风暴的末日来袭
·武汉肺炎患者变成了犹太人
·华人为何到哪里也没有安全感
·共产党喜欢灾难
·消灭富贵病——毛泽东主义自杀宣言
·西班牙为何要钱不要命
·边境线就是主权国家的生命线
·人类才是地球的瘟疫
·美国联邦是走向分裂还是走向帝国
·美国联邦可能正在消亡
·暴君为何趁疫打劫
·暴民为何趁疫打人
·世界首富贝佐斯陷入阿拉伯美国陷阱沦为老二
·体育表演违背了体育道德
·实证主义也是一种空想主义
·庚子赔款促成武昌起义
·武汉起疫与文化战争
·国家利益是个人自由的敌人
·香港人是全球瘟疫的种子
·狼图腾与吸血鬼
·战狼只是五毛家犬而已
·“中美关系”是两个罪犯之间的一笔交易
·毛泽东就是宋江——出卖中共、害死林彪、投靠美帝
·2020年优生学的理论与实践
·群体免疫的血腥之路就是自由之路
·自由就是自负盈亏、自生自灭、与神同在
·独立不独立是一样还是不一样
·武汉瘟疫比六四屠杀进了一步
·信任屠夫的各国理应被宰
·中国变身世界老大的最后一战
·共产党统治是百年国耻的顶峰
·黄俄嘴脸与黄俄行动
·毛邓二匪的年代是再也回不去了
·新的户口改革是切割的更为细致的血肉长城
·21世纪的新锁国时代
·打倒川普解放美国
·全球化终结联邦结构
·伊丽莎白一世是莎士比亚的组成部分
·21世纪的新价值观我早就预告过了
·祖国就要吃掉人民了
·阳光卫视是泄密还是传谣或者只是一个霉体
·有原罪却坚持不去犯罪这就是人的伟大之处了
·血债血偿的时候到了
·灾难是史诗的来源
·义工是最好的保健
·杰克·多西的推特Twitter是个饿鬼
·共产党内心崇拜抵抗六四屠杀的坦克人
·托克维尔是个大傻逼
·英国人把小说当作了先知书
·乌鸦到哪里都是黑的
·新冠病毒其实是欧洲病毒
·梵蒂冈催生了武汉病毒
·新冠病毒流出了六四的血
·两个国家凶手放纵石油淹没市场
·六四屠杀31周年烛光晚会照亮全球历史的进程
·比尔盖兹比美国更不像话
·秦岭是一条死龙
·西方文明何时关掉呼吸机
·“做人”先于“生意”
·魔鬼合成了武汉病毒
·新官武汉肺炎是优生学的利器
·西方文明的瘟疫忏悔
·牧师企图侵犯上帝的主权就沦为巫师了
·“禅院”和“佛教”一样都是语义矛盾的怪胎
·福柯的智力为何受到了限制
·易北河是美国的耻辱
·国际比较为何让人望而却步
·死和不死都一样
·人类无法摆脱灭绝的宿命
·不肯退休的不仅仅是人
·中国诗歌征服欧洲
·莎士比亚凭借英美的霸权红火了200年
·骑在儿皇帝头上作威作福
·党的妈死了
·美国瘟疫是一场全球瘟疫
·黑客才能揭穿政府的黑幕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要钱要命只能选一
·人造之还是天设之
·对于“七十年周期”的误解
·电子游戏是精神麻醉剂
·活着的诗人就是行尸走肉
·冤逝的亡灵也有利用价值
·瘟疫和饥荒都是人口过剩的结果
·“北京之春”为何不能成活
·欧美各国政府都是共产党的第五纵队
·甩锅与被甩锅
·五四青年节是丧家犬的节日
·每个省市自治区都可以分摊到一种神秘病毒
·武汉肺炎是气候变迁的恶果之一
·王充、李贽、鲁迅也都是狗官
·普京是个二尾子
·反民主与伪民主
·自由就是妨害他人的权利
·“去全球化”因噎废食——西方社会的道德堕落
·把灾难留给别人,把安全留给自己
·自己洗碗才是最高等级的生活
·远交近攻是一项自取灭亡的战略
·金钱铜臭包含疫情的尸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英国人为何深刻怀念戈培尔

   谢选骏:英国人为何深刻怀念戈培尔
   
   《骗子是如何营造“真相错觉”的》(BBC 2016年11月16日)报道:
   
   “谎言重复足够多次就成为真理”,这条宣传的定律往往被认为出自纳粹分子约瑟夫·戈培尔(Joseph Goebbels)。在心理学家看来,这与被称为“真相错觉”的效应很类似。一个典型实验将揭示这一效应如何起作用:参与者给像“梅干是干的李子”这类琐事的真实程度进行评分。有时这些陈述是真的(像刚才这一个),但有时参与者会看到一个非真的版本(例如“枣子是干的李子”)。


   
   经过几分钟甚至几周的休息后,参与者再做一次实验,但这一次他们评分的项目有些是新的,有些则是他们在之前的第一阶段就见过的。实验有一个关键的发现,人们对上次看到过的项目更倾向于评为真,而无论他们是否为真,似乎唯一的原因是他们对这些项目更熟悉。
   因此,实验室中所发现的情况似乎支撑了“谎言重复足够多次就成为真理”这一说法。如果看看周遭,你可能开始觉得从广告商到政客都在利用这个人类心理的弱点。
   但在实验室中可靠的效应并不一定是对人们现实世界中所相信的东西有重要的影响。如果你真的可以通过不断重复让谎言听起来为真,就不再需要其它任何说服技巧。
   “真相错觉”效应掌握在象约瑟夫.戈培尔这样的鼓动者手里会成为一件危险的武器。(图片来源: Getty Images)
   你已经知道的某些事实会成为一种障碍。即使一个谎言听起来似乎有理,你为何会只是因为反复听到谎言就把你所知道的事情丢在一边?
   最近,范德堡大学(Vanderbilt University)的丽萨.法齐奥(Lisa Fazio)领导的小组开始测试真相错觉效应与我们早已得到的知识之间的相互作用。它会影响我们已有的知识吗?他们使用配对好的真实与非真实陈述,但是根据参与者了解事实的可能性进行划分(比如“太平洋是地球最大的海洋”是一个“已知”的例子,也恰好是真实的;而“大西洋是地球最大的海洋”是一个非真实陈述的例子,而人们可能知道实际的情况)。
   他们的研究结果表明,与未知事项相比,“真相错觉”效应的效果对于已知事项一样强烈,这表明先期获得的知识不能阻止不断的重复动摇我们对事物合理性的判断。
   为涵盖所有情况,研究人员进行了一项研究,参与者被要求对某项陈述的真伪按照六分制给予评分,以及另一项仅有“真”“假”两个选项的研究。不断重复会提高六分制评分的数值,并增加陈述被判断为“真”的概率。不论陈述是否真实,或是否已知,不断重复都能够让它们更为可信。
   起初,这看起来像是人类理性的坏消息,但我这里怎么强调都不过分,当解释心理科学的结果时,你必须看看实际数字。
   其实法西奥和她的同事们所发现的是,一个陈述是否判断为真最大的影响因素是……它是否的确为真。重复效应无法掩盖真相。不论是否重复,人们仍然更有可能相信真相,而不是谎言。
   表明了我们如何更新自己信念的基本事实,即不断重复确有能力让事情听起来更真实,即使我们知道事实与此不同,但它并不能取代知识。
   下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会这样?答案跟你所接触到的每一条信息你所付出多少精力来严格审视它们的逻辑有关。如果每听到一些信息,你都要对照你所知道的所有事实进行评估,那么到了晚餐的时候,你肯定还在想着早饭时的事。因为我们需要做出快速的判断,所以我们采用的是直觉式(heuristics )的快捷方式,这种方式在大多数情况下做出正确的判断多过错误。依靠你听到某事的频繁程度去判断某事的真实程度只是一种策略。在任何真理比谎言更为频繁重复的宇宙中,即使只有51%比49%,这都是一个对事实进行快速与不公平判断的规则(dirty rule)。
   如果重复是唯一影响我们所相信的事情的话,那我们就有麻烦了,但它不是。我们可以运用推理的强大能力,但我们必须认识到理性的资源是有限的。我们的头脑是真相错觉的猎物,因为我们的本能是使用捷径来判断某事的真实性。通常这种方法能奏效。但有时也会误导。
   一旦我们知道了这一效应,我们可以防范它。一种作法是对为何相信我们所做的事情进行双重检查,如果有些事情似乎是合理的,到底是因为它们的确如此,还是仅仅因为我们反复被告知?这就是为什么学者们如此醉心于提供参考依据,所以我们可以查询任何说法的源头,而不是盲目信从。
   防范这一错觉的另一种办法是我们应该承担起停止重复谎言的义务。我们生活在一个用事实说话,而且应该是用事实说话的世界。如果你重复那些没有经过确认的事情,你实际上就是在帮助营造一个谎言与真相更容易混淆的世界。所以,请你在重复之前三思而后行。
   
   谢选骏指出:我早就说过了,“谎言重复足够多次就成为真理”,这条宣传的定律不是出自纳粹分子约瑟夫·戈培尔(Joseph Goebbels),而是奥斯瓦尔德·斯宾格勒一百年前在《西方的没落》中用来形容那些充斥英美报纸版面的假新闻现象的。但是BBC 在这里还是不免要重复这个“谎言重复足够多次就成为真理”的谎言,这岂不就是体现了英国人对于戈培尔的深刻怀念吗。那么,英国人为何深刻怀念戈培尔呢?我看是因为德国人愚蠢,说出了英国人“只做不说”的秘密哲学。
   

此文于2019年08月1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