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基督教让杀父仇人化敌为友]
谢选骏文集
·马可波罗游记是十字军东征的挽歌
·世界的复杂性是什么造成的
·思想主权与信息主权
·为什么共产党国家说倒就倒?
·释迦牟尼死于自杀
·“中国”的地缘价值
·谁是蒙古狼的继承人
·“网络主权”的张冠李戴
·为何越成功老板越没有力气
·文化的中国可以转移到海外了
·百年马拉松势必与共产主义决裂
·贾似道外戚误国,中国丧失粉碎蒙古最后机会
·耶路撒冷应该成为独立国家
·转移通俄门视线、耶路撒冷变成以色列首都
·欧洲人也意识到莎士比亚的谬误
·创造权与所有权
·祖先崇拜与优生学的内在冲突
·祖先崇拜与等级制度——封建礼教是一种优生学
·无知是另外一种知识
·沙特阿拉伯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策源地
·中国面对的五大挑战类似秦国
·赵小兰的婚姻事业是否性侵的蕾蕾果实
·澳纽提防中国浪潮,台湾报纸为何发抖?
·牛仔裤总统里根是不可救药的自由派
·任何体制都是被少数人操纵的
·俄罗斯想把美国变成流氓国家,北京欢迎
·卡斯特罗有个兔子家族
·美国自由派支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
·不是“锐透力”而是“文化战”
·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新时代全民体育
·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译
·无神论是犹太人进攻基督徒的思想武器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清真”就是“纳粹”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还是有上帝的”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王通复兴儒学但并不成功,为什么?
·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12岁以下65岁以上可能成为恐怖组织重点发展对象
·另类洋垃圾是否终结了
·中国警察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裸体了
·马恩列斯毛邓江胡习等都成了和尚
·不想做动物的普京想做僵尸
·土耳其语和日本语的亲缘关系
·俄罗斯国家开始消失了
·谢选骏:“净化”的结果往往适得其反
·上海终于开始创新了
·从“圣战”到“牲战”——伊斯兰主义与石油泡沫
·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德国为何乐于接纳伊斯兰恐怖分子
·台湾能够搬到中途岛去吗
·日本烟民国家为何寿命世界第一
·奥地利再破维也纳之围
·犹太共产主义教程
·做孤魂野鬼还是动物园里的猴子
·狗可以成为风云人物吗
·管教不严、自取其辱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网络主权必将彻底改造国家主权——“1984年噩梦”里的反极权主义
·单向灌输的极权已死——为什么说《娱乐至死》也已经死掉了
·班农和王岐山联手对抗中国威胁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胡鞍钢又在反对习近平
·年轻的希特勒总理宣誓就职了
·人工智能的成王败寇
·如果皇帝的后裔不是近亲通婚
·神秘力量干扰川普插手耶路撒冷事务
·秦汉帝国和罗马帝国谁更牛
·哪个内鬼向澳大利亚新加坡出卖了中国
·印度人在藏南和东北地区都做贼心虚
·为什么英国是老牌帝国主义国家
·心理治疗不能代替决策过程
·刘邦比嬴政更加残暴所以搞定中国
·在美国扳倒苏联之前中国就自动跪下了
·英国期待着我的征服
·卡车公司是一这个恐怖集团
·谁说纸上不能谈兵
·华人患有痴呆症的越来越多
·三星就是韩国的象征(Note7爆炸门)
·洋人与缠足
·打猎就是欺负弱小
·旅游就是揭示自己的原有
·长官腔调与美国的地方自治
·托尔维克只是一个记者——美国的民主与乌合之众
·美国摒弃上帝,中国阅读圣经
·普罗提诺《九章集》与埃及巴比伦影响
·怎样把自己变成一个畅销的产品
·中国为什么裸官众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基督教让杀父仇人化敌为友

   谢选骏:基督教让杀父仇人化敌为友
   
   《全世界第一个基督教国家是……?》(BBC 2017年5月2日)报道:
   
   虔诚的历史


   
   亚美尼亚是位于西亚的一个小国,人口只有300万。但它在宗教史上却居于相当重要的地位:大多数历史学家认为,公元301年,它成为世界上第一个信奉基督教的国家。
   如今,约有95%的亚美尼亚人是基督教徒,该国的信教历史可通过一些遗址和古迹追溯。
   精神领袖
   据传说,亚美尼亚使徒教会(Armenian Apostolic Church)的第一任领袖是贵族之后、启蒙者格列高列(Gregory the Illuminator)。他的父亲阿纳格(Anag)曾因暗杀亚美尼亚国王科夫罗夫二世(Khosrov II)并被定罪处决。但格列高列逃到了卡帕多西亚(Cappadocia),在那里他被圣菲尔米连(St. Firmilian)主教抚养长大。
   格列高列在成年后回到家园。他希望亚美尼亚的国王皈依基督教,并连同亚美尼亚的人们一起皈依。当被杀害的国王科夫罗夫二世的儿子、国王梯里达底三世(King Tiridates III)得知格列高列回国时,他把格里高利关进监狱。他坚持要求格里高利放弃基督教信仰,但遭到拒绝。在大约十三年的监禁之后,格列高列让国王梯里达底三世相信了信仰的力量,并成功让他皈依基督教。于是,在公元301年,梯里达底三世宣布基督教成为亚美尼亚的国教。
   过去的痕迹
   加尼(Garni)城堡坐落在亚美尼亚科泰耶省(Kotayk Province)中部加尼村附近的悬崖边缘。城堡内有一座寺庙,是国王梯里达底一世(King Tiridates I)在公元一世纪建立的,早于基督教开始在亚美尼亚传播。据说寺庙是为亚美尼亚神话中的一个太阳神所建。
   许多异教徒寺庙在梯里达底三世宣布基督教为正式国教时被毁,但加尼是少数幸存的寺庙之一。今天,它是亚美尼亚新异教主义的象征,每年接待访客超过13.6万人次,成为亚美尼亚最受欢迎的旅游景点之一。
   圣徒教堂
   亚美尼亚首都埃里温(Yerevan)的西部有一座圣城瓦加尔沙帕特(Vagharshapat)。圣贾亚尼教堂(St. Gayane Church)就在这里,它建于公元630年,现在是一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女道长圣贾亚尼(Gayane)就是在这里被梯里达底三世处死,罪名是信仰基督教,因为当时梯里达底三世尚未皈依。贾亚尼后来被亚美尼亚教会封为圣徒。她的坟墓就在圣贾亚尼教堂的地下。
   曾经的地牢
   霍尔维拉普(KhorVirap)是亚美尼亚东南亚亚拉拉特平原(Ararat Plain)上的一间修道院,当启蒙者格列高列回国时,梯里达底三世将他囚禁在这里。
   霍尔维拉普的教堂最初建于642年,位于地牢的上方,以纪念格列高列。1662年增建了一座较大的教堂和修道院。今天,霍尔维拉普是亚美尼亚最受欢迎的景点之一。它的教堂是婚礼和洗礼的热门地点。
   洞穴祈祷
   加尼的东北方是格加尔德修道院(Monastery of Geghard)。它是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评定的遗产遗址。修道院是亚美尼亚基督教化后由格列高列在第四世纪所建,但该建筑群中的其他建筑物最早可追溯到13世纪。它曾被命名为或"洞穴修道院"(Airivank),其中一些房间延伸到相邻的山丘,看起来像是洞穴。
   据传说,当时这座修道院被命名为格加尔德(这在亚美尼亚语中意为"矛")。据称穿刺十字架上耶稣基督的矛被带到这里。据说这支矛在格加尔德保存了500年,然后被带到瓦加尔沙帕特的埃奇米阿津大教堂(Etchmiadzin Cathedral),如今仍在展出。
   在战争中接受祝福
   叶赫希斯(Yeghegis)是亚美尼亚南部瓦约茨佐尔省(VayotsDzor)的一个城镇,这里的佐拉茨教堂(Zorats Church)建于14世纪。当时正值蒙古与与叙利亚马穆鲁克交战,亚美尼亚被蒙古占领。教堂只有一个高高的祭坛和两边的小礼拜堂。由于祭坛的高度合适,所以历史学家认为教会常常被用来祝福即将奔赴战场的亚美尼亚骑兵。
   救赎公墓
   花卉图案的十字架石雕(花卉图案)主要被视作生者或死者灵魂救赎的象征。它产生于9世纪左右,常被树立在皈依基督教的异教寺庙里,作为新信仰的象征。如今,这些石雕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一部分。
   格加尔库尼克省(Gegharkunik)的诺拉图斯墓园(Noratus Cemetery)在拥有亚美尼亚最大的十字架石雕群:一共超过800块,每一块都有独特的设计。诺拉图斯的十字架石雕是这种艺术现存的最古老的样本,其中一些可追溯到10世纪。
   古代墓地
   亚美尼亚巨石阵(Karahunj)位于埃里温以南的休尼克省(Syunik),在年代与外表上可与英国的巨石阵相提并论。它占地面积约70000平方英里,包括坟墓、中央环和巨石阵列,可追溯到7000年前。
   历史学家认为亚美尼亚巨石阵曾经是史前的坟场,因为在青铜时代,埋葬死者的一种常见形式是石棺,然后用石板盖上。巨石圈的直径可达45米,石块高达2.8米,重达10吨。该遗址的223个石块中,大约三分之一凿出小圆孔。一些科学家认为这可能是为了天文观测而建造的,亚美尼亚巨石阵有可能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天文台。
   
   谢选骏指出:亚美尼亚提供了一个“基督教让杀父仇人化敌为友”的样板,它是如此深刻隽永,难怪魔鬼国家土耳其对之恨之入骨,要对亚美尼亚人进行种族灭绝地大屠杀。因为只有基督教能让两个杀父仇人互相化敌为友,并让整个国家在福音的基础上团结起来。
   

此文于2019年08月1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