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越大就越是容不下大]
谢选骏文集
·1989年的第一枪是在中国打响的
·今天是魔诞(12月26日)
·中共已经失去灵魂、迷失方向
·文明的冲突只是部落文化的最后挣扎
·为什么不能同情印第安人
·美联社与新华社联合起来
·俄国担心自己沦为白色非洲
·两个画家的战争
·不能把纪念64变成一种手段
·保释期间日记泄露了重要机密
·美国文化分歧体现全球化的纵深
·欧洲海洋文明的悲歌
·日本的死亡笔记与中国的变天帐
·跳槽的不是辞职的
·土耳其本来是东正教的大本营
·为何叫《般若心经》而非《智慧心经》?
·欧洲人背叛上帝的后果如此严重
·县里的警察就是差点火候
·美国不对流感进行消炎处理的办法是错误的
·文天祥、史可法为何不能击败蒙古、满清
·没有核武器就没有和平
·没有核武器就没有和平
·中国人比加拿大还要坏
·斩断加拿大的手指
·维吾尔人会为阿拉伯人殉葬吗
·一边吃巧克力一边杀印第安人
·中国女犯即将超过美国
·2018年,喜乐的一年
·英国师法中国的分而治之
·有其母必有其子
·中国百余公共知识分子的垂死挣扎
·尼克松出卖美国
·毛主席偷看黄色电影
·第二次公私合营运动开始了
·新疆的澳洲化过程
·遇罗克因为匿名而送命
·百年梦碎的中国
·修昔底德陷阱否定了文明的冲突
·熊猫也是要吃肉的
·阴婚 (冥婚)与祖先崇拜
·逃兵敢于攻击将军,这就是川普获胜的原因
·中美争霸是苏美争霸的延续
·中美争霸是苏美争霸的延续
·市侩是这样炼成的
·市侩是这样炼成的
·土八路英语也是外行领导内行的恶果
·人民币贬值的速度
·75%的慈善捐助都是垃圾
·郑也夫最后的乞求
·统战部想害死习近平
·国家公园应该还给原住民
·僵尸经济的特点就是政策导向
·反共不是反华而是爱我中华
·科学——哲学——神学的125题
·中国鸦片战争的合法秘诀
·东欧野蛮人控诉西欧野蛮人洗劫了拜占庭
·外星人是殖民者后代的梦魇
·蔡英文是种族主义者
·川普抛弃库德——库德背叛美国
·共产党真爱美国总统
·青年卖命换钱,老年用钱买命
·讨伐苏联失败因为希特勒命名错误
·房奴时代宣言
·九二共识就是南北朝宣言
·伪装的难民和腐化的巡警
·割让给原住民还是割让给马克思
·宣传机器为何失灵,因为梦境飘忽不定
·宣传机器为何失灵,因为梦境飘忽不定
·千年沉疴并非五年计划可以解决
·比川普更加mother_fuxxer的来也
·冷战陷阱——从苏联的过去看中国的现在
·中国局势已经失控了
·古装戏都实现了一胎化了没救了
·去拉丁美洲戒毒旅游
·逼迫代购人士为娼的大连海关
·敲骨吸髓的治病救人
·美国开始废垃化进程
·汉族人该死
·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为何没有断子绝孙
·中国人缺乏安全感
·失主的的确确选择了窃贼
·列强就是中国的皇帝
·白求恩也是个白人优越论者
·共产党中国正在学习如何整合世界
·全球意识的诞生即将创造全球政府
·天安门屠杀三十周年亡魂归去来
·美国全国紧急状态法是走向世界帝国的基石
·现代南北朝进入晚期了
·马云原来是只鼹鼠
·错谬的《八九民运史》(陈小雅编造)
·联邦雇员以外的损失也应补偿补偿
·弱者相互原谅但强者从不宽恕
·现在的中国比毛泽东时代温柔三百多倍
·傀儡高官的下场最惨
·毛泽东火烤侄女惨死
·飞虎队摧毁了中国的文明
·飞虎队摧毁了中国的文明
·为什么要对偷听敌台施以重刑
·噗噗是否同性恋的跨国恋人
·白宫变成了川普大楼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杂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越大就越是容不下大

谢选骏:越大就越是容不下大
   
   《华为报告:华为这么大 博士怎么就待不下?》(2019年7月25日 转载华为心声社区)报道:
   
   7月23日消息,由任正非签发的华为总裁办邮件显示,华为对2019届顶尖学生实行了年薪制管理。邮件显示,华为今年将从全世界招20-30名天才“少年”,往后每年增加,以调整队伍作战能力结构。

   
   有趣的是,根据这份邮件,华为这八名“少年”员工均为博士学历。其中,最高两名员工的年薪为182万-201万元;两名员工的年薪为140.5万-156.5万元;最后还有四名员工的年薪为89.6万-100.8万元。
   
   不过,华为此前的正式书面录用通知中有明确规定:薪酬和福利等为华为保密信息,未经授权禁止扩散。华为首次向大众公开offer薪酬详情及名单,似乎可以看作公司层面的一次公关行为。
   
   2019年初,华为针对研发体系2018年离职的82名博士员工和104名在职博士员工、制造部11名在职博士员工进行了一对一的深度访谈调研和数据分析。
   
   数据显示,研发体系博士类员工近5年累计平均离职率为21.8%,入职时间越长累计离职率越高,2014年入职的博士经过4年,只有57%留下来;而制造部15-19年累计招聘博士54人,整体离职率仅为7.7%。
   
   同样一个公司,为什么却出现了两个相对极端的情况呢?华为赖以生存的研发体系为何博士离职率更高,背后的原因令人深思。
   
   以下为华为调研报告全文:
   
   
   打造引领战略领先的“华为军团”,怎样才能避免“叶公好龙”?
   
   (之一)
   
   作为公司创新主体的2012实验室及研发体系的博士员工群体为什么流失
   
   近期公司总裁办转发了《Google的秘密军团》一文,引发了网上热议,Google在发展初期为实现敢为人先、创新驱动、战略领先的溢价优势,在人才管理上实施了“杀鸡用牛刀”的策略,大量获取既能研究又能动手、既能创造又极富主动性的优秀博士,通过研究与开发一体化的过程,迅速地将人才优势转化为了技术优势、竞争优势和商业优势。从某种程度上看,这就是公司5年来一直在谈的“精兵战略”的一种实例。
   
   需要澄清的是,本文在谈精兵战略时,并不意图矮化当前硕士、本科以及一切为公司创造价值的员工对公司的积极贡献。只是聚焦我司从事研究工作的博士群体,见微知著,有利于我们更直接、深入地去分析该如何调整好人才策略与管理,让每个优秀人才能充分发挥其才智与创造的主观性,并促进我们相关部门日常业务与人力资源管理的改善。
   
   心声社区上的一个回帖给我们提供了研究的初始线索:“华为的土壤是否适合高精尖的博士的生存?其实每年公司都投入大量的专职人员在专职搞博士招聘,但是高精尖的博士入职进来的很少(待遇、口碑、岗位等因素),进来的博士留下来的也很少,留下来的博士是不是真正的有让其发挥的空间、岗位和机会?以我个人遇到的情况来看,我招的3个博士,进来一年后有两个离职了,一个就在研发干普通的开发和测试工作,很难形成独特优势。”
   
   为此,公司咨询委员会、人力资源秘书处和人力资源部人才管理部从不同视角进行了联合独立调研,选取研发2018年离职的82名博士员工和104名在职博士员工、制造部11名在职博士员工进行了一对一的深度访谈调研和数据分析,形成以下三份对比调研报告。本报告聚焦2012及研发体系从事研究工作的博士员工为什么离职。
   
   1、人才土壤“肥力”的持续流失,怎能沉淀出战略领先的基础
   
   数据分析显示公司博士类员工近5年累计平均离职率为21.8%,入职时间越长累计离职率越高,2014年入职的博士经过4年,只有57%留在公司(如下图表所示)。
   
   而其中更令人担忧的是特招博士的离职情况。特招博士主要来自国家重点实验室、已有成功项目研发实践经验的优秀博士或重点院校重点专业的优秀博士,在校招时定位为公司未来各领域内技术领军人物。但从下表数据看,33%-42%的离职率也很难说我们对这类优秀人才苗子的管理处于较好的状态吧。
   
   2、“英雄无用武之地”是人才土壤“肥力”流失的主要因素
   
   在愿意接受访谈的82名离职博士员工中,有56人反映离职的主要原因还是岗位与个人技能不匹配、主管技术能力弱导致自身发挥受限、自身特有优势无法发挥等。尤其是入职2年内的博士员工,满怀激情而来,而在一次次学无所用的心灰意冷中离去(参见下图所示)。
   
   
   
   3、华为这么大,英雄为何没有用武之地?
   
   ——工作安排随意,“用非所学”,浪费的不仅是一个员工一段时间,更是一个已经完成长期积累的价值创造资源
   
   让我们来听听离职博士员工的心声:
   
   “原先说是硬件岗位的,来了却安排做算法”,“我研究的专业方向是图像及深度学习,入职后从事偏硬件和落地的岗位”,“学图像的博士转去做知识图谱,完全要重头学起”,“研究方向是系统架构/硬件/嵌入式,入职后从事内存测试算法”,“我的方向是偏算法和基础研究的、进去之后做的工作偏维护和运维”,“研究方向信号处理,进来做网络传输方向的创新和攻关”,“激光雷达是我的核心专业,来华为太偏数字集成,当前岗位只用了我硕士学习的东西,当前岗位再做下去,相当于我几年博士都白读了”,“我是安全方向的,新部门和安全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之前是做芯片设计的,进去后安排我做后仿,媒体仿真,完全将自己当成白丁开始做”,“我想分到一个和学校研究相似的架构组继续做,结果分到了另外一种架构,不太熟,失去竞争优势”,“博士方向是做激光通信的,入职后一直做信道估计,太窄了学不到东西,离职后现在在做系统架构,现在做的东西范围更广,成长更快”,“岗位偏测试偏验证,可靠性的验证,偏研究的东西少,这个东西不太适合学历太高或比较专研的人”,“我是做机器学习的,来华为做数据库,没有用到专业能力”,“我是学IC设计的,入职后让我做测试而且是操作类测试”,“华为分的太细,部门墙,部门领域就是这块业务,非自己部门的不能去涉猎。博士想要在自己所在的领域发挥,在华为挺受约束的,一直在找,2年也没找着” ,“事少人多,一件事好几拨人在做就会产生内耗(当前有5拨人在做同一件事),而且当前内耗很严重,不能为了招博士而招博士,不能因为不差钱就拼命扩招”······
   
   ——转岗难,转岗难,人尽其才只是传说中的故事
   
   在访谈中离职博士员工也坦诚地说,其实他们还是非常希望能在公司内找到能学有所用、发挥一技之长的岗位的,但是内部转岗过程政策的不透明、种种的过程潜规则、部分主管人才的“私有化管理”让他们心有余而力不足,一走了之成了无奈之举。
   
   他们反映:“2012内部是不能转的,据说有政策限制。但离职沟通时,HR又说没有这样的政策”,“部门主管明确和我说了,要么离职,要么留在这”,“在华为,申请转部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一提就会留给领导的印象不好,后面会影响绩效”,“转部门很难,如果转不成,新的部门没去成,原部门就会进入资源池,风险太大,还不如离职了”,“入职不满1年,不符合内部人才市场的条件”,“我和领导提了,领导不想解决这个问题,说是技术负责人,不愿意放我走”······
   
   ——“武大郎”的庙,无法提供“武二郎”的发挥空间
   
   很多离职博士谈到当前随着技术种类的增多、技术变化的加快,部分主管自身技术能力的南郭化,不能很好的理解与指明技术发展的方向,严重束缚了团队与自身技术能力的发挥。比如:“项目组空降了一个主管是做软件的,不懂算法,只是push进度,从赛马里找bug,跟踪是否符合规范,也把握不住重点,不懂业务,对我们的工作指导都是副作用”,“基层LM/PM能力参差不齐,没法对博士的能力做出客观的评价,包括技术方向的判断,但高层领导水平还是挺高的”,“内部导向风气不太喜欢,基本上领导说了一句话,大家一窝蜂的都说对,如果是用户导向或技术导向也行,但如果根据某个人的意志去行,我觉得不合适的。我离职的时候,私下交流,大家也都这样认为,部长的想法,基层PL,PM只会PUSH我们不计代价去执行,从下到上基本都这样”,“整个公司在软件模式,软件人才培养或未来方式上,水平不是很高,包括领导的水平,都比较落后,不管技术水平还是管理水平,和领导做朋友平时都挺好的,但在业务上技术上的水平一般,PL也有,包括4级部门主管在内也有,当前在A公司,感觉A公司在软件方面比华为高一大截”,“领导也不懂技术方向,感觉就是瞎指挥,他以前做的比较杂,从固网过来的,我们这开拓一些新方向新领域,他可能还是追求老一套的观念,技术上也不愿太多去了解,又要去指挥”,“因为要做岗位轮换,部分中层领导在技术方向判断上不是很专业,导致他们的施政方针上前后有不同,在项目的延续性和新项目的论证上,判断不专业,出现外行领导内容,对项目基本一拍脑袋,很多时候是无法实现的,为了所谓进度要求提出一个不切实际的要求,会加大项目难度,让下面疲于奔命”,“红蓝军变成彩虹军,很多团队在干同一件事,大部分人在做无效的事,资源浪费,外行领导内容,领导判断一件事不是基于技术或客户价值判断,而是看上级的脸色,我所在的部门至少有一半的博士处于精神离职的状态,有了机会肯定会走”······
   
   ——富有挑战的机会、结果导向的简单氛围、相对宽阔的发挥空间、活跃的学习环境、能将技术想法变成实际贡献,是博士员工能真正发挥作用的组织土壤
   
   离职的博士员工不约而同地对当前与在华为时的工作环境进行了对比,提到了很多他们认为能真正发挥自身才干的组织氛围要求。比如:“现在在A公司,各部门各自创业发展的氛围比较浓,有挑战也有空间,可以自己尽力发挥。而华为类似庞大精确的机器,靠大量的人力物力投进去,大兵团,军队一般的纪律,将东西做出来。而当前公司虽然很大,但崇尚小兵团作战,在一个小团队内认为1个单兵能力强的可能顶的上3-4个能力不强的个体,可能每个组织都有各有优势吧!”,“在B公司做软件,工作比较有挑战,比较有前沿,软件比华为高一大截,包括预期收入和未来成长都比华为好一些”,“我在C公司,和现在差不多,以前在华为做平台,现在在交付线,和华为不一样,做虚头巴脑的事情比较少,领导所有的决策基于专家的技术判断。在华为没法接触到3级领导,但在这里,你交付的这个项目,交付的很有价值,你可以汇报到VP,甚至一级部门总裁,华为是3级部门要看2级部门领导的脸色,不是基于价值判断,不是看市场到底有没有需求“,“当前在D公司,更偏向落地,不会像华为一样,好多团队在争抢一个项目,这个项目交给你,认为你能做好,配套好,把相关的人都做这个方向”,“在E公司,从事现在的工作和华为一样,最核心是更自由一些,如果你觉得有问题,大家讨论后知会相关人就可以改,改完后上线测试,整个运营效率会非常高,你会感觉一直在往前推动,没有将时间花费在无用的流程,文档,一堆问题单,一堆对齐会议上,一旦事情很高效你整个工作状态就会不一样”,“华为制度比较完整,什么事都按照流程来,调研1个月,立项3个月,选择技术路径3个月,开发3个月;给个人发挥的余地不是很大,每个人都是制度下的螺丝钉,制度非常好,做什么事都经过评审,但对个人也就限制了范围,B公司偏自由,给你发挥的空间也更大,刚好是两个极端”,“在F公司很明显的不同,学习氛围不一样,华为研究院是一个比较闲的地方,没有业务压力,没有Deadline,但在F公司,我同学也在做很偏工程的事,学习劲头很足,学习新知识的氛围很浓厚,我觉得现在公司比较有自己的性格和坚持,对技术讨论更活跃,不仅仅是着手于眼前的工作,工作是暂时的,他们会挤出时间来学习,比如偏工程,因为缺乏学术的专业知识,比如几十年前就有研究过,他们就会去学,因为我是博士,他们就会来找我,他们看了之后,就会组织讨论会分享会,看这个论文的感想,做些改进,但都是自发的,自己都会有一种紧迫感,自主自发,看别人在做什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