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上访有罪颠覆政府]
谢选骏文集
·总统不问出处
·战斗民族就是强盗民族——斗争就是抢劫
·下一个就轮到蓬佩奥
·全球政府是解决气候变化问题的良方
·全球单一货币的前提是全球政府
·全球单一货币的前提是全球政府
·主权国家的妖魔正在毁灭生态平衡的系统
·中美争霸的新时代已经开始
·希尔顿老板为何自扇耳光
·马英九真是脑子坏了
·乌克兰比俄罗斯更难进行密室政治
·资源枯竭导致文明人类不再生育、野蛮部落吃掉文明人肉
·大兴机场遥对十三陵是最后的晚餐
·湖南是中国吸血鬼的故乡
·告别革命的人已经死了
·释迦牟尼成佛是从羞愧开始的
·亚斯伯格拯救地球
·人类正在啃光地皮
·中国梦忘记了中国——还把诸夷封为“主义”
·英国鬼子促成了希特勒的诞生
·香港权贵资本家捐地援助大陆权贵资本家
·黑道存在社会如何进行民主政治
·没有白人只有红人
·一刀切与瞎指挥就是不行
·解决美国流民问题的法宝
·政府作恶就是自然灾害了
·:《己亥年祭孔大典祭文》颂扬蒋介石、抹杀共产党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西方的真理
·《河殇》和六四教会了中国种树
·癌症是人体的地下党
·癌症是人体的地下党
·仇内是汉人的一个劣根性——余英时可谓一个睁眼瞎
·中国只有屈服于外来统治的习惯
·既然卖国就要彻底
·台湾人不知香港人的饥渴
·天问不如人问(A Meta Study)
·英国人是犹太灭绝营毒气室的先行者
·蒋介石10月1日无毒不丈夫
·天才必须变成疯子
·天安门屠场只能阅兵
·美国会不会运用“香港法案”制裁香港警察阻止六四屠杀的2019年版
·新时代就是毛远新和张志新互不否定
·“共清”七十年进入非常危险新时代
·川普为何打不赢贸易战
·“白人”就是美国的党员干部
·毛骨悚然的北京城
·中西方“破冰”有待于中国的基督教化
·大阅兵验证了七十年周期的精准
·共产党二十八年就变成了先富党
·宗教与民族精神
·宗教与民族精神
·巴西毒贩发明了新的丧葬方式——“猪吃人”成为“主持人”
·能够打败共产党的只有习近平自己
·七十年周期不是我的也不是传说中的罗素的,而是圣经启示的
·人类是最为凶残的野兽
·康德并不认为建立一个“世界政府”是可行的
·毛泽东只能做做土人的领袖
·川普总统为何自称狗屎
·港府《禁蒙面法》专给中共中央制造麻烦
·让野蛮人文明起来的代价极为高昂
·超人就是原始怪兽
·二英不知亡国恨
·肮脏的中国成龙污染全球
·只许警察包头不许百姓蒙面
·朝三暮四的人性为何有理
·诈死逃债的中国官商
·诈死倒债的中国官商
·神明是无法亵渎的
·英国女王为何坐马车而不坐汽车
·哲学就是对话
·鲁迅阴魂不散中国翻身无望
·电脑病毒是人类原罪的证明
·勇武派就是人民的卫士
·斯诺登可以投案证明自己无罪了
·中华联邦制如何不是中华苏维埃联盟制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体育界
·川普为何自称巫婆
·私企本是官商从来姓党
·猪的智慧超越人类
·如此活学活用望梅止渴的诈术
·台湾政府拥护中国共产党
·特朗普丢掉幻想准备投降
·马克思主义者都是乌鸦
·犬儒、脏皮士、公民抗命
·“慢活哲学”的生态基础正在消失
·小国带领全球政府
·西方科技文明要靠原始巫术苟延残喘
·日本和诺贝尔奖一样低俗
·穆斯林不能回家
·战争让人透视了人生的真相
·落井下石的废垃社会
·印尼人都比香港人值钱
·“中国梦”来自《红楼梦》的四大皆空
·浦志强自相矛盾
·苏联分裂中国自己灭亡
·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有一种事实承认叫做坚决反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访有罪颠覆政府

谢选骏:上访有罪颠覆政府
   
   《女教师进京为女儿看病被定性为“上访” 丈夫被撤职》(新京报 2019-08-04)报道:
   
   徐州女教师李秀娟通过网络发布求助信,自称和丈夫长期遭到有关方面的不公正对待,“准备离开这个世界”。新京报记者4日中午拨打其电话,接电话者自称是李秀娟的女儿,其表示,父母一早外出,没有带手机,且至今未归。

   
   新京报记者看到,网传求助信,发布于江苏徐州当地一个自媒体公号,发布者名为“李秀娟”。求助信的发布对象为“亲爱的老师同仁,全国网友,各级领导”,其开头即表明,“当您看到这封求助信时,我和先生已经在准备离开这个世界了。”
   
   举报者自称名为李秀娟,和丈夫都是徐州丰县周楼小学老师,有一儿一女,女儿今年10岁,儿子今年2岁。
   
   关于具体求助内容,上述信件中表述为,去年,自己时年9岁的女儿嘉嘉,在徐州丰县实验小学受到同学无意伤害致失明。2019年2月底,新年刚过,“此时,距离女儿眼睛被同学无意伤害致残已经快10个月了,女儿的左眼一天天黯淡,我们抱着一线希望决定到北京复诊。我定了3月3日和孩子去北京的火车票并预约了同仁医院的眼科挂号。”
   
   不过,求助人在信件中表示,当地将李秀娟一家前往北京的行为定性为“上访”,并随后对其进行“不公正对待”,要求其承认“上访”。此后,李秀娟所属的教育局,也对其进行谈话,并下发处分文件。“我的丈夫被多次批评谈话,被撤职”。
   
   李秀娟在求助信中表示,举报行为对自己和家人的心理状态都造成极大困扰。求助信中贴出的全家福照片。
   
   4日中午,新京报记者据此拨通李秀娟留下的电话,接电话者自称是是李秀娟的女儿嘉嘉,今年十岁。其告诉新京报记者,“妈妈和爸爸一大早就出门了,手机也没带,目前只有她和2岁的弟弟在家。”嘉嘉称,妈妈“昨晚哭了”,今天父母一早出门时,只给自己留了一些面包和水,而至于其去向,目前尚不得而知,也无法取得联系。嘉嘉表示,此前妈妈曾告诉自己,“会有阿姨来照顾”。
   
   附:求助信全文
   
   这封信发出时,我和丈夫准备离开这个世界了|丰县派出所副所长罗烈,教育局丁攀,这个世界的恶,你们占了一半
   
   亲爱的老师同仁,全国网友,各级领导:
   
   当您看到这封求助信时,我和先生已经在准备离开这个世界了。
   
   我叫李秀娟,我的身份证号是320321198009102249.电话号码15950651168.我们夫妻都是徐州丰县周楼小学老师,我们有一儿一女,女儿今年10岁,儿子今年2岁。在女儿失去左眼之前,我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
   
   9岁女儿嘉嘉被徐州丰县实验小学同学无意伤害致失明后,女儿哭了整整一年,而我经历了民警暴力殴打,扇耳光,莫名拘留,行政处分,长期监视的噩梦;我的丈夫被多次批评谈话,被撤职。我和丈夫永远忘不掉派出所副所长暴力殴打我的场景。我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孩子也得了恐惧症。
   
   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我们把这一年多来的遭遇写下来,我们再次请求有关人员不要再屏蔽我们的文章了,你们的心也是肉长的。
   
   带失明女儿北上看病遭徐州副所长罗烈暴打,被拘留2019年2月底,新年刚过,此时,距离女儿眼睛被同学无意伤害致残已经快10个月了,女儿的左眼一天天黯淡,我们抱着一线希望决定到北京复诊。我定了3月3日和孩子去北京的火车票并预约了同仁医院的眼科挂号。
   
   意外发生在我们出发之前,这成了我们全家人祸的开端。
   
   3月1日晚上10点,四个人走进我家:徐州丰县教育局信访办公室主任丁攀、梁寨镇中心校领导陈晨、张超和王会计。
   
   我忙着给几位客人端茶倒开水,洗水果。教育局丁攀主任突然厉声要求我退掉3月3号晚上去北京的车票。
   
   “孩子的眼睛不能耽误,3月份去北京的票也不好买,怎么突然要我退票呢?"我迟疑了一下。我回答丁攀:既然领导要求我不去了,肯定有其他工作安排,那我就下次再去,我退了票。
   
   张超和丁攀借故离开我家,并留下陈晨校长和王会计继续监视我!
   
   在我被拘留后,我才明白,两位领导是去派出所叫民警了,两位教育工作者,为了完成所谓的维稳任务,不惜给一个平民家庭带去灾难。
   
   半小时后,四位民警突然冲进入我家,他们以我涉嫌寻衅滋事为由要将我带走,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我和丈夫工作十几年来,勤勤恳恳,本本分分,我们也教育孩子诚实做人,好好学习,我们怎么可能涉嫌寻衅滋事呢?
   
   没等我反应过来,两位民警称“去一趟派出所半小时,最多一小时就让我回来”我的儿子和女儿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场景,他们被吓地大哭了。孩子坚信警察叔叔是抓坏人的,妈妈怎么也成了坏人呢?
   
   我问民警我究竟犯了什么罪要把我带走,此时,丰县城东派出所副所长罗烈破门而入“你挺牛逼,叫你走,你还不走”。他将我拖拽下楼。
   
   我穿着衬衫,光着脚,在寒冬的深夜,我大哭着问他们为什么抓我?
   
   我被罗烈摔倒在地,我双膝跪在地上,罗烈薅着我的头发,不由分说,疯狂的扇我的脸,我不知道自己被扇了多少巴掌,那是我一辈子不能忘记的屈辱,他那双硕大的黑手出现在我每一次噩梦里。
   
   被拖拽后受伤的膝盖,直到出了拘留所还只能瘸着行走
   
   罗烈将我塞到车里。迷迷糊糊中,我听到孩子在我丈夫的怀里喊着妈妈。我却怎么也睁不开眼。不知过了多久,我被带到丰县城东派出所,我的手脚被拷在审讯桌上,刺骨的冷,我的手腕和膝盖还流着血,我请求穿衣服,他们狂笑着,用着本地难以启齿的脏话辱骂着我,吃着带着热汤的外卖和水果,他们看着我淋血的右手,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关进一间狭小的铁屋里。那是一种只有在电视里才可以看得的铁笼:狭小,冰冷,防止自杀的软墙。
   在这幢威严的大楼里我度过了滴水未进,被恐吓辱骂逼供的一天一夜
   
   我清晰地听到手机在派出所接待室响了几十次,这一定是我家人打来的电话,我请求罗烈所长帮我报一声平安,他没有理我。手机就在那里兀自响着,响了一夜,手机的响铃像极了孩子喊妈妈、丈夫担心妻子的哭声,我哭了一夜。
   
   我等待着他们快些提审我,给我一些饭吃,给我一口水喝。
   
   第二天下午,副所长罗烈来给我录口供,他要我承认我3月3日去北京是上访的。
   
   我对罗烈说:我女儿的眼睛被同学甩失明了,我带女儿去北京看病,况且我也在北京同仁医院给女儿提前挂好了号,挂号记录可以在我手机查到。
   
   罗烈狞笑着说:“你看你哭的死样,像条狗一样,你这样的犯人我审的多了,我有的是办法让你招供
   
   随后罗烈要求我签字承认上访并接受行政处罚,罪名是寻衅滋事。
   
   我在纸上写到:我没有寻衅滋事,我要复议和诉讼。我几乎以哀求的口吻问他:我到底滋了什么事?
   
   罗烈称如果我再不签字,就从重处罚我。我固执地问罗烈:我认罪可以,可是你得告诉我到底犯了什么罪。
   
   罗烈说:如果你签字,我就给你喝水。当时我极度虚弱,已经一天一夜滴水未进。我还是拒绝签字。
   
   罗烈命人将我塞进车里,对看守民警称“一口水别给她喝”。随后,我被送往徐州拘留所。
   
   在拘留所得知被抓原因:疑似上访
   
    到了拘留所,管教问我身上和脸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伤,此时我才知道,自己的脸被罗烈打变形了。管教看我一直在哭,他仿佛明白了什么,他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离开了。
   
   在拘留所的七天,那是我永生不敢再回忆的日子:逼仄的空间,多人拥挤的板床,无法吞咽的餐水,解手时被多人围观,被圈养的屈辱。那些经历,每次回忆我的心都在颤抖。
   
   我年幼的儿子看见我被罗列副所长拖走跪在地上时恐慌的眼神,一直在我脑海里。
   
   在拘留所的七天,我一直摇晃着铁门,呼嚎着请求找律师,没人理我。一位大姐见我一直哭喊,便问我为什么喊冤。我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倾吐出来:
   
   2018年3月12日,丰县实验小学放学排队期间,我的女儿嘉嘉两位同班同学发生冲突,一位李姓同学的衣服拉链甩进我女儿的左眼,女儿眼睛受伤后失明,后被鉴定成八级伤残,一年多来,学校一直未妥善处理孩子的伤残赔偿问题。孩子眼睛看不见了,迄今为止,我们仍然无法就赔偿问题达成一致。我和丈夫开始走法律程序。
   
   女儿的左眼永远看不见了
   
   随着女儿视力恶化加剧,2018年7月,我带着女儿去了北京同仁医院,医生告知我们女儿的视力基本为0无法治愈了。我蹲在医院楼道哭了起来。一位同情我的大姐带我和孩子吃了一顿饭,并建议我去国家信访局咨询。
   
   在我从北京回家的前一天,我到信访局反映了女儿眼睛被伤害一事,希望社会可以关注学生在校安全。
   
   在我走出信访局大门后,我被丰县一位赵姓官员拦住。他说:有问题好解决,你女儿的问题,有学校的责任,该赔偿就赔偿,你先回家。
   
   后来我才知道,他叫赵才柱,是我们当地专门安排在北京负责截访的。
   
   第二天,我带着女儿离开北京回家。
   
   拘留所大姐听完我的陈述,她告诉我:我是因为有信访记录才被抓的。
   
   我问大姐:我带女儿去北京看病,顺便去信访局反映在校学生安全问题。我也没做坏事,抓我做什么?
   
   大姐叹了口气,没有再理我。
   
   走出拘留所,被围堵,被监视,被撤职
   
    3月9号我终于走出拘留所。我瘸着腿,头晕眼花。在拘留所小门,我等着接我的家人。
   
   意外又发生了。
   
   丰县实验小学校领导渠敬衡突然出现,强制把我弄上车,车牌号为(车牌号苏CC900U)的超大面包车,我看到了两个民警和几个校领导。我立刻感到了危险。
   
   他们启动了车辆,我大声呼救。我的丈夫和我妹妹听到了我的呼救,我妹妹拼死趴在面包车的引擎盖上,他们才把车退回了拘留所大门内。僵持近两个小时,我们报警,徐州本地民警来后,他们才放开我。
   
   重获自由后,我立刻去了徐州中心医院办理住院手续,我的身体衰弱到了极限了。
   
   他们派来监视我的人,幽灵般的盯着我
   
   在我住院的第二天,病房门口出现了多名我熟悉的面孔,他们带着口罩,监视着我的一举一动,总共有五六个人,我认出来那是丰县实验小学的老师。
   
   我入院的第三天,他们增加了人手,总共超过十人。监视我的人将车子紧停在我家车子旁边。
   
   就这样,一双双阴森森的眼睛,在楼道里,在我家车旁,在我病房,在医院走廊里,跟着我吃饭,盯着我上洗手间。他们像幽灵一样,看管着一个重刑犯人。孩子问我:妈妈,怎么那么多人跟着我们?儿子恐惧的眼神让我心碎。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