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唐宋和明清为何不同]
谢选骏文集
·3.5%比5%更加精确吗
·3.5%比5%更加精确吗(修订版)
·3.5%比5%更加精确吗(修订版)
·3.5%比5%更加精确吗(修订版)
·中国一百年来最伟大的女性
·超杀眼神与鼠目寸光
·科学就是现代神话
·川普追随卖国贼尼克松
·傅作义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俄罗斯人建造嘴炮航母
·出生在中国就可以犯罪
·大家都有机会成为张艺谋了
·唐宋和明清为何不同
·唯心主义的医学基础
·香港暴力事件应该是便衣特务所为
·解放军是罪孽深重的集体
·执法机构纵容司机的野蛮
·电信诈骗统一中国
·范仲淹是坏人
·马列主义不是文明而是野蛮
·独裁者为何都喜欢阅兵
·怪兽毛泽东为何出自湖南
·避免流血就无法维持共产党专政
·香港发生的国会纵火案
·百年树人的生物基础
·杭州母女遭中共4狗围攻
·共产党培养教育的年轻人就是行
·1989年为何流行自杀
·大监狱和小监狱
·只有百分之三的美国人相信司法机构
·婚礼怎能在凡尔赛宫这个殡仪馆里举行呢
·通过手机统治地球
·如何欺骗铁扇公主肚子里的孙悟空自己出来
·美国为何比欧洲伟大
·埃及妖后实现了柏拉图的理想国
·大阅兵丢了美国的脸
·川普勾结中共的一个旁证
·敢不敢攻台考验习近平能否超越毛邓
·共享单车与共产中国
·东南亚就是中国
·印度教徒犹如禽兽——永不抱怨的李尔王
·川普遭遇中国式退货
·川普是上帝的鞭子
·不要命才能获得幸福
·红色恐怖进化为白色恐怖
·解放军娘娘腔和清军一样不堪一击
·美国也在掩盖公共防疫的真相吗
·装修工人的敲诈勒索
·为何大家喜欢川普
·英美决裂将改变世界格局
·一国两制寿终正寝了
·奴隶对于自由的羡慕嫉妒恨
·中国式的安乐死
·谢选骏:钱钟书是一个伪国骗子
·为什么独立派能够坚持民运
·真假案犯
·良渚文化与大禹治水的关系
·共产党中国在香港问题上向美国投降了吗
·美国军队才真是人民军队
·只有比川普更加无赖的人才能打败川普
·中国高铁真有辐射
·天子是与宇宙同振的代表
·港府和文汇报都是恐怖组织
·科技文明的末日将临
·解放军的靖国神社供奉着活人
·新台币与人民币的战争
·再论美国有一个卖国集团——反川普的狂吠暴露其行踪
·监狱就是艰苦的一线
·语言巫术不懂能指和所指的区别
·李昌钰的口技胜过刑侦技术
·大陆和香港之间是否也算“文明的冲突”
·考古学家的诅咒
·中国式的囤积居奇流行美国
·社会主义就是垄断的资本主义
·白痴的支持率创新高
·误判的大纪元
·第四权也要依靠其他权力的支撑
·一种变相的治外法权
·学习共产党过滤低端人口
·澳洲是中国的殖民地
·斗而不破是共产党的软肋
·暴力对抗是中共唯一擅长的事情
·离岸信托能够抵御严刑拷打逼供财产吗
·炼狱是天国的前站
·共和党开始分裂了
·共和党开始分裂了
·共产党化不是民族同化
·川普发作干部下放运动
·张扣扣永垂不朽
·一个人干掉一个党组织
·月亮崇拜是人类最原始的信仰
·大麻合法化与新时代英雄主义
·历史学家会用假名写作吗
·黑猩猩为何不能享有人权
·有仇报仇有冤伸冤
·衰落就是休眠
·一万年只是瞬间
·模仿屈原投江应该完全彻底
·法国“天降神兵”征服英国
·真的和假的作为现象都是真的
·政府就是流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唐宋和明清为何不同

   谢选骏:唐宋和明清为何不同
   
   《唐宋圣旨与明清圣旨有何不同》(吴钩2018年7月23日)报道:
   
   在宋朝,“与士大夫共治天下”是君臣的共识,士大夫成为治理国家的主体,而不是君王的工具。历代王朝当中,宋朝的政体可以说是最为纯粹的士大夫政体。尽管君主具有最尊崇的地位,最高的裁决权,又是百官的权力源,但按宋人的理想,君主的最佳状态是作为主权的象征、道德的楷模、礼仪的代表,并不需要具体执政;国家的治理权由一个可以问责、更替、士大夫组成的政府执掌。用现代政治学概念来说,这叫做“虚君共和”;用宋人自己的话来说,叫做“权归人主,政出中书”。


   
   从圣旨的出台程序可以看出这一点。宋王朝的一份诏敕,从草拟到生效,需要经过非常严密的程序:首先由翰林学士或中书舍人起草制词,翰林学士或中书舍人如果认为君主的诏命不当,可以拒绝草制,这叫做“封还词头”。制词起草好了之后,要送门下省的给事中审核,给事中对他认为不当的诏敕也有权缴还,这叫做“封驳”。然后,作为一道正式政令的诏敕,它还需要有宰相之副署。宰相副署的意思,乃是表示诏敕出自宰相,宰相对它负责。没有宰相副署的皇帝敕命,是不具法律效力的。所以,这里我们应该澄清一个误解:唐宋时代的诏敕,并不是皇帝发出的,而是宰相机构发出的。最后,生效了的诏敕如果又发现有失当之处呢,台谏官可以提出追缴。
   
   宋代之后,如此精密、繁复的诏敕出台程序不复再有。
   
   朱元璋废除宰相制,是传统政体的一大变故。宰相制度既然作废,过去一直存在的君权与相权的相制相维,也就完全坍塌了。所以黄宗羲在《明夷待访录》“置相”篇中,劈头宣布:“有明之无善治,自高皇帝罢丞相始也。”虽然明朝后来设立了内阁制,但明内阁不是政府的领袖,“不置官属,不得专制诸司。诸司奏事,亦不得相关白”,当然也不会有副署权;其职不过是替皇上起草诏书,以及草拟批答奏章的意见稿,相当于唐宋时期的翰林学士与中书舍人。
   
   不过,明代的政制尚保留一些约束君权的机制,比如,遇大臣出缺,由“廷推”产生候选人;内阁间或有封还皇帝意旨之举;六科给事中亦有封驳诏命之权。而这三个机制到了清代就全都不存在了。
   
   清廷将内阁大学士的品秩提至一品,看似尊崇,实则上内阁沦为传抄文书的闲职;皇帝还建立了“廷寄”制度,廷寄的谕旨甚至不必经过内阁抄发,更别说封驳了;清廷又设军机处,作为皇帝的机要秘书处,原来属于内阁的权力转移到军机处,但军机处同样是皇权附庸,梁启超干脆将它比喻为“写字机器”:“军机大臣之奉上谕,则如写字机器将留声机器所传之声,按字誊出耳。”
   
   这些制度上的变化,也导致了唐宋诏敕与明清圣旨存在形式上的巨大差异。我们去看唐宋的诰命,会发现其诰文的起首,通常是一个“敕”字,或者是“门下”二字;而明清时期的诰命,往往以“奉天承运皇帝诏(制)曰”开头。这说明什么?说明唐宋时期的诏敕,例出自政府(“门下”代表宰相机构,“敕”字亦为宰相所画),是宰相领导的政府在行使执政权;而明清时期的圣旨,例出自内廷,是“奉天承运”的皇帝直接行使权力。那么,君主行权与宰相行权有什么差别吗?有。第一,君主世袭,未必皆贤,而宰相可选贤与能;第二,宰相行权,若出差错,可以问责,而君主若出差错,无法负责任。
   
   唐宋诰命的诰词之后,还有一大串签名:提出词头的宰相、起草的中书舍人、“书行”的中书舍人,“书读”的给事中、副署的宰相;而在明清人的诰命上,这一大串署名是没有的,诰词之后就是皇帝的钤印“制诰之宝”。这又说明了什么?说明唐宋诏敕的出台,需要经过层层审议的程序,每一个签名的官员都对诏敕负责;而明清诰命的出炉,尽管也有一套程序:“本部遇有应给诰敕官员,具本奏闻,仍具印信手本、开写合授散官并年籍脚色,送中书舍人,候书写完备,本部具印信手本送尚宝司,于御前用宝讫,具奏御前颁给” ,但这里除了具奏皇帝,其余的都仅仅是技术性程序,而不是政治性程序。宋人制诏过程中的繁复审议程序,在明清时期是完全看不到的。
   
   这么说来,清代的乾隆皇帝当然可以骄傲地取笑宋朝的君主“几如木偶旒缀”,是“遇事辄令廷臣聚议,众论纷纷,迄无定见”的“庸主” 。但是,一个权力不受节制的帝王是可怕的——不妨脑补一下发生在乾隆朝的惨烈文祸。相比之下,君主像宋神宗那样只能发发牢骚:“快意事更做不得一件”,而大臣可以像章惇那样回敬皇帝:“如此快意事,不做得也好”,如此才更让人放心。
   
   谢选骏:唐宋和明清为何不同?因为唐宋不是统一帝国,而像春秋战国那样有藩镇割据、外患频仍,所以开明宽容;明清是统一帝国,而像两汉那样军政一体、囊括四方,所以专制残暴。
   
   《各个朝代的圣旨都是一样的吗? 为什么要说“奉天承运”》(2018-03-28 历史阅读)报道:
   
   喜欢看古装戏的同志一定对这个场景不陌生,就是一个太监来到大臣家中宣读圣旨,而在一开头都讲的是“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好像秦,汉,唐,宋,明,清时期的圣旨都是这个样子的,可是历史真的是这样的吗?一般古装剧都不会研究这么清楚。
   
   在我国古代并不是所有的朝代都说“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这八个字。如果无论哪个朝代张口就是这八个字那么笑话就闹大了。在我国古代圣旨并没有特定的格式,不同的朝代不同的场景,以及不同的皇帝用法都不一样。那么都是有哪些区别的呢?
   
   在魏晋南北朝时期用的是“应天顺时,受兹明命”,唐朝的圣旨都是由门下省审核颁布所以在唐朝时期圣旨的开头都是“门下”两个字。虽然朝代的圣旨开头不同,但是还是受中国文化“天人感应”的影响。所以在写圣旨的时候,都要表达这是上天的意思。
   
   那么“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是谁发明的呢?其实这个人就是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我们都知道朱元璋是一个穷苦人家出生的孩子,早年又当过和尚。所以很怕别人说自己皇位来的不正统。所以经常自封为“奉天法祖”“奉天承运皇帝”,所以说圣旨的开头也就是“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明朝的时候一直施行的是这样的。后来到了清朝时期,清朝也学明朝这项制度。因为清朝时满族建立的王朝。为了阐述自己做皇帝的合法性,因此也会说“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可是清朝的圣旨用的是三种汉满蒙语言书写的。这在中国历代的圣旨中是非常明显的例外。
   
   谢选骏指出:朱元璋这个秃驴想要大家都做和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他自己一个人好好荒淫、天天无耻——后来的满洲人、共产党,也都这样了。毛泽东自称最高指示,因为他以为自己是“卑贱者最聪明”。
(2019/07/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