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最高检察院就是黑帮窝点]
谢选骏文集
·西方国家都是蛮荒丛林
·孔子学院是毛泽东思想的大学校
·是辩证法杀死了古拉格的小罗卜头兼论救赎
·你不干预政治政治就要干预你
·亚洲人比欧洲人早四五千年抵达澳洲
·长城精神扎根美国
·毛主义与伊斯兰主义一丘之貉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人为什么兽性十足
·单一民族就是土著
·土人吃土
·什么叫做“风流人物”?就是“今朝”
·中国人口减半符合毛泽东邓小平的计划
·毛泽东是“娘炮”的大姐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革命都是模仿来的
·文革的面向之一就是“造党委的反”
·大火和雾霾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大饥荒强化极权主义
·共产党为什么战胜不了宗教——只有基督教能够统一中国
·“弃国病”与“亡国奴”
·两个门罗主义之间的冲突拉开序幕
·两位功勋演员上演我的《小国时代》
·库克船长死于冒充上帝的邪教崇拜
·左派和右派都可以救命
·新疆为何无法独立
·滴滴顺风车是一个犯罪团伙
·赌城为何起诉受害者
·中国知识分子是一种“党产”
·天不生猪头,万古如长夜
·川普为何不敢宣布中国是汇率操纵国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教会组织的人员首先学会教育自己吧
·跟着老毛子死路一条
·中共是美国的盟友还是对手
·邓小平成功地愚弄了美国
·“禅宗”和“佛教”同样可笑都是胡闹
·共产党扼杀学术研究
·只有君主可以制止贪腐
·上山遗址与天子万年
·川普的圣战——把传统纸媒送进棺材,连同主编和记者控制的电子媒体!
·海纳百川与长城精神
·共产党中国如何暗度陈仓
·台湾日本的武器都是玩具吗
·美国为什么没有欧洲那么臭
·中国的“抗生素崛起”
·为何说警匪一家
·他们是怎样传教的
·无神论的流行让美国出现了《毒疫》
·Uber变成了滴滴、谷歌变成了百度
·飞行会让人类变态吗
·借来的幸福能够持久吗
·吹牛也是要交税的
·曼德拉终于搞垮了南非
·中国的三重陷阱就是三个三十年
·共享经济崩盘因为中国不适合社会主义
·中共海军能否走出长城精神
·安纳塔汉岛杀戮揭示共产主义天堂鬼话
·韩国人就是笨
·台湾至今还是一个拉美化国家
·最安全的制度也是最危险的制度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烈士都是求来的
·烈士都是求来的
·白富美的美国
·文革其实从未间断
·剪毛人除了欺负绵羊还能欺负谁
·新兴市场原来都要仰美国之鼻息
·女真蒙古满洲日本苏联为何能够入主中国
·中国怎样才能成为超级大国
·“爱国宗教”的典型代表
·川普不解小国时代的风情
·文化阶层能否统治中国
·戊戌过后两年就是灭顶之灾
·从《西方的没落》到《全球化的陷阱》
·横行霸道的公路杀手大货车
·除了美国谁会买中国和日本的货
·一带一路不如万国来朝
·极权和开放无法并存
·不是淫僧不会长
·财富就是毒药
·俄国占领的远东与外蒙古都离不开中国的滋养
·非洲君子,中国小人
·法国的文物古迹是安乐死的最佳点
·达赖喇嘛的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川普为何软了,是吃了还是拿了
·不听党的话使得美国变得伟大
·没有歧视是不可能的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推广
·骗人的悉尼野生动物园
·有钱就能逃避法律制裁
·西班牙还不如把非洲还给非洲人
·朝鲜是中国的少数民族
·瑞典是打酱油的国家吗
·商品房预售是黑社会做法
·中国确实需要一点复古主义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新疆推广
·主教徒所信的不是基督而是教皇
·亚洲人喜欢鸟笼住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高检察院就是黑帮窝点

   谢选骏:最高检察院就是黑帮窝点
   
   《扫黑除恶失控 黑社会太多 最高检察院急了》(2019年7月29日 转载新京报)报道:
   
   7月18日,最高检发布《检察机关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典型案例选编(第三辑)》,最高检要求各地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依法规范办案,既不降格处理,也不人为拔高,确保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始终在法治轨道上推进,经得起历史和法律检验。


   
   可见从最高检层面已经意识到有些地方在扫黑除恶斗争中出现了偏差,就像今年两会期间,最高检答记者问时最高检副检察长孙谦就对记者表示,“在逮捕和起诉的时候不是黑社会的就不能按黑社会批捕,不是这个犯罪的就不能按这个罪名起诉”,并对有些地方存在扫黑除恶下指标的问题明确指出“这是不可以的”!
   
   此后不久,在今年的4月9日,两高两部又联合发布“关于办理扫黑除恶案件四个意见”,在一定程度上对扫黑除恶案件办理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作出了更有操作性的规定,以防止司法实践中出现各类“跑偏”现象。
   
   近期各地扫黑除恶新花样手法:
   
   一、将几年前十几年前甚至二十年前的事,哪怕是连轻微伤都不构成的治安案件,包括已经调解结案的全部重新以寻衅滋事起诉;
   
   二、将之前已经定罪定罪量刑的案件追加被告人再次起诉;
   
   三、将之前判无罪的撤销再次起诉;
   
   四、将一个事情分成多个罪名起诉(如到人家家里讨债,第一次去是一次犯罪,第二次去是两次犯罪,第三次去就按照寻衅滋事判十年);
   
   五、追诉时效、一事不再理、上诉不加刑、再审有利被告原则、牵连犯理论、甚至追诉年龄等法律原则和法律规定全可以突破;
   
   六、罪名可以随时变换,可以随时增加,财产可以想当然查封扣押冻结使用,甚至直接接管公司管理和财务;
   
   七、罪名可以凑数,如不够轻伤定寻衅滋事,够轻伤就定故意伤害,有两个轻伤再就换成聚众斗殴,有了聚众斗殴就改为聚众扰乱社会秩序,民事纠纷就定合同诈骗,有了个合同诈骗就定敲诈勒索,有了敲诈勒索就定强迫交易,有了强迫交易就定非法侵入住宅,更狠的是将谈判行为定为强迫交易,将交易行为定为诈骗,将交易后发生纠纷的解决行为定为敲诈勒索……
   
   八、将认识的朋友定为组织成员,将年龄大的人被称之为哥哥的定为组织领导者的大哥,也有极个别更搞笑的,如当年贵州黎氏家族案,将儿子定为大哥将父亲定为小弟;
   
   九、将八竿子打不着的公司甚至在外地的公司定为黑社会的经济利益;
   
   十、将所有事都想办法定个罪,如别人堵你矿山的路你寻衅滋事,别人割你的水管你寻衅滋事,你堵别人的路你寻衅滋事,你找人家讨说法你寻衅滋事,你打别人寻衅滋事,别人打你你寻衅滋事……
   
   刑法罪名四百多个,运用当慎之又慎,不然,作为民营企业的老板都在劫难逃;
   
   孙谦检察长在政协会议中还强调对民营企业家犯罪:“不能只抓人、封财产,一涉案就送进看守所”。
   
   谢选骏指出:扫黑除恶,为何最高检察院急了?因为再追查下去,最高检察院就是黑帮窝点了。文革的时候,毛泽东鼓励红卫兵造反,中央组织部遭到冲击,以便查出中共高干的黑历史。谁知道一查下来,红卫兵竟然发掘出了毛泽东的黑材料,不仅知道毛泽东年轻的时候黄赌毒俱全,而且毛泽东还是个叛徒特务历史反革命……这把红卫兵吓得不轻,而且怀疑整个文革就是一场惊人的骗局,是一场“坏人打坏人”的闹剧,而毛泽东就是最大的黑帮分子……这件事传到了毛泽东耳里。毛黑帮立即下令逮捕当事人,马上终止文革——这件事发生在1967年。第二年开始,毛泽东就开始发动“清理阶级队伍”的反文革运动,并把知识青年下放农村,其实就是“封口运动”,把“知情人”及其相关阶层一网打尽。后来,进一步发动“一打三反”、“深挖五一六分子”等一系列反文革运动,恢复了共产党的统治。“知青”的罪过,就在于“知情”了毛泽东的黑历史。现在,按照这个路线发展下去,最高检察院也不得不把扫黑除恶运动收网了,以此避免自己沦为黑帮的窝点。
(2019/07/3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