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爱国就是热爱废垃殖民]
谢选骏文集
·英国人是犹太灭绝营毒气室的先行者
·蒋介石10月1日无毒不丈夫
·天才必须变成疯子
·天安门屠场只能阅兵
·美国会不会运用“香港法案”制裁香港警察阻止六四屠杀的2019年版
·新时代就是毛远新和张志新互不否定
·“共清”七十年进入非常危险新时代
·川普为何打不赢贸易战
·“白人”就是美国的党员干部
·毛骨悚然的北京城
·中西方“破冰”有待于中国的基督教化
·大阅兵验证了七十年周期的精准
·共产党二十八年就变成了先富党
·宗教与民族精神
·宗教与民族精神
·巴西毒贩发明了新的丧葬方式——“猪吃人”成为“主持人”
·能够打败共产党的只有习近平自己
·七十年周期不是我的也不是传说中的罗素的,而是圣经启示的
·人类是最为凶残的野兽
·康德并不认为建立一个“世界政府”是可行的
·毛泽东只能做做土人的领袖
·川普总统为何自称狗屎
·港府《禁蒙面法》专给中共中央制造麻烦
·让野蛮人文明起来的代价极为高昂
·超人就是原始怪兽
·二英不知亡国恨
·肮脏的中国成龙污染全球
·只许警察包头不许百姓蒙面
·朝三暮四的人性为何有理
·诈死逃债的中国官商
·诈死倒债的中国官商
·神明是无法亵渎的
·英国女王为何坐马车而不坐汽车
·哲学就是对话
·鲁迅阴魂不散中国翻身无望
·电脑病毒是人类原罪的证明
·勇武派就是人民的卫士
·斯诺登可以投案证明自己无罪了
·中华联邦制如何不是中华苏维埃联盟制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体育界
·川普为何自称巫婆
·私企本是官商从来姓党
·猪的智慧超越人类
·如此活学活用望梅止渴的诈术
·台湾政府拥护中国共产党
·特朗普丢掉幻想准备投降
·马克思主义者都是乌鸦
·犬儒、脏皮士、公民抗命
·“慢活哲学”的生态基础正在消失
·小国带领全球政府
·西方科技文明要靠原始巫术苟延残喘
·日本和诺贝尔奖一样低俗
·穆斯林不能回家
·战争让人透视了人生的真相
·落井下石的废垃社会
·印尼人都比香港人值钱
·“中国梦”来自《红楼梦》的四大皆空
·浦志强自相矛盾
·苏联分裂中国自己灭亡
·废垃民族热爱黄赌毒
·废垃民族需要暴君的暴力混凝土
·爱情协议还是车震通知
·民主政治就是“坏人之间势力均衡”
·国共两党的战争不是内战
·有一种事实承认叫做坚决反对
·共产党的腐化证明马客死主义的荒谬
·穆斯林的灵魂非常疲乏
·谭嗣同的幼稚可笑
·香港需要放放血
·ABC神学的蔓延
·失去了中国就失去了中国消费者
·香港事起赵紫阳安息
·全世界示威者联合起来
·汉化不是共产党化
·杀人犯推进送中法案
·投降土耳其是川普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歼灭蓝色中国的“蓝色朋友圈”
·中国人民是共产党的俘虏
·中美联合的喷火妖怪——Chimera拾人牙慧
·魔鬼的瓶子已在北极打开了
·教师被埋操场是江泽民还是胡锦涛的责任
·毛泽东集团的“弃程”诈骗——新民主主义论
·亲北京阵营害死了北京
·共产党有多少钱
·美国不是德国,古罗马是敌基督
·时代革命、光复北京!
·日皇的祖先原是恶鬼
·哥伦布的GDP
·共产党及其走狗先富了起来
·共产党及其走狗先富了起来
·毛泽东的“弃程诈骗”手法源自满清
·澳洲政府成了共产党中国的邪恶学生
·政府就是毒贩
·三自教会的末日就是基督教中国的生日
·暴力政权更迭不会引起分裂解体甚至民族毁灭
·中国崛起原来竟是僵尸崛起
·鲁滨逊漂流记的中国版
·教会合并促进了基督教中国的成型
·川普偷运进入通俄门的血腥大礼
·川普已经完成了历史使命
·阴谋论是人文主义的极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爱国就是热爱废垃殖民

   谢选骏:爱国就是热爱废垃殖民
   
   《反送中战火蔓延 昆士兰大学大陆与香港留学生打起来了》(2019年7月26日 博讯)报道:
   
   顽强的香港市民为了保护香港21日血洒元朗,“反送中”的战火在香港继续燃烧,火种还漂洋过海来到了澳洲。24日,澳大利亚昆士兰大学数十名香港学生与将近百名的澳洲学生在校园举行了一场和平的“反送中”集会。他们在校园搭起摊位,并透过和平集会来宣传反逃犯条例修正草案的主张。他们在现场建立连侬墙,让经过的学生张贴留言,并在现场举起反对中国在新疆大规模关押穆斯林的标语。


   
   政治性抗议活动在澳洲很平常,但令人始料不及的是,这事却激怒了部分中国留学生。中午1时左右,一些中国留学生到集会现场,他们高喊“香港是中国的一部份”,并用扩音器播放中国国歌,动手抢走香港与澳洲学生手上的标语,甚至有人将标语撕毁。香港和澳洲学生自然不服啊,凭什么啊?双方由口角之争,演变为相互推挤,并最终爆发了肢体冲突。后在校园保安和警察的干预下,事态才平息下来。中国留学生在社交网站上发布联署,批评昆士兰大学校方无所作为,导致昨日的示威中发生暴力冲突,他们要求校方给中国学生一个解释。
   
   昆士兰大学在周三发布声明,表示大学的其中一个角色是维持开放、合法且互相尊重的言论自由,而该校也期望学生能透过合法且互相尊重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意见。校长霍杰也在周四发布声明,强调昆士兰大学绝不容许任何暴力或恐吓行为。他透过声明说道:“如果我们认为知识能使世界变得更好的话,我们必须用最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香港大学生戴维说,他不认可大陆学生表达意见的方式,“在昆士兰的事件中,他们(大陆学生)其实并不知道‘反送中’核心的本质是什么,他们以为反送中就是把香港脱离中国的主权。更大的可能是,(他们认为)只要你对中央是有反抗意志的,你就是有独立的倾向。”
   
   近年来,中国学生在海外各大学校园以高姿态来维护中国政府立场的事件不断发生。今年初,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士嘉堡分校,有中国留学生发起抗议加拿大籍藏族学生当选学生会会长。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日前举行的新疆再教育营讲座上,一名中国留学生突然对维吾尔籍演讲人咆啸,怒骂脏话。
   
   为什么中国留学生会有如此强烈的亲政府色彩呢?结合我在美国两所大学法学院访问的经历,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一是身份认同
   
   美国加州大学尔湾分校社会学系博士研究生梁怀超认为,中国留学生的身份认同感普遍很强,而置身海外让中国留学生对身份认同变得更加强烈。他表示,越看重这个身份,中国留学生也就越希望自己的国家被尊重。当留学生在中国的时候,他们可以很容易地把政府和人民区分开来,但出国后,他们往往把中国政府和中国人看成一体。对中国的国家认同感越强,留学生们就越希望维护中国的正面形象。任何对中国政府的批评都会让他们觉得是在批评整体中国人民。我认为,亲政府并不是中国留学生的真实色彩,因为他们几乎没有认真考虑政府行为正确与否,在昆士兰大学的中国留学生的蛮横行为就体现得很充分。
   
   二是现实失落感
   
   中国留学生在国内对西方有“距离产生美”的感觉,对西方社会和文化很向往,但留学后,与西方社会近距离接触,发现西方社会也存在种种问题,他们对西方社会批评增加,如认为西方国家医疗、城市基础建设、公共交通体系、工作效率等方面不如中国。特别是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经济实力日趋强大,增强了中国留学生的自豪感。当他们听到任何对中国负面的看法,就会产生被冒犯感。斯坦福大学政治学者弗兰西斯·福山说:“20年前,美国的中国留学生信奉包括自由主义在内的美国制度和价值观,并且为此痴迷。但如今时代变了。随着这些年中国经济的发展,最近中国留学生对国家体制和发展模式的自信越发增强。”
   
   三是长期的洗脑教育
   
   中国的中小学教育是应试教育,教育的目的就是追求好的成绩。学生不停地做作业和背标准答案,他们缺乏独立和创新思维。很多错误和官方的洗脑内容被刻在他们的脑子里,当成了真理。纽约城市大学的政治学教授夏明认为,“从我们在美国生活久了的经验来看,美国是一个个人主义的社会。美国人在谈论任何事情的时候不会把你看成是铁板一块的一个分子……但是中国长期进行洗脑式的教育,告诉学生你的言行代表祖国,代表民族,是代表我们的文化的,你要为我们的祖国争光,为我们的民族争光,要捍卫我们祖国的尊严、民族的荣誉等等。”
   
   中国留学生的主流政治观点是,中国与西方有不同的政治制度和国情,各有优劣。中国的经济发展令人自豪。尽管中国存在很多问题,但美国和其它国家也经历过,需要时间去解决。中国正在解决一些问题,并最终中国能变得与西方相似或者超越西方。中国不能乱,政治体制改革要慢慢来。共产党有很多问题,但没有共产党,中国会四分五裂。他们的这些观点来自于中共洗脑教育,特别是国情论,故意混淆了中西政治制度的优劣。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不能忽视,能来西方留学的,绝大多数来自于中国的优越阶层。他们是中国制度的得益者和捍卫者。
   
   总之,我认为中国留学生的所谓爱国情怀源于他们天然的身份认同、对西方国家近距离的接触所产生的不满和长期的洗脑教育,但这种爱国和亲政府情绪带有明显的盲目性,缺乏理性思考,不能持续。一个重要的问题我们需要思考:中国留学生群体无疑会成为中国未来的精英群体,他们的如此思想状态,还能够承担中国民主转型的历史责任吗?我的看法是乐观的。理由如下:
   
   第一,信仰普世价值
   
   日本青年加藤嘉一曾留学于北京大学,2012年8月到美国留学后,他观察到中国留学生群体,认为大量中国留学生总体上对美国的自由民主、法治和学术自由持赞同观点,“这些制度和价值观也是美国能够吸引全球优秀人才的主要原因”。中国留学生来到西方国家学习,西方文化、自由、民主、法治和人权等普世价值和宗教信仰都会潜影默化影响和改变他们。就我所接触的中国留学生而言,尚未发现反对普世价值的,只是认为西方民主制度不能简单照搬到中国。身份认同具有两面性,当他们回到中国,他们大多又会认同他们的留学生身份和支持西方普世价值观。我不怀疑习近平的极权主义路线会使留学生群体成为他和中共的反对力量。
   
   第二,启蒙教育,反洗脑
   
   中国留学生对西方文化了解远比西方学生了解中国的多,但他们不了解中国现代史,特别是1949年后的历次政治运动给中国人带来的灾难,反右运动、三年大饥荒、文化大革命、八九六四运动。美国华裔历史学家何晓清,自2010年开始,在哈佛开设了“八九天安门民主运动”课程。有一次,在关于六四镇压的课上,一位北京来的女孩子哭了起来,她说,我就是在这个城市长大的,这些路,我经常走,从小到大,走过很多次的。为什么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人告诉我,在我长大的这个地方,竟然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据教育部统计,2018年度中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66.21万人。从1978年到2018年底,各类出国留学人员累计达585.71万人。其中365.14万人在完成学业后选择回国发展,占已完成学业群体的84.46%。所以,对中国留学人员群体进行民主启蒙和反洗脑至关重要。为什么我们的警惕中共的大外宣红色渗透,而对这么庞大和未来将进入中共体制的潜在反抗群体不宣传、不渗透呢?并且对他们启蒙并不难,也没有政治风险,就是用事实把历史的真相展现给他们,把中共的邪恶事实展现给他们。
   
   最后,我们总结一下,澳洲昆士兰大学事件固然反映了中国留学生盲目的爱国、爱政府的情绪,本质是民族主义的宣泄,它源于长期的洗脑教育,但不能持续。他们中大多数人是接受普世家价值的,我们需要走近他们,把事实真相告诉他们。庞大的留学生群体就是中国未来变革的重要力量,就是照亮中国未来的希望之光。
   
   谢选骏指出:中国人教育孩子说,“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所以呢,爱国就是热爱要爱祖国的丑陋之处。当然对于香港人来说,这就是“爱香港就是要爱香港的殖民时期”。所以台独分子崇拜日本,港独分子崇拜英国,共产党崇拜苏联——他们都是中国人,两岸三地一个德行,都是哈巴狗,没有独立的精神,都是废垃国家的真材实料。在我看来,真正的独立精神,只有从耶稣基督哪里来——上帝之子,不把罗马总督放在眼里,因为罗马人只是上帝的畜生;上帝之子,不把犹太祭司放在眼里,因为犹太人只是上帝的逃奴。而只有追随耶稣基督的人,才能创建新的世界。
(2019/07/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