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开封陷落记4]
陆文文集
·陆文:用真名还是匿名写作?
·陆文:被处决的王四妹(饥饿琐忆)
·陆文:昨夜看到活泼的鬼火(神秘经历)
·陆文:愿新浪公布哪些是敏感字眼
·陆文:旅途艳遇(情感小说)
·陆文:食色二题(插队琐忆)
·陆文:昭明太子读书台
·陆文:黑窝脱险记(往事琐忆)
·陆文:师涛阶下囚,连战座上宾!
·陆文:痴股民记(游戏笔墨)
·陆文:抢占荣大南货店(文革琐忆)
·陆文:作家的发表状况
·陆文:条条罚款通罗马
·陆文:穆仁智为何雪地里奔跑?
·陆文:论网评员的五毛稿酬
·陆文:股市中的打土豪分田地
·陆文:赵总书记没吃烂狗屎
·陆文:我眼中的邓小平
·陆文:散论综合治理
·陆文:试论《甲申再祭》
·陆文:我与我难友的证词
·陆文:朱成虎少将是个赌鬼
·陆文:本地网站发帖感受
·飞扬的尘土(上,语言实验小说)
·飞扬的尘土(中)
·陆文:飞扬的尘土(下)
·陆文:我没法应付网络骚扰
·陆文:冼岩的为人及文风
·陆文:情色与盒饭(小说)
·陆文:擒拿嫖客记
·陆文:空手道老手
·陆文:给王斌余的明信片
·陆文:关于李敖的随想
·陆文:改名换旗号之漫话
·陆文:没想到D旗改革吧
·陆文:巴金死后的洗牌
·陆文:有何必要抓施晓渝
·陆文:有关今遁工程内参
·陆文:王晓明作品印象
·漫题棋生君/汪瑞璋
·陆文:擦鞋女自白
·陆文:跟婆罗洲女友裸聊
·陆文:性生活从推油开始
·陆文:吃野食以嫖娼结束
·陆文:夜郎国印象记
·陆文:给施晓渝的公开信
·陆文:夜郎国又一风波
·陆文:我眼中的刘宾雁
·周恩来:跟张国焘比腿功
·陆文:给无界浏览公开信
·陆文:傻瓜才跟踪高知晟
·陆文:电棍子的爱
·陆文:论酷刑的多种样式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陆文:我眼中的锦衣卫
·陆文:高人预测中华前程
·陆文:都是张德江惹的祸
·陆文:对付高知晟的方案
·陆文:关于绝食随想录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性事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汉语
·陆文:富婆养和尚玩面首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荣耻
·陆文:论夜郎朝廷的人缘
·陆文:阴曹保肾大会综述
·陆文:高知晟走往何处?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罚款
·陆文:何谓夜郎国坏分子
·陆文:跟裸女聊绿肆赔偿
·陆文:夜郎制服万寿无疆
·陆文:穿制服的菲丽丝问候扬天水
·陆文:梦莲(畸恋小说)
·陆文:请尊重独立笔会
·陆文:谁给了我电脑病毒
·陆文:夜郎爱抓残疾人
·陆文:解析张国堂心理
·陆文:酷爱现金的王将军
·陆文:夜郎迄今小儿科
·陆文:福尔摩斯论高莺莺
·陆文:谁想杀死世纪中国
·陆文:常熟城管即时动态
·陆文:湘阴血案震憾人心
·陆文:还昝爱宗电脑主机
·陆文:抓捕高知晟得失论
·陆文:夜郎城管攻防须知
·陆文:夹边沟右派的食谱
·陆文:宜兴警方拘留两位维权工人
·陆文:论诞生英雄的难度
·陆文:跟菲丽丝聊陈粮芋
·陆文:避免因失忆而坐牢
·陆文:力虹是我们的兄弟
·陆文:吸血鬼宜兴张国清
·陆文:耕田好手胡兰成
·陆文:估计高智晟没屈服
·陆文:跟番婆聊胡氏宗祠
·陆文:假如铁凝是我妹妹
·陆文:缠绵于江边的墓园
·陆文:某记者的角色转换
·陆文:跟菲丽丝聊高智晟
·陆文:菲丽丝给我的情诗
·陆文:倒霉鬼──郭飞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开封陷落记4

   陆文:开封陷落记4
   
   素莲生性文静,不喜穿金戴银,对衣食住行、生存空间没啥要求,有一日三餐、一张床铺、一张画桌就行。平时沉浸于刺绣绘画中,入神时能在闺房待一天,娘叫她吃饭才回过神来。素莲不满足丹青,尽管在这方面有所造诣,尤其临摹宫廷画,虽不能说以假乱真,兄长拿出去换几钱银子还是可以的。兄长说题款差劲,书法稚嫩,印章不合规格,否则可以卖个好价钱。素莲精力主要放在刺绣上,有自己设计的图案,作为流水作业的模板,将牡丹的活力与富贵展现在绣布上。红花需绿叶扶,碧绿的叶儿亦亮晶晶,似乎沾着晨露。兄长说销路没有问题,尽管绣。
   
   在南窗下刺绣,“审容膝之易安”,但没资格“倚南窗而寄傲”,只好低调做人,默默做活。有时走神,看见父亲的断腿,母亲的泪水,听见母亲嚷,宝贝啊,为了老爷,把女儿卖了,只怪官府收税重,田亩卖不出去没人要,总有一天送人没人要……泪水禁不住流下来了。她觉得孤单,但不是孤雁,娘家在翁家庄,中午动身,不消傍晚,便能钻入母亲的怀抱。那儿有她的闺房,她的闺蜜,还有朝夕相处的画桌,和园中的牡丹与秋千。有了娘家作靠山,便不会走投无路,也不怕王员外动啥念头。因为文书写得明明白白:不得买卖;出逃,赔付银两;休妻,不须赔付。素莲感觉,文书具有人口买卖与婚姻契约的双重性质。


   
   眼睛累了,素莲伸伸腰望望楼下的芭蕉石榴树。老爷不在房,小香倒了马子,扫了地,不生炭火,也不给暖手炉,更不问素莲有啥衣裳要洗,而老爷的狐皮袍子,却要紧放在太阳底下晒。表面上对素莲毕恭毕敬,称二娘。眼睛却四处扫,像寻找她私藏的金银,与偷情的蛛丝马迹。素莲一无所有,除了头上一块红布、脚下三寸金莲,一切缴给了员外,没啥可失去的,因此任凭小香监.控。小香眼神犀利,手脚麻利,待人处事不失分寸,与人相处和颜悦色,让她畏惧。她不知小香出于忌妒,还是受上命差使,才有意给她无形的压力。头几天,不管吃中饭还是吃晚饭,她痴痴的等,以为小香会通知,后来才明白她只会去唤请允雨细秀,她知道他俩不仅是主子,也是未来王家的掌门人。奇怪的是,才几天,素莲就能分清上楼的脚步声。麦采跟老爷一样沉重,缓慢;细秀轻盈,灵动,像燕子,小香像猫似贼,悄没声息,冷不防走到房门前,不打招呼,盯着人看。允雨走路咚咚,楼板响动。
   
   允雨平日在后花园练功。有时拍打胸部喊尔尔尔,声震云霄,惊动素莲,忍不住放下刺绣往北窗看。后花园右侧那儿有一大块空地,供允雨练功。练功项目五花八门。有时朝马革裹住的木桩没命的击打,左拳、右掌,或打桩的上部,左脚,右足,或踢桩的下档。神出鬼没,急风暴雨,带有随机性,且满怀激情,似乎与包着马革的木桩有血海深仇。木桩禁不住击打,有点摇晃;有时舞动钢鞭,速度之快,看不见人影;有时盘坐,盯着悬挂在墙角的一枚铜钱,看很长时间,突然站起身来朝它射箭。连续射箭,直至箭桶里的箭全部射光。有一次线断了,有三次射中了铜钱。允雨像小孩似的放声大笑。
   
   隔了一星期,老爷打破素莲的宁静,手脚蛮快,也没什么温柔,当然算不上突然,一脸的笑容还是给了素莲思想准备。汁水淋漓,桃花朵朵染红了床单,老爷狗样的趴着凑近察看,像仓库质检员检查是否货真价实。素莲似喝了杯冰水,心里一阵寒冷。她愿把员外当作父亲的救命恩人,情感上却不接受父辈的男人爬在她身上,仍以不信任的神情检验她的处女红。该男人身上仿佛有洗不净的污垢,那腐朽,那衰老,还有那难闻的老人味,永远擦不净的清水鼻涕,藏于头发根、手指缝、口腔中、鼻孔里、裤裆间。尽管厌弃,素莲并不怨恨,为了父亲愿意作出牺牲。上轿前,娘关照不要见红昏厥,惊慌失措。这不是受伤,而是为人妻时的阵痛。
   
   之后几天,素莲横下心准备接受老爷接连不断的攻击,没想到疲软,老爷力不从心,剑走偏锋,拧了她的大腿,还试图用舌头舔她的烙饼。让素莲感觉对方之前的插入,只是为了夺取她的女儿红。松了口气,故作同情员外尴尬的处境,说不急慢慢来,这跟刺绣一样,水到才能渠成。突然,面前的男人将她的头按向他的裤裆,说吹箫,吹吹会熟练的,会喜欢上的。素莲挣脱了,说:要是大娘吹过,我也吹,不能抢在大娘之前,用这种方式讨老爷欢心。嘴用来说话吃烙饼的,不能另作它用。你对天发誓,大娘有没有吹过,大娘大家闺秀,知书达理,不见得做这种龌龊事,我小家碧玉,尽管山穷水尽,寄人篱下,也不想以此博得老爷的宠爱,不满意休了我。员外涨红了脸,嚷大娘不是挡箭牌,骂了声贱人,气冲冲的穿衣走出了房间。
   
   允雨细秀清早仍来请安,但不用右膝表示,更多的像问候,简单的拉家常。娘、姨娘也难得叫了,即便这样称呼,也是当着老爷大娘下人的面。有时候夫妇两人一起来,有时细秀独自来,直坐到吃早饭辰光。有一次细秀调皮地叫了声娘,马上卟哧笑了。素莲笑着说,你再叫,不叫素莲,不叫妹妹,撕你的嘴。若是细秀独自来,素莲便知允雨不是去捕野味,便是跟同行切磋武艺去了,但她不好意思问,聊天时,也不以细秀的丈夫作为话题。
   
   江苏/陆文
   2019、5、30
(2019/07/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