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火上浇油欲何为---香港问题之我见]
东海一枭(余樟法)
·求生存、求自由和求仁义
·伪善论
·所谓自由(七)
·乐取西方之善,追求王道之美----为西方自由一辩
·美国人民有福了
·请先向自由前辈们致敬
·自由微谈(微言集)
·“他们在捍卫自己的尊严和自由”
·骂人的资格
·郷岡微论
·行权原则和行政原则(外三篇)
·天赋人权论
·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中国最紧迫的任务
·对里根短语的补充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
·它妈的骗谁呢(外三篇)
·极权必灭,暴政必亡
·恶人最易招厄运
·东海六大
·叙利亚的无解和美国的无奈
·智商五级分类法
·战士何以称彩虹----关于《彩虹战士》的用典答客难
·真理微论
·为了自由,哪怕天崩地裂!
·礼制与自由
·礼制与自由
·救画还是救猫
·极权政治是邪恶社会的报应
·民族要崛起,文化最关键(外三篇)
·把权力尊在礼台上
·儒宪微论
·科技与文化(微论)
·悠悠万事,唯此为大
·儒家复兴三阶段
·儒家的责任:先为自由奋斗,再为英雄塑像
·儒马何以冰炭不同炉(外四篇)
·今日欢呼孔夫子(外七篇)
·书法微论
·江山如此多妖(外四篇)
·艺术微论
·恶秩序不如无序,恶社会不如丛林
·我为渔村鼓与呼
·巨变时代来临
·我的架子(外三篇)
·一个预测(外八篇)
·倒戈须趁早,自救要及时
·语言腐败的根源(外三篇)
·马家人唯一的出路和最好的归宿
·汉回问题微言集
·面对一法案,喜怒两重天
·所谓文明共同体
·不许物转心,争取心转物(外六篇)
·关于言论问题和道德问题---重申一个王道原则
·诋毁圣贤是否属于言论自由?
·只有仁本主义之政才能救中国
·教育和洗脑的区别(外四篇)
·最高检察要自检(外三篇)
·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中美各有各的病
·中美各有各的病
·以何为本是关键
·打美攻台欲何为?
·马美之争、儒马之争和儒美之争(外二篇)
·关于马美之争的预测(外四篇)
·贫穷探因
·敌视自由,不配为儒
·原子化社会
·恕道和人权----恕道的积极化理解
·让领导先
·四个首脑,好坏各二
·说真话的意义
·唯物主义伪信仰之可怕
·中华复兴最大的拦路虎
·内中国而外美国,内美国而外中共
·计划经济和权力市场经济
·民意民愤的全球性表达(外五篇)
·鲁比奥先生有误
·马党马民两相辉
·重申东海的警告
·敌友必须辨分明
·中华复兴最大的拦路虎(修正稿)
·崛起什么(外三篇)
·真相
·临危能一死,心性不虚谈
·尧舜事业亦浮云
·关于做事的四个问题之我见
·你怎样对待天道,天道就怎样对待你
·革弊鼎新待今儒
·新改革的对象和方向
·极权国家为什么科学落后?(外三篇)
·举我仁旗第一人
·奴役他人是罪恶,甘于为奴也是罪恶
·呼吁美国(2013旧作重发)
·伊教最好乃至唯一的出路----回儒微论
·东海随笔:我们的明天一定比苏联的今天更好(外六篇)
·特权阶级的苦
·朝鲜微论(之三)
·关于儒宪答客难
·量变质变和临界点
·本能和本事
·毛病加重,微信被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火上浇油欲何为---香港问题之我见

   火上浇油欲何为---香港问题之我见齐义虎《优化一国两制,亟需修法补洞》提出修法的九条内容,统统不靠谱,前面八条统统违反《基本法》。要检讨《基本法》的制度漏洞进行修订,只能在《基本法》施行之前或期满之后。现在强行修订,完全无视香港民意,更无视政治承诺和制度规定的严肃性,是严重的政治违约和失信,失信于香港,失信于英国,失信于天下。没有矛盾制造矛盾,有了矛盾激化矛盾,矛盾已激化则火上浇油。

   前面八条亦与第七条建议自相矛盾。“第七:有违反宪法与基本法、危害国家统一之言论者不得担任公职、参选议员”云,这一条本身就违反《基本法》而自相矛盾。《基本法》第二十七条规定:“香港居民享有言论、新闻、出版的自由,结社、集会、游行、示威的自由,组织和参加工会、罢工的权利和自由。”这就从制度作出了言论无罪的规定。

   注意,外交部曾说,《中英联合声明》作为历史文件不再具有现实意义。这个表态显然有违诚信这一道德、政治和现代文明基本原则。《中英联合声明》决定把香港的主权移交给中国。中方承诺在香港实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并“五十年不变”,包括:“香港特别行政区享有行政管理权、立法权、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等等,这才有香港的回归和《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故《中英联合声明》与《基本法》具有一致性,一样都具有现实意义和现实约束力。

   但外交部毕竟不敢说《基本法》不再具有现实意义。齐义虎火上浇油的功夫比外交部厉害。

   当然,任何制度都不是一成不变的,“礼,时为大”故,“礼以义起”故。《基本法》也一样,期满之后固然可变,期满之前也并非绝对不可变。如果香港主流民意主动、迫切求变,那是可以考虑的。

   或以权道和孟子的话“言不必信,行不必果”为修订《基本法》辩护,无效无效也。儒家行权有道,有三原则,现在修订《基本法》,有违权道三原则。孟子“言不必信,行不必果”的前提是“惟义所在”。若现在逆香港民意强行修订《基本法》,义不义,好好想想。

   另外,齐义虎第九条曰:“在以上基础上实行双普选,进一步落实香港的高度自治。”这个建议很不儒家,很非礼。首脑一人一票选举都是多余,遑论双普选。首脑的产生,选举权归三界精英,方能选贤;否决权归全体民众,即可体现主权在民的原则。

   借此机会重申一个政治原则:民意可疏不可堵,可导不可逆。对于自由表达的主流民意,政府必须予以相应的尊重,无论民意品质如何,是否被误导。注意主流和自由表达这两个定语。所谓主流,就是多数。所谓自由表达,就是不受强制性操控。对于自由表达的主流民意,政府只能疏通、引导、优化,不能逆着来、对着干。2019-7-28余东海

(2019/07/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