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最大的邪恶]
东海一枭(余樟法)
·关于杂时代
·何以灾星如此多
·圣贤和盗贼
·关于三从四德
·谈天
·天理不是义理(谈天之三)
·反儒奇文又一篇
·关于自由和“自由人联合体”
·关于大复仇
·关于“自己人”
·坚持中道文化,学习西方文明
·恶政恶母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四十六---五十一)
·西方问题严重,倍显儒家重要
·孤往精神和精神不孤
·大恶之家的宿命
·启蒙祛邪仗儒家
·言不可不慎
·当心祸从口出
·何谓理论自信
·关于弑父弑母
·張三一言批儒
·元士随笔,东海附言
·逻辑的必然
·关于民国派
·《大学》之大
·邪恶是生命的自戕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正常化、现代化和儒家化
·西化派的错误
·三不配
·当务之急是返经
·关于台湾
·地狱里的光明
·对狼弹琴
·支持儒家宪政,就不能反对自由主义
·可与守经可与权
·关于五四
·《“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点评
·五四导致五死
·办好教育只要办好一件事
·推行王道要工具
·学生厌学第一因
·避开豺狼问狐狸
·美国的强大靠什么
·国本位、民本位和仁本位---代改习近平一段话
·请把言论权还给我
·关于武统台湾
·关于社会保障制度
·吴元士对《儒学七宗罪》一文的批判
·《春秋》精神和君子责任
·乐为人类泄天机
·儒家与五四正邪对立
·蠢到反孔反儒的程度
·能帮则帮,不能帮绝不帮
·中美关系预判
·反儒救国与弑父救家
·假设盗贼遇圣贤
·儒眼的先见
·一个道德铁判和历史铁律
·勿以恶小而为之
·对某君一段话的批评
·极权主义的天性
·一元化与多元化
·川普一怒,千股跌停
·两种事业
·天道微论
·同力度德,同德度力
·关于民国时期的教育
·斗争艺术乎?自残手段也
·釜水已沸而游鱼不知
·利己主义不利己
·中美矛盾微论
·必败必亡四条路
·小消息:欲闻孟子浩然气,姑听东海自由谈
·祸首蔡元培
·三界精英的责任
·余东海《孟子大义》教学片目录
·亲美未必都好,反美一定很坏
·应劫而生的祸首罪魁们
·文化决定论漫谈系列(五十二--五十八)
·摆在中共面前三条路
·面对黑暗
·关于外援
·金一南和特朗普
·为美国说句公道话
·关于梁漱溟
·马路十大方便和马帮最好出路
·儒家特区构想(征求意见稿)
·关于死亡的思考
·关于中美贸易战
·关于中美贸易战(二)
·时时可死,步步求生
·绝不允许牺牲人民
·支持黄奇帆先生
·一点说明和一首自赞
·《孟子大义》东海谈
·儒家三统
·行不得也哥哥
·结构性改革也符合中共利益
·昧心话万万说不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最大的邪恶

   最大的邪恶
   
   何谓邪恶?反常为邪,损人为恶。这是东海的定义。一切非正常、非正义的思想观念,都是反常的,反五常道是最大的反常。无论是否犯法,是否利己,只要言行有损、有害于人,就是恶。
   
   在现中国,信奉马列主义毛思想是最大的邪,坚持和支持社会主义是最大的恶。相反,辟马反马是两种最大的功德之一,是成德成圣的必须,圣贤君子所必为。不能辟马学,不配为圣贤之徒也。


   
   马列体系,著作文章浩如烟海,皆非仁言义语,无非男盗女娼。说它们满口仁义道德,是世俗的无知。马言马语有两大特色,一是暴力逻辑,强盗逻辑,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最善于逢君之恶;二是娼妓表现,巧言令色足恭,最方便逢民之恶,洗民之脑,导人为盗贼。传统的巧言令色,只是鲜矣仁,马帮的巧言令色则无不邪恶。在古往今来所有话语体系中,马家话语最富有欺骗性煽动性,品质最为恶劣。
   
   马学之邪是原则性、根本性的,马帮之恶是文化性制度性的。马帮侵权祸民、为非作歹无穷无尽。明显非理非法的罪恶固然层出不穷,有法可依、有据可依的奸恶更是无数无量。后一种恶最具欺骗性,作恶者特别理直气壮,受害者特难辨别、申诉和反抗。
   
   东海当年曾经热衷于维权工作,不能说没有意义,但非常有限。天下溺,焉能手援哉。马学不去马制不改,一切不可收拾。要救民救国,唯有道援方能奏效,一援之以仁义之道,二援之以自由之道。前者又是更加根本的道援方式。要弘扬自由和仁义,就必须辟邪说。
   邪说不配受到尊重。尊重它们是对人道、对良知的犯罪,就是助恶。马邦知识群体惯于助恶,以三种表现为最:一尊马,二反儒,二反自由民主。三种助恶中,又以尊马为最。特权阶级尊马,是对极权暴政最好的坚持,对特权利益最好的维护;弱势群体尊马,无异于支持特权阶级对自己的政治压迫和经济剥夺。
   
   尊马与反儒,是恶化国家和个人命运最有效的两种方式,是最深刻的两种自绝方式,自绝于自由,自绝于正义,自绝于良知天理!
   
   罪恶必须受到惩罚,也必然受到惩罚。法律不能惩,天理不能容,因果不能饶。这是天理天规,东海律之一。所有邪恶分子,都要为自己的罪恶付出相应的代价。它们殃民祸国的同时,也贻害自己、家人和子孙。
   
   对邪恶不能不批判、约束和惩罚,绝不能善待。换言之,教育、约束或惩罚它们,才是对它们真正的善待。如果它们是官员,就依纪律约束之;如果它们触犯法律,依良法惩罚之。这都是对它们的仁爱和拯救。而最好的拯救,是以真理启蒙之,让它们改邪归正,改恶从善,重新做人。2019-7-5
   
   

此文于2019年07月05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