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假精致就是真钱奴]
谢选骏文集
·孙政才的龙袍为何带来灾难
·龙袍政治登上中国舞台
·中国不能有两个沙皇
·大陆记者为何盛赞台湾的正义和温暖
·2个魔鬼之间的交易
·家奴政治
·好干部就是狗官
·中国终于穿过了两个文明之间的绝命峡谷?
·为了钱卡尔马克思什么都干得出来
·历史弄人还是人弄历史
·白人殖民主义卷土重来
·德国应该安于二流地位
·德国已经断了脊梁骨吗
·毛泽东的鞑子奴性
·科学起源于神话,炎黄都是怪物大力神
·赤字赤字,最后会把国家赤化——饮鸩止渴的美国赤字
·战斗民族饿罗斯的悲哀
·站在霸权上的思考
·美国人也崇拜秦始皇
·猪肉屠夫莎士比亚
·日本人比中国人更像中国人
·中国人为什么打不过美国人
·扣扣侠没把法官和警察杀掉
·“信仰自由”就是背叛圣经的上帝
·请不要污蔑史前人类为“毕加索”
·俄罗斯人最喜爱欺负中国
·二三等公民权与没有公民权
·仿冒并不丢脸
·梵蒂冈出卖了耶稣基督
·历史上的修道院运动何以兴起
·美国对华政策为何永远失败
·《我的奋斗》其实是赫斯的作品
·索尔仁尼琴流亡二十年算什么
·艾尔塞差点就破坏了中国的崛起
·吴小晖长得很像邓小平
·美国也有政教合一的一面
·华盛顿不是内心的道德,而是上帝的拣选
·猎人的任务成为“猎人”——新型原始社会正在成型
·中国的造舰效率太低了
·投资经商就是赌博
·做官就是作案
·毛堂的风水
·赫斯为何不能阻止欧洲的毁灭;美国和亚洲,合组一个“太平洋世纪”
·纳粹德国为何不能创造历史
·中国人民热爱君主制度
·邓小平权力接班制度彻底死亡是好事不是坏事
·假皇帝有什么意思要做就做个真的
·现代中国是八国联军缔造的
·人都是通过欺负别人强大起来的
·六四大屠杀的继承人被一网打尽了
·平反六四需要一位终身皇帝
·皇帝制度的弊端及其不能匹配现代文明
·日本不会退出精品行列的
·21世纪的毛泽东是一个诅咒
·习近平是自由主义者
·中国人民为何无法享有法治
·黑格尔不知先秦,无论魏晋
·中国人喜欢让别人出头冒险而自己坐收渔利
·中国应该名正言顺地推行君主制度
·普京这样讹诈美国
·习近平可能带领中国迈入现代国家吗
·毛泽东的“拜人民教”100年
·普京缺乏政治常识
·比文明还是比野蛮
·联合报窃取国家机密
·民主运动来自于太阳风暴吗
·孙中山原创“大东亚共荣”
·《孙文越飞宣言》首次出让外蒙给苏联
·权贵就是人民
·政府可以阳光,官员不能阳光
·谢选骏:中国与苏联(俄国)的关系相当与匈奴的关系
·美利坚帝国化的趋势之一
·普京窝藏俄罗斯嫌犯
·共产党的女婿为何禁止共产党的链式移民
·日本人向英美人的复仇战争
·烧了54年的国会纵火案你让他继续烧
·社会信用制度缺乏阳光法案支撑
·习近平能够“回归祖辈的文化”吗
·中国为何需要租界和共产党专政
·内线交易造就了中国富人阶层
·中国终于告别长城时代,应改国歌
·天空的地狱
·南朝中国的科学成就
·三角债终于要还了
·美国之音不知道毛泽东经历过长征的非人岁月
·影射史学异曲同工
·李大同不知费拉民族没有历史感
·人大代表多属“大大代表”
·思想主权的时代已经降临
·日本为何倾向终身制
·中国对美国发动的文化战争
·首富往往就是首骗
·精日分子可恶还是精苏分子可恶
·她们本来就是援交的
·东亚史就是中国史
·小国时代的闹剧
·习近平会不会给六四平反
·台湾如何独立
·匈牙利人是伪基督徒
·总统好之者下必甚焉
·日本人会崇拜抗日英雄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假精致就是真钱奴

   谢选骏:假精致就是真钱奴
   
   《租江景房、办7张信用卡…被“假精致”掏空的中国年轻人》(钱江晚报 2019-06-12)报道:
   
   你是被“假精致”掏空的年轻人吗


   
   《半月谈》刊文:一些年轻人被所谓“精致生活”透支钱包,掏空身心,侵蚀灵魂……
   
   我们找了几位深有同感的年轻人,他们各有各的“假精致”,也各有各的真苦恼……
   
   你是被“假精致”掏空的年轻人吗?
   
   最近,《半月谈》刊文批评了这一现象,众多公号转载,朋友圈被“假精致”这个热词刷了屏。
   
   “假精致”,指的是当下一些年轻人超越自身实际、过度追逐所谓“品质生活”导致的预消费、高消费,被无孔不入的“精致”透支钱包,掏空身心,侵蚀灵魂。这其中,还包含着消费主义下欲望与现实的矛盾。
   
   我们和几个认为自己“假精致”的人聊了聊,听听他们陷入“假精致”的原因和焦虑。
   
   人物:小白,95后
   
   月薪五六千元,花3300元租江景房
   
   “假精致”的概念一出来,朋友转给我一篇公众号文章。我一看,可以说很“扎心”了。
   
   上大学时,我每个月花销三四千元,没钱了就问爸妈要,对花钱没概念,也没存钱的意识。每个月的大头就是吃饭、衣服、护肤品。大三时我去法国交流,接触到一些轻奢品牌,买了几个包包。但我没觉得自己花钱特别多,和同龄人比算中等吧。
   
   大学毕业,我一开始和同学在杭州的城西合租,1500元一个月。那是个群租房,房间很小,朝北,还没有窗,特别压抑。有天我骑电动车回家,不小心把腿摔骨折了,这样一来,我再也不想住得那么憋屈了。于是我在公司附近看了房,直到走进现在住的这间,豁然开朗:这么高的楼层,这么大的落地窗!站到阳台上一看,钱塘江就在脚下,视野特别开阔。我一时冲动,就把整套租下来,当时我月薪五六千元,租房花了3300元,也懒得再当二房东找租客了。
   
   没想到,独立生活处处都要花钱。我原来还喜欢自己做饭,后来加班多了,每天回来只想“葛优躺”。我有个饭友,我们搭伙吃饭,一餐一个人常常要花100多元。有时去吃蒸海鲜,人均就要300多元。我皮肤不好,用的化妆品,随便哪样都要几百元一瓶起的价格。至于衣服,我换季时一收拾,就倒腾出6包闲置不穿的。再加上买买书、看看演出、参加音乐节,这些爱好也都要花钱。我还很喜欢出门旅行,几个月不出去一趟,心里就痒痒。
   
   说来惭愧,我工作快一年,最近才勉强自给自足。身边很多同龄小伙伴都和我差不多,工资也就够零花的,不然还得当“伸手党”。我也觉得自己的消费方式不对,这个月,我开始记账了。
   
   人物:杨桃,85后
   
   晒名牌包包,背后是分期付款
   
   我觉得自己被“假精致”掏空,是有原因的。
   
   每天一打开手机,各种“种草文”扑面而来。打开这条,妆容精致的小哥哥手举最新款口红,高喊“买它买它买它”;打开那条,大量明星潮人自拍,告诉你不马上拥有一条小白裙加方头鞋就落伍了。我一边不停往下划,一边打开购物网站搜索同款;再打开一篇,哟,文章里这款澳洲谷饲安格斯牛排,点一点小程序就能买,真方便。不知不觉刷刷手机,几百块钱就花出去了。
   
   我还感觉自己被“朋友圈”绑架了。比如出门旅行,不住得好一点,拍拍酒店的无边泳池,再发个带定位的朋友圈,就感觉在节假日的“朋友圈摄影大赛”中败下阵来;比如某个品牌新推出限量版彩妆,明明手头的化妆品已经够用好几年,但一想,这个发朋友圈一定很多点赞吧,于是头脑一发热,买!
   
   最近,我花了两三个月工资,找代购入手了一个名牌包包。找个最好看的角度,再动用各种滤镜修图,最后假装随意地配上一段实际精心编撰的文字,发了朋友圈。果然,点赞评论如潮水般涌来,朋友们纷纷冠以“贵妇”“有眼光”,我心里那叫一个爽。真相是,为了这个包包,我不得不用了某移动支付app的分期还款。利息有多高,用个网络热句来说,“咱也不敢问,咱也不敢说”。平时我的常态是,一到每月10号的还款日,就东拼西凑地把钱还上,实在不行就换着app借钱,拆东墙补西墙。下个月,同样的剧情再上演一遍。
   
   每天,我一边在朋友圈享受赞美,过着看上去精致的生活,一边又和不断增长的透支数字作斗争。
   
   人物:陈翰,80后
   
   孩子上高端私立幼儿园,办7张信用卡
   
   光从收入看,很多人都觉得我应该是“真精致”,从我的朋友圈来看,也的确是“二娃在手、吃喝不愁”。
   
   我妻子是全职太太,我家支出大头就是养娃:大女儿上着一学期两三万元的私立幼儿园,我还给她报了5个兴趣班,一个班起码要花两千元。去年,小儿子出生,尿布、奶粉、玩具……和吃喝玩乐追求“假精致”比起来,养娃的消费才是“超音速钞票粉碎机”。在朋友圈一晒两个娃的日常,朋友们纷纷说我是“人生赢家”,实际上,我却常常在“吃土”。
   
   最近,上海一家公司把我挖过去,我算了算,收入比在杭州高,无非一个星期多花100多元的高铁车票钱。为了养家,我对个人花销克制到极致。你看,我身上这件T恤,还是我上一家公司的工服。平时,我打着开发产品的旗号,住在公司——实际是为了省房租,吃饭也在公司食堂,洗澡就蹭公司楼下的健身房,半年年卡1000多元。虽然这样,到了月底,也常常入不敷出。我办了7张信用卡,欠了6位数的卡债。当然,这些我是不会发朋友圈的。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这样被“假精致”掏空的年轻人,《半月谈》原文举了不少例子:有人月薪不足7000元,却要按揭购买奥迪车“充门面”;有人月薪6000元,却每天花掉100多元,吃精致的商务套餐、再来个有咖啡有蛋糕的下午茶。在他们的朋友圈里,小家电非“戴森”不用;赏樱花非日本不去;吃面包非“全麦”不碰;选服装,非“设计款”不穿……
   
   然而“精致”的背后,却可能是不停透支的信用卡、凌乱逼仄的出租屋、随波逐流的精神生活。一条高赞评论说:作为一个专业信用卡催收人,我常常看着那些1997年、1998年的姑娘欠了六七万元的信用卡,我真的很想问问她们在想什么。
   
   融360消费调查显示,我国90后在借贷市场中占比高达49.31%,位居亚洲同龄人首位。而其中有28.57%的人使用消费贷款,是为了偿还其他贷款。
   
   《半月谈》指出,“假精致”暴露出的是人性的虚荣和社会风气的浮泛。年轻人在追求精致前,可以先问问自己,是否具备这样的能力。
   
   所有硬撑出来的“假精致”
   
   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有句话说,“面具戴久了,就会忘记真实的自己”。年轻人,如果沉浸于“假精致”带来的虚妄满足感,很容易陷入其中、迷失自我。
   
   也许对“假精致”者来说,也有其自洽的逻辑:人都是活给别人看的,所以自己过得再怎么困窘、家里怎么一地狼藉不要紧,重要的是别人眼里的自己要体面,所以无论去掉“滤镜”后的生活多不堪,都要将精心营造的岁月静好表象、贵族般的高级生活场景展示给他人。要的就是“装自己的精致,让别人羡慕嫉妒恨去”。只不过,所有硬撑出来的“假精致”,都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锦衣玉食,可颐其形”,但维护这层形象的成本极为高昂。就像“北上广不相信眼泪”那样,钱包与网贷额度也不相信精致。出来“假精致”,迟早是要还的。
   
   谢选骏指出:假精致就是真钱奴。为什么?假精致就是广告商布置的陷阱,专门为那些迷途的小白鼠设计的。落入了假精致的陷阱,也就不得不成为钱的奴隶,直到被榨尽最后的血肉,不死也得沦为人渣了。
(2019/06/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