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美国政府为何瞎了眼]
谢选骏文集
·中国为何没有希波克拉底誓言
·庄严的姓名学
·日本有可能穆斯林化吗
·白人至上论者退出美洲澳洲西伯利亚
·中国还比美国落差100年
·诺贝尔奖就像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美国费城的中文独立宫图书馆
·哺乳动物与世态炎凉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中国的最高法院搬到了美国
·地方政权与中央政权
·再说登山与朝圣
·科研发明与技术运用
·在中国从政、治学、明星……每个人都是狗
·拉铁摩尔是苏联间谍以及中国的二元性
·欣赏自己与欣赏他人
·日本核危机敲响了主权国家的丧钟
·王国维死于“国民党的文革”
·缺乏知识的哈佛主任
·欧洲最穷的地方特兰西瓦尼亚
·两个中国钱多人傻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惨遭封杀的主权和猪权
·王岐山与孙中山都是美国公民
·真正的穷是越变越穷
·自由是通向奴役的道路
·24史都应该禁止出版
·中美关系是38年还是50年
·多数国家都参与了六四屠杀作恶——纪念六四屠杀28周年之二十
·国家主权控制思想主权的典型案例
·中国特有的创新并非中国特有的创新
·台湾逃犯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普京牧师的忏悔
·把美国大学生改造成为共青团员
·共青团员进入美国会不会遭到审查
·中华复兴——在英国建立租界
·王岐山算是相对的清官
·美国逐渐变成两百年前的满清
·以夷制夷结果让中国变成了夷
·论苦行的医治作用
·上海不惜工本修补半殖民地垃圾
·“修昔底德陷阱”不就是“一山不容二虎”
·欧盟不甘心就这样走向灭亡
·美国已经开始走向“老二”
·谈谈匿名攻击的组织系统
·80%的谣言来源于政府
·“元规则”就是“元朝的规则”
·吸毒取代了吸烟成为流行趋势
·满洲奴隶比共产奴隶更加“爱国”
·感谢网友的声援
·欧美虚无主义的担忧
·保姆比母亲更加神圣吗
·孔府里的汉奸记录
·意大利人不全都是垃圾
·智商和地缘
·治国者不能治家
·刘晓波与瓦姆比尔
·蒙古狗娶了俄罗斯女人
·《约翰福音》应该纳入中国大学课本
·一切的丰盛
·“修齐治平”与制度性腐败
·国家主权的通病就是如此无情
·曾节明可以继续深刻的奇谈怪论
·中国迈向中央之国的道路
·堡垒都是从内部攻破的
·中国何时有望成为一个民主国家
·谢选骏:“毋宁死”与“没希望”
·人均产值后面的陷阱
·中美交战将不分胜负
·裴敏欣忽视了习近平本人的想法
·溃而不崩还是改朝换代
·张学良的特务生涯改写了历史
·张学良的毒瘾和党性
·刘晓波就是萨达姆侯赛因
·论圣人
·华人为什么喜欢吃肠子
·名校名牌与趋亡国奴性
·马克思的货币理论一钱不值
·三不朽与两杆子
·虚无主义是新宗教的前奏
·两个中国与苏俄卵翼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甘阳是八十年代文化热中的贩夫走卒
·北京也会否定中美三个联合公报
·亡国奴说“我们民族最缺笨人”
·“伦敦客”对一个生命的即将消失如此开心
·“伦敦客”喜看晓波“死也要死在西方”
·改变地缘的新技术
·是中医还是马铃薯让中国人口增长
·害人的魔鬼是老师而不是校友
·《河殇》为什么会“肤浅”
·ABC神学与洋泾浜英语
·中国如何才能征服日本
·中国学者为美国引爆定时炸弹
·中国没有自由因而比美国安全吗
·邓小平的阴魂复出香港
·英美何德何能建立世界帝国
·为什么中国模式无法复制
·小国时代不是谢选骏的臆测
·一国两制与南北朝政治
·李光耀必须成为吸血僵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美国政府为何瞎了眼

谢选骏:美国政府为何瞎了眼
   
   《全面防堵中國 美能源部員工 禁碰中資計畫 否則辭職》(編譯莊蕙嘉 2019年06月12日)报道:
   
   能源部10日頒布新規,禁止所轄機構的研究員參與外國出資的計畫,尤其是與美國敵對的俄羅斯、伊朗、北韓、中國等國家。這項規定明顯衝著中國「千人計畫」而來,恐讓處於貿易戰中的華府與北京關係更緊張。

   「華爾街日報」報導,能源部新規是川普政府對中國發動貿易戰以來,針對中方長期竊取美國科學及技術的最新反制措施;能源部要求所有員工及約聘人員披露是否參與外國政府計畫,凡參與者,尤其是工作項目事涉國家安全者,必須立即退出外國計畫,否則必須辭職。
   能源部也發現,有外國人才計畫以高薪利誘美國科學家參與研究,提供數十萬美元薪酬,甚至有開價數百萬美元者,已發現有科學家被聘用至外國研究計畫。
   身為美國政府首席科學機關的能源部,統轄17座國家實驗室,管理範圍從基礎物理科學到國防核子武器都有,尤其是與國家安全有關的研究範疇;例如能源製造、人工智慧和核子物理學等,自然成為經濟間諜活動目標。
   這項新禁令適用於該部10多萬人員,包括約1萬5000名聯邦員工和10萬名約聘研究人員。
   「威脅在於,他們可能拿走美國納稅人支付的科技和研究成果,而且是可應用於商業和防衛兩方面者。」能源部副部長布里耶特說,中國的威脅顯而易見,「除非是瞎了眼才看不到。」
   中國的「海外高層次人才引進計畫」,俗稱千人計畫,欲網羅數千名在國外學術及研究機構工作的專家人才;美國國防部包商「國際SOS」總經理莫維農去年12月在國會參院作證指出,「千人計畫」已吸收逾300名政府研究人員。
   莫維農說:「這些人用中國政府提供的金錢出國,在特定場合公開科技資訊,針對中國的科技利益作報告,再回到美國獲取更多資訊,這個過程不斷重複」。
   美國其他官方機構也規畫類似防堵措施。國家衛生研究院去年夏天要求1萬多名研究員是否與外國政府或機構往來。國家科學基金會檢討開放科學和國家安全之間的平衡點,並改進人員揭露外部往來的規定。
   白宮上月成立一個由能源部統籌的聯合委員會,討論如何保護政府科技不被外國竊取。
   
   谢选骏指出:美国政府现在承认,他们以前瞎了眼,让敌对国家从他们手里窃取了大量财物。但是,美国政府为何瞎了眼呢?这只要看看历届美国总统的劣迹就知道了——他们的亲属都和共产党中国“做生意”,等于就是他们自己拿脏钱的白手套,他们吃里爬外,靠着出卖美国而自己发财。所以,不是“美国政府瞎了眼”,而是“油蒙了心的睁眼瞎”。
   
   《香港告诉世界 美国对北京的绥靖政策失败了》(2019-06-11 综合新闻)报道:
   
   上周末,大约100万香港居民走上街头抗议引渡法案,该法案允许将涉嫌犯罪的人引渡到中国大陆。香港人担心如果该法案获得通过,中国臭名昭著的刑法将被用来对付其在香港的政治对手。 
   
   2019年6月9日,百万香港民众游行抗议返送中条例。
   1997年7月1日,英国政府将对香港的控制权交还给了中国。北京继承了由英国民主和法治所塑造的蓬勃发展的市场经济。当时,西方政府希望香港蓬勃发展的经济,将促使中国兑现其“一国两制”的承诺,并确保香港仍然是拥有民主的亚洲金融之都。
   
   现在香港政府强行推出引渡法案非常明确地表明西方所期望的“一国两制”是一种妄想。北京的主要任务是保持其权力完整,不允许任何人挑战中国共产党的统治地位。
   
   香港的开放模式对中国共产党是一种威胁,因为它表明中国公民可以既享受自由,又非常富裕。香港的抗议活动正是美国应该支持的,以便香港能够保留其特色。西方以前坚持认为中国的经济改革能在没有外在压力的情况下,促进政治改革,这已被证明是不切实际的幻想。值得称赞的是,川普(特朗普)政府目前对中国的强硬路线是有道理的。
   自从20世纪70年代,美国总统尼克松和他的国家安全顾问基辛格,想用金钱利益来引诱北京当局,让其改变强硬立场。这种政策很长时间主导了美国外交和商业机构。他们的论点是:金钱利益能缓和毛的革命热情和专制镇压。
   由于当时中苏关系破裂,尼克松这种拉拢中国的地缘政治战略一定程度上奏效了,北京更接近美国,远离苏联。而且,有一段时间,这种改变中国的温和理论似乎得到了验证。毛泽东的继任者邓小平进行了市场改革,并进一步推动了政治改革的可能性。他们认为,在美国的指引下,中国将成为美国主导的自由国际秩序中的“负责任的利益相关者”,西方将获利丰厚。
   所以,当邓小平于1989年对天安门广场的学生抗议者动用军队镇压时,当时的美国总统乔治H.W.布什拒绝呼吁美国对那些下令进行野蛮镇压的人采取行动。其理由竟然是,惩罚性措施只会使中共的“强硬派”有理由反对西方需要与之合作的邓小平这样的“温和派”。
   随后的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政府都延续了这一政策,这一政策更多地基于充满希望的理论,而不是令人沮丧的事实。中国被允许加入世界贸易组织,但没有证据表明它准备遵守WTO规则,包括保护知识产权。
   与此同时,前美国政府官员采用了基辛格模式,与利润丰厚的咨询公司合作,促进中国公司进入西方的市场,或西方公司进入中国市场。
   中国把这种美国政府的默许,看成是允许其不良行为的绿灯。中国经济蓬勃发展,因为国家支持的公司主导出口市场,并在中国政府的纵容下偷窃西方的知识产权。中国黑客瞄准美国公司,并窃取了数十万美国国家安全官员的背景数据。
   在人权方面,中国对其国民的镇压遭到全球各国政府的忽视。北京监禁持不同政见者,对其公民进行大规模监视,并对互联网和新闻媒体进行严厉审查。
   美国政府该怎么办?幸好,川普政府放弃了用经济诱导北京改变的想法,直面来自中国的经济和军事威胁。美国政府的国家安全战略,已从战略接触转变为战略竞争。川普的贸易战虽然让市场波动,并让盟友感到不安,但却是一个精明的举动。全球的供应链开始转移,并惩罚中国的掠夺性贸易和盗窃知识产权行为。
   如果说,美国以前想通过经济诱惑来让北京做出政治改革的政策是妄想,那么在不关注中国共产党镇压人权的情况下,单打贸易战也同样是无效的。中国的破坏人权与不公平贸易的做法,必须同时被正视,这样中国才能实现其公民和世界所共同需要的变革。
   北京的当权者士害怕自己的人民,尤其是香港这样数千万富裕和自由的中国人。捍卫香港的抗议者,新疆被监禁的维吾尔人和中国其他受压迫的公民,不仅是美国的道德要求,也是一个聪明,且具有战略意义的做法。
   
   谢选骏指出:经过四十年的“建交”,美国和中共的力量对比,已经从十五倍以上退化为不足一倍——中美之间的力量对比整整增强了十倍!而美国社会对此竟然视而不见,似乎刚刚回过味来,真是颟顸迟钝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了。
   
   数据:
   
   中国、美国历年GDP数据比较
   
   中国、美国历年GDP数据比较
   GDP是国内生产总值, Gross Domestic Product的缩写。它指一个国家或地区在一定时期内生产活动(最终产品和服务)的总量,是衡量经济规模和发展水平最重要的方法之一。
   
   (美元计)
   
   2017年
   12.24万亿 (12,237,700,479,375)
   19.49万亿 (19,485,394,000,000)
   2016年
   11.19万亿 (11,190,992,550,229)
   18.71万亿 (18,707,189,000,000)
   2015年
   11.06万亿 (11,064,666,282,625)
   18.22万亿 (18,219,297,000,000)
   2014年
   10.48万亿 (10,482,372,109,961)
   17.52万亿 (17,521,747,000,000)
   2013年
   9.61万亿 (9,607,224,481,532)
   16.78万亿 (16,784,851,000,000)
   2012年
   8.56万亿 (8,560,547,314,679)
   16.2万亿 (16,197,007,000,000)
   2011年
   7.57万亿 (7,572,553,836,875)
   15.54万亿 (15,542,582,000,000)
   2010年
   6.1万亿 (6,100,620,488,867)
   14.99万亿 (14,992,052,000,000)
   2009年
   5.11万亿 (5,109,953,609,257)
   14.42万亿 (14,418,739,000,000)
   2008年
   4.6万亿 (4,598,206,091,384)
   14.72万亿 (14,718,582,000,000)
   2007年
   3.55万亿 (3,552,182,311,652)
   14.48万亿 (14,477,635,000,000)
   2006年
   2.75万亿 (2,752,131,773,355)
   13.86万亿 (13,855,888,000,000)
   2005年
   2.29万亿 (2,285,965,892,360)
   13.09万亿 (13,093,726,000,000)
   2004年
   1.96万亿 (1,955,347,004,963)
   12.27万亿 (12,274,928,000,000)
   2003年
   1.66万亿 (1,660,287,965,662)
   11.51万亿 (11,510,670,000,000)
   2002年
   1.47万亿 (1,470,550,015,081)
   10.98万亿 (10,977,514,000,000)
   2001年
   1.34万亿 (1,339,395,718,865)
   10.62万亿 (10,621,824,000,000)
   2000年
   1.21万亿 (1,211,346,869,605)
   10.28万亿 (10,284,779,000,000)
   1999年
   1.09万亿 (1,093,997,267,271)
   9.66万亿 (9,660,624,000,000)
   
   1998年
   1.03万亿 (1,029,043,097,554)
   9.09万亿 (9,089,168,000,000)
   1997年
   9616.04亿 (961,603,952,951)
   8.61万亿 (8,608,515,000,000)
   1996年
   8637.47亿 (863,746,717,503)
   8.1万亿 (8,100,201,000,000)
   1995年
   7345.48亿 (734,547,898,220)
   7.66万亿 (7,664,060,000,000)
   1994年
   5643.25亿 (564,324,670,005)
   7.31万亿 (7,308,755,000,000)
   1993年
   4447.31亿 (444,731,282,436)
   6.88万亿 (6,878,718,000,000)
   1992年
   4269.16亿 (426,915,712,711)
   6.54万亿 (6,539,299,000,000)
   1991年
   3833.73亿 (383,373,318,083)
   6.17万亿 (6,174,043,000,000)
   1990年
   3608.58亿 (360,857,912,565)
   5.98万亿 (5,979,589,000,000)
   1989年
   3477.68亿 (347,768,051,311)
   5.66万亿 (5,657,693,000,000)
   1988年
   3123.54亿 (312,353,631,207)
   5.25万亿 (5,252,629,000,000)
   1987年
   2729.73亿 (272,972,974,764)
   4.87万亿 (4,870,217,000,000)
   1986年
   3007.58亿 (300,758,100,107)
   4.59万亿 (4,590,155,000,000)
   1985年
   3094.88亿 (309,488,028,132)
   4.35万亿 (4,346,734,000,000)
   1984年
   2599.47亿 (259,946,510,957)
   4.04万亿 (4,040,693,000,000)
   1983年
   2306.87亿 (230,686,747,153)
   3.64万亿 (3,638,137,000,000)
   1982年
   2050.9亿 (205,089,699,858)
   3.34万亿 (3,344,991,000,000)
   1981年
   1958.66亿 (195,866,382,432)
   3.21万亿 (3,210,956,000,000)
   1980年
   1911.49亿 (191,149,211,575)
   2.86万亿 (2,862,505,000,000)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