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傅作义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谢选骏文集
·基因工程让人类成为电脑是其自取灭亡的开始
·中国势必推行战场生育匹配战场经济
·法官裁定阻止美国的共产党中国化
·中共时刻准备为六四平反昭雪
·台湾不需要任何一个邦交国
·文革就是党主立宪的结果
·艾森豪威尔为什么出卖美国
·李鹏家族想当皇帝死期不远
·共产党中国重蹈苏联和奥斯曼帝国的覆辙
·美国参院力避美国沦为残垣
·中美争夺整合世界的权力
·德国总理就是中国人权
·中国领导人都患有老年痴呆症吗
·北大西洋联盟的分裂
·侵犯公民个人信息还是侵犯政府垄断公民信息的权力
·中国进出口银行敢于挑战北京修宪吗
·政治正确不正确都无济于事了
·好莱坞、九一一恐袭、纳粹灭绝营
·大陆人民成为“新时代呆胞”
·僵尸国越南向中国走私僵尸肉
·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女人
·毛泽东的后代是小三的先锋队
·加拿大人权保护远远不及美国
·日本天皇即将成为中华民族的大英雄
·唯心主义的科学基础
·精日分子与毛粉同志都因崇拜强权霸道
·比“北上广深”的总和还大几倍的城镇
·“蝴蝶迷”对现实社会的反作用力
·格瓦拉得陇望蜀、引火烧身——反资本主义还是一种资本主义
·美国强大的秘诀何在
·能够怀胎产仔的男性1.3%都不到
·印度人在中国都可以冒充西方人
·中国政府敲骨吸髓、国民生产毛额像火箭
·香港怀念满清统治
·毛主席只有毛贼贼窝没有专用行宫
·俄国还是有点希望的
·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像希特勒一样的默克尔坑害了中国维权律师
·恢复终身制带来的三逼人
·法国人又懒又小气
·霍普金斯大学能够篡改人的记忆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Metoo运动不是女权而是网络主权的体现
·“国梦”过后吸毒上瘾
·美国的指数为何偏低
·美军正在积极应对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逐出教会还是被教会逐出
·律师和法官都没有上帝重要
·中国比美国落后三百年
·废垃民族对知识没有兴趣
·僵尸国越南向中国走私僵尸肉(新)
·川普涉及全球腐败吗
·西方世界需要一位亚历山大那样的统一者
·六四屠杀促成了东欧的自由
·人猴HUMONKEY理论家王小东
·六四屠杀与军人维权
·六四屠杀塑造“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川普的动作就像一个溺水的人
·毛泽东可以僵尸不能复活
·长城精神如何指导海战
·川普没有律师的脸皮厚
·谢选骏:美国精神就是和稀泥的实用主义
·易经乡土的阴阳合同能够逃过历史的宿命吗
·习近平对六四难属比较良善吗
·欧盟国家也算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廖亦武的话绝不能相信
·火上浇油的灭火方法十分普遍
·美国2015年才开始思考第二次太平洋战争
·胡锦涛也是靠老婆上位的
·美国对共产党中国围点打援吗
·中国人欢迎美军到台海保卫自由
·税务局的黑幕撕开了一角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
·高干子女的翅膀硬了
·特朗普难道是孤立美国的俄国木马
·挑战自我的孔雀让我想到了人类
·法国人也变成了战国末年的猴子
·普世价值从全面进攻转入重点防御了
·政治统一窒息思想发展
·中国的进步是“从管制到监控”
·老狗幸免烹杀还有奖励
·美军真在学习解放军吗
·党八股与党股八
·中国废垃毁了自己的只能疯抢外国的名城豪宅
·中国人是崇拜恶魔的民族
·美国会不会投靠魔鬼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校对)
·中国和乌克兰的吃人爱好(校对)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冤案也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的结果
·美国会因中国失去霸权吗
·冤案也是一种弱肉强食的生存竞争的结果
·如何避免被自杀、被病死、被歧视
·瑞典的秀才遇到中国的兵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中国现在还是一个野蛮国家
·犹太人隔离区是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的产物
·人民的权利还比不上马和驴
·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杀伤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傅作义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谢选骏:傅作义是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
   
   叛徒毛泽东臭棋棋高一着的地方,就是毛泽东比一般的叛徒知道如何“像叛徒一样处置叛徒”——言而无信、过河拆桥!毛泽东所有的“战略部署”都是通过特务情报获得的。
   
   《傅作义的共谍女儿傅冬菊的可悲下场》(2019-06-30


   
   1949年2月,毛贼周恩来与来西柏坡的叛徒邓宝珊、傅作义合影。这都是傅作义的共谍女儿傅冬菊的地下党工作成果——
   
   傅冬菊1922年出生在山西太原,她是傅作义将军的第一个孩子。傅冬菊在重庆南开中学读书的时候,就参加进步组织“号角社”,还曾受到周恩来接见。1945年傅冬菊大学毕业后,应聘进入天津《大公报》成为一名记者。此后,《大公报》副刊上经常刊登一些别人不敢登的进步文章,傅作义感觉到女儿很可能受了共产党的影响,就让当时担任北京大学校长的胡适给她办了护照,劝她出国深造,傅冬菊对父亲说:“在国内,我可以为国家做许多事情。”最后,傅冬菊说服了傅作义,留在父亲身边。
   1946年国共谈判破裂,共党生存发生危机,急需了解蒋介石的全面部署,傅作义将军当时是华北地区的最高指挥官,经常去南京开会,从他入手无疑是一办法。24岁的傅冬接受了组织布置的任务,回北平“看望父亲”,准备窃取傅作义寝室保险柜里保存的所有最重要机密。虽然傅作义开保险柜从不回避女儿,傅冬也知道保险柜的密码,但保险柜的钥匙,装在父亲的上衣口袋里,白天不离身,晚上放在枕头下。
   
   为了拿到这把钥匙,傅冬把脑筋动到同父异母的五岁小弟弟身上,她买了几块价格昂贵的巧克力糖和小弟弟做了一笔交易,让他从父亲上衣口袋取出钥匙交给她。傅作义下班回家,得宠的小儿子爬到爸爸怀里,撒娇要爸爸讲故事,并乘机拿走爸爸上衣口袋里的钥匙,交给了大姐傅冬。
   就在傅作义又去开会时,傅冬进了父亲的卧室,用密码和钥匙打开保险柜,拿起照相机,将最重要的军事材料拍摄下来。随后,把钥匙还给小弟弟,让他放回父亲的上衣口袋。任务完成后,傅冬又送他几块巧克力,并让弟弟拉勾发誓,保证永远保守这个秘密。组织很快得到这个胶卷,称之为“这是解放战争初期最重要的军事情报”。傅冬出卖了父亲,也出卖了国民政府。
   傅作义对共产党并无幻想,后来,共军逼近北京时,是否把华北和六十万军队交出,这个责任感和现实状况使傅作义心情非常矛盾,他痛苦到“经常自己打自己的耳光,以头撞墙,咬火柴头想自杀”。而傅冬不但无动于衷,而且着急催促父亲赶快投降。
   
   1948年10月,傅看到大势已去,便密电求和。由于女儿的出卖,共产党对他的情况了如指掌,自然不理。相反,11月,林彪率130万大军入关,直逼京津。直到打下天津后,才正式接受傅的求和。
   1895年6月27日出生的傅作义,1974年4月19日在北京医院病逝,终年79岁。33年后,2007年7月2日,他的长女傅冬也在北京医院去世,终年83岁。
   傅作义去世后,人民日报社资深记者傅冬住的是二十几年没有装修的老房子,只有布面沙发等简单家俱。虽说顶着“离休干部”的名义退休,但她和那些真正得实惠的“离休干部”相比,什么也没有。她一直病病疡疡,有限的那点退休金除了大量开销用于吃药,还要支付保姆的工资。去世的前几年,政府要房改,机关事务管理局工作人员几次向她催要房款,她竟拿不出钱来买房。
   
   傅冬,应该叫她傅冬菊,这才是父母给她起的名字。年轻时,对理想着魔的傅冬菊舍弃了父亲为她安排的出国留学、背叛了疼爱自己的父亲,成为组织安插在父亲身边的一名特工。傅冬菊临终那年是2007年,此时她已经卧床两年多,贫困交加,当年求她办事的许多人早已身居高位,哪个人说句话都能够改变她的处境,但直到临终也没有人去看望她。
   她曾说,想写一本父亲的回忆录,但最终没有动笔,她说现在才发现自己对父亲的了解实在太少了。她还说,随着岁月的流逝,她慢慢的可以理解父亲当年的做法。但已经为时太晚。1984年,人民日报记者金凤曾对傅聊天说:“傅将军的一生是很值得写的……”傅打断了她的话:“茶已凉了,要不要我给你冲点热水。”
   
   谢选骏指出:“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是毛派分子形容叛徒的话语,虽然他们不知他们的祖宗毛泽东自己就是叛徒,就是一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所以毛泽东将心比心,知道如何策反叛徒,如何笼络叛徒,毛泽东臭棋棋高一着的地方是毛泽东比一般的叛徒知道如何“像叛徒一样处置叛徒”——言而无信、过河拆桥!毛泽东所有的“战略部署”都是通过特务情报获得的。
   
   《傅作义之女傅冬菊文革被定为阶级异己分子》(2018-05-15 历史秘辛)报道:
   
   中国国民党将领傅作义之女傅冬菊之在促进苏狗中共“和平进占北平”中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文革中,傅冬菊因家庭出身受到造反派冲击,被定为“阶级异己分子”,她早年加入中共的事情也被怀疑是自己编造的。
   中国大陆媒体《青年参考》2009年9月29日刊文指出,中共进占北平(今北京)以后,傅冬菊回到天津,她的笔名一直用“傅冬”,此后很少有人知道她就是傅作义的女儿傅冬菊。《大公报》停刊后,她随二野刘邓大军南下,成了一名战地记者。她乘敞篷汽车经南京、武汉等地一直到云南。 1951年,她调到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当记者,继续从事自己喜爱的“新闻专业”,其实是共产党造谣专业。1952年与同事周明结婚,育有三个女儿。在“文革”中,傅冬菊因家庭出身受到造反派冲击,被定为“阶级异己分子”,她早在1947年就已经加入中共的事情也被怀疑是自己编造的。她给时任中共最高领导人毛泽东写了两封信,党籍问题得以澄清。
   资料显示,晚年的傅冬菊生活窘迫,微薄的退休金几乎让她看不起病,住不起院。前些年房改,需要个人将公房买下来,而这象征性的不多的钱,她都拿不出,以致中国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多次向她催逼房款。傅冬菊的家位于北京崇文门,是中国政府按司局级干部标准分给她的一套住房,面积一百余平方米,由她和终生未婚的弟弟傅瑞元居住。这套房子由公家装修。
   傅冬菊晚年患多种疾病,但因她是中共中央机关司局级离休干部,所以医药费按规定全额报销。只有退休金的傅冬菊负担不起“特需病房”的开销,护理她的人因为嫌付的钱少,关键时刻甩手走了。后来又找了几个干护理的,开口要价很高,傅冬菊及其家人都解决不了这个问题。 2007年7月2日,傅冬菊在北京病逝,终年83岁。
   
   谢选骏指出:共产党1949年“和平解放北平”并不过瘾,所以四十年后终于补了一刀——制造了“北京天安门六四屠杀”,完成了对于北京的暴力征服!傅作义的狗女亲眼目睹此情此景,不知作何感想?傅狗女六四屠杀后十多年后虽然死于贫病交加,但比起被她出卖沦陷的十多亿共产党俘掳的奴隶,遭遇还是好了许多——亿万党奴不仅遭到毛泽东饥荒致死,活下来的还要遭到邓小平的强拆,到处流浪。傅作义这条断了脊梁骨的癞皮狗,也算为六四屠杀做出了“历史性的铺垫与贡献”了。
(2019/06/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