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互联网世界的两个阵营是美苏两个阵营的延续]
谢选骏文集
·维权运动就是丐帮运动
·和平统一就是武力统一
·共产党真的做到了“勿忘六四”!
·韩国瑜很像汪精卫
·艺人为何也能从政
·新闻自由不是新闻从业者们的特权
·回族是中东殖民者的后代
·台湾重蹈战场经济的覆辙
·自由选举就是颠覆政权
·第二次冷战进入纵深阶段
·红色资本家任意抽取红奴血汗
·警察就是猛兽
·法国总理趁火打劫巴黎圣母院
·哈耶克不懂人有原罪
·医生不如机器人
·不挖掉毛泽东祖坟不能平息民愤
·不挖掉毛泽东祖坟不能平息民愤
·医生不如机器人
·中国人为何无底线——苟活
·中国人就是不长记性
·台湾人为什么也不如印度人
·莫谈国事的后遗症
·共产党中国只吃硬的不吃软的
·竞选总统需要作恶多端
·科学家面对死亡的困惑
·巴黎的圣母会接受日本的脏手吗
·王希哲被主子抛弃沦为哀鸣的丧家犬
·为官不易要受夹板气
·越南比中国更能钳民之口
·真的玩不过假的
·“六四”造就了今日的世界
·造反有理,封杀有功
·若不妨害司法公正如何充当领袖
·:新疆的拘禁营地竟然可用通讯视频
·“毛主席什么都大”
·美国起诉的不是任正非的女儿而是中共高官
·民主和自由不是玩弄扑克牌
·瑞典真是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吗
·共产党中国就是共产党占领的那部分中国领土
·加拿大人在香港在劫难逃了
·电脑是魔鬼
·毛泽东的汉奸意识
·听党的话无异于自杀
·啃食湿地不是守护湿地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工业大国
·新疆差点变成斯里兰卡
·妇女能顶半边天——毛泽东的后宫政治理论
·共和国卫士的三十年报应
·公营事业、官办企业就是不行
·刘强东和明大女生很有夫妻相
·冲天大火是创造历史的契机
·纪晓岚承认自己是满洲人的狗
·人生就是莫名其妙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等死
·人生就是活见鬼
·复活节还是圣诞节
·谁是五毛之都的主席
·谁是五毛之都的主席
·川普和刘强东都属于“疑罪从无”
·六四鲜血购买的经济奇迹
·掩盖六四屠杀等于准备惊天爆炸
·斯里兰卡的今天就是缅甸的明天
·斯里兰卡政府为何转移视线
·佛教徒借刀杀人
·白痴才说新西兰是天主教国家
·有两个中国就会有两个达赖喇嘛
·恐龙的故事也能激动人心吗
·法兰奇不懂中国
·“华堂”还是“夷堂”
·钱伟长是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钱伟长是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随意吹牛可能致命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
·选举与外行——外交政策为何缺乏连贯性
·蒋经国享受大奶、牺牲二奶
·皇族的用处就是上断头台
·独立中文笔会不懂“‘红区’不是‘大国’”
·缅甸人为何害怕穆斯林
·人权也是一种商品
·中国人有国际主义的基因
·穆勒报告体现了妥协精神
·法国政府里可有纵火同谋
·六四冤案2059年可以获得国家赔偿
·意大利是罗马帝国的废垃
·胡锡进进化为“一中一台份子”
·消灭一点舒服一点,彻底消灭彻底舒服
·佛教国家为何“不行”
·现在中国还是一个文明的低洼
·党奴不是公民
·广场舞——毛泽东邪灵附体
·中美洲难民入美犹如印第安人北伐
·金钱可以降低消除乃至逆转种族歧视
·希特勒差点把德国人变成了废垃
·五四运动是凡尔赛阴谋的结果
·康乾盛世不是中国盛世而是野狗创纪录霸占紫禁城
·美国纽约时报与中国参考消息
·中国模仿英国日本的“大国崛起”
·一带一路可能导致欧美的边缘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互联网世界的两个阵营是美苏两个阵营的延续

谢选骏:互联网世界的两个阵营是美苏两个阵营的延续
   
   网文《华尔街的坏》(2019-05-14)报道:
   
   美国有一股势力很坏,对中国人民特别坏。为了一份人血馒头,完全不管中国人民的死活。它就是以华尔街为代表的美国资本势力。它们反对特朗普提出的结构性改革要求,反对拆除把中国与世界割离开来的防火墙。

   
   传有美人发表文章,披露了华尔街给特朗普的压力。对冲基金者们称,与北京签署购买2万亿美元大豆的协议,不要管什么结构性改革、强制技术转让、国家补贴工业等。又据某旅美学者撰稿称,前白宫首席策略师班农说,美方把任何谈及防火墙的话题都撤出了,从信息上、从数据上,防火墙都不在贸易谈判之中。
   
   华尔街和班农为什么要这样做?目的显而易见。因为,只有让中国政治维持现状,让防火墙继续高高耸立,才能让中国人永远被奴役,才最方便它们从人血蛋糕中分得巨大的一块。班农公开道歉了,可以前嫌不计。但华尔街的坏,值得中国人民警惕和牢记!
   
   谢选骏指出:美国主流社会吃了三十年人血馒头,今年有点悔悟了——不是由于良心发现,而是由于分赃不匀!因为主流发现,他们分到的人血馒头比中共分到的人血馒头少了许多。所以经过三十年搜刮,口惠而实不至的中共经济规模膨胀了将近三十倍(1989年总值3477.68亿美元,人均三百出头;2018年总值134572.67亿美元,人均将近九千美元)。而美国呢,1989年全年总值5.66万亿美元,人均两万多;2018年总值20.51万亿美元,人均六万多——纸面上增长虽然将近三倍,但扣除通货膨胀、美元贬值,其实所剩无几。而按照黄金计算,三十年来的美国经济几乎是负增长,而人均收入则是绝对下降了——因为1989年黄金350美元一盎司,现在则是1200美元一盎司。这一进一出的结果呢,中国的经济总量从美国的十五分之一,变成了百分之六十多,力量对比增强了十倍!这种“分配不均”,能不让美国焦虑吗。于是,分道扬镳就是必然的了。
   
   网文《互联网世界的两个阵营》报道:
   
   在女皇眼中,世界互联网只有两个阵营:中国和美国
   2018-05-31 11:17
   日前,有“互联网女皇”之称的玛丽·米克尔按照惯例公开发布了2018年《互联网趋势》报告,这份长达294页的报告涵盖了从移动到电子商务乃至科技巨头之间的竞争等各个方面的内容,其中她对于世界互联网格局的理解颇引人关注。
   
   在“互联网领导力”这一篇章中,女皇对当前世界互联网最具影响力的互联网企业按市值进行了排名,其中颇有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具体看下图。
   
   第一、世界互联网排名前20的企业均来自于中国和美国两个国家,其中,美国上榜的包括苹果、亚马逊、微软、谷歌、Facebook、Netflix、eBay、Uber、Airbnb等11家,而中国上榜的则包括阿里巴巴、腾讯、蚂蚁金服、百度、小米、滴滴、京东、美团、今日头条等9家。在女皇眼中,世界互联网格局只有中国和美国两个玩家,其他包括欧洲、日韩都被远远抛在后面。
   第二、美国11家企业的总市值为4.32万亿美元,中国9家企业的总市值为1.47万亿美元,重量级对比接近3:1。美国上榜企业平均市值是3900亿美元,中国上榜企业平均市值是1600亿美元,双方对比接近5:2。美国市值最高的是苹果,为9240亿美元,而中国市值最高的是阿里巴巴,为5090亿美元。
   第三、女皇对中国当前几家正处于风口中的独角兽企业的估值进行了预判,如,对蚂蚁金服给出了1500亿美元的估值预计,对小米给出了750亿美元的估值预计,对滴滴出行给出了560亿美元的估值预计,对美团点评给出了300亿美元的估值预计,对今日头条给出了300亿美元的估值预计。这些判断基本上符合当前业界对这几家企业估值的预判,只有小米的750亿美元的估值,距离雷帮主心中的1000亿美元的心理价位有较大的出入。
   
   谢选骏指出:互联网世界分裂为两个阵营,是美苏武装对峙的两个阵营的冷战的延续,是“国民党和共产党的斗争”的扩大,我们躬逢其盛,与有荣焉。
   
   《中国防火墙长城高高耸立,美国互联网铁幕徐徐降下》(多维 2019-05-28)报道:
   
   当华为接连被谷歌、ARM抛弃,我们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在北京竖起那道众所周知的“互联网防火墙”二十年之后,特朗普又在太平洋中间拉下了一面数字铁幕,双方各自从自己的一边关闭了交流想法和做生意的大门。
   “蜻蜓计划”,一项由谷歌公司(Google Inc.)主导的,希望借此重返中国市场的计划,在2019年初宣布暂停。
   扎克伯格(Mark Elliot Zuckerberg),世界上最大的社交软件Facebook的创始人,在2016年至2018年期间频繁地前往中国,他不仅与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见面,甚至被当时中国宣传部门的最高负责人刘云山接见,刘云山称赞了Facebook的科技实力,但也强调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互联网治理的重要性。但是随着中美贸易战开启,扎克伯格再也没有到访中国。
   以2010年谷歌退出中国为节点,中国的互联网进入了某种意义上的“封闭状态”,谷歌、YOUTUBE、Facebook等国际互联网公司再也未能进入中国这个庞大的市场。如同生物进化史上的澳大利亚,相对封闭的中国市场诞生出了与世界绝大部分地区截然不同的“互联网生态”。百度、优酷、微博、微信等一系列替代产品出现,2017年之后甚至开始走出“国门”,在海外攻城略地。
   但是,今天的中美贸易战中,“互联网领域开放”这个话题却没有像大豆进口、5G技术一样被广泛关注,对于中国政府而言,这个议题才有可能是中美之间难以突破的关隘。
   北京拒绝硅谷 硅谷抵制北京
   为什么中国政府对于谷歌、Facebook等互联网公司如此“抵制”?双方的矛盾冲突在哪里?
   必须要说明的是,中国政府并非“拒绝”谷歌或Facebook重返中国,而是要求他们必须接受中国政府的条件才能进入中国的市场。据报道,国际互联网企业要进入中国市场至少需要满足三大条件,一是把在中国境内的用户资料存储在中国的服务器上;二是与一家中国公司合资营运;三是封锁所有中国法律和政府部门禁止连上的网站和账号。
   在这其中,“服务器位于中国”是最关键的条件,也是2010年谷歌退出中国的主要原因,中国政府将之称之为“网络主权”,是习近平在互联网领域的重要政策。尤其2017年6月1日正式实施的中国《网络安全法》中,更是将“网络主权论”以法律的形式确定下来。
   如今中美关系的一大变量是中国崛起的速度大大超乎美国人的意料,中国制造业已经开始动摇美国制造业的几座皇冠——航空、半导体和汽车工业。与此同时,对美国制造业衰落最不以为然的硅谷,也被互联网主权论挡在门外。
   对于中国政府而言,他们的担忧不无道理,像谷歌、Facebook这样可以收录大量私人数据的企业,如果不能得到政府的监管,很容易对于中国民众的私人信息造成影响。所以中国《网络安全法》规定,收集私人数据的政府部门和企业必须保护数据安全,所有企业将数据带出国门之前,必须经过安全审查,关键基础设施企业必须将中国境内收集的个人信息和其他重要数据储存在中国境内,此法是中国保护数据免遭外国政府窥探的举措之一。毕竟斯诺登(EdwardSnowden)之前曝光的资料显示美国正在监听跨国公司的通信
   。
   对于西方企业而言,互联网先天所具有的“自由”特质(尤其如谷歌等公司宣扬所谓“不作恶”的文化,在他们眼中,中共政权并非一个“善良”的政府),无论是企业还是西方个人,都很难接受资料接受中国政府的管辖。这也是为什么当谷歌希望凭借“蜻蜓计划”重返中国的时候,谷歌内有大量的员工进行反对。
   他们认为,任何人都应该有信息的自由,中国的防火墙政策显然是干涉到这种自由,而西方互联网公司不应该配合中国政府进行监管。这与中国担心西方国家借助互联网对中国公民信息进行监控的理由,完全不在一个讨论轨道之上。
   自由与安全,东西方在互联网领域的价值观再度冲撞。
   白宫:中国互联网政策是贸易壁垒一部分
   2019年年初,中国网络上曾经有过传闻,中国同意美国的要求,将逐步、分阶段放开部分网络管制
   。2月22日下午,大陆已经可以登录NBC、CNBC、USTODAY等网站,但是事后证明这只是一个假消息。
   互联网问题,究竟是不是中美贸易谈判的一部分呢?
   
   2010年谷歌退出中国被视为一个节点,从那个时候开始,中国互联网世界的大门开始向世界关闭。
   
   2016年,当扎克伯格前往中国见到刘云山之后,人们对于Facebook进入中国充满想象。
   
   当华为被谷歌抛弃,意味着不仅中国的长城高耸,美国的铁幕也徐徐落下。
   
   这种可能性似乎很大,2016年,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年度报告首次把中国通过“防火长城”屏蔽国际互联网网站的政策列为贸易壁垒;中国官方则回应认为,要求尊重各国网络管制的权利。
   据路透社援引美国官方的话说,屏蔽这些全球各地人们当作日常工具的网站,削弱了包括美国公司在内国际公司在中国开展业务的能力;此外,中国屏蔽的还包括绝大多数全球大型新闻网站。报告还以一家网站被中国屏蔽的美国普通家具企业为例指出,这家与政治毫不相关,也没有威胁到中国国家安全的家具公司都要遭到屏蔽,实际证明中国的互联网屏蔽政策对国际公司已经构成贸易壁垒。
   早在2011年,美国贸易办公室称,中国的网络过滤机制属于商业壁垒,损害美国企业利益。美国当时通过世界贸易组织(WTO)提交给中国一些正式问题。美国互联网巨头和大型外贸团体长期开展游说活动,想让美国把中国的审查当作贸易问题来对待。例如在2008年,谷歌的副总法律顾问出席参议院一个小组委员会的听证会,宣称美国政府应该将此事纳入贸易谈判的核心议题。
   如果结合今天硅谷在美国议会的游说团体大幅度增长,相比老牌的石油、汽车产业、新兴的硅谷力量——Facebook、Google 和Amazon 用于游说方面的花费居高不下。Facebook 公开披露的报告显示,2017年第三季度 Facebook 共花费 285万美元用于游说联邦政府,同比增长41%,其中部分资金花在了国会及白宫官员的身上,并将游说的重点放在“在线广告、内容及平台的透明度”两个方面。再加上互联网又是罕见的中国市场完全没有开放的领域,谁敢保证在中美贸易战问题上,硅谷没有扮演那个“关键先生”?
   为什么说中美之间在互联网领域开放的议题上难以妥协
   “互联网领域的开放”是中美贸易战谈判中不容回避,又难以彼此妥协的命题。
   如果说西方互联网企业是因为“市场”希望进入中国,对于美国政府而言,它想打开中国市场的根本原因是“政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