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杜鲁门是共产党的乏走狗]
谢选骏文集
·没有内债外债的日子一去不复了
·美感来自于战争的胜利
·奴才不能比主子更有学问
·献身给台湾的悲惨下场
·废垃需要暴政治理
·科学只能改善无法拯救人类命运
·美国看待太平洋如同中国看待南中国海
·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的活例
·家族主义是农民抢地的意识形态
·香港政府为何虐待暑期学生
·共军接管香港的条件已经成熟了
·美军是雇佣军还是占领军
·满清不是中国而是中国的灭亡
·日本侵华是代替满清在组织中国社会
·共产党就是“精苏族”、“精俄族”、“汉八旗”
·切尔诺贝利就是共产主义乐园
·权贵资本主义杀人不见血
·韩光头可能输掉台湾
·柯文哲满脑子流寇主义、毛泽东思想
·俄国和美国的区别
·在新疆体验海外的生活
·基督教让杀父仇人化敌为友
·英国人为何深刻怀念戈培尔
·伪劣产品为何畅销
·香港人即将沦为蝗虫
·中国的大饥荒大杀婴对于科学研究的贡献
·香港权贵资本家觉得已经闹够了
·港督就是共产党
·共产党里的好人
·共产党中国人不是中国人
·谁从香港抗议中受益最大
·香港居民就是废青与暴徒吗
·中国再次带领俄罗斯革命
·权威人格的重要功能
·非法移民就是二十一世纪的黑奴
·香港证明民运不需要领袖
·天才不是勤奋可以达到的境界
·没有官方认证的新闻都是假新闻
·假新闻创造历史
·天才是一种命运
·中国财富都是借来的
·狗比狼更凶残
·什么是坏政府
·中国式社会主义军事管理全球开花
·屯兵香港意在威吓大陆废垃
·南朝中国血脉相连依靠美国
·第二次美西战争——英语的美国和西班牙语的美国
·建立全球政府的文化战争已经打响
·共产党就是租界党
·断水香港并非玩笑而是恫吓
·纳粹主义是西方文明的顶峰
·鲁迅为何获得毛泽东待见
·为何一定要西伯利亚独立
·为何一定要西伯利亚独立
·为何一定要西伯利亚独立
·中国的律师狗都不如
·两房诈骗术——亏损归国家,盈利归自己
·六四屠杀是第三期中国文明的洗礼
·中美三个联合公报过时了——南朝势力的杰作
·川普自己给自己减税
·病猫治国——不得善终的国家才选择独裁制度
·川普自己给自己降息
·河南人把中国人变成了畜生
·首相就是首位相好
·教育造就人还是人选择了教育
·共产党不是同胞而是敌人
·党史与冤案的共同基础
·复习功课的新时代
·美国撤出公司比苏联撤出专家后果更加严重
·水才会往马来西亚这个的低处流
·水才会往马来西亚这个低处流
·共产党是天生的窃贼
·南通人是特殊的人种
·每个人都有一本月经
·安南的人权高于主权就是逃避法律的制裁
·马克思主义是中国管子思想的产物
·学者时殷弘反对习近平独裁
·为何纽约时报不理解港人的抗争
·川普是个炒股高手
·中国人为何热爱美国
·西方国家如何使用社交媒体进行社会自杀
·喝茶就是示威
·葡萄牙语的野蛮
·南韩北韩的乌鸦不一样的黑
·中国废垃吃掉了亚马逊雨林
·俄罗斯化的妖魔华盛顿
·邓小平就是个太监
·男人命苦熊猫更苦
·美国的金库超过世界第一皇陵
·现代中国南朝香港的最后抵抗
·没有基督教就是不行
·基督教中国的出击
·五星红旗的陨落
·穆斯林不需要国籍
·穆斯林不需要国籍
·废垃需要独裁管制
·香港革命的鲱鱼战略
·英国首相不如德国元首
·人类是从老鼠的祖先变来的
·野蛮的阿肯色州
·中国货就是不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杜鲁门是共产党的乏走狗

谢选骏:杜鲁门是共产党的乏走狗
   
   《纽时:我们还来得及避免与中国的冷战吗?》(转载纽约时报 2019-06-16)报道:
   Is It Too Late to Stop a #NewColdWar With #China? Led by President #Trump, #Washington is swiftly and decisively turning against the world’s No. 2 power. That could be disastrous. @stephenwertheim https://t.co/B8se90q0fJ
   — Geopolitics & Empire (@Geopolitics_Emp) June 11, 2019

   
   乔治·奥威尔(George Orwell)在庆祝二战胜利时警告称,一场“冷战”将很快开始。他在1945年的文章《你和原子弹》(You and the Atomic Bomb)中写道,冷战是一种“不和平的和平”。核武器可以防止直接入侵,但超级大国会转而走向互不相容的世界秩序,每个国家都试图孤立对方,打败对方。几年之内,美国和苏联就摆好了这种架势。美国外交官乔治·凯南(George Kennan)建议,对苏联势力必须加以遏制直到其崩溃,从而促成了美国的冷战共识。
   
   苏联最终的确是崩溃了。然而,奥威尔曾预测,冷战还可能涉及第三方:“由中国主导的东亚”。直到最近,人们才发现他这话似乎没有错。自1970年代以来,美国一直和正在崛起的中国追求经济融合和某种程度的外交合作。
   
   这已经成为过去。现在,特朗普总统正在升级同中国的贸易战,两党政界人士、政策制定者和专家都敦促他不要止步于此。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反对美国过去对华的“笑脸”政策,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发推表示,中国“全面计划实现世界主导地位”。华盛顿正准备与世界第二大强国展开全方位的竞争。我们可能正在目睹中美冷战的开始。
   
   如果是这样,特朗普可能会被证明是下一个哈里·杜鲁门(Harry Truman)。1940年代末,杜鲁门承诺“支持自由的人民”,并创建让他们可以融入的体制,从而确定了第一次冷战的条件。特朗普更为严厉,发誓要报复那些“掠夺我国”的人,并且通过制裁和关税来实现这一点。即使与原本的冷战时期的核僵局、代理战争和内部镇压相比,他对全国的号召也像是不祥之兆,预示着冲突的到来。如果负责任的美国人更想要一个不同的未来,现在是时候说出来了。
   
   奥巴马任期结束之时,华盛顿官员担心中国偏离了自由化与合作的道路。他们谴责中国在邻国海域的争议性军事建设。他们批评中国限制美国企业进入中国市场、并迫使它们泄露关键技术的经济做法。他们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下的威权收紧政策表示遗憾。
   
   诚然,这些担忧——加上中国的人权记录,尤其是对待维吾尔人的方式——是合理的,就像美国在1940年代反对苏联的扩张和压迫一样。尽管如此,正如富兰克林·罗斯福(Franklin Roosevelt)总统对苏联所做的那样,贝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总统试图挑战中国的行为,而不是挑战中国的实力,他强调合作的好处。
   
   华盛顿被冷战式的恐慌吞噬,则是在特朗普上任之后,尤其是过去一年,对中国行为的个别抱怨,上升到了对中国力量的全盘反对。总统执着于关税,他的政府则——如前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Henry Paulson)所说——正在全世界拉下一道“经济铁幕”。不管是为了反间谍,还是阻止中国在高科技产业获得主导地位,总之美国在对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发起严厉打击。安全、经济、科技与人权,种种议题都被捆绑在了一起。
   
   北京一定是在想,除了政权变更或退出世界舞台外,还有什么能满足华盛顿的要求。我们可能会在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那里找到答案,去年10月,他在一次颇有影响力的演讲中猛烈抨击中国的“侵犯”,并正在计划一个续篇,或者国务院政策规划主任——凯南曾经担任的职位——基伦·斯金纳(Kiron Skinner),她表示正在形成一套与中国进行长期“战斗”的凯南式理论。
   
   如果一场冷战将要爆发,为何是现在?尽管美国和苏联当时有着不同的政治与经济体制,但它们的对抗集中于一项具体争端:战后德国的未来。今日的美国和中国却没有一个造成彼此分裂的分歧点。意识形态差异也不那么严重。中国不再寻求普遍实现共产主义胜利,美国也正在远离民主输出的步伐。也许这一点能让我们相信,两国关系不至于升级到全面冲突。又或许,两国冲突已经达到的程度表明,在起作用的是一种更黑暗的逻辑。
   
   过去一年来的朝向反华的转变,更多是美国的焦虑而非中国的行为诱发的。后者在很大程度上并没有新的东西。新加入的是特朗普总统,他带来了专门针对中国的敌意,并促使美国的政治阶层开始寻求美国全球领导力的新目标。
   
   排外的特朗普几十年来一直把美国的问题归咎于非西方强国,先是1980年代的日本,然后是中国。他的政府反映了这个世界观。斯金纳称中国为“迥异的文明”。她曾说过,“这是我们第一次有了一个非高加索人种的大国竞争对手,”无视了帝国时期的日本以及对苏联人的东方化描绘。但她的观点仍然是有意义的:若说原初冷战是自由资本主义民主政体与国家共产主义的对抗,那么后续冷战带来的可能是披着文明冲突外衣的蛮力政治。无怪乎另类右派元老、前特朗普顾问斯蒂芬·班农(Stephen Bannon)会郑重警告,中国构成了“美国有史以来最严峻的存亡威胁”。
   
   特朗普的影响还体现在另一个方面。他的当选导致外交官们对“孤立主义”感到恐慌,忙不迭地挽救美国势力。在联合起来守卫“自由世界秩序”之后,他们得出了更明确的解决之道:遏制中国。北京是理想的挫败对象——一个可以为全球性应对策略提供正当性、又不直接构成战争威胁的主要对手。在国会,对中国采取强硬之举属于让民主和共和两党联合起来的少数事项之列。经济民族主义者想象着就业机会将回到美国,自由贸易人士认为施压将使中国变得开放,大家都可以表现出在防务上态度强硬。今日的政治气候让人想起参议员克里斯·库恩斯(Chris Coons)所说的“1950年代,那时候当一个反苏人士在政治上是百利而无一害”。
   
   这并不是说对华鹰派不真诚或者不理性。中国的崛起本身是对美国利益的威胁,这一点他们是正确的——前提是美国将其利益定义为在任何地方都永远保持全球主导地位。对于“美国主导的自由秩序”的倡导者来说,真正重要的是美国的领导,哪怕是由特朗普来提供。他的总统任期也是对这一点的澄清。
   
   眼下,与中国对抗似乎对每个人都有好处,就像反苏运动最初所承诺的那样。在上世纪40年代末,企业看到了扩大贸易和确保资本主义的机会;有组织劳工也参与了进来,为了分得一块经济蛋糕,他们同意对自己的人加以管束。这似乎是一笔不错的交易,至少在增长停滞,冷战结果意味着死在越南之前是这样。
   
   当时,这样做的成本是巨大的,而现在可能会更大。首先,一名否认气候变化的总统带头对中国提出指控,这并非巧合。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国。遏制气候变化需要美中合作,将它们的竞争引向对地球的拯救,而不是攫取它的资源。美国人民可以与专制的中国共存。他们不能生活在一个不适宜居住的地球上。
   
   美国人也不应该担心中国的军事攻击。即使在东亚,中国军队也不会取代美国军队。美国有时间评估中国的野心,鼓励邻国保卫自己。持续不断的敌意可能会自成事实,诱使中国寻求将美国军队赶出该地区。尽管一些人认为,遏制中国提供了离开中东的理由,但他们应该先想清楚:一场新的冷战可能会让美国在世界各地重新陷入可怕的代理战争,并有可能让大国之间爆发一场更致命的战争。
   
   自由主义鹰派人士会说,这可是关乎自由的生死。那就只能祝他们好运了:事实已经证明,他们无力阻止特朗普的崛起,但他们希望控制中国的崛起,并使其屈从于自己的意愿。冷战更有可能推动而非削弱反自由主义的力量。像特朗普这样的煽动者会发现,把“红色恐慌”换成“黄祸”,聚拢权力来维护国家安全,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1946年,杜鲁门总统的商务部长亨利·华莱士(Henry Wallace)警告,美国应停止在世界各地重新武装和获取基地。这些行动将使苏联人缺乏安全感,导致本可预防的冲突发生。“对于其他国家,”他建议,“我们的外交政策不仅包括我们所倡导的原则,还包括我们所采取的行动。”杜鲁门要求华莱士辞职,两个超级大国发动了第一次冷战。我们能避免第二次冷战吗?
   
   谢选骏指出:该死的假新闻纽约时报,隐瞒了许多重要的历史事实,其中之一就是——美国总统杜鲁门其实是共产党的乏走狗——
   
   《1948年 宋美龄“赴美寻援”梦碎》(中国档案报 2016-11-28)报道:
   
   1949年1月4日,刊载于国民党《中央日报》上的宋美龄与马歇尔夫人的合影。
   
    1948年对于宋美龄和她的丈夫蒋介石而言,都是极为困难的一年。4月29日,李宗仁当选为中华民国副总统,蒋介石预设的权力布局未能成功;8月19日,蒋经国出任上海经济管制副督导员,处理黑市商业与地下银楼等经济投机活动,却未得善终,国家经济处于崩溃的边缘;9月12日,辽沈战役开始,国民党军队一溃千里,52天后东北全境解放;10月28日,有国民政府立法院立法委员正式在会议中提出要求蒋介石“出国”,蒋介石的权威受到挑战;11月6日,淮海战役开始,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如何挽回颓势,也成为宋美龄不得不面对的现实问题。其实,当年的5月、8月、10月、11月,在对美讲话广播录音中、接受《新闻报》《申报》《大公报》《中央日报》等报记者联合采访时、庆祝联合国日的全国广播讲话中,以及ABC(美国广播公司)的广播讲话中,宋美龄都在努力呼吁西方国家要救中国于“患难”,要求民众支持“新政府”,宣扬中国在“患难”中所取得的“成绩”,希望美国从速援助国民政府,但实际情况却越发地不如她愿。或许,仿效1942年赴美寻援还有希望,于是,下定决心的宋美龄在1948年11月28日晚登上了赴美的军机。
   美国报界热情不复
    宋美龄的专机刚一落地,美国多家媒体就迎头泼来冷水。《华盛顿星报》《华盛顿邮报》《纽约邮报》《圣路易明星时报》等多家报纸虽然都报道了宋美龄抵美的消息,但却情感冷漠,毫无1942年宋美龄首次访美时的狂热与追捧。《华盛顿星报》称,美国政府对宋美龄的访问毫无热情,她来寻求美国援助完全是出于蒋介石的安排,并解释美国各界之所以如此,是担心给予中国的援助会浪费。此外,该报还指斥国民党军队的将领,认为正是他们的愚蠢、贪腐及领导不力导致了美国援助的装备全部被共产党军队获得。有专栏作家甚至这样形容宋美龄及她的寻援:她是“中国女暴君和美国威尔斯利(Wellesley College,宋美龄曾在此求学)大二女生不可捉摸的混合体”,“她带来的要求之大足以媲美中国灾难的规模”。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