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八九民运正在香港出现]
谢选骏文集
·没有大一统就没有同胞了
·红了就会被黑
·加拿大是极乐世界吗
·竞选比赚钱更加刺激
·“一个中国”的垂死挣扎
·意识形态只是权力炮弹的糖衣
·彭斯比川普更伟大
·美国也有集体主义、忘我主义和权威主义
·暴力革命的活教材
·马云自组黄埔军校自取败亡之道
·毛泽东比汉奸秦桧还要汉奸百倍
·毛泽东比汉奸秦桧还要汉奸百倍
·国民党执政(中华)人民共和国才有希望
·科学家不能入党做官
·科学家不能入党做官
·“哲学的中国化”是“哲学的死亡”
·北京是蛮族入侵中国的桥头堡
·革命行动使得人人平等了
·俄罗斯不想归还西伯利亚和远东地区
·毛泽东是个牛鬼还是个蛇神
·革命行动使得人人平等了
·革命行动使得人人平等了
·这里是大陆,不是中国大陆
·所有的公司都将成为垃圾
·新东方校长辱骂共产党堕落如妓女
·新东方校长辱骂共产党堕落如妓女
·王丹是受到共产党优待的俘虏
·马列主义者最恨马列主义者
·“黑帮分子”就是党委成员
·一时糊涂的本性流露
·一时糊涂的本性流露
·欧裔美国人不是真正的美国人
·美国国会反对终身制
·横行中国的非洲内奸
·换人,才是硬道理
·文艺复兴毫无新意
·吸血鬼的种族背景
·川普杀记者与李鸟监社会
·香港成为美国的保护国
·许信良可以出任台湾特首了
·文艺复兴就是邪教复兴
·西方社会的三高症
·赞美苏联的亡灵
·韩国瑜踩着主席的脑袋往上爬
·川普的臭嘴导致股市崩溃
·两个费拉民族的迎头撞击
·刘少奇代理主席所以不得善终
·习近平不是毛泽东主义者
·康熙夷狄鞑子不懂汉字
·马克思就是碰瓷党的始祖鸟
·蔡英文比连战懂得廉耻吗
·缺水缺气的原因是缺德
·美国公立大学跨州上学的费用高出几倍
·“韩流”本是中国神话里的一个怪物,都是托了大型群众演唱会的噪音的福
·德国能够成为世界国家——全球政府吗
·真新闻假新闻达到目的就是好新闻
·台湾选举真正赢家是——互联网!
·战犯就是要为战败负责的倒霉蛋
·华人为何喜欢买房子
·瓦格纳的音乐大部分是噪音
·教育行业是门一本万利的生意
·国家是人民的敌人
·全球宪兵不够全球政府才行
·如果日本赢得了太平洋战争
·为什么日本兵特别残暴
·癌细胞是地下党操纵的第五纵队和游击战争
·基督教是自由人的宗教
·中国正在重蹈日本的战争覆辙
·应该多宣布十亿美元
·英国掩盖了新界大屠杀
·是共产党学生还是中国学生
·共济会是劳动人民的组织
·故事所改变不了的大脑
·货币的后面是强权
·白宫的赤祸
·维权律师与基督精神
·饥民成群是毛泽东思想的伟大胜利
·中国共产党强奸伊斯兰教
·金人如此警告金权
·马赛克战争是文化战的具体化措施
·习近平成为时代周刊百年风云人物
·蔡英文的败笔
·美国学术界为何睁眼瞎
·毛泽东批判宋江投降其实是自我批评
·党国也是一种朝代——“党朝”
·思想解放在中国源远流长
·邓小平是邓祸还是毛祸
·老布什是中共崛起的巨大推手
·老到了只剩下捐款的力气
·充满恶意的相向而行
·自我调查自我监督自我完善
·决定贫富的不是邮编而是基编
·有时候投降也是一种胜利
·牧师为何对总统下跪
·川普大爷又尿了裤子了
·欧洲各国为何心疼维吾尔哈萨克等族
·中国最需要抵制的外国人是共产党人
·中国大陆开始“去伊斯兰化”的文化战进程
·中国大陆开始“去伊斯兰化”的文化战进程
·第二次冷战将推出全球政府的盛宴
·日本的二元质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八九民运正在香港出现

   谢选骏:八九民运正在香港出现
   
   《200万人游行震撼全球 外媒指香港社运迈进新纪元》(2019年6月18日 转载自由亚洲)报道:
   
   周日(16日)的反修例大游行吸引200万人参加,成为香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示威。(Reuters)


   
   周日(16日)的反修例大游行吸引200万人参加,成为香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示威,令国际社会刮目相看。有美国媒体分析,香港已发展出一种新社运模式,毋须社运领袖牵引、群众自发上街归位。有本土的社运人士指,这种模式可令示威群众愈来愈壮大,但亦有学者认为,这现象同时会为社会带来危机。
   
   美国《洛杉矶时报》周日(16日)分析认为,香港已发展出一种由群众自发参与的新社运模式,示威看似有组织,但不会有领袖,分析指过往大型示威累计下来的经验,示威者已建立了一定默契及共识,示威群众会像人工智能(AI)般自我学习完善。
   
   文章表示,2014年香港「占领运动」后,多名发起人及参与者分别被检控及判刑,今次反对修订《逃犯条例》示威则发展成新社运模式,使到大批民众上街。
   
   香港人民力量副主席谭得志周一(17日)对本台表示,香港经历过多个大型示威活动,包括「占领运动」后,本地人已累积了一定的默契,互相配合,而且这个新的社运模式会不断进化,相信这样可以组织更多人抗争。
   
   谭得志说:香港人已慢慢建立一种默契,例如激进派及没有这么激进派之间的默契、议会内及议会外的默契,占领马路的人及马路使用者的默契,我觉得互相都是配合得相当之好,以及这个好会不断进化去演化,下一次发生的群众运动,一定会比200万更加多人,未必是游行,可能是快闪,或者是一些全民能够参与的运动,现在我相信这个都是香港人的趋势来的。
   
   不过,研究政治社会学、香港城市大学专业进修学院学术统筹宋立功教授认为,太多人走上街头,这些人当中有不同的组织,利用不同的手法表达诉求,这样会很容易发生一些不受控制的事件,对社会是会造成威胁。
   
   宋立功说:雨伞运动(占领运动)之后,民主派碎片化,包括激进的本土派年青人,其实都是碎片化,大家会站出来上街,会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反对,但是游行完之后,怎样有进一步行动去宣泄不满,就各自各精彩,个危机就是(政府)管治好困难,年青人是抗争的心态,遇到事情可能就组织一些人一起宣泄不满,社会的秩序来说没有一定的保障,香港就再不是以前的香港了。
   
   美国《华盛顿邮报》周日报道指,香港人口有约740万人,但周日就有近200万人因为反对修订《逃犯条例》上街,显示香港政府与人民间的裂痕不断扩大,而且接连的大规模示威,令香港特首林郑月娥非常难堪,亦显得她越来越孤立,林郑月娥虽向港人致歉,表示政府工作上的不足,令香港出现很大的矛盾和纷争,但仍拒绝下台,这样是不能平息民怨的。
   
   中国外交部驻港公署随即发声明,指责个别西方媒体罔顾事实,并公然挑唆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公署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表示香港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不容任何外部势力,以任何方式干涉,强调就个别西方媒体评论港府修例问题,提出严正交涉,敦促停止混淆视听、煽风点火。
   
   在北京,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周一在记者会上表示,坚决反对有人藉在香港发生的事,干涉中国内政。
   
   陆慷说:如果任何人先入为主的带著偏见的、毫无根据的对中国国内的事情,这里面包括你刚才提到的中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发生的事情,如果说他们片面的先入为主的就无端的指责,甚至想拿有关问题干涉中国内政,中方的态度也是非常坚决的,我们坚决反对。
   
   《人民日报》海外版周一发表署名文章,指中央政府亦坚决反对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支持特区政府暂缓审议修例,又希望广大香港市民理性和平守护好稳定的共同家园,凝心聚力共促香港的繁荣发展。
   
   谢选骏指出:1989年北京民运的行为模式正在2019年的香港出现——那就是群龙无首的普遍民主,最后导致一票否决制的流行。群龙无首,是因为北京政权和香港政府预先镇压的领袖人物,原以为可以高枕无忧,孰知倒行逆施激起公愤,结果导致群众蜂拥。八九民运正在香港出现,这不是危言耸听,而是共产党专政的必然结果——最后结局,就是推翻铁幕获得自由,或是血洒街头为了自由!
   
   《200万市民游行后 数千人续围特首办促交代》(2019年6月18日 转载自由亚洲)报道:
   
   2019年6月17日,过千名示威者游行至特首办,要求特首林郑月娥与市民对话。
   
   香港社运团体「民阵」宣布周日(16日)有近200万人游行示威,要求要正式撤销修订逃犯条例,而不是暂时搁置后,周一(17日)仍有数千名市民在政府总部、立法会一带聚集。众市民下午游行至特首办,要求特首林郑月娥回应诉求,至晚上仍未离去。(李弘音 报道)
   
   近200万人周日(16日)上街游行示威,要求政府撤回修订《逃犯条例》后,有部分留守于金钟夏慤道的示威者,亦于周一(17日)早上,主动搬走路障同物资,清理留下的垃圾等,再转往政府部总、立法会示威区及添马公园一带聚集,夏慤道所有行车线得以开通。
   
   而下午时分,政府总部及立法会一带,仍然非常热闹,过千名市民继续集会、唱圣诗。不过现场可见,立法会一带的警力并不多,只有少量警员在道路位置看守。不过,大部分警力则集中于特首办外,至少有10架警车及30多个警员在场,亦有不少政府保安在场戒备。
   
   其后,立法会议员区诺轩、朱凯廸及范国威,带领立法会示威区的示威者,游行至特首办要求林郑月娥对话以及下台。
   
   口号:林郑对话!林郑卖港贼!
   
   过千名的示威人士到达特首办后,大批警员在场架起铁马戒备。及后,示威人士再次占据龙和道,特首办外的添华道及龙和道来回线封闭。
   
   其中一名示威者,正就读中三的何同学表示,希望林郑月娥出来对话并回应事件。
   
   何同学说:我希望她今天会出来解释,她对这件事真正的回应,不希望再是以新闻稿,任何不公开会面的方式回应我们。
   
   而在职人士石先生则表示,作为香港人,是应该关注这件事,并批评政府要有人命伤亡,才愿意致歉。
   
   石先生说:其实为甚么她(林郑月娥)会致歉、会暂缓,一来是因为这么多人上街,二来是甚至有人因这件事,被政治推了下楼,流了一滴血,她才道歉。因为在(早前)的记者会中,已经很多人问她会否道歉及问责,她也没有理会过。直到有这些大事件,她才发声,所以我完全不接受。一天未正式撤回,我也不会接受暂缓。
   
   立法会议员区诺轩认为,林郑月娥没有诚意与公众对话。
   
   区诺轩说:我是对她相当失望,她由今天(17日)开始,并没有来这里回应市民的声音,亦没有诚意向公众作出一个对话。
   
   而朱凯廸称,民主派正争取周二(18日)与林郑月娥会面。
   
   直至晚上,亦有宗教团体,在添马公园举行悼念会,为一名反对修例而最终堕楼身亡的示威者悼念。
   
   另一方面,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早前因占旺期间违反禁制令被判监禁,周一(17日)正式刑满出狱。他出狱后便现身立法会外示威区,表示感激港人上街抗争,但对于自己因为服刑,未能与示威者并肩参与有关行动感到非常遗憾,他表示日后会继续与港人一起反对修例。
   
   黄之锋说:两次出动催泪弹,3次占领夏慤道,我都错过了。但在未来的日子,「反送中」的行动我都会跟大家全程投入全程参与,衷心感激每一个「反送中」的香港人,我们创造了一次又一次的奇迹。
   
   黄之锋亦指,希望政权能看清事件的严重性,并相信特首问责下台以及撤回修订《逃犯条例》,才是唯一出路。
   
   谢选骏指出:黄之锋等人,现在只能表现得比群众更激进,而不再具有约束群众的能力了,因为他们的领袖功能已被监狱摧毁了。现在开始,他们和“八九学生领袖”一样,只是花瓶了,不是指挥了。他们只要敢对广场上的人群说一个“不”字,立刻就会被轰下台。
(2019/06/1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