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歌颂漢奸是為了配合维穩]
胡志伟文集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故意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大陸辭書故意隱瞞符定一漢奸歷史
·毛澤
·國民黨的癰疽竟成了共產黨的瑰寶
·康生要江青學唱京戲以接近老毛
·江青的情夫,依次為俞啟威、唐納、章泯、趙丹、康生
· 毛澤
·毛澤
·郭沬若題詞反面是「反毛澤
·基洛夫死於桃色事件
· 托洛茨基刺客授勛蘇聯英雄
·美國原子彈專家多數都出賣機密
·赫魯曉夫回憶錄由英國記者維克多路易偷運到國外出版
· 克林頓協助翻譯赫魯曉夫回憶錄
·《赫魯曉夫回憶錄》展示了蘇聯各個歷史時期的內幕秘辛
·一九三六年夏的國共南京談判秘辛
·毛澤
·中國政府戰後懲奸堪稱手軟
·上海千餘名漢奸中獲輕判者
·歷史的真相必須在無數的片面之辭中發掘出來
·《春秋》雜誌是香港傳記文學的重鎮
·《春秋》雜誌是香港傳記文學的重鎮
·汪精衛遺書為自己洗刷污名
· 對日寇寬大對漢奸嚴懲是否失策?
·汪政權軍隊從未與中央軍打過仗
·汪政權為蔣介石留下五十萬兩黃金
·貪圖富貴榮華是大小漢奸的要害
·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汪政權諸人十九縱情聲色
· 蔣介石讀周佛海自首函潸然淚下
·周恩來勸周佛海太太交還蔣氏手跡
·周佛海日記意外流落香港
·周佛海曾派遣葛蘭之父張彬人赴日試探
·大陸吹捧漢奸胡蘭成,是辜負抗日死難軍民
·為汪精衛辯護蒼白無力
·從文學作品探討中國現代史(全文)
·項羽並未火燒阿房宮
·孽書壓死文化界奸商
·孽書壓死文化界奸商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傳記的價值在於真實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余程萬死於警匪槍戰,並非被蔣介石槍斃
·明朝大學士張居正出席中國國民黨四屆六中全會
·陳長捷是不堪紅衛兵淩辱,先殺妻子而後自殺
·背本趨末、頭足倒置的編輯手法
·背本趨末、頭足倒置的編輯手法
·
·
·兩千字的篇幅描寫了英雄在那短短四秒鐘內的思想活動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周作人著軍裝斜佩皮帶檢閱北平市數萬名「新民青少年團」,號召年青一代「齊
·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誤會」
·《新民會會歌》就是左派報紙常常謳歌的台籍作曲家江文也創作的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秉筆直書確是很使人痛苦的事
·秉筆直書確是很使人痛苦的事
·張文達及其父祖張叔平張百熙
·張文達是蔣介石的天子門生
·向反共鐵漢、反共小說《瘟君夢》作者何家驊下跪
·哈公謔稱張文達為「南書房行走」
·哈公謔稱張文達為「南書房行走」
·張叔平查封金雄白豪宅
·張叔平在港窮困潦倒
·政治上的縱橫捭闔爐火純青,但在感情上卻是失敗者
·吟風弄月掉書袋引古詩懷念蘇杭揚州風景
·張文達的"庶母"張織云晚年淪為妓女
·封建統治階級的鷹犬世家 張文達及其父祖張叔平張百熙"(全文)
·──介紹夏菲爾新書《毛澤
·話說中國大陸的古拉格群島
·半世紀來幾千萬人經歷煉獄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老毛死時幾萬人殉葬
·三年災荒時墳場屍滿為患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宗教局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嗜殺者被仇家活活打死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當人民畏懼政府,你得到暴政
·勞改基金會應得諾貝爾和平獎
·俠肝義人樂於助人的陳蝶衣
·俠肝義人樂於助人的陳蝶衣
·深圳深圳踢竇記
·超級老千充當深圳黃埔同學會會長
·自稱是胡宗南外甥、顧祝同女婿
·口沫橫飛 漏洞百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歌颂漢奸是為了配合维穩

'歌颂漢奸是為了配合维穩
   “大屠殺是文化融合 文字獄為社會穩定”
   2008年10月5日,北京滿學會會長閻崇年在無錫新華書店出席簽售活動時,被漢網管理員黃海清(網名「大漢之風」)掌摑。黃海清的弟弟稱他的哥哥因無法認同閻崇年關於明清歷史的一些觀點,所以動手打人。「大漢之風」在其被結束拘留後作出辯解,他認為閻崇年「粉飾屠殺、肯定文字獄、拒絕質疑和溝通」。黃指出:
   閻崇年的價值觀已經跌破了人類良知所能容忍的底限,閻崇年借著央視的這個管道將野蠻、反動的價值觀散佈出去,已經四年之久,作為一個文明的中國人憤怒於閻崇年喪失人性,更不能任其毒害國人。
      例一,閻崇年說:皇太極5次帶兵殺入關內,有一次擄掠“人畜97萬頭”,對於當時新興的清政權來說當然是喜劇:擴大了影響,為入關增加了經濟基礎;對中原百姓來說肯定是悲劇: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歷史是在多維中發展的,很難說悲,也很難說喜。

      閻的講座哪一集不站在滿清統治者角度講話,他吹噓努爾哈赤的十大功績,他親切的稱呼康熙、乾隆叫老爺子,一提到這些人就飽含深情,激動澎湃。但是他絕口不提努爾哈赤、皇太極等人在遼東屠殺300萬中國人的種族主義暴行,當今的世界,還沒有人敢把屠殺、奴役、掠奪稱為喜劇,就是當代納粹也不敢稱屠猶是喜劇。各國政府就連他們否認納粹罪行都以刑法追究(如英國右翼學者戴維•歐文因否認納粹大屠殺被奧地利維也納一家地方法庭判3年徒刑)。而閻崇年就敢。做人要有道德底線,突破了道德底線,人人得以誅之。
      例二、閻崇年一提到女真人被殺表情就特別激動,而當滿洲人殺漢人時則興高采烈。閻崇年每當講滿清打了勝仗就得意洋洋,甚至大講清兵把擄掠婦女載在馬上,化裝打扮。這時他面露喜色,露出八顆牙,簡直毫無人性。
     例三、他在長江美聯大講壇第十二講“康熙帝的志與學”,把野蠻殘暴的“揚州十日”說成是文化融合,極其野蠻反動。
      他說:“文化融合發展。滿洲是牧獵文化;蒙古族是草原文化;漢族中原的農耕文化。蒙古的草原文化和滿洲的牧獵文化融合了,但是和漢族的農耕問題有衝突。揚州十日都是這些文化中的表現。”
     凡是有良知的人都知道,“揚州十日”是反人類暴行,絕不是什麼文化衝突,是滿清野蠻政權用屠殺來解決反征服、反壓迫、反奴役的抗爭。這與文化融合和衝突完全是兩碼事。滿清王朝在乾隆年間將準格爾部落種族滅絕,難道這是滿洲的牧獵文化和蒙古的草原文化成功融合?其次,既便是文化衝突,用屠殺來解決,在任何文明社會裡都是無法接受的,而在他嘴裡竟然被吹噓成“文化融合發展”,是文化問題。可見其世界觀、價值觀極其野蠻。
     例四、為了袒護滿清政權,閻崇年竟然肯定文字獄。2005年10月18日,閻崇年與《蘭州晚報》記者“零距離接觸”,記者問:“雍正大興‘文字獄’是不是影響了社會的發展?”閻答:“雍正的這一做法對於清王朝國家的統一、減弱詆毀政權還是起到了積極的作用。”
      這就是網上報導閻某肯定文字獄的由來。閻崇年甚至把清朝統治者沒有強迫漢人說滿語,稱為清朝的德政,閻崇年始終以滿清貴族的立場上講清史,他宣揚的“清朝十大功績”、“努爾哈赤十大功績”以及“清十二帝疑案”都是如此。稱閻崇年為“清國奴”一點也不冤枉
   。 就這樣一個世界觀、價值觀極為反動的人,一直霸佔著央視,他的節目反復重播,稍有正義感的人怎能容忍呢?中國人是有正義感的,中華民族是極具自尊心的民族。
   歌頌舊日暴政是為今日暴政遮羞
   閰某的謬論激起了學術界强烈的反擊。國家清史编撰委員會委员、研究員李治亭直斥其:將本來屬於皇太極的功績,強加給努爾哈赤,是為「顛倒史實,任意篡改歷史」;「對歷史事實缺乏認真研究和考證,將正、誤乃至錯謬混淆一處,統統作為努爾哈赤的『功績』加以讚揚。所列『十大功績』,硬是湊數」、「絕非治史者所為」、、.「作者給努爾哈赤的歷史定位,已經遠遠地背離了努爾哈赤自身的歷史真實,大失史學的嚴肅性與科學性。作為一個學者,亦失應有的學風與史德」。上海復旦大學教授葛剑雄說:除了文字獄就沒有辦法保持穩定嗎?除了殺人就沒有其它民族融合的辦法了嗎?歷史研究不能脫離事實,今天我們理解這段歷史,不等於歷史就沒有是非。專制總是不對的,殺人也是不對的,侵略就是侵略,這些是非要明確。
    然而中共官方對此堕落文人却情有獨鍾:
   閻崇年被北京市政府授予有突出貢獻專家稱號,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他的《努爾哈赤傳》獲北京市和中國“光明杯”優秀學術著作獎、全國滿學研究優秀成果獎。《古都北京》獲中國文化部最佳圖書獎、法蘭克福和萊比錫國際最佳圖書榮譽獎。《正說清朝十二帝》獲選國家圖書館首屆文津圖書獎推薦圖書。在《出版人》雜誌和新浪網聯合主辦的“2004年中國書業年度評選”中被授予最佳年度傳記紀實圖書獎。被列為中華書局、中國出版集團“鎮社之寶”圖書。《御窯千年》被推薦為三聯書店2017年度十本好書。
   由此可見,古代和现代封建统治階级的御民之術是一脈相承、如出一辙的,歌頌舊日的暴政乃是為今日的暴政遮羞。
    以閻祟年的荒謬言論同金庸相比,似有南北呼應、異曲同工之妙。閻祟年在大陸遭逢人人喊打的局面,然而金庸巧妙地用小説的形式包裝謬論,成功地培育出一批數典忘祖、以人血染紅頂子的政客、文棍及奴才,影響了整整三代人的歷史觀,這就是香港今日人妖不分、局面混沌的根源。
   把鐵桿漢奸吳六奇美化成抗清英雄
   金庸的先祖查繼佐在「明史案」中充當了一個極不光彩的角色,並在事後獲利。然而金庸心懷叵測,為了謀求根紅苗正,便竭力想要遮掩祖上的這宗劣跡,甚至不惜為此偽造歷史,他居然在《鹿鼎記》中把查繼佐塑造成了正面人物、文字獄的受害者,還將其與顧炎武、呂留良這樣的反清名士置於一處,將告密的醜惡行徑全都推到了吳之榮一人身上。《鹿鼎記》影響深遠,讀過的人不計其數,大部份讀者無心考究歷史,也想不到金庸竟敢如此明目張膽地混淆是非,指鹿為馬,因此多為其所矇騙,在記憶中留下了一段被篡改的史實。原本一段不光彩的先人劣跡,反倒被老查巧妙地利用,讓世人都以為其祖上心懷故國,不肯屈從於滿清淫威,在文字中暗諷時弊,這才招致災劫。一個給江南文壇惹來大禍的告密小人,居然搖身一變,反倒成了慷慨激昂的反清義士,查先生的生花妙筆真是令人齒寒。
   讀過《鹿鼎記》的人,必然會對吳六奇這個名字留有印象。在書中,吳六奇是一位慷慨豪俠的英雄、潛伏敵後待機而動的抗清義士,其愛國丹心和悽慘命運曾令無數讀者深深感動。然而事實上,吳某人卻是一個貪生怕死、主動叛國投敵的鐵桿漢奸,投降後一直對清廷忠心耿耿,從無叛清復漢之念。吳六奇本是一個食不果腹的乞丐,從軍後立了一些戰功,後被明永曆帝親授為南澳總兵,頗享富貴,可以說是深受大明國恩。順治七年時,大漢奸平南王尚可喜揮軍南下廣東,吳六奇當即率部迎降清軍,此後追隨尚可喜東征西討,四處剿滅明軍殘部,屢立奇功,後積功升為提督、少師兼太子太保。
   據徐鼒《小腆記年附考》卷十七記載:「清世祖順治七年春正月。戊辰,我大清兵復取韶州,明總兵吳六奇降。[考曰:海寧查孝廉伊璜識吳六奇於未遇,後從王師征粵,官至提督,厚報伊璜。王士禎《文集》、鈕琇《觚賸》、蒲松齡《聊齋志異》、蔣士銓《忠雅堂文集》皆記其事,謂六奇以乞丐遇征粵之師,途中被執,獻策從戎,積功至節鉞。鼒按:諸君皆據傳聞言之,其實六奇在明時為五虎亂潮之一,踞大埔、饒平、程鄉,永曆帝授為南澳總兵。順治七年,平南王尚可喜等自南雄下韶州,六奇與碣石鎮蘇利迎降。《台灣外紀》、《行在陽秋》言之鑿鑿,安得謂乞丐迎降乎!《貳臣傳》謂六奇豐順人,少時乞食各郡,習山川險夷,至是以總兵降,請鄉導大軍,招徠旁邑自效,蓋乞丐乃少時事,查、吳相遇,實在明世。旋附義旅,為桂王馳驅,後人諱之,而託言驟貴於興朝,非實錄也。附辨於此。(《查繼佐年譜》引)。
   由上面的記載不難看出,金庸之所以顛倒黑白,硬將吳六奇這樣一個大漢奸美化為抗清烈士,就是因為查家與吳六奇交往密切,一損俱損。吳六奇落魄時,曾得查繼佐資助,降清後飛黃騰達,官至提督。此人不忘舊情,「厚報伊璜」,還幫助查家脫難。金庸對其大加粉飾溢美,原是出於感恩圖報之心,倒也不難理解,然而為了小小私惠,就公然忠奸互易,歪曲真相,其做派實在令人齒冷。
   對漢奸吴之榮的諷喻顕露作者本身的奸猾
   吳之榮,祖籍江西撫州,旗下人,順治七年(1650年)任歸安知縣。吳之榮善於鑽營,心狠手辣。當時烏程南潯鎮富戶莊廷鑨因病眼盲,想效仿歷史上同為盲人的左丘明,著寫一部史書。著書是樁技術活,莊財主有錢欠學識,便花錢買得前明朝大學士朱國禎的明史遺稿,編成自己的《明書》。為了抬高身價,莊財主又將包括查繼佐在內的二百餘江南名士羅列書前,「卷端羅列諸名士,蓋欲藉以自重。」莊財主的政治敏感性不強,書中直呼努爾哈赤為「奴酋」、清兵為「建夷」。吳之榮將之告發,引發了一樁「文字獄」,造成多人人頭落地,金庸的先祖查繼佐則大難未死,否則也就沒有今天的《鹿鼎記》了。
   這樁「文字獄」中,吳之榮發了橫財:吳之榮獲得了莊廷鑨等人的大量家產。但吳之榮在官場混得並不成功,順治年間吳之榮因貪汙入獄,順治十六年(1659年)被赦。《私史記事》云:康熙四年七月,「吳之榮歸自閩中,行至半山,狂風驟起,雷電交加,之榮隨成瘧疾,寒熱夾攻,兩日而死,人皆稱為天雷擊死之。」
   從投機鑽營升官發財,到牢獄之災遭受天譴,吳之榮之可恶是一個方面,官場的失敗也很明顯。如此用心,吳之榮的結局為什麼是以失敗告終?金庸以小說的形式為其作了總結。《鹿鼎記》中數度寫到吳之榮的失敗原因:
   1. 《鹿鼎記》中的吳之榮是揚州知府,韋小寶是欽差大臣,為了迎接上司視察,吳之榮很是下了一番功夫:韋小寶的下榻之處,吳之榮用上了「天然樹石」,「竹節引水,流轉棚周,淙淙有聲」,「便如是置身山野一般」。錢花的夠狠,但韋小寶一看十分不滿,認為簡直是個「涼棚」,「是施飯給餓鬼吃的!」宴會上,吳之榮讓歌伎精心表演了古代秦觀的《望海潮》,當代查慎行的《詠揚州田家女》,韋小寶一點都沒興趣。這說明,吳之榮作風不踏實,事前調研不夠,沒認識到領導是妓女養大、妓院長大的。如果吳之榮將接待場所裝扮得像妓院一樣紅燈閃爍,喝酒時歌女來段《十八摸》,自己適時添個黃段子,花錢又少,領導肯定高興得不得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