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我想起了包遵信的哀鸣]
谢选骏文集
·强盗转型为企业家的困难
·法国是一个危险的国家
·不是贸易战,是征收国际安全税!
·逃避国际安全税的后果很严重!
·投降不一定要举白旗
·中苏决裂才能让老毛在国内称霸
·毒贩的理论
·有什么可以取代死刑的办法
·中国人扎堆的地方特别危险
·非洲人民的解放军
·非洲人民的解放军
·车祸节乃见,一一现原形
·德国也害怕美国的国际安全税
·共产党快要变成廉政党了
·共产党快要变成廉政党了
·傅国涌跳梁小丑竟敢妄议全球政府
·格林斯潘搞乱美国的原因终于暴露出来了——卧底和犹奸
·北京人是满蒙余孽吗
·怪兽吞吃自己的孩子
·林彪吃了败仗打老婆
·川普被金正恩骗了还是选民被川普骗了
·国民党早已是过海的卒子
·一条德国人命不到两万美元
·对贪官污吏网开一面
·卡扎菲和毛泽东都是吃软饭的
·俄罗斯是中国假货的根源
·俄罗斯是中国假货的根源
·智馕智裤可以包治百病
·香港的后院不堪入目
·香港的后院不堪入目
·“贸易战”救了刘霞一命
·移植记忆培养认贼作父的奴才
·刘霞从中国政府的人质变成德国政府的人质
·中国的人均监控率即将赶上美国
·远藤誉以为中国人都没有去过靖国神社
·突厥人不该听从阿拉伯人使唤
·一条中国人命价值50美元
·日本拍摄的侵华战争纪录片《上海南京1938》
·毛泽东崇拜的心理基础
·政治正确不正确都无济于事了
·悼念恶性竞争的红色中国(纪念《河殇》30周年)
·原子弹确保贸易战不会成为世界大战
·林毅夫是个丧心病狂的叛徒
·火刑与烧烤(barbeque)
·解放非法移民将使美国成为世界帝国
·解放非法移民将使美国成为世界帝国
·哈佛大学的垂死挣扎
·狗官相护与狗棺相护
·美国不是反华而是反共——世界日报故意混淆二者
·没有圣父圣子圣灵就没有长进
·毛泽东的老婆就是毛泽东的老娘
·德国企图人质刘霞窃取世界领导地位
·德国人真的很阴险——竟想以贪污罪把加泰独派领袖送给西班牙处置
·涉外婚姻的神经敏感而脆弱
·毛泽东的死亡之吻
·全球闹剧主角缺席
·毛粒子与毛栗子
·五眼联盟血浓于水
·墨西哥向美国输出内战
·为什么一切新闻都是假新闻
·中国对美国增税为何是一招臭棋
·彭博通讯社不懂邓小平式的逃跑主义
·社会信用系统可以整合全球
·秦永敏死到临头了
·诺贝尔和平奖就是诺贝尔死亡奖——达赖喇嘛千万不能回家!
·美国的财团中国的党
·共产党没有能力开放市场
·马列化与土著化都在“去中国化”
·中国没有社会何来独立声音
·法国的胜利还是黑人的胜利
·俄罗斯真会冒充白人
·绝龙峪与帝制的灭绝
·裙带关系与平反六四
·日本人眼红汉人移民西藏
·日本人眼红汉人移民西藏
·从秦景公的坟墓看秦国何以兼并天下
·关说、托人办事都构成了阴谋罪和贿赂罪
·玩火不如纵火
·自由社会的自杀
·魏京生还算一个书生
·美国总统说的是斯拉夫语吗
·美国的问题是花费太高收益太少投机成风
·中国知识分子都是留声机吗
·西班牙法院类似中国法院都是政府黑帮的走狗
·日本天皇比苏联匪帮还要缺德操蛋
·从唐爽自述看唐爽犯下的致命错误
·市场经济、官场经济、战场经济,不能混为一谈
·穷人的乐趣就是数钱
·含饴弄孙鸟类,工作至死蚂蚁
·爱国者捣蛋掌握了爱国者导弹
·人民战争的经济原理
·“定于一尊” 是向上国尊严的回归
·是移民倾向还是间谍活动
·没有基督教的欧洲人禽兽不如
·经济动物无法指示中国的方向
·经济动物无法指示中国的方向
·没有基督教就会有毒疫苗泛滥
·没有基督教就没有商业信誉
·清除马粪的厕所革命
·华人社会为何不能废除死刑
·定于一尊的假疫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想起了包遵信的哀鸣

   谢选骏:我想起了包遵信的哀鸣
   
   《严家祺望王沪宁为六四翻案 并爆逃港时住向府》(2019年5月7日 转载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报道:
   
   曾经在前国务院总理赵紫阳领导下的“政治改革办公室”工作的严家祺,自六四事件后流亡海外已30年,他在美国接受苹果日报的访问时说,他对当今中共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当年有知遇之恩,希望王能够让六四恢复真相,翻六四的案。在访问中,严家祺坦诚道出他在逃港期间,曾居住有江湖背景的影圈名人向华胜的家,更形容除了中国大陆之外,香港是他第二个家。


   
    严氏夫妇现居马里兰州的老人宿舍,环境优美,但记者认为,严心中悲痛似乎比10年前更深。伤痛,不只是回不了中国,更是源于悲愤中国正义不彰,源于对妻子高皋的内疚,源于毁了拯救者一生,亦源于旧友、中共七常委之一王沪宁埋没良心。一度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的严家祺承认,他曾经在飞机喝酒发癫,在医院附近大叫,俨如狂人,不是他做错了事,只是认为中国一直惩罚做对事的人。“如果我不写声明?是不是对她们会有点影响”,严有时会在自责,心里抑郁。
   
    严家祺说自己连累身边人,连自己有时也责备自己,“一个是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她们,我一想到她们就感到,应该说共产党害了她们,我看到如果······哎呀,如果我不写声明,是不是对她们会有点影响,我感到有一些对不起她们,像(前总书记)赵紫阳就对不起”。
   
    在访问中,严主动提起王沪宁这位他昔日的好友。严对王有知遇之恩,两人多次共同外访,没有严的推荐,王根本无法认识江泽民及胡锦涛,更遑论后来的“三朝帝师”。严说:“我也希望他听一听:让六四恢复真相,翻六四的案,六四不是暴乱,而是共产党对人民的犯罪行为!我希望他能够为中国、香港、六四恢复真相作出贡献,如果不做这件事情,中国的问题,他个人,也都会出现新的问题”。
   
    严越说越激动,再次差点哭起来:“六四的案不翻,我要发疯,我希望王沪宁听到我的声音之后,看着我的眼晴,看着我流眼泪的眼睛,请他们去看看天安门母亲,请他去丁子霖家里去看一眼,你先不翻案,去看看人家可以吗,都30年啦。”
   
    严家祺自言有两个祖国,一个是中国,另一个不是现居的美国,而是香港。六四后官方通缉23名知识分子,严想自首,但后来决定来香港,初时入住已故的永盛电影公司老板向华胜家中。严坦言,当时有7人参与拯救,部份更是非亲非故,“只要有一个人说是不管了,那我们就永远被抓起来”。
   
    严透露,6月4日当局镇压天安门后,他当日随即离京抵达上海。当时身在北京的妻子高皋刚离家,便收到来自香港营救两人的电话,但她没意识到事态严重性,因此没把电话号码记下。后来官方公布通缉23名知识分子名单,严想自首,但已身处南方的他,得知香港方面一直想营救他们,他于是致电回京,经过种种联系,终于联络到香港有关人士。严回想:“这个(香港)电话救我们命”、“这个环境非常复杂,一个一个人,一共7个人,这7个人中间,只要一个人说不管,我们就出不来了”。
   
    他透露这7个人,有很多都不认识,“他们是冒着生命威胁来救我们呀,所以我很感谢他们”。他透露流亡香港时,住在向华胜的家,“帮我们的几个人有林道群、李志华、陈达钲他们的兄弟,还有何俊仁”。他指出,何一直无透露曾帮过自己,他后来才知何有份帮忙。记者曾尝试联络何,但他没有回应。
   
    严家祺同年6月19日抵达香港,22日离港。事缘当日明报头版刊出了《乔石李鹏觊觎总书记,杨李力主处死严家其》的报道,香港亦变得不安全,法国及港英政府立即安排离开。港英政治部当晚将严氏夫妇打扮成警察,在机场“执勤”并出境,然后乘坐飞机正式到法国。尽管夫妻俩六四后只在香港短短三天,但他感激各界营救,说:“我把香港也当祖国。”
   
    爱港之深,严家祺非常留意香港新闻,特别是近日引渡条例。他知道近年香港新一代对于六四没有情怀,不觉得有意义,严认为今日香港司法正在动摇,正正与六四未有平反及伸张正义有关。他说:“(六四)这个案在美国是翻了,但要在中国的土地上翻,如果一个国家连这个都不能恢复真相的话,这不可能有法治。这么多人死了,包括丁子霖的儿子,赵紫阳被软禁10多年,导致这国家政权的更替,如果不恢复真相的话,中国就是黑暗,司法的黑暗。香港司法开始黑暗,这黑暗是中国的黑暗已到了香港,所以要翻案。”
   
    他相信:“为了香港更好,为了台湾,六四是个关键,六四维园每年悼念,心里有正义,国家没有正义,国家能搞好吗?”
   
   谢选骏指出:其实严家其等如果不逃,也不会“永远被抓起来”,最多关押几年,例如和他齐名的包遵信,同列通缉名单,就是如此。包遵信释放以后,我去看他,送了一条“骆驼牌”香烟给他,表示慰问。谁知他两眼一翻说,“我不抽洋烟的。”于是我拿出一条“云烟”给他,把骆驼收回。他又两眼一翻说,“送给别人的东西可以收回吗?”我说,“你不是不抽吗?”他一笑说,“那你也不能收回。”于是我就多送了他一条,毕竟他坐牢几年辛苦了。说到六四后的遭遇,包遵信叫苦说,开枪以后他去严家其家里找过严家其,严家其指着书柜说,“我都准备好了坐牢看的书。”于是包遵信也决定不走。后来风声紧了,他就回到老家,结果却被乡亲们出卖了。他纳闷,中国人民大家像龟孙子一样只会都会自保,哪会有什么见义勇为的义士,后来才知道,原来都是外国情报机构收买的黑社会人员参与偷渡、形同贩卖人口。说起现况,包遵信泪眼婆娑,说在国内太苦,很想出国,他说他认识唐德刚,想让我帮他联络一下。后来我找到唐德刚,唐德刚说邀请包遵信没有问题,但问题是包遵信的生活费没有办法解决。于是包遵信就放弃了出国的打算。我劝他先出来再说,有了自由总有机会活下去的,但他觉得自己年纪大了,不想再去冒险离开祖国了。我觉得严家其、包遵信等人,虽然具有不同政见,但本质上还是共产党员,总对党国恋恋不舍。就是出来了也总想“我要回家”,总想党国开恩平反,缺乏四海为家的独立精神。因为他们就是这样作为“党员”被塑造出来的,即使被开除出党了,也很难改变了。包遵信的哀鸣后面,是一个共产党时代的句号。
(2019/05/0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