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国家剥夺了网络的主权]
谢选骏文集
·独裁者是一块最大的废垃
·共商国是变成了共殇国是
·台湾黑鹰坠落是否大陆斩首行动
·失业是重新创业的开始
·白人身上都有黑人血统
·假新闻就是哲学意义的真新闻
·漆黑的空间是光明的起头
·漆黑的空间是光明的起头
·澳洲大火是选民自焚的结果
·三自教会不是共产党教会
·全球内战使得中美又成一夜之间的露水盟友
·得过且过的好处
·野生状态对于人类的益处
·为何寒带的人比温带的人更为懒惰
·千禧一代决定了下一个千年的走向
·温州教会与中国教会自立运动
·成王败寇是小民的逻辑
·人可以解决事情却得不到想要的结果
·中国人为什么憎恨乌鸦
·中国人为什么憎恨乌鸦
·泼墨女孩的中国梦
·王怡牧师可能是一位世界历史性的人物
·台湾大选所体现的南北朝政治
·共产党国家是真正的纸牌屋
·鸡鸣狗盗的革命干部
·完美主义者并非强迫症患者
·高智商的小聪明——黑暗时代反倒孕育辉煌
·动物哲学是成功的关键
·民营资本也是红色资本
·斩首领袖的新时代
·日本当局放走了逃犯戈恩
·全球政府撕毁国际法、践踏国内法、瓦解联合国
·印尼如此强奸了英国,回民如此淫乱了麦加
·不要妨碍他日理万鸡
·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八国联军的代价
·“使法必行之法”就是上帝的圣约
·文明中心注定沦为垃圾桶
·乌克兰航空班机伊朗坠毁的最大嫌犯是俄罗斯
·乌克兰航空伊朗空难的幕后黑手为何仇恨加拿大
·重庆大火是中国梦的缩影
·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一个终端
·美国人的数学因为种族而差
·鼠目寸光更是生存的必需
·国民党民进党都是台独势力
·英国王室玩弄种族意识的花招
·主权国家资不抵债依靠老赖法则生存
·苏联的最后一天比苏联的第一天更加伟大
·崇祯怎么能够看懂毛泽东的简体字
·敬语是等级精神的体现、全球秩序的样板
·伊朗空难的幕后黑手原来是伊朗的亲俄势力
·病毒是进化的杠杆
·铜锣湾书店案件可能有真相吗
·该睡的时候不睡才有特殊灵感
·该睡的时候不睡也没有特殊的灵感
·香港杀人犯不仅天才型而且还推动了历史前进
·伊斯兰革命宣告结束了
·一国两制不是民族主义的神主牌
·华语歌手如何避免沦为龟奴
·林鄭月娥和梁振英與MI6的秘密
·蔡英文出任台湾特首
·民粹主义就是选票回收机
·主权国家首脑的斩首样板
·贵族真能领导中国走向文明吗
·现代中国人就像快死的“柴油鱼”活蹦乱跳
·乌克兰客机被骗入伏击圈内
·南北朝对峙决定台湾大选结果
·中美关系可能退回1972年以前
·台湾可能驱逐中国大陆于联合国之外吗
·修复的不如破旧的
·贩毒就是革命
·“向前”并非只有一个方向
·伊朗要使鬼推磨
·边境建墙的工程是交给什么人承包的
·慈善机构是最贪婪的吸血鬼子
·林火的谣言才是真相
·双赢走向双杀
·树大招风的思想引领
·接班人没有怪圈——沿着华国锋中断的道路继续前进
·中年危机就是生命的成熟
·一个中国的原则只是一件国王的破衣
·戊戌变法120周年3题
·文怀沙就是闻废垃
·美国社会能够变废为宝
·社交媒体、个人博客的力量超过了传统媒体
·党府就是荡妇——一举囊括了港府
·党府是美国一手催肥的
·党府不是政府
·党府养成的特权可以碾压一切
·党府的渔民就是海岸防卫队
·澳洲大火烧清了川普的臭嘴
·垃圾桶里的天才
·媒体就是媒婆——以法国为例
·英国不仅王室有毒
·中国吸收美国还是美国吸收中国
·老鼠冒险雷探长
·评判唐诗的人自己躺尸
·川普比林肯更能分裂美国
·逃犯都是合法的
·党府夹起尾巴的新时代
·书商推荐的100本书都是商品
·炫富贱妾与亡国祸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家剥夺了网络的主权

   谢选骏:国家剥夺了网络的主权
   
   《习近平最害怕的东西出现了》(2019-05-06 林孟编译)报道:
   
   美国《真实清晰的世界》网站发表冰岛大学政治学教授、哈佛大学科学及国际事务中心前研究员塞耶(Bradley A. Thayer)和“公民力量”副主席、哈德逊研究所访问学者韩连潮的文章说,美国和中国的贸易谈判,为促进中国的人权提供了机会。谈判的关键策略,是开放中国的互联网市场。但不幸目前的贸易谈判,缺少这一重要部分。


   
   这种情况必须改变。基于公平的互惠原则,美国互联网公司必须有平等进入中国市场的权利,但现在却被中国当局拒之门外。有三个理由必须要求中共当局开放互联网市场:
   
   第一,互联网不仅改变了人们的购物习惯和娱乐方式,而且还改变了人们获取资讯和彼此联系的方式。资讯自由流通能够促进中国的民主转型。中国共产党深知这是对其权力的威胁。正如习近平今年1月在政治局第12次集体学习会上的讲话所说,没有互联网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一张照片和一段视频能够在短短几小时内迅速传播到所有媒体,对公众舆论有很大影响。如果运用得当,这种影响力对国家和人民有利,反之则将带来难以想象的危害。他希望中共必须绝对控制互联网,以便赢得“没有枪炮的战场”上无形的战争。美国不应当让他得逞。
   
   中共领导层认为,压制互联网自由,是维持中共对中国人民永久极权主义统治的关键。所以中共利用庞大的国家机器,审查、封锁、限制中国公民获取、分享资讯和意见的能力。根据非政府组织GreatFire网站估计,中国目前已封锁了10,000个互联网域名和80,000个网址,防止用户从中国国内访问被禁的网站。中国庞大的审查机构还使用新技术清除被禁内容、句子和敏感词。中共强有力的宣传机器利用假新闻散播谎言,煽动极端民主主义和对美国的敌视。
   中共并不满足于控制自己国境内的资讯。根据中共的“网络主权”政策,北京已经利用技术审查非中文网站的的内容,包括攻击许多她所不喜欢的美国网站。中共还输出其数字极权主义,正在摧毁我们认识的民主和自由。
   第二,中共政权在严控互联网意识形态和政治领域时,以国家安全为借口保护其互联网市场,封锁美国竞争者的公司。北京对美国互联网公司设置难以逾越的障碍,阻止他们进入中国市场。这些美国公司包括谷歌、脸书、优酷、中文维基百科、移动维基百科、彭博社、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路透社、推特、必应、博客站、Instagram、 Vimeo、微博客等一大批。
   有些美国互联网公司获准有限度地进入中国市场,但前提是必须屈从中国政府的要求,允许当局进入其技术后门。中国拒绝美国公司进入互联网市场,使美国的广告商、银行家、制造商、农民、服务业者付出数以万亿美元计的代价。
   第三,虽然中国阻止美国公司进入其市场,但中国互联网公司却在利用自由的美国市场的巨大优势。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等中国互联网大企业,都充分地、毫无限制地进入包括包括资本市场在内的美国市场。2018年,33家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筹集资金超过90亿美元。这些公司大部分是互联网技术公司。中国拒绝在互联网领域给予美国任何真正的互惠。这种不公平、有害的贸易手法,应当成为目前与中国贸易谈判中的优先事项。
   确保互联网自由和讯息自由流通,必须成为美国对华外交政策和贸易政策的核心。华盛顿必须利用所拥有的手段,促进中国互联网市场成为真正开放的政治空间。这必然会逐渐削弱习近平的统治。中共领导层明白这个道理,美国是时候行动了。
   
   谢选骏指出:上文所说的“网络主权”,其实是“国家剥夺了网络的主权”。现在作者建议,用另外一个国家去剥夺这个国家的剥夺网络主权的权力。但是这样一来,结果还是国家主权高于了网络主权。而这个被授权剥夺他国限制网络主权的权力的国家,自己也有限制网络主权的行为……那么,怎么办呢?如何伸张并充分实现网络主权呢?我认为,首先应该端正一种态度,那就是,国家没有权利把网络作为一种巩固自己权力的工具来使用,而应该明确——网络主权是思想主权的延伸,就像天赋人权一样!网络主权正如天赋人权一样,这是上帝赐予人类的尊严,而不是工具。正如国家没有权力剥夺天赋人权一样,国家也没有权力剥夺了网络的主权!网络不仅仅是“讯息自由流通”的渠道,网络还是具有生命的,也因此分享了上帝的创造。网络主权,是思想主权的延伸;思想主权,是上帝主权的延伸;至于国家主权,也只是思想主权的延伸——于是现在,就是网络主权战胜并且改造国家主权的时代了。
(2019/05/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