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不仅神器就连天皇也是假的]
谢选骏文集
·制度创新才能获得历史的主动
·全球化抛下的不是美国而是总统
·神为什么对人没有信心
·曹丕为何亡国——伟大的文人沦为历史的草皮
·红色历史与低端人口
·美国的沉沦有助于塑造未来世界
·驱逐马列主义,解放中国人民
·金钱、权力、思想
·任何战争都是两伙强盗在拼杀争夺税收权力
·生命如何可能因其不完美才成为完美
·四肢健全但是头脑健全除外
·难民、生存权、低端人口
·俄罗斯是小国崛起不是大国崛起
·伊斯兰共产主义的样板
·低端人口就是阶级敌人
·信息公开,就能推翻政府
·德国也想推翻中国共产党了
·低端人口与南北朝政治
·共产主义为何能在中俄成功——哥萨克是俄罗斯的游牧民族
·“北京排华”再次证明中共是外来政权
·哥萨克与共产党的恩怨情仇
·殖民西伯利亚与殖民美洲澳洲的区别何在
·西方的洁净建立在中国的肮脏之上
·血腥的挪威人
·亨廷顿没有读过汤因比无论斯宾格勒,哈佛大学现代桃花源
·低端人口与高端禽兽
·猫捉老鼠还是老鼠捉猫
·苏联美国残杀战俘所以成为超级大国
·北京终于准备再度输出革命
·德国担心北京发生纳粹魔幻
·输赢——看得见的毁灭与看不见的毁灭
·印度支那与大东亚圣战
·意大利人好死不如赖活着
·苍蝇也会采蜜但还是苍蝇
·习近平怎样超越毛泽东
·教皇成为敌基督的代表
·红黄蓝教育集团虐儿具有深厚国际背景
·量子实验证明相对论虚妄
·德国人一千块钱就想打发难民回家
·1989年苏东波瓦解预演在1976年的中国
·共产党浩劫的伦理后果
·美国议会这么坏还是比中国人大政协好
·韩非才是中国政治的至圣先师
·哲学家帝王的结局并不哲学
·马可波罗游记是十字军东征的挽歌
·世界的复杂性是什么造成的
·思想主权与信息主权
·为什么共产党国家说倒就倒?
·释迦牟尼死于自杀
·“中国”的地缘价值
·谁是蒙古狼的继承人
·“网络主权”的张冠李戴
·为何越成功老板越没有力气
·文化的中国可以转移到海外了
·百年马拉松势必与共产主义决裂
·贾似道外戚误国,中国丧失粉碎蒙古最后机会
·耶路撒冷应该成为独立国家
·转移通俄门视线、耶路撒冷变成以色列首都
·欧洲人也意识到莎士比亚的谬误
·创造权与所有权
·祖先崇拜与优生学的内在冲突
·祖先崇拜与等级制度——封建礼教是一种优生学
·无知是另外一种知识
·沙特阿拉伯是伊斯兰恐怖主义的策源地
·中国面对的五大挑战类似秦国
·赵小兰的婚姻事业是否性侵的蕾蕾果实
·澳纽提防中国浪潮,台湾报纸为何发抖?
·牛仔裤总统里根是不可救药的自由派
·任何体制都是被少数人操纵的
·俄罗斯想把美国变成流氓国家,北京欢迎
·卡斯特罗有个兔子家族
·美国自由派支援中国社会主义建设
·不是“锐透力”而是“文化战”
·无神论者的美国结局
·新时代全民体育
·印度神庙,老鼠乐园
·中国可能成为伊斯兰教退出的第五个国家
·中国基督教化有望实现吗
·新教主要以日耳曼式的小镇作为背景
·“长生天”(Tengri,腾格里)甚至可能是“天子”的音读转译
·无神论是犹太人进攻基督徒的思想武器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比房地产更可怕的超级大泡沫是中国共产党
·中国已经告别了列宁主义
·中国的和平演变已经完成了
·“清真”就是“纳粹”
·马来西亚出兵耶路撒冷,中国出兵马来西亚
·“还是有上帝的”
·中国人怀念印第安人
·统战手段是正义还是软弱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穆斯林厌恶伊斯兰教
·王通复兴儒学但并不成功,为什么?
·姓毛的也能当主席,难怪中国成了不毛之地
·12岁以下65岁以上可能成为恐怖组织重点发展对象
·另类洋垃圾是否终结了
·中国警察可以看到所有人的裸体了
·马恩列斯毛邓江胡习等都成了和尚
·不想做动物的普京想做僵尸
·土耳其语和日本语的亲缘关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仅神器就连天皇也是假的

谢选骏:不仅神器就连天皇也是假的
   
   《揭秘日本天皇世代相传的“三大神器”》(2019-04-30 每日头条)报道:
   
   日本明仁天皇30日下午进行退位仪式,新天皇也将在5月1日举行即位仪式。过程中,皇太子德仁必须接受“剑玺承继仪式”,交接的象征物品包括日本三神器“八咫镜”、“天丛云剑”和“八尺琼勾玉”,据日本历史文化学者表示:这三件神器分别象征着“智、仁、勇”三种德行,八咫镜反映天皇的智慧,八尺琼勾玉代表天皇的仁慈,而草剃剑则赐给天皇勇气。据悉,这三个神器的来源全都与日本神话中的太阳神“天照大神”有关,究竟这三样神器拥有什么样的传说呢?

   
   根据日本神话,天照大神是神道教800万神明中位阶最高的神,一般形象为女性,被奉为当今日本天皇的始祖。据悉,“八咫镜”在《日本书纪》被称为“真经津镜”,代表“正直”,目前放置于日本三重县的伊势神宫里。
   
   根据古籍《古事记》记载,由于素戋呜尊大闹高天原,天照大神非常生气,便躲进天岩户的洞窟中,天地间因此堕入黑暗,有见及此,诸神一起制造了八咫镜,挂于天岩户外头载歌载舞,该舞蹈即日本的祭祀舞蹈“神乐”。天照大神听见外面人声喧闹十分好奇,便从洞中探出身来想要看个究竟;外面诸神则趁机把天照大神从洞里拉了出来,天地间才再次恢复光明。
   “天丛云剑”又称为“草剃剑”,是源自于天照大神的弟弟速素戋呜尊(又名须佐之男命),当他到人间游玩时,看到八岐大蛇祸害人间,因此将八岐大蛇砍杀,在斩断第四条尾巴时,他在蛇体内发现一柄剑;他将此剑名为“天丛云剑”,并献给天照大神,之后流传给后代,也就是日本天皇。
   在第十二任日本天皇景行天皇在位时,天丛云剑由倭建命所得,倭建命抵达骏河国时,受骗到草原上猎鹿。当地军阀以火箭焚烧草原,又杀掉马匹,以防他逃脱。倭建命以天丛云剑砍草开路。其间,他发现天丛云剑可控制风向,终能幸免于难,于是他将天丛云剑名为“草剃剑”。
   八尺琼勾玉
    
   日本三神器“八咫镜”、“天丛云剑”和“八尺琼勾玉”
   “八尺琼勾玉”又称“八坂琼曲玉”,同样来自天照大神,是一颗尖辣椒形状的玉坠,琼指的是赤色的玉,可能是古代的一种玛瑙。传说是天照大神还躲在天岩屋户时,八百万神命令玉祖所制作而成,象征天皇的慈悲。
   三大神器是日本天皇的正统象征,“八咫镜”象征天皇的智慧,“八尺琼勾玉”象征天皇的慈悲,“天丛云剑”象征天皇的勇敢。据传进行退位仪式时,除了供奉于伊势神宫的八咫镜,天丛云剑与八尺琼勾玉都会由侍从取出,放置在桌上进行仪式。不过据信三件神器中,只剩“八尺琼勾玉”为真品。
   
   谢选骏指出:上文没有说的是,不仅神器,就连天皇也是假的——日本的南北朝分裂,早就让天皇的统续混乱不堪了。当然,天皇虽然并不可靠,但新天皇本人还是不错的。1991年新天皇那时还是皇太子,曾经参加比较文学的年会,并且做了欢迎致辞。他虽然留过学,但说的英文却有明显的日语词尾,虽然听起来怪怪的,但那才像一个真正的日本人。他很平民化,一点不像贵族子弟,待人谦和有礼。
   
   《新日皇伉俪样貌庄严 安倍见了很感动》(2019年5月3日 综合新闻)报道:
   
   日本新日皇德仁今天即位,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日皇“即位后朝见之仪“中代表人民致贺。后来,安倍接受产经新闻专访时表示,见到新日皇伉俪样貌庄严,内心很感动。
   
   新日皇伉俪样貌庄严 安倍见了很感动
   安倍今天上午出席了日皇即位的相关活动“剑玺等承继之仪”与“即位后朝见之仪”。
   
   在“即位后朝见之仪”当中,安倍代表人民致词说:“天皇陛下今日继承皇位,全体国民由衷表达祝贺之意”、“我们以天皇陛下为国家及国民统合的象征,希望能在激烈变化的国际局势当中,创造出和平、充满希望、值得自豪的日本辉煌未来、人人在美好心灵相契中孕育文化的时代。”
   
   安倍在致词最后表示,祈祝令和时代平安以及皇室繁荣。
   
   后来,安倍在首相官邸接受产经新闻专访。他表示,看到天皇伉俪样貌庄严,他内心非常感动。他发自内心祝贺天皇即位,也希望能和每位国民一起开拓令和时代、每个人的花朵都能盛开的时代。
   
   4月30日举行的日皇明仁“退位礼正殿之仪”,明仁在日皇任内发表最后谈话。明仁5月1日起成为上皇,对于明仁的谈话内容,安倍表示,内心充满感激。
   
   明仁于2016年8月藉由预录影片向全国人民发表他想退位之意,后来安倍政府着手处理此事。安倍在接受产经专访时说:“感觉肩负非常重大的历史责任,为了能让皇位继承一事顺利进行,一直尽最大力量处理。”
   
   谢选骏指出:日本人对倭王有一种神秘的敬畏,大概是发自内心的,起码主流社会是如此的。这与日本神话很有关系。而在中国,由于儒家尤其是孟子荀子等功利派的影响,十伦遭到阉割,只剩下五伦了,去神秘化的结果,使得篡位成了家常便饭。所以,中国的皇帝就不仅是假的了,而且都是流氓出身了,还摆出一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痞子样——这都是婊子养的秦始皇没有学好造成的。秦始皇的流氓腔,就是从他爹子楚在赵国为人质留下的后遗症那里遗传而来的。难怪秦始皇要杀赵国的降卒四十万人以解心头之恨——其实他杀的都是他娘家的人!
   
   《嬴政原是流浪儿》(《环球人物》杂志 2008-04-16 第8期)报道:
   
   然的。但由嬴政来完成,却是一个偶然。
   既然统一了,国家元首就不是区区小王了,叫什么好呢?大臣们说,叫“泰皇”吧。他欣然接受“皇”字,又觉得不过瘾,加上一个“帝”字。很简单,自己的功劳已经超越了古代的三皇五帝。他是始皇帝,子孙后代就是二世皇帝、三世皇帝……万世皇帝。
   后来的中国帝王们,谁也不好意思像他一样,从一到万排序号,“万世”的梦想,只敢在心里惦记着。虽然嬴政不争气的儿子很快就败了家,亡了国,把嬴政的自信变成一个笑话,但历代皇帝们还是承认:想要统一中国,非得有这种既天真、又骄傲的自信不可。
   “外国”长大的孩子
   秦始皇并没有生在秦国。公元前259年的正月,他出生在赵国的都城邯郸,所以他姓赵,叫赵政。此时,他老爸是秦国交换到赵国的人质,他的老妈是赵国本地富商的女儿。在战国时代,赵政的老爸这就算出了国,还娶了当地土著,生下了第二代移民。
   但对于他们的祖国秦国来说,人质,是国王的弃子。只有最不喜欢的儿子,才会扔去国外当人质。身为人质的孩子,赵政的前途还能有什么指望?和别的王公贵族的孩子相比,他的童年简直黯淡无光。没有锦衣玉食,没有成群的奴仆来伺候,更没有人从小就教导他治国的本事。
   最倒霉的是,他的曾祖父秦昭王一点也不怜惜他们的处境,频频攻打赵国。只要秦赵交战,赵政的日子就更不好过。在秦军发动旷日持久的“邯郸之围”期间,赵国一怒之下,要杀掉赵政的老爸。于是,他抛下赵政母子,仓皇逃回秦国。
   但换个角度看,赵政的童年又是幸运的。当时的赵国,是六国之中实力最为强大的,也是最有希望和秦国争夺统一权的。它的都城邯郸,自然是一流的都市。比起西部地区的咸阳,邯郸城的吃喝玩乐、歌舞升平不在话下,物质文明毫不逊色。更何况,自从赵武灵王改革之后,赵国不仅在军队中实行“胡服骑射”,在生活中也受到“胡风”的影响。走在邯郸街头,穿着少数民族衣服、骑着少数民族大马、贩卖少数民族货物的景象,并不罕见。
   在这座都市里长大的赵政,见到了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至少,他很小就知道了中原,知道了北方少数民族,知道了百姓生活。见多而识广,“天下”的概念,在他心里朦朦胧胧地发芽了。和关在秦国宫殿里的王孙们比起来,他眼界开阔、生活自由、性情奔放,统一天下的能力,也就在懵懂中发展起来。
   赵政9岁时,结束了这段旅居国外的流浪生活——秦昭王去世,赵政的祖父安国君继位3天,中毒而死。于是,赵政的父亲成为秦庄襄王。现在,赵国不得不客客气气,把赵政母子送回秦国。
   60万大军灭楚
   回国后的赵政,有一堆乱七八糟的家事。比如,吕不韦和他父母的三角关系,七国人都知道。
   他管不了这么多,秦国历经数代而累积下来的野心在等着他。他改名嬴政,换上太子衣冠。3年后,父亲去世,他以12岁的稚龄登上王位,却表现出惊人的早熟——他把国事托付给吕不韦、李斯、蒙骜等人,不动声色地等待着时间的力量。公元前238年的农历四月,20岁的嬴政在秦国的故都雍城举行了成人仪式,正式接过国家的权杖。就在这一年,他下令:剿杀嫪毐,迁走太后,罢免吕不韦。
   从此,他把心思全部放到工作上。统一天下的梦想,以公元前229年灭赵国为开端,一步步变成现实。这其中,他最得力的助手是大将王翦;王翦为他打的最著名的仗,是灭楚之战。
   起初,嬴政想用年轻气盛的李信攻楚,他问李信:“我打算攻取楚国,将军估计调用多少人才够?”
   李信答:“最多不过20万人。”
   嬴政又问王翦,王翦答:“非得60万人不可。”
   嬴政笑道:“王将军老了,胆怯了。李将军果断勇敢,他的话是对的。”他派李信、蒙恬带兵20万攻楚。王翦也不争辩,只推托有病,回陕西富平的老家。
   起初,李信非常顺利,接连拿下楚国两个大城市,得意洋洋地打算和蒙恬会师,浑然不觉楚军主力正在紧紧跟踪他们。楚军追了三天三夜,终于出手,攻入李信的两个军营,杀死七个都尉,秦军大败。
   消息传到咸阳,嬴政震惊了。他立即赶到王翦的家乡,郑重道歉:“我没采用将军的计策,轻信李信,使秦军蒙受耻辱。现在,听说楚军一天天逼近,将军虽然染病,难道忍心弃我于不顾吗?”
   嬴政一再致歉,王翦终于复出,条件只有一个:非60万人不可。嬴政答应了,并亲自送大军出征。
   在前线,王翦构筑坚固的营垒,守而不战。士兵们天天休息洗浴,好吃好喝。过了一段时间,王翦问:“士兵们在玩什么游戏?”手下报告说:“正在比赛投石,看谁投得远。”王翦点头:“士兵们可以派上用场了。”
   果然,休养已久的60万秦军,如虎狼之师,杀楚将项燕,俘楚王负刍,楚国灭亡。
   除了死亡,什么也不怕
   公元前221年,嬴政如愿以偿,成为统一天下的秦始皇。他发挥无穷无尽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建设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帝国——他霸占“朕”这个汉字,他的命令是“诏”;全国郡县,事无巨细,均由他裁决;聚天下财富于咸阳,也没收天下武器于咸阳。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年少时的奔放顽强,变成了任性诡异。他讨厌平民,就给老百姓取了个绰号叫“黔首”;他讨厌商人,就把商人们抓起来,让他们去攻打南越;不知道为什么,他还讨厌入赘者,上门女婿都和犯人一样入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