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毛泽东的鸡血文革]
谢选骏文集
·中国大陆兴起十字军战争
·罗杰·史东(Roger Stone)的政治规则
·中国的航母仅仅是一笔学费吗
·只有麦卡锡主义才能救美国
·愚蠢家伙缺乏预见否则就会早点改良狱政
·我的警告话音刚落台湾就准备独立了
·杨百翰大学的伪科学
·美国的穷则思变
·人类动物学
·基督教中国化与中国基督教化
·有钱能使总统推磨,卸磨却被驴杀
·中国文明整合欧洲
·意大利鬼子达芬奇自封科学救世主
·毛泽东思想是美国枪民的跟屁虫
·没有生命灵魂,如何浪费扼杀?
·龟壳主义的社会实践
·毛泽东在地狱遭到杨开慧与贺子珍江青的分尸
·你的美国梦只是一所房屋吗
·抵抗自然规律的生意经
·中美之间的王朝政治
·川普的斯拉夫宫廷政治和超模文工团
·马克思和希特勒谁更邪恶
·共产党早就对中国进行了“去中国化”了
·台湾人是更为纯粹的中国人吗
·诺贝尔文学奖还是诺贝尔性侵奖
·和平经济与战时经济
·韩国人就是穷凶极恶
·我授权西方领导人担任世界宪兵
·自愿的性侵不算性侵
·“一国两制”是否豆腐渣工程
·快餐店的厕所距离餐桌不到两米
·只有死人才不会背叛
·“道统”之作为思想主权
·孔子如何成为间谍的
·中端人口(段友)率众起义
·马来西亚华人走投无路了
·改革是假的,开放是真的
·连班农都不知道迫使中国开放互联网才是关键一步
·美国是否要放弃自取灭亡的历史机会?
·势均力敌的基督教
·俄国会因为中国而陷入大饥荒吗
·法国人就是鼠目寸光
·共产党对美采阴补阳还是采阳补阴
·德国总理默克尔是否遭到苏联红军强奸
·美国人为何一厢情愿
·不准毕业毋宁自杀
·爱情为什么不值钱
·从共产主义到共享经济
·联合国已经分裂为两个阵营
·海峡两岸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延安精神到达罗马
·自相矛盾的美国和自相矛盾的中国
·中华民国拯救犹太人所以自己灭亡了
·中国人的儿子都死光了吗
·中餐习俗肮脏但却促进了医学的发展
·芝加哥警署欢迎中国学生报案
·伊斯兰教、洪秀全教、列宁主义、纳粹主义
·亚裔青少年类似黑五类吗
·学历和读书毫无关系
·信用社会能兼容于共产极权吗
·新中国的决心只是赚钱吗
·新华社挖苦习近平只会重复毫无新意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封建之美胜过现代之恶
·希特勒和默克尔都是穆斯林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希特勒的塑造者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列宁孙文毛大虫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伊斯兰国”油尽灯枯,欧洲变成太平间
·共产党中国已经西方化了吗
·共产党是共产党的敌人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言论自由的限度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毛泽东的鸡血文革

   谢选骏:毛泽东的鸡血文革
   
   《打鸡血:一段真实却又无比荒诞的历史》(YMCK1025 2019-05-20)报道:
   
   “我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年轻一代中很少有人知道,这个沿用至今的俗语是从文革时期流传下来的,而其中的“打了鸡血”,是切切实实的给身体打进鸡血。
   
   一针鸡血祛病强身
   
   “鸡血疗法”的方法和它的名字一样简单,就是从公鸡(最好是小公鸡)翅膀下的血管内,抽取鸡血几十到一百毫升,然后注射到人体肌肉中,每周一次。
   
   据说这种疗法可以“有病治病,无病强身”,还能治愈包括心脏病、老花眼、脱发等24种疑难杂症,并且“精神乐观,视力增强,抵抗力强,面色红润,不怕冷,性欲旺,睡眠佳,大便畅”。
   
   关于鸡血疗法,有一种传说是一位在文革期间被公安局捉住的前军统中将医官为了保命提供的“秘方”,并且蒋介石也靠这鸡血疗法续命。这种连军衔和军职都对不上号的谣言虽荒唐,但当时的确骗过了不少人,让鸡血疗法蒙上了一层“上流社会秘闻”的神秘色彩,反而更让围观群众信服。
   
   抽出来的新鲜鸡血直接注射到人体肌肉组织里。
   
   而真正鸡血疗法的创始人是上海医生俞昌时。1959年5月26日上午8点,上海永安棉纺三厂一名叫俞昌時的医生,在邀请来的围观群众面前,给自己打了一毫升新鲜鸡血,不仅没出现任何不良症状,反而面色红润、精力充沛,“不到三小时,就感觉奇饿,中午吃了八两饭”。
   
   从下午一点开始,40多人让俞昌时给自己注射了鸡血。根据俞昌时本人的回忆,本来咳嗽的人,五分钟后就好了;晚上喘得睡不着的人,当晚睡得香甜;胃痛的人,当即不痛了;长了疖肿的人,没过多久就消下了大半。
   
   这个疯狂的医生并非什么江湖庸医,反而有一份专业且红彤彤的革命简历,受过系统的现代医学教育。俞昌时毕业于上海亚东医科大学,在武昌开过私人诊所,抗战期间担任过军医,还在南丰县担任过卫生院院长,行医时间至少也有20多年。
   
   给人打鸡血的想法起源于1952年俞昌时在江西南平工作时,偶尔一次在鸡的肛门里量了一下温度,发现鸡的体温高达43℃,因此判断鸡血的发热机能特别高,神经中枢的调节作用特别强,可以促进新陈代谢,并且抗菌、抗毒。本来中医里就有很多内服外敷鸡血以治病的方子,俞昌时配合自己的现代医学知识,决定尝试注射鸡血。
   
   根据俞昌时自己印发的《鸡血疗法》小册子里自述:他先在自己身上做试验,注射了两天的鸡血,觉得“精神舒适、食欲增加”,三四天后,“脚藓和皮肤病等痼疾同时痊愈了”。接着,他又给亲友注射,自己15岁的女儿腹痛,“注射一次就好了”;一个大腿患有蜂窝炎的农民,注射三次就好了;一个患阴道瘤的女人,注射两次就好了。
   
   鸡血疗法和当时“少花钱,治大病;不花钱,也治病”的口号不谋而合,一时间风靡大江南北。就连远到四川的崇庆县城里,每天早上都有人在县医院的门诊外抱着公鸡排着长队,准备打鸡血。
   
   据地方志《百年崇州》第二卷记载:“病人抱着鸡进诊室后,有护士帮忙,七手八脚地逮住鸡,从一边翅膀的静脉血管中抽出鸡血。由于一次能抽的鸡血不多,所以还要在别处抽。在抽血时,强壮的公鸡会拼命挣扎,一旦挣脱咯咯大叫,满屋飞逃,大家追拿,乱成一团,鸡毛灰尘扬起,再加上鸡屎遍地,更是臭气熏天。因为频繁扎针,过不了多久,一只漂亮的公鸡就变成了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的斑秃鸡,需要另换一只好鸡,市场上雄壮漂亮的公鸡一度成为抢手货。”
   
   不仅是四川,鸡血疗法已经遍布神州大地。根据不完全统计,有27个省市的医疗单位和个人收到了俞昌时的鸡血疗法宣传单,说这种治疗方法“国际领先”,中央指示要“秘密研究”,但已经有很多“老干部私下使用”。
   
   鸡血”大补“其实是过敏反应
   
   因为鸡血被注射进人的肌肉组织,而不是静脉血管,所以这种看起来胡闹的行为并没有造成太严重的后果。打进肌肉的鸡血会被吸收,但由于是异种蛋白,会引起人体免疫系统的排异和过敏反应,因此会表现出皮肤潮红、心率加快等,的确给人一种“大补”的感觉;在医疗条件有限的情况下,这种免疫反应也的确对某些疾病有一定的疗效。
   
   但如果过敏反应过于严重,则会带来并发症,比如过敏性休克,甚至死亡。而鸡血本身也带有寄生虫和致病菌,并不能直接注射进人体。
   
   根据上海卫生局1962年的调查报告,根据两年多内分析的688个病例,16.6%的打过四针以上鸡血的病人出现了畏寒、发热、腹泻、淋巴结肿大、荨麻疹、局部红肿疼痛等症状,还有6个病人休克。
   
   《金婚2》里也表现了打鸡血的场景。
   
   1965年,上海市卫生局召开专家座谈会,再次研究“打鸡血”问题。最后得出结论:新鲜鸡血不安全,虽然对某些慢性病有治疗效果,但都是些无伤大雅的小病,不值得冒着过敏反应的风险去打鸡血。
   
   一个月后,卫生部下发了《关于“鸡血疗法”的通知》,禁止医务人员用鲜鸡血给病人治病,对于要求进行鸡血治疗的群众,要加以劝阻和解释。
   
   不让打鸡血就是脱离群众
   
   然而,卫生部的发文不仅没有阻止鸡血疗法的蔓延,反而给自己带来了麻烦。毛泽东对中央卫生部的工作提出了严厉的批评,说:“卫生部的工作只给全国人口的百分之十五的人工作,而且这百分之十五的人主要还是老爷,广大农民得不到医疗,一无医,二无药,卫生部不是人民的卫生部,改成城市卫生部或老爷卫生部好了。”
   
   1966年,文革爆发,毛泽东对于卫生部的这段批评便成为了红卫兵们推广鸡血疗法的尚方宝剑。
   
   1967年上海红卫兵刊发的《上海鸡血疗法》小册子,里面就称卫生部为“老爷卫生部”。
   
   首都红卫兵和上海红卫兵合作组成了“鸡血疗法调查组”,宣传“八年来,鸡血疗法的疗效显著奇特,为广大工农兵热烈欢迎,对备战、备荒、为人民,将是最大的贡献”;而中央卫生部和上海卫生局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利用“权威专家”的“洋框框”对待新生事物,禁止了鸡血疗法,对“人民健康造成了巨大损失”。
   
   1966年12月,卫生部以“急件”形式,撤销了1965年发布的《关于“鸡血疗法”的通知》,承认禁止鸡血疗法是错误的。
   
   上海中医学院某刊物中为鸡血疗法翻案的文章。/《风靡一时的“鸡血疗法”》
   
   于是,接下来的两年成为了鸡血疗法在中国大陆最鼎盛的时期,造反派成立了“高举伟大红旗彻底批判卫生部在鸡血疗法上执行资产阶级反动路线大会筹备办公室”,专门为鸡血疗法翻案,各地医院翻印了红卫兵写的《鸡血疗法》小册子,其中讲赞成或反对鸡血疗法上升到了“两条路线”斗争的高度,反对鸡血疗法就是违反。
   
   然而鸡血疗法的创始人俞昌时却并没有从中获得任何政治好处,因为他30年前曾被国民党抓捕却侥幸逃脱的黑历史,俞昌时在《鸡血疗法》的小册子中被称为“大叛徒”,而鸡血疗法的政治荣光已经属于“广大工人、贫下中农和广大的革命的医药卫生人员”。
   
   1967年,四川医院翻印的《鸡血疗法》小册子。
   
   鸡血疗法热潮的退去比它来时更加迅速。先是街头巷尾开始有传闻说很多人因为打鸡血死亡,随后大量的传单也开始分发到人们手中,和十年前不同的是,上面一一列举着鸡血疗法的弊端,各种死亡案例也是有名有姓。
   
   作家朱大可在他写的《1967年,全国疯狂的“鸡血疗法”》中提到,1968年街上已经有许多揭露鸡血疗法弊端的传单,说“有不少人甚至因此中毒身亡”;和当时宣传鸡血疗法时一样,上面的消息也是有名有姓,“说的跟真的似的”。
   
   渐渐的,大家停止了打鸡血,在医院门口抱着公鸡排长队的人们消失了。人们开始寻求新的养生方法,比如站在大马路上甩手,或者躲在家里猛灌凉水。
   
   很快,人们就忘记了当年往屁股里打鸡血的岁月,而是迎向了那个头顶铝锅、集体坐在广场上发气功的新时代。
   
   (转自《新三届》)
   
   谢选骏指出:打鸡血的历史并不荒诞唐,而与共产党革命一脉相承——1950年代到1960年代的鸡血时代,正是毛泽东的癫狂发作的高峰时期——毛泽东的鸡血,类似黄巾军的符水,是文革的法宝之一。毛泽东的鸡血文革害死了很多鲜活的生命,毛泽东老狗还通过解放军的“新针疗法”,施展巫术,蛊毒中国,真是死有余辜。
   
   新针疗法起源于1960年代文革时期,盛行于1980年代农村合作医疗的新针刺疗法(包括针刺麻醉),对于当时农村缺医少药局面,新针刺疗法在防治疾病中建立了不朽的功勋。新针疗法是在新针刺疗法的基础上发展而成,集中发挥了新针刺疗法的优点,可治疗疼痛性疾病及疑难杂症,无须留针,且只用一根针,镇痛迅速,针入痛消。著名新针疗法继承人黄孔新主任医师在继承新针刺疗法的基础上,充分吸收了张显臣老师的“手足三针疗法”、张伟杰老师的道医“天乙神针”中部分针法和时间医学,使新针疗法更为完善。
   针灸绝技“新针疗法”是针灸的创造性发展。其显著特点是:
   1.取穴少而精,一般疾病只取一穴。
   2.进针快如闪电,随咳即进,活动患部是关键。
   3.行针得气快,入穴酸麻胀痛应针而至,疼痛即减轻或消失。
   4.应用安全,针刺以四肢远端部位为主,远离内脏组织器官,不会发生医疗事故。
   5.取穴与出生年、月、日及当时的治疗时间有关。
   6.易学易懂,治疗范围广,不受时间地点限制,具有疗效好、方便、廉、验的特点。
   新针疗法创始人黄孔新教授博览群书,师承浙南名医陈仲翔、浙江中医学院博导俞景茂教授、针灸大师手足三针发明人张显臣、道医天乙神针张伟杰老师等。
   黄孔新教授临症三十多年,诊治疑难杂症,采用针药结合、内外兼治,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外治如新针疗法、药物发泡法、针刺拨罐发泡法、理筋法、正骨法等;内治运用单秘方、专利方药等方药,在治疗疑难杂症方面取得了丰硕成果,被誉为“针精技绝、针到病除”的“浙南名医”。
   
   谢选骏指出:由此可见,毛泽东死不入土,犹如僵尸盘踞中国大陆,至今危害甚烈。
(2019/05/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