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纽约时报误把共产党员当作民族主义者]
谢选骏文集
·专制社会的首要祸害
·湖南农民的盲流与逆流
·暴君的晚年陷入疯狂
·中国幼儿园不给小孩喝水
·中文的珍珠埋在美洲的荒原
·第三部下“社会·外篇”第一章、战争与国家
·思想的借口,权力的需要
·脑满肠肥的神职人员
·中国需要消灭方言壁垒
·上帝之城的幻象
·全能的神,永在的父,和平的君
·宁做上帝的奴仆,不做君主的宰相
·天堂、极乐,在此思想中
·误解创造价值,是创新之母
·再论战争与国家
·宗教与国家之间的缠斗
·来自草原的“人民解放军”
·古代南北朝与现代南北朝
·信仰扩充了野蛮民族的势力
·皇权与教权的斗争及其延续
·野蛮民族被思想开化
·宗教和语言、民族的关系密切
·儒教、佛教、道教缺乏牺牲精神
·独立思考与独立空间
·“历史的终结”三百年前开始
·弥赛亚的保护者斩首示众
·贪婪永远是人类行为的第一动机
·阿訇醉心学问和国家财富
·“万恶的思想”并非人类的发明
·妥善地使用残暴手段
·日本文化是种民族主义的体现
·帝国没落,人口与税收减少
·官二代的自肥导致政权没落
·西方的真理祸乱中国
·革命、战争、生态失衡
·中国的名字让人感到羞耻
·科学逻辑不让别的种族活下去
·类似于先秦礼制的民族习惯法
·理性的判断通常不会受到蒙蔽
·达尔文主义的真理
·达尔文主义者是这样的禽兽
·世界上什么奇谈怪论都有
·思想主权可以带来幸福感
·所有生命都遵从“思想主权”
·无私的人很容易绝种
·纽伦堡审判临时杜撰的法则
·苏联把政治犯当精神病镇压
·没有选举权的中国店小二
·中国农村户口起源于意大利德国的中世纪
·华人满足于赚钱,极少问鼎政权
·思想有其自我设限的瓶颈作用
·西伯利亚重见天日,为期不远
·战略家不过是历史命运的工具
·思想主权第四部上“人性·内篇”第一章
·“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是指控上帝
·批量烧名画,诞生新艺术
·任何角落都在大地母亲的怀抱中
·欧洲中心主义的敌基督
·生产和财富的奢侈造成生态灾难
·“经济基础”不过是思想的排泄物
·穷得剩下上帝,才看见了真相
·思想救人的最高形式就是福音
·思想主权第四部下“人性·外篇”第一章
·我们的思想割裂万物、分别彼此
·科学主义和传统宗教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纽约时报误把共产党员当作民族主义者

   谢选骏:纽约时报误把共产党员当作民族主义者
   
   《许多中国人曾把美国视为“天堂”,现在呢?》( 纽约时报 2019-05-20)报道:
   
   许多中国人曾把美国视为“天堂”,现在呢?


   
   长期以来,中国人一直很钦佩美国,但对它存在的问题也有越来越清楚的认识。
   
   齐浩瀚(音)自豪地讲述着自己与美国舞蹈演员在中国舞台上一起跳跃和单脚尖旋转的经历,他认为自己深受美国芭蕾舞剧院(American Ballet Theater)首席舞蹈家丹尼伊尔·西姆金(Daniil Simkin)的影响。
   
   但如果你向他提出有关中美贸易战的问题,齐浩瀚对美国的钦佩之情立马消失。
   
   “打!打!打!”这位25岁的年轻人在社交媒体上写道,他敦促自己的国家在中美贸易谈判陷入僵局后,要保持强硬立场。
   
   齐浩瀚是中央芭蕾舞团的舞蹈演员。他在接受采访时说,“美国提高关税的决定只会带来自身的毁灭。中国完全做好了回应的准备。”
   
   他的观点反映出中国人对美国复杂且有时自相矛盾的普遍态度。当中国政府试图在激烈的贸易战中对内捍卫自己的形象之际,这种爱恨交加的关系给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及国家主席习近平带来了一个不寻常的挑战。
   
   公众舆论上的分歧——甚至是在一些最热心的美国拥护者(以及批评者)当中的矛盾态度,使得北京很难过于严厉地责备美国。但如果政府做得太少的话,又可能显得过于软弱。
   
   长期以来,中国人一直把美国视为一种激励,因为它有耀眼的摩天大楼、强大的金融,以及无与伦比的军事实力。但中国人也越来越多地将其视为一个战略对手——在一定程度上,这受到了人们对中国崛起的自豪感,以及中共宣传机器的推动。后者长期以来将美国描述为一个敌对的帝国主义国家,试图阻止中国的崛起。
   
   “中国现在有老二心态,”位于华盛顿的史汀生中心(Stimson Center)中国问题分析师孙云说。“老二想超越老大是很自然的事。”
   
   即使是在中国的威权主义政治体制下,也必须谨慎管理公众舆论。如果领导人过分强调反美信息,就存在民族主义情绪失控的风险。这会限制中共领导人与华盛顿谈判时的选项,因为舆论会迫使他们做出强硬姿态。
   
   虽然中国有各种维持经济增长的办法,但人们难以消除的担忧是,中国没有做好贸易持久战的准备,而这种僵局可能会让民生付出沉重的代价。由于中共一直把自身合法性押注于经济持续增长上,最终这可能会对其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
   
   另一方面,如果中国领导人过于谨慎行事,他们可能会在民众眼里显得无能。近年来,老百姓对中国作为崛起大国的地位越来越自信。
   
   随着人们对美国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对它存在的问题有了更清楚的认识,就算没有彻底失望,许多中国人曾经对美国怀有的天真热情已经让位于冷静的钦佩。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2016年发布的最近一次全国调查显示,45%的中国人认为美国的实力和影响力是对他们国家的主要威胁,高于2013年的39%。调查还发现,一半以上的中国人认为美国试图阻止中国变得像它一样强大。
   
   在过去的一年里,由于全球这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发生了持久的贸易战,以及围绕着中国电信设备巨头华为的争端,持这种观点的比例很可能还会加速增长。美国还加强了对中国学生和访问学者的签证限制,美国说,采取这些措施是为了遏制知识产权盗窃和间谍活动。
   
   这些做法加强了中国人的一种看法,即美国是在故意阻挠中国的正当崛起,这让它除了反击之外,别无选择。
   
   “我们不害怕。中国有钱,”36岁的阿曼达·林(Amanda Lin)在北京一家星巴克一边喝着美式咖啡,一边说。她说,自己所在的一家中国制造企业受到了最近一轮关税的严重打击。“也许我们不得不在短期内做出一点牺牲,但是如果不打的话,我们将遭受更长期的痛苦,”她说。
   
   对美国意图的怀疑态度来自中国人对19世纪的集体记忆。当时西方列强迫使中国开放港口,把在中国划分自己的势力范围。如今,中国是一个快速现代化的国家,拥有快速增长的中产阶级和先进的基础设施。
   
   但是,许多中国人仍然对美国在1999年前南斯拉夫战争中误炸中国驻贝尔格莱德大使馆的愤怒之情记忆犹新。三名中国人在那起事件中死亡,在中国引发了好几天的暴力抗议。两年后,一架中国战斗机与一架美国侦察机在空中相撞后,中国扣押了美国海军的机组人员,紧张局势再次升温。
   
     虽然中国在最近几周加大了,但仍相对克制。尽管如此,当局不敢冒任何风险,因为他们从来都担心人们的不满情绪可能转向政府。家住中国南方城市广州的自由派政治专栏作家陈春(音)说,他最近被当地安全官员请去开会,敦促他在文章中使用更温和的语言。“他们说中国人很容易被煽动,情绪会变得非常复杂,”陈春说。
   
     “一方面,当局想利用民族主义来使他们的政权合法化,”他补充道。“但如果民族主义者失控的话,也会影响他们权力和体制的稳定。”中共可能也不愿意过多渲染中美之间的竞争,因为他们知道这里对美国的感情仍然深厚——美国的中文意思是“”。专家说,美国文化在中国如此根深蒂固,以至于不太可能让人们抵制美国产品。中国,曾抵制过日本和韩国产品。许多中国人喜欢他们的iPhone和从波士顿进口的龙虾,不少人是《纸牌屋》(House of Cards)和《摩登家庭》(Modern Family)等美国电视剧的粉丝。
   
   对美国的喜爱不限于产品。许多中国人仍钦佩美国的教育体系和强有力的法治,以及它的软实力。一些人继续从美国梦的想法中获得启发。
   
   “美国梦意味着努力工作,一步一个台阶地实现你的目标,”29岁的科比·刘哲(Kobe Liu Zhe)说,他来自东北城市哈尔滨,是科比·布莱恩特(Kobe Bryant)的超级粉丝。因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买下了这位美国篮球协会明星被盗的高中球衣,科比·刘哲最近上了美国的头条新闻(他后来将其退还)。“科比就是那个梦想的代表。”
   
   然而,尽管美国仍然是中国游客、商务旅行者和学生的主要目的地之一,但客流量的增长正在放缓。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前往美国的中国游客数量在2016年增长了16%,但2017年的增长率大幅下降,只有4%。
   
   教育领域的下降更为明显。根据国际教育协会(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的数据,来美国读书的中国学生人数增长率已从2010年近30%的最高点下降至去年的3.6%。
   
   专家表示,这种下降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在越来越多人的心目中,美国的光彩正在消失。
   
   “30年前,很多人认为去美国就像进天堂似的,”东部城市青岛的教育顾问刘鹏(音)说。“但现在人们认为美国正在衰落,而中国正在富强。”
   
   专家称,即使能很快达成贸易协议,中共领导人也在为与美国的长期竞争做准备。有些人说,为这种未来做好舆论准备,需要适应年轻一代日益增长的文化自信。
   
   “老一代的中国人既尊重美国,又害怕美国,我们从小就接受的东西是美国很强大,我们是弱者,”民族主义作家王小东说。
   
   谢选骏指出:纽约时报对于中国事务真是一窍不通——它们竟然把王小东这个共产党员当作了民族主义者。王小东不仅是共产党党员,还是汉奸走卒,他在北京公然吹捧发动太平洋战争的倭鬼山本五十六——大概共产党党员本来就是汉奸走卒,是苏联在中国的别动队。不过像王小东这样的双料汉奸,还是比较稀有的动物,难怪纽约时报误把共产党党员当作了民族主义者。
(2019/05/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