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法国的解放报热爱中国的解放军]
谢选骏文集
·给香港宗教界送终
·人类的生存是一个悖论
·概率的频率与周期
·不杀学生就不能巩固政权
·反华与反共不可兼得
·我们的孩子回来了
·中国没有独立所以没有独立知识分子
·互联网铁幕就是全面铁幕的基础
·川普为何不就支持六四屠杀的发言进行道歉
·为统一中国而支持台湾独立
·为统一中国而支持台湾独立
·为统一中国而支持台湾独立
·封闭社会无法技术领先
·基督的仁慈教化了凶残的欧洲
·为何不能崇拜活人
·悲剧使人快乐
·宗教复兴才能挽救生态灾难
·拔除十字架的中国大陆会不会出现核灾难
·萧何为何比周恩来还要狡诈无耻
·卡特老贼如何击败了美国
·川普正在变成希拉里
·川普正在变成希拉里
·中共为何受到自由世界的宽容
·细分亚裔等同于美洲原住民
·改朝换代为何必要
·地方政权府才是中国文明的温床
·地方政权府才是中国文明的温床
·没有中国政府何来治理办法
·不暴乱能行吗
·两个中国撕扯无形中保护了海外华人和香港人民
·中美为何失去互信
·美国政府为何瞎了眼
·假精致就是真钱奴
·六四亡灵投胎到了香港
·不自由毋宁死的香港人才可能获得自由
·天安门母亲为何没有谴责香港开枪镇压
·共产党中国是骑在中国人头上的外国政府
·解放军匪兵迟早会在香港杀人屠城
·林郑月娥长得太像李月月鸟了
·为香港自由奋战至死的第一勇士
·香港是中国君主立宪的基地
·什么叫作奴隶道德
·满清政府的继承人还欠我们一颗人头
·马克思主义就是无耻的高调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胡耀邦是一个极为阴险的杀人犯
·说你是逃犯你就是逃犯
·胡耀邦是一个假装开明的奴隶主
·巴黎圣母院就值小半张假画
·梵高不自杀就无法出名
·大学就是杀人的魔窟
·权力是一种动物习惯
·橡皮子弹只能欺负香港人
·权贵资本里应外合香港反送中
·八九民运正在香港出现
·香港示威为何让北京发抖
·和平理性非暴力是粉饰的坟墓
·周武王支持香港示威
·香港真能解放亚洲吗
·香港为什么不能就地审判杀人犯
·杜鲁门是共产党的乏走狗
·爱因斯坦凶残迫害犹太人
·无神论者不懂善恶
·都是南风窗惹的祸——中共国就是杀猪盘
·死人最稳定、监狱最安全
·苏联人最先到达地狱
·特朗普就是美国特首
·狗眼与狼眼
·狗命与狼命
·塑胶脸王毅把外交部变成了咆哮公堂
·石三伢子毛泽东是恶魔之子
·骗子说他没有骗人大家就更加认为他在骗人了
·彭斯伟大但还不如我大
·时间与神话
·时间与神话
·川普是个窝囊废
·历史传说就是集体的儿童记忆
·最后一个共产党员之死
·神道教只能否定现实
·西域包含了西方与东方
·怪不得比尔盖茨不能毕业
·没有人权只有代表权
·达赖喇嘛是毛主席的逃奴
·攻克台湾易如反掌
·网红与网黑
·网红与网黑
·反客为主到美国敌后开疆辟土
·恭喜发财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
·马克思是狗刨专家——资本家的狗腿子
·世俗基督教就是撒旦教吗
·中共为何优待维吾尔人和其他边疆少数民族
·互联网世界的两个阵营是美苏两个阵营的延续
·中共的底气来自美国
·班农真是中共的敌人吗
·中美冷战升级为敌我矛盾,全面冲突一触即发
·主权国家控制互联网一定失败
·网络主权不是“政权主导网络盗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法国的解放报热爱中国的解放军

   谢选骏:法国的解放报热爱中国的解放军
   
   《解放报:天安门-镇压之夜的30年后》(2019年5月21日 转载法广RFI 林兰)报道:
   
   【法国报纸摘要】:距离欧洲议会选举一周之际,周一各大法国全国发行报纸的头版主题集中于欧洲及法国事务。《解放报》头版以“左翼:存亡行动”为题,关注法国左翼在此次欧洲议会选举中可能面临历史性的集体败局,不足10%甚至5%的悲观选情预期,让分崩离散的左翼候选人试图在最后一周争取更多选民投票。在选举前夕的最新民调显示,法国极右翼国民联盟RN领先,执政共和前进党候选人Nathalie Loiseau接受《费加罗报》专访,阐述其应对这一局面的抵御之策,她警告选举的最大的风险在于“削弱法国的声音”;在极右阵营,奥地利极右派副总理最新被曝涉嫌通俄丑闻黯然下台,动摇了在此次选举中志在必得的欧洲极右政党势力。法共《人道报》将此作为头版主题,标题是“欧洲极右政党:奥地利的暴露者”。经济性报纸《回声报》头版则针对本周末在米兰举行的欧洲12个民粹极右政党领袖大会,报道马克龙批评警告民粹极右势力的新的国际化形势。此外,从周一开始,将对处于“植物人”10年多的朗贝尔停止生命维持措施再次引发的民情争议,也是各报普遍报道的另一议题。


   
   有关中国的报道,《人道报》在文化版继续刊载一篇纪念华裔著名建筑大师贝聿铭的文章,称他是一个将艺术和文化融入建筑、照亮现代主义的建筑大师。
   
   三十年前的5月19日,时任总理李鹏宣布戒严,向天安门广场的反抗学生派出军队,为六四的血腥镇压开启前奏。《解放报》在世界版刊出题为“天安门: 镇压之夜的三十年后”的报道,记者Arnaud Naulerin在巴黎专访参与六四、此后流亡国外的中国学者、毕业于武汉大学哲学系博士的蔡崇国。
   
   在两个整版报道的开篇,记者描述了春天的巴黎,在Denfert-Rochereau广场的一个咖啡馆里,蔡崇国向记者讲述对三十年前另一个春天的生动记忆。 “你无法想象当时的热情,数百万人参与了这个特殊的时刻”“在几个星期的时间里,我们在全世界的目光中见证了中国历史上一段特有的自由时刻”。“西方第一次意识到中国人能够动员起来,能够批评他们的领导人”,蔡崇国这样回忆道。这就是一个火花,它点燃了这位年轻哲学学者的激情,而当军队的坦克在6月3日至4日夜间粉碎了天安门运动之后,他被迫逃离祖国。这个日期将他的人生一分为二,也因它而留下了“中国人之间的深刻分歧”。
   
   30年后,曾当过中共模范党员、目前居住在法国的蔡崇国为中国目前“六四”的绝对禁忌感到黯然,在这种普遍的压抑和健忘中,他看到的是一个“金钱和警棍控制的社会”的出现,在他看来,习近平治下的中国,不仅仅是一个独裁国家,而更是一个疯狂的资本主义、一种新型的极权政权,它试图控制一切,辨识监控所有的人。
   
   蔡崇国说,1989年的六四事件,让人感受到了压制的恐惧、打破了以往镇压的禁忌。 “我们看到军队会毫不犹豫地杀人。而在1989年之前,我们还坚信当局的镇压永远不会越过这条红线。”
   
   报道回顾距今整整30年前的中国,发生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的学生运动在5月底开始的局势变化,中共高层内部意见的分歧加剧,时任总书记赵紫阳前往天安门广场说服年轻的抗议学生,说了那句“我来得太晚了”。整整19日当天,电台不断播出李鹏和学生代表在人民大会堂的激烈辩论。蔡崇国回忆了他在那段时间的亲历,他在为编辑一本关于文革和毛泽东历史书籍而从武汉北上,在抵达北京时,看到铁路沿线几十辆军用卡车。以及期间示威学生与市民堵在坦克四周,和战士交流互动的场景。在24日军队退出了, 但一切都以走得太远而无法挽回。蔡崇国说,“我们当时认为我们赢了一场胜利,设法制止了戒严”,之后开始意识到大屠杀将会发生:因为邓小平不可能“屈服于学生而丢掉面子”。
   
   报道随后介绍了1955年生于武汉的蔡崇国,讲述了他在文革下乡经历、对毛主义的怀疑、到一代人对政治的热情、对改革和现代化所抱有的希望。这种希望催生了从1986年开始一直到89年六四持续几次的民主运动。而蔡崇国本人直到6月2日仍在北京,两天后亲眼目睹了镇压的场面、蓝裙被坦克履带夹压的女生,六四镇压后的三周,蔡崇国从海上历险游泳到香港,之后来到巴黎。
   
   此外,在《费加罗报》文化版还有一篇有关中国画家严培明画展的报道,作为庆祝重新开馆活动之一,法国第戎美术馆为目前生活在第戎的中国著名画家严培明举办个人题为“哭泣的男人”画展,费加罗报为此特别刊登一篇对严培明的专访。
   
   
   谢选骏指出:法国的解放报为何要采访一位曾经的模范共产党员来回忆六四屠杀,并以此纪念六四屠杀三十周年?因为法国的解放报内心深处还是热爱中国的解放军!这种热爱蒙蔽了他们的眼睛,使得他们无法看清——六四屠杀以前的中国社会,就是一个“金钱和警棍控制的社会”!现在的中国社会,只会比那时“更好”,不会比那时“更坏”——实际上和那时一样!都是一个共产党专政的社会——两者一直都是“试图控制一切,辨识监控所有的人”的社会。所以说,只有改朝换代才能救中国——而不是由一些共产党来取代另些共产党!
(2019/05/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